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控制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霍安就离开了。埃德不知道他要从那里弄回那些损坏或弄脏的材料,但如果是在一天就能够来回的地方……这里附近应该会有一个不算小的城镇,而且还会卖那些普通人平常根本用不上的玩意儿。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库兹河口——那里会有一些小店提供冒险者们需要的东西。

    他趴在窗口,看着霍安消失的方向,猜测着库兹河口的距离,没过多久,就看见奥伊兰也离开了木屋。

    埃德撑着下巴,有点得意地看着老人走向另一个方向——霍安每隔几天总是会离开的,但要让奥伊兰一起离开却并不容易。昨晚打翻的药材里有几种是奥伊兰经常要用的,有些在附近的森林里就能找到,有些则不是。巴泽尔准确地计算了时间,让他们必须同时出门,才不会耽误奥伊兰一天都没有停止过的“研究”。

    埃德越来越觉得巴泽尔看起来像个野蛮人,思考和行事却都更像个人类。如果他还活着,说不定能成为野蛮人中伟大的混血战士,一个英雄……事实上,即使拖着一副已经死去的身躯,他的灵魂依旧勇敢而顽强,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被称为“英雄”,却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承认……这实在不怎么公平。

    但现在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奥伊兰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之后,埃德立刻转身走向门口。他脖子上那个可笑的护套终于取了下来,但他的行动依旧不是十分灵敏,不过幸好,这个计划也并不指望他的灵敏。

    门开了,巴泽尔向他点点头。僵硬的面孔也显出几分紧张。

    二十多天里埃德第一次能离开这个房间。他匆匆瞥了一眼本该是门厅,却狭窄简陋,空无一物,只能算是个走廊的地方,在寒风里打了个哆嗦,跟着巴泽尔走向另一边。

    奥伊兰的房间就像他的人一样,收拾得干净整洁。但比霍安要兼做他用的房间还要小得多。只容得下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张书桌。推开房间另一侧的门,走下两段木制的阶梯之后。幽深的地下,却几乎是另一个世界。

    埃德举起火把,惊讶地看着巨大石块砌出的甬道。青苔在石上留下斑驳的痕迹,古老的气息漂浮在空气之中。这里显然是古人……甚至有可能不是人类的种族遗留的墓穴或地窖之类的地方。奥伊兰发现了它,然后在它上面建起了自己的住所。

    埃德不其然地想起了诺威和泰丝发现的那个无头鬼之冢。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却没能抓住。

    他摇摇头,紧紧地跟上了巴泽尔。

    走过一段斜斜向下的甬道,眼前是一个被微弱的火光照亮的。近乎圆形的空间,埃德看了看靠近墙壁的几张石台,确定这里曾经是某个家族的墓室。

    原本放置在石台上的尸骸自然已经无影无踪。墙壁上刻着埃德辨认不出的徽记。能拥有这种墓室的家族不会籍籍无名,却不仅湮灭在历史之中。连逝者的安宁也被侵扰。

    ——他在这里修补我。

    巴泽尔告诉他,稍稍拉开了自己衣服,露出那些纵横的伤口。

    埃德只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目光。

    ——但是那里,我无法靠近。

    巴泽尔指向另一侧的通道。

    幽暗的光线之中,埃德能隐隐看见通道另一头的空间,似乎比这边要大得多。

    ——霍安可以进去,他说那个法术只针对亡灵,因为对一个巫师来说,最可怕的敌人就是另一个巫师控制的亡灵。

    巴泽尔向他比划着,递给他一个动个不停的袋子和一柄粗陋却锋利的小刀。

    ——这是你要的。我不懂巫师的法术,如果你能进去并且破坏它,我就能进去找到镜子和你的东西,然后我会送你离开,送到有人可以帮助你的地方,再砸掉镜子……如果顺利的话。

    是啊……如果顺利的话。

    埃德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本能地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曾经跟随在他身边的幸运之神早已抛弃了他……他现在简直比博雷纳还要倒霉。

    更倒霉的是,他没办法因此就什么也不做——埃德对自己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通道。

    进入时他没有感觉到任何阻碍,据霍安告诉巴泽尔的,奥伊兰也没有控制任何亡灵作为守卫——“他不需要那样的守卫”。

    但那也意味着,杰?奥伊兰很可能有其他守护自己的秘密之地的办法。

    埃德用火把照亮四周,仔仔细细地寻找着任何像是符文的东西,并且祈祷那不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在柯林斯神殿时他稍稍了解过死灵法师常用的符文和法术,但那些知识在你需要它们的时候总是不够用的。通常的说法是死灵法师只会操纵亡灵和精神控制一类的法术而不会其他……但莉迪亚显然已经让这种自以为是的论断变成了一个过时的笑话。

    火光印出地面上隐约的纹路时,埃德谨慎地停了下来,退后几步,远远地扔过去一颗小石头。

    ——没有动静。

    他揉了揉鼻子,解开巴泽尔给他的袋子,抓出里面那只已经快要把袋子咬穿的小家伙,嘟嘟哝哝地说了声“抱歉啦”,在被咬之前飞快地撒手扔了出去。

    那只吃得肥嘟嘟的耗子在半空中扭动着,啪一声掉在被符文覆盖的地面上,僵了一会,眨眼间就翻身窜向埃德,勇敢地从他脚边冲了过去,反而把埃德吓了一跳。

    他回头看了看那一溜烟消失不见的小小黑影,有些不知所措。那符文并没有伤害它……也有可能是它小得还不够触发陷阱,但它宁可转身冲着埃德窜过来也没有逃进另一边……显然是本能地感觉到了那里的危险。

    可他毕竟不是老鼠,不能就这么回头逃掉,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蹲下来小心翼翼地用刀划掉了符文的一部分。

    并没有什么闪电冲着他劈下来,脚下的地面也没有突然打开,让他掉在什么尖刺陷阱上戳个对穿……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疑惑地歪着头,总觉得这似乎也太过容易,但还是回头叫道:“巴泽尔!”

    片刻之后,野蛮人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每一步都沉重而缓慢,显得异常谨慎,又像是背负着什么沉重的东西。

    但他毕竟还是成功地进入了通道,那让埃德不禁对自己的运气恢复了些微的信心。他没有像之前计划的那样退出去,而是大胆地跨过符文,向前探出火把,试图照亮另一边的空间。

    走到他身后的巴泽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用力之大让埃德微微一惊。

    他回过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巴泽尔已经从他身边挤了过去,却并没有松开他,而是硬拖着他大步向前。

    “巴泽尔?”埃德慌乱地叫着,下意识地想要挣脱,那只紧抓着他的大手却像是钢铁铸就,冰冷,坚硬,纹丝不动。

    右手开始发麻,火把掉在了地上,埃德的视线本能地跟着那一点光明向后转去,却在骤然昏暗下来的火光中看见了另一个根本不该在此时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杰?奥伊兰站在那里……仿佛一个浮在黑暗中的,苍白沉默的鬼魂。

    埃德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我一直好奇你们什么时候才会有所行动。”

    老人的声音幽幽传来,“老实说,我都快要失去耐心了。”

    ——你们。他说的是“你们”。

    埃德硬生生地收回了扎向巴泽尔的小刀,开始用力挣扎着,放声大叫:“巴泽尔!巴泽尔……看着我!!”

    巴泽尔的脚步微微一顿,低头看了他一眼,呆滞的眼神中透出一丝疑惑,更加证明了埃德的猜测。

    野蛮人并没有背叛他——错的是埃德自己,他不该忘记杰?奥伊兰是个什么样的死灵法师。连伊卡伯德都曾经提起这个神秘的老人,他谨慎而低调,以擅长精神控制闻名,连活人的灵魂都能够轻易操纵,何况巴泽尔毕竟还是个亡灵……

    “巴泽尔!”他大叫着,不肯放弃那微弱的希望,“醒醒!……你不该这么容易被控制的!想想图姆……连图姆也不能控制你的!巴泽尔!!”

    他能看见巴泽尔眼中的挣扎,野蛮人顽强的灵魂并没有放弃,但奥伊兰只用一个简单的命令就摧毁了一切——那不是什么强大的咒语,甚至不需要目光相接,只是平平常常的一句话:

    “把他绑到那边的石台上,巴泽尔……小心,别弄伤他,我答应过爱格伯特。”

    他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也没有任何区别,吐字清晰,语调优雅,平静而淡漠……对于巴泽尔来说,却像是有着无法抗拒的力量。

    野蛮人眼中的微光灭了,他茫然地垂下双眼,把埃德拖到一个石台边,用力往上拉。

    肌肤触及冰冷的石面时,无边的恐惧涌了上来。埃德咬住牙压下尖叫,用尽他曾学过的一切技巧踢打着,试图从巴泽尔仿佛坚不可摧的桎梏中挣脱。他只差一点就能把刀插进野蛮人的眼睛里……但巴泽尔一把抓住了刀刃,轻易把它夺走,随手扔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你让我有些失望。”

    奥伊兰完全无视他们的扭打,从容地点亮了一根蜡烛,整个墓室瞬间亮如白昼,而那怪异的蓝白色火焰就像老人的声音一样冷:

    “你比传说中还要无用……‘圣者’。”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