第四百六十一章 尼亚的任务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c_t;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深信地狱是一片充满火焰与浓烟的,炙热的大地,罪虐深重的人类的灵魂永远在烈火中哀嚎,痛苦与绝望是这个世界仅有的东西,而行走在这片大地上怪物和恶魔们以人类的灵魂与生命为食,混乱与杀戮是它们的本性,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地狱之外,另一个世界里无数鲜活的生命。

    不知不觉间,连精灵与矮人们也认同了这样的幻想——那或许是因为人类的学者和诗人们留下的描述太过生动而真实。然而事实上,在精灵最早的记载中,所谓的“地狱”,也不过是诸神创造的另一个世界,用于容纳那些并不相信任何神祗,被称为“无信者”的人类的灵魂。

    那是精灵与矮人都不会坠入的世界。这让他们得以以旁观者的姿态,好奇地看着拥有他们没有的“自由”,切断了与诸神之间必然的联系的人类,在面对死亡的阴影时,陷入自己创造出的迷茫与恐惧之中。

    并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地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虽然曾经有人声称自己的灵魂游历过地狱,经受了考验,然后被某个神祗所拯救,谁也说不清那到底是真是假。牧师与法师能够召唤地狱中的恶魔,那些对人类来说怪异而恐怖的形体更加证明了它们所生存的地方正如传说中一样可怕,即使它们曾对此表示反对,声称地狱是一个“挺好玩儿”的地方,声称地狱的居民们谨守秩序,最讨厌有什么东西脱离控制,也并不喜欢把地狱里那些没有多少智慧的怪物们放出去,让所有的世界都变得混乱不堪……又有谁会相信它们呢?

    但伊斯相信尼亚。

    尼亚喜欢夸张。真话里总是多多少少掺着几句假话,可他不会毫无必要地撒这种谎。

    “那东西在地狱里窜来窜去——就像它在这个世界里窜来窜去。你知道地狱里有些怪物没什么脑子,它们一旦察觉到有一条路通向它们从未见过的饕餮大餐就疯了一样地追着它跑来跑去,弄得到处都乱七八糟的……曼妮莎一直抱怨说她都开始因为这个而掉头发了,可那扇门只能从这边打开也只能从这边关上,而这边似乎根本没人管它。她决定自己动手,但地狱里是有规矩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她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派个大恶魔出来……所以我告诉她。‘嘿,干嘛不让我去呢?……”

    尼亚盘着腿坐在地上,比手画脚。唾沫横飞,像是挣脱了一层无形的壳,迅速恢复了曾经可以一个人讲上一整天的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所以那的确是个陷阱。”冰龙蹲坐在地上,尖利的爪子指向那已经平静下来的泥潭。终于明白过来,“你想用它来抓住那扇门?”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尼亚有些无奈地望着泥潭上那一圈又一圈螺旋状的纹路。“但现在是没什么指望啦……那玩意儿已经彻底毁掉了。我忘了你会像它一样受到吸引。”

    冰龙眨了眨眼,觉得它似乎该为这样的对比而生气,却又有点气不起来。

    “……你们在说的应该是一扇‘门’,对吧?”艾伦忍不住揉了揉额角。“娜里亚告诉过我,那也的的确确是一扇门……我可以理解它会四处乱窜,就像所有异界之间的通道一样。它很难稳定下来……但你们说得它就像一只会被奶酪吸引着掉进笼子里的老鼠一样?”

    “那的确是一个‘异界之间的通道’。”没有了最初若有若无的疏离感,尼亚此刻倒是似乎因为他知道了连艾伦也不知道的事而不自觉地有些洋洋得意。“可它是被人创造出来的,刻画在上面的符文让它能够吸收周围的魔法之力而逐渐开启,它会本能地被强大而纯净的力量所吸引。曼妮莎给了我一个棒极了的小玩意儿,它并不拥有真正的力量……就像一块有着浓郁的奶酪香味儿的树脂,一点魔法之力就能让它融化,一旦融化就黏糊糊的谁沾上都逃不了,我把它扔在了沼泽里,它本该能把那扇门吸引过来,然后陷在里面再也跑不掉……”

    “……可惜像耗子一样被引诱过来的是我。”冰龙干巴巴冷冰冰地说。

    “哦,小家伙。”尼亚抬头安慰它,“这不怪你。”

    冰龙用力瞪回去——这当然不怪它!!……而且它也不是什么小家伙!

    但它多少有点愧疚地意识到,如果真是这样……是它破坏了尼亚的计划。那块儿“奶酪味的树脂”可不像听起来那么无害——它的力量足够毁灭一条龙。而尼亚显然是为了救它而毁掉了自己设下的陷阱。

    “……谁是曼妮莎?”艾伦突兀地问道。

    “我的主人。”尼亚脱口回答,仿佛那是一种本能。

    然后他立刻闭上了嘴,目光闪烁,一瞬间神色尴尬又惊惶。

    “……主人?”艾伦缓缓地重复。

    “……也没有听上去那么糟啦reads;。”尼亚耸耸肩,眼神显然没有语气那么满不在乎,“她是我的……保护人。嘿,她长得挺漂亮的,身材还这样儿。”他笑嘻嘻地比划着,“既没有角也没有尾巴,脾气像身材一样火爆,但也不是不讲理……”

    艾伦长久地看着他,悲伤与歉意似乎就要压垮那白发苍苍的老人。

    “可你该是自由的。”他说,“尼亚?梅耶,你说过你唯一不能再失去的就是自由。”

    尼亚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一笑:“至少我还活着。”

    艾伦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别去想那些已经改变不了的事,艾伦。”尼亚坐直了身体,眯起眼微笑着,“我还活着,我回来了……不如想想怎么帮我关掉那扇门,免得我被扔去榨成砌墙的材料?”

    “……如果完成任务,你也还是得回去吗?”伊斯轻声问着,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斯科特,而它或许对此同样无能为力……它真是讨厌透了这样的事。

    尼亚的瞳孔缩了缩。

    “……那倒不一定。”他说。

    .

    或许毕竟不曾亲眼目睹自己的朋友坠入地狱之中,又或者有着某种意义上极为相似的经历,斯科特的反应要比艾伦简单得多——看见尼亚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只愣了一小会儿便情不自禁地咧嘴笑着,大步走过来用力抱住了个子小小的盗贼,抱得他双脚离地,大呼小叫:

    “嘿,我也很想你,斯科特,但你要是再不放开我的话,为了我的肋骨着想,我只能拿匕首戳你一下了。”

    斯科特终于放开了他,脸上是许久未见的,明亮而纯粹的笑容。伊斯站在一边,看着那两个似乎被时间遗忘,依旧年轻的人,有一瞬间恍惚觉得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一起冒险归来的伙伴们围坐在一起,就着丽达自酿的葡萄酒,不无得意地谈论那刚刚经历的有惊无险……可毕竟还是有些人,再也不会回来。

    脑海里划过安克兰地底那具苍白安静的,矮人的骸骨时,心脏的某处隐隐地痛了一下。

    “你一定得告诉我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那一定比这个世界上有过的所有故事都要精彩。”斯科特像从前那样猛揉着尼亚软软的卷发,脱口而出的话里没有丝毫阴影,似乎眼前的朋友不过是独自去了另一个世界冒险,而不是在地狱里挣扎求生。

    “哦,当然。”尼亚睁大了眼睛,半真半假地说,“我已经决定把我伟大的冒险写成一首长诗唱给你听,到时你可得从头到尾一个字也不漏地听完。”

    斯科特哈哈大笑,随手拧了拧小盗贼依旧肉肉的脸颊。

    “如果你真要唱的话,我会听的……我发誓。”他真心诚意地说。

    尼亚的歌声是比泰丝等级更高的魔音攻击,答应这个绝对需要真正的勇气。

    “在那之前,能把你亲爱的弟弟借给我用上一阵儿吗?”尼亚对他仰起脸,指了指伊斯,笑得天真又无害。

    这一次斯科特犹豫了一下。

    “他可不会像你记得的那么听话了。”他说,完全不在意伊斯就在一边听着。

    “他告诉我你让他飞来飞去就是为了寻找那扇门——而我正是为此而来。我能用得上他的翅膀,他也绝对用得上我的……本能。”尼亚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自己的头,“哦,放心,我会保护他的。”

    伊斯本能地开口想要反驳,想了想又吞了回去——那不会有什么用处,他的意见在这里一点也不重要。

    “……那个可以明天再说。”斯科特微笑着岔开了话题,“无论如何我们也得先喝上几杯,不是吗?”

    尼亚随随便便地耸了耸肩,声音又轻又快地浮在空中:“当然……为什么不呢?”

    他们目光相接,在重逢的喜悦之后,清楚地看见彼此眼中,十几年的时间和各自无法出口的秘密堆砌而成的高墙。

    没有什么,真的能如此简单地回到从前。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