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亡者之灵(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c_t;埃德拉住床柱,努力站直身体,蹒跚地挪到窗边,推开窗,小心翼翼地向外看了一眼。【无弹窗小说网】( 广告)

    他看见巴泽尔站在屋外,对着森林发呆的背影,带着难以形容的孤独与悲哀,仿佛是在望着他密林之外,看不到的故乡。

    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巴泽尔有些僵硬地回过头来。埃德的手不自觉地一抖,窗子啪地一声合上,隔开了他总是不敢去面对的,那个与众不同的“亡灵”的视线。

    天是阴的,这幢隐藏在密林深处的小屋愈显阴沉。刚刚从窗外涌进来的空气里依稀有雪的味道……也许一场大雪能阻拦霍安回程的脚步,让他多一晚的安宁……

    说起来简直有点惭愧。埃德对那个长高了半个头却显得更瘦,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哪怕霍安对他照顾得十分周到……连娜里亚也未必有他那样的体贴。

    这个简陋而温暖的房间属于霍安——同时兼做厨房和储藏室。霍安每隔几天会离开一次,天亮出门,天黑才会回来。奥伊兰则大半的时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们似乎并不怎么担心埃德会逃走……当然啦,巴泽尔就守在门外,而埃德现在甚至没有力气爬上窗台,即使能逃出去,窗外那一片茫茫林海,他又能走多远?

    即便是现在,他也只是能勉强站着,浑身的疼痛都在无声地表示着强烈的不满。他的伤并未痊愈,他的力量也没有恢复,他真正的朋友们没人知道他在这里……完全的,彻底的无力又无助。

    他不过是趁霍安离开的时候偷偷爬起来活动一下自己快要锈死的身体,顺便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但在身体恢复之前,他根本一筹莫展——他的短剑不见了,连外套下的胸针也不知去向。剑倒有可能是掉在了那个岩洞里,胸针却绝对是奥伊兰或者霍安拿走的。以死灵法师的谨慎,他们绝对不会让其他人有机会找到埃德。

    至少,霍安似乎没有在他脖子上栓一根铁链,锁在地下室里的打算——埃德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他不知道霍安怎么还能那么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成他的朋友。就像他根本没往埃德的胸口扎过那一刀一样……可那时贯穿胸口的冰冷又灼热的感觉。( )以及那一刻涌上心头的惊愕、愤怒与不甘,埃德这辈子也不可能忘掉。

    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拿他怎样……自从意识到那种刺鼻的药物能减轻他的痛楚也会让他神志不清之后,埃德大半的时间都是咬着牙强忍着疼痛。躺在床上假装昏睡。那能让他逃避许多问题——避开霍安让他头皮发麻的殷勤,避开巴泽尔沉默的瞪视,避开因为拒绝喝药或其他任何问题而与霍安和他的“老师”杰?奥伊兰起任何冲突。

    至少,在他有足够的力量……或什么可行的计划逃离这里之前reads;。他最好还是乖一点。

    他怀疑奥伊兰早就看穿了一切,但那神情淡漠的老人什么也没说——也可能是根本不在意。

    对他来说埃德到底算是什么呢?一个囚犯?一个试验品?或者只是他看似天真羞涩的学徒想要的玩具?

    埃德甚至怀疑自己无法使用法术也是因为奥伊兰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对他做了什么……毕竟。有哪一个死灵法师会允许一个还拥有力量的牧师待在自己的屋子里?

    但是,切断牧师与他信仰的神祗之间的连接……死灵法师真的能做到这个吗?如果真是这样,拜厄?扬……或许根本就不是堕落者?

    以及,他知道霍安很可能还活着。伊斯告诉过他。但他以为霍安已经成为莉迪亚的学徒……他现在却恭恭敬敬地称呼另一个人为“老师”。

    莉迪亚知道这些吗?奥伊兰又知道多少?他也是莉迪亚的属下吗?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救他?巴泽尔到底是不是亡灵?……

    埃德从未见过像巴泽尔这样,分明已经死去,却依旧拥有灵魂。拥有自己的意识的……“东西”。

    “它”带给他的不安,比地底的怪物。来自地狱的恶魔,自己的处境……比所有的一切都更加强烈。

    那是不该存在于世上的东西……比亡灵更不该存在。如果死灵法师已经能够创造出这样的东西,他们离他们孜孜以求的“永生”……还有多远?

    越来越多的问题堆积在埃德心底,却没有一个能得到解答……至少,不是他瘫在床上装死就能得到答案的。

    他在紧闭的窗前站了一会儿,开始扶着墙壁和粗糙的家具,缓缓地在房间里转圈。偶尔他会飞快地拉开某个抽屉,匆匆扫上一眼又立刻关上,心不由自主地砰砰直跳,像是在做什么坏事……他实在没什么当盗贼的天分。

    倒不是指望能找到剑或胸针,但他希望至少能弄到些有用的、能藏在身上当做武器的东西。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发现密道之类——好吧,这个纯粹是妄想。这里不过是一个很显然建成没多久的木屋,可不是宏伟的,历史悠久的,隐藏了无数秘密的克利瑟斯堡。

    门被推开的时候他正对着火塘边的拨火钳发呆——它太大了,而且如果它不见了的话,霍安很容易就能发现……

    从门外灌进来的风让火苗向着埃德卷过去,几乎舔到他的衣角,但让埃德惊惶地连连后退的,是门口那个高大的身影。

    巴泽尔站在那里,死死地瞪着埃德,肌肉扭曲,面目狰狞……亡灵看起来大抵都是这样,但亡灵的眼中不会有……光。

    那是属于生命——属于灵魂的光,不管是愤怒、憎恨还是悲哀。巴泽尔不是无意识的亡灵,他不会说话,但能听见,而奥伊兰和霍安也都是用语言而不是咒语来控制他……那根本算不上是控制,他们对待巴泽尔像是对待一个活人……一个仆人,有些时候,甚至像是家人。

    尤其是霍安,他会温言细语地对野蛮人说话,有时纯粹只是无意义的闲聊;他也会让野蛮人做一些需要力气的活儿,在他完成的时候轻拍他的手臂,像是在表示感谢或赞赏——埃德半睁着眼睛看见那一幕时,甚至近乎荒谬地感觉到一丝温馨。

    在霍安面前,巴泽尔安静顺从得像一只忠实的大狗,但对埃德,他显然没有那么友善……毕竟,埃德对他所表现出的,也只有恐惧与厌恶。

    但这是埃德无法控制的本能。他跌跌撞撞地往后退,直到背抵在了橱柜上,伸手胡乱地摸索着,希望能找到什么可以防身的东西,目光一刻也不敢从巴泽尔身上移开。唯恐他会突然扑过来,撕开自己的喉咙……

    巴泽尔举起手,做了个简单的手势。

    埃德怔怔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因为阿坎,他学会了简单的手语,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是……

    “别害怕。”

    巴泽尔缓慢地重复,脸上的肌肉颤抖着,似乎努力想要挤出一个笑容——虽然那只是让他的神情变得更加可怕。

    埃德眨了眨眼,不自觉地直视他的双眼。

    那是他一直想要避免的……承认一个亡灵依旧有记忆,有感情,有灵魂,本能地让他觉得害怕——即便那显然已经是事实reads;。

    那会动摇许多东西……那会改变许多东西。而埃德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

    “我不是……怪物。”

    巴泽尔继续缓慢而笨拙地比划着。他直直地望着埃德,依旧无法控制脸上的神情,眼中却充满悲哀与恳求,让人无法不动容。

    埃德僵硬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紧张而干涩的喉咙里也发不出半点声音。他看着野蛮人一次次重复那简单的手势,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时失望地垂下双手,眼中微弱的希望一点点消失。

    “……等等!”

    在他垮下双肩,垂头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埃德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无论是为了什么,巴泽尔在试图与他交流……他的身体或许已经死去,但困在其中的灵魂仍在试图与他交流……他不能无视这个。

    野蛮人的灵魂该是自由的……他不该遭遇这样的命运。

    巴泽尔转过身来,静静地看着他。

    埃德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奇异的铁灰色。虽然瞳孔扩散得太大,那一圈金属色的光泽几乎看不见……但那种少见的颜色让他不自觉地想起凯勒布瑞恩。

    他迟疑着,小心地一点点接近野蛮人,犹犹豫豫地伸出手,轻触他手臂上依旧结实有力,只是太过坚硬与冰冷的肌肉,轻轻地握住。

    片刻之后,巴泽尔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臂,眼中掠过一丝惊讶。

    那是野蛮人的礼节——朋友之间的礼节。

    “我叫埃德……埃德?辛格尔。”埃德抬头看着他的双眼,鼓起勇气让自己稳稳地站在那里,而不是转身逃走。

    “是谁把你变成……这样?”他轻声问道。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