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剧目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弗里德里克蹑手蹑脚地顺着墙边向前移动。

    这里很安静。从建成之后的那一天开始,耐瑟斯的新神殿每天都会迎接无数的信徒,就像曾经的水神神殿一样……但圣者居住的这个角落,一向是安静的。

    他却时不时忐忑地回头,总觉得身后似乎有谁在盯着他。

    母亲正在小圣堂中祈祷……或发呆,一时半会儿不会来找他,而他的“骑士”也并不在他身边。

    弗里德里克愤怒又伤心地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尽管菲利一直不肯答应成为他的骑士,可他喜欢菲利。他把他从那个疯子的手里救了出来,跟在他的身边保护他,从不要求任何回报,也不会刻意地讨好他,总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和他周围的人全都不一样……可现在,他开始怀疑菲利待在他身边是另有目的……或是一无所知地被当成了某种工具。

    菲利一开始就坦率地承认了是斯科特?克利瑟斯,耐瑟斯的圣者,他的朋友,告诉他弗里德里克可能会有危险,并让他来保护他,但那时弗里德里克对斯科特只有感激……和一点点恐惧。

    那个被称为“圣者”的男人,有一双可怕的眼睛,时而像是浅蓝,时而又像是透着金色,明亮通透得说不出是过于炙热还是过于冰冷,让人无法直视。

    他相信他真的死过一次,但他不相信是他的父亲谋杀了他——谋杀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他不知道为什么连母亲都相信了这个,可他不信。即便人们声称是国王亲口承认了自己的罪行……那也不可能是真的。

    他的父亲是一个勇敢的骑士,伟大的国王……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来。他只是被人陷害和污蔑……

    “不行,你不能回去。”

    斯科特的声音传入耳中时,弗里德里克猫着腰。小心翼翼地蹭到敞开的窗口下,蹲了下来。

    虽然他确信里面的人是在讨论某个阴谋……可他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你不明白,斯科特。他们现在还无法完全控制那扇门——当他们可以做到的时候,无论是你,还是曼妮莎,都无法阻止事情变得更糟……”

    “我明白。”斯科特语气斩钉截铁,完全不容反驳。“但你不能回去。”

    “……嘿。斯科特!”那个弗里德里克从没听过的声音不满地叫着,“你从前可没这么不讲道理!”

    弗里德里克疑惑地皱眉——“门”是什么?三重塔的门吗?曼妮莎又是谁?……

    头顶上一阵低沉的呼噜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抱紧了自己的双膝,心突突猛跳。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一阵阵热气喷在他的头顶,淡淡的白气从他眼前飘散开来,他僵硬地缓缓抬起头,对上一双淡蓝色的眼睛——不属于人类的眼睛。

    斯科特身边那头白色的豹子趴在窗台上低头看着他。平静的眼神看起来几乎不像是一只野兽。

    它看起来并不想吃他……但弗里德里克还是一动也不敢动,甚至不敢移开视线。直到菲利探头出来看了一眼,满脸不高兴地一把抓住他,把他从窗口拖了进去。

    “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他毫不客气地对着他吼,“谁教你躲在别人窗子低下偷听的?你可是他妈的王子好吗?!

    “……真高兴你还记得我是王子!”弗里德里克恼怒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襟。“菲利?泽里——你怎么敢这么对我说话!”

    菲利咧了咧嘴:“你大可以把我赶出洛克堡以惩罚我的无礼啊,尊贵的王子殿下。”

    “菲利……”斯科特叹气,“别跟小孩子斗嘴。”

    “我不是小孩子!”弗里德里克愤怒地大叫。他知道这个房间里的人大概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斯科特。他的弟弟……那条龙,艾伦?卡沃和他的女儿。一个他不认识的小个子男人,还有菲利……

    但斯科特的轻视比菲利的无礼更让他怒不可遏。

    “当你学会有什么问题就面对面地来问我,而不是躲在我的窗下偷听的时候,再来告诉我‘我不是小孩子’。”斯科特平静地看着他。

    弗里德里克张了张嘴,无法反驳——那让他更加恼怒。

    “如果我问你,你就会说实话吗?”他大声质问,“你就不会像欺骗我的母亲一样欺骗我吗?!”

    “……我不知道你到底听到了些什么,但我没有骗过你的母亲。”斯科特显得有些无奈,“我也没有必要骗你。”

    怒气在弗里德里克胸中翻涌。他不相信斯科特,他有千百个理由不相信他,现在却一个也说不出来,因为他自己知道,每一个理由都可以轻易被驳倒。

    他的“不相信”多半是因为厌恶,而他却不能直言不讳地告诉所有人他为什么讨厌,甚至憎恨眼前这个强壮,英俊,拥有令人敬畏的力量,几乎无所不能的圣者大人。

    “一个国王要学会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父亲曾经这样告诉过他。

    他努力了……但他能做到的也只有紧紧地闭上嘴,怒视着斯科特,让自己不至于在愤怒的驱使下说出更愚蠢的话来。

    房间里每一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渐渐意识到自己的脆弱与孤立无援。他开始有些畏缩,却骄傲地不肯让步。

    “……来吧,王子殿下。”菲利认命地叹着气,“我送你回你母亲身边。找不到你她会担心的。”

    弗里德里克微微松了一口气,挺起胸,一声不响地跟着菲利离开。

    .

    “……他不喜欢你。”

    在鲁特格尔即将加冕的小国王离开房间之后,尼亚咧开嘴,笑得有点幸灾乐祸,“斯科特……你以前可总是我们之中最讨人喜欢的那一个!”

    “那是你。”斯科特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们之中最讨人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尼亚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嘴角却不自觉地咧得更开。

    “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一次,尼亚……”斯科特轻声说,“既然你已经回来,我就不会再让你回到那个地方——你根本不属于那里。”

    尼亚垂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那恐怕不是你能决定的,斯科特……即使是现在的你。”

    “我们会知道的。”斯科特轻描淡写地说,“再说,你现在回去又能怎样?我不相信曼妮莎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如果她要改变她的命令,总有办法让你知道,而在那之前,我们还是有机会用我们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件事的,不是吗?——我们总能做到。”

    最后一句话里有如此深切的怀念,让尼亚不由自主地怔了怔

    “我们”——那是一个如此美好的词,代表着那段短暂而欢乐的日子……可他们已经失去了劳根,失去了凯勒布瑞恩和莉迪亚……以及艾伦的一条腿。

    他们还会失去更多……直到那曾经的传说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尼亚抬起头,冲着斯科特露出明亮的笑容。

    “当然。”他说,“我们总能做到……你能跟我们一起去了吗?”

    “很快。”斯科特说,“很快。”

    “……所以你知道安特的尸体在哪儿了吗?”娜里亚好奇地问道。

    斯科特看了她一眼,淡然回答:“我一直都知道。”

    .

    莉迪亚歪着头看着眼前的尸体,一言不发。

    “……尸体保存得很好。”年轻的死灵法师忐忑地开口,不知道面前这喜怒无常的首领到底是有哪里不满意,“我们也一直非常小心。他原本穿戴的东西已经完全被摧毁,负责运送的人有一大半根本不知道他们运送的是什么,途中……”

    “哦,我知道。”莉迪亚随意地挥了挥手,“你们做得很好……现在,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赶开那些总是诚惶诚恐的家伙之后,她低头打量着安特?博弗德始终没能完全闭上双眼的死灰色的面孔,微微皱眉。

    她很清楚一切都是按照她的计划进行,没人能追着安特尸体找到这里来……可她总有一种微妙的不安。

    因为艾布纳?莱因的失踪,她已经放弃了一个经营许久的藏身之地,实在不想放弃现在这一个——而且那位“活”了几千年也还是缺乏耐心的“陛下”,也一定会因此再冷言冷语地讽刺她好几个月,她可真有点受不了那个。

    也许她想得太多了……她有足够的信心把斯科特玩弄于股掌之上,那家伙从来就不怎么聪明。但他的力量已经强大得超出了她的想象……对于无法控制的事,她总是会觉得不安。

    “……为什么你总是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身后传来那永远带着傲慢的声音:“你又打算拿这无用的尸体演出什么蹩脚的剧目?”

    “哦,他可好歹是个国王呢。”莉迪亚轻轻笑了起来,“一个国王总是有用的。”

    “人类的国王比矮人扔掉的矿渣还要多。”身后的人毫不掩饰他的轻蔑。

    “而您能从矿渣之中炼出最璀璨的宝石……不是吗?”

    莉迪亚回头露出她最甜美迷人的笑容。

    这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事……她从不做没有意义的事。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