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一个人的冒险(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在被冻得硬邦邦的地上努力挖出个洞,把他几个月前埋在这里的东西又扒了出来。

    一柄价值不菲,锋利无比的短剑——差点就刺杀了鲁特格尔的国王的那一柄,以及一枚银色的小鸟胸针……伊斯送他的那一枚。

    埋下它们的时候他倒不是担心斯科特或其他牧师会用这些找到他,把他拖回去……而是为了断绝自己“有人会找到我然后把我带回去”的念头。现在想想,实在有点可笑。会有那样的忧虑,证明他根本不够坚定吧。

    他仰头看了看被交错的树枝遮掩的天空,在冰原上伊斯还有可能发现他,在森林里他可没那么容易能从空中看到他了。

    但现在,无论有谁来找到他,他都能够平静地决定是否要回去……那大概也算是一点小小的进步?

    把短剑藏回靴子里,胸针别在外套的下面,他犹豫了一会儿,又把原本带在身上的另外几样东西埋回了洞里。

    那是些粗鄙简陋的小东西。石头磨出的矛尖,自己搓出来绳子,捡来的生锈断剑上缠了几圈破布做成的武器……在人类的世界里,他已经用不上它们了,可他一直舍不得丢掉这些自己亲手做出来的东西。

    他甚至有点舍不得自己剥下来的那块驯鹿皮……但用它换来现在身上这套破旧、宽大,但还算干净的衣服的时候,他能从女主人的眼神中看出来,她同意用这厚实暖和的衣裤和一双破得不算太厉害的旧靴子换他从身上脱下来的那张臭哄哄脏兮兮的兽皮,多半还是因为同情。

    “你是从野蛮人那里逃出来的吧?”

    同样满脸同情的男主人问他,“我听说他们正在打仗。”

    埃德只好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其实安克坦恩也在打仗。埃德有点担心博雷纳。但靠近冰原的村庄里的人们对战况并不清楚,也不是很在意。安克坦恩经常打仗,战火却很少会蔓延到这里来,那对他们的影响一点也不比野蛮人对他们的影响大。

    只要自己的日子能过得下去,他们不在乎自己的国家或者这个世界会变成怎样……但他们对一个需要帮助的陌生人友好而热情。

    他们甚至请埃德吃了一顿热乎乎的午餐,虽然只有发酸的硬面包和一碗加了几块土豆的肉末汤,他也吃得无比满足。

    “你要回家吗?”他们问他。

    “……我要去加布里埃尔。”埃德回答。

    他答应了斯奥要代他送他美丽的人类妻子卡罗琳一朵花。无论她是死了还是活着……他也一定会做到。

    他们为他指出了加布里埃尔的方向。还给了他半块硬面包做干粮。

    路过一条还没有结冰的小溪时埃德蹲下来洗脸,在溪水中看见自己的倒影。他已经一点都不像什么有钱人家的少爷了。他满头乱发,胡子拉碴。皮肤又黑又糙,指甲里黑乎乎的,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茧,还满是各种疤痕……恐怕连瓦拉都不一定还能一眼认得出他。

    但他比以前更加强壮有力。一口气走上一整天也不觉得累。而夜晚一个人躺在森林里的时候,他也不会再因为独自一人而感到恐惧……或孤独难耐。

    即使完成了斯奥的心愿。他也不打算立刻回去。他或许已经不像他离开时那么糟糕……但也还远远不够好。

    有时他会梦见一片迷雾……柯林斯平原的迷雾,那似乎是在提醒他,责备他扔下了他的职责。但他觉得如果他不够强大,即使回去也不过依旧是个无用的“圣者”。保护不了任何人,承担不了任何责任。

    他不想再那样……即使身边的朋友和亲人都愿意以他的善良为理由来容忍他的无能,他自己也不能再容忍。

    有一晚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他曾经听说过“加布里埃尔”这个名字——不是从斯奥那里。

    那个村子是贡纳曾经打算带着博雷纳去避难的地方。他和法尔博的舅舅就住在那里。小村庄里的人大半沾亲带故,那两兄弟说不定跟卡罗琳还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真是奇妙——他为此稍稍感慨了一下。

    他路过了库兹河口。那地方依旧防守森严。在城墙上巡逻的士兵装备精良,却多半是镇上的年轻人,他们守护着这个历经各种灾难的小镇,也宣布他们很乐意让附近任何受到野蛮人攻击或战火波及的村庄里的人前来避难。

    埃德终于在这里听到一点博雷纳的消息——镇上的人们说起“我们的国王”充满骄傲,让他也不自觉地高兴起来。

    战乱并未平息,但博雷纳和克罗夫勒似乎已经能够控制住局面,只不过,小王子塞尔西奥和格瑞安家年轻的继承人却依旧行踪不明……就像肖恩?弗雷切一样。

    阴影并未散去。

    离开库兹河口不久,埃德开始觉得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他。尤其是在黑夜之中,那种感觉更加鲜明,却始终看不到任何人影。

    他不安了一阵儿,然后平静下来,只是提高了警惕,继续向前。

    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该来的总会来,与其每天提心吊胆惴惴不安,不如等它扑到面前来再说。

    距离加布里埃尔还有两三天的路程时,埃德在夜晚的森林里遇到了一只奇怪的动物。

    他起初以为那是一头野猪。它体型不大,在篝火之外的黑暗中发出奇怪的呼噜声,听起来怒气冲冲的。埃德知道野猪是一种多么凶猛的动物——尤其是在被激怒的时,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挡了它的道……但他好不容易生起了一堆火,也实在不想再折腾,就只是警惕地蹲在火堆边……然后就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突然惊醒过来的时候火已经快熄了,而他发现那头“野猪”已经钻出了树林,站在光与暗的边缘,用一双黄色的、发光的小眼睛看着他。

    那并不是野猪……至少不是什么正常的野猪。没有哪种野猪会长着六条腿,一根角,还有一口像龙……像食肉的猛兽一样锋利的尖牙,看得人遍体生寒。

    它甚至不像是纯粹的野兽。它直视着埃德,小眼睛里有某种可以称之为“智慧”的东西。埃德不禁怀疑它就是这几天里那个一直跟着他的“人”——而它很可能是某个法师的魔宠。

    “呃……你是想告诉我什么吗?”他试探着问道,“或是给我带了什么消息?”

    像是回答一般,它忽地对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叫……然后掉头就跑。

    埃德愣了一下,本能地追了上去。

    他猜想它会他带到什么地方去——比如它的主人居住的地方。法师们多半性格古怪,这样的方式也说不上多么诡异。

    虽然身体圆滚滚的还长了六条腿,那头“野猪”跑得一点也不慢。埃德追着它跑出老远,每次快要跟不上的时候它就会停下来等他,每次他追得太近的时候又会加快速度……

    那的确像是在引路,却也像是哈塔——那只被他从卡姆城的市场上解救下来的地精,在风语森林里想要把他引入那个猎人挖出的陷阱的时候。

    一阵强烈的不安让埃德突然停下了脚步,“野猪”也很快停了下来,转过身,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无声地瞪着他。

    它现在看起来十足地不怀好意了。

    埃德忐忑地向后退,但周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一大群老鼠,一点点向着他包围过来。

    他苦笑起来——这真的是个陷阱,而他居然还是上当了。

    苍白的面孔从黑暗中浮现,埃德头皮一麻,迅速拔出了靴子里的短剑。

    如今他已经更习惯用正常的武器而不是法术……但眼前的敌人好像不是他用剑可以对付的了的。

    他并没有真正地见过……但死里逃生的娜里亚心有余悸地向他描述过这种似人又非人的怪物。头像没有毛发的人头,眼中似乎蒙着一层白膜,舌头很长,满口尖牙细密如针,背上长着骨刺,四肢着地像蜘蛛一样爬行,前爪锐利如刀……力量不大,但是动作极快。

    “魑魔”,伊斯是这么称呼它们的。地狱里一种低等的小怪物,数量众多时就会变得很难对付。

    ——但无论是娜里亚还是伊斯可都没说过它们还会用诱饵引人上当!

    如果它们出现在这里,说明那扇从白鸦夫人的城堡下面“逃走”的黑门就在附近……他都几乎已经忘掉那个威胁的存在了,这算是某种不怎么友好的提醒吗?

    埃德把短剑插到腰间,明智地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他知道这些来自地狱的生物怕光也怕火,对于一个……牧师来说,应该不是特别难对付的敌人,他甚至可以尝试驱除它们,让它们回到自己的世界。

    张开双唇,吐出熟悉又陌生的咒语时,他却突然有点奇怪地想着,如果地狱是一个充满火焰与浓烟的,炙热的世界……这些家伙们为什么还会怕火呢?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