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故地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他们由西向东穿越狭长的北部森林。

    奥伊兰对这片森林的了解或许不逊于任何一个老练的猎人——甚至有可能比他们了解得更多。他们巧妙地避开了人类的聚居之处和并未停止的追捕,从容不迫,也没有刻意昼伏夜出。

    路上他们从埃德发现那些怪物……发现那个恶魔的岩洞附近经过,周围平静得像是那一晚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埃德的一场噩梦。尽管已经从霍安那里得知,那些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怪物很快就被闻讯而来的圣职者们清扫干净,周围的村民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埃德仍旧忍不住有些担心,如果没人能关上那扇门,同样的灾难会发生在更多的地方,而圣职者们又能抵抗到几时?

    但现在,他也只能把这个问题丢开——毕竟,他如今只是个倒霉的、无能为力的人质。

    眼前的景物渐渐熟悉起来,但直到群山之间那座古老的城市出现在眼前,埃德才能确定,他们要去的“故地”,就是米亚兹-维斯,极北之光,逐日者精灵的故乡……被他们抛弃的诅咒之地。

    冬日的积雪已开始融化,黄昏金色的阳光之下,倒垂的冰棱,滴落的水滴,反射出灿烂的,仿佛在不停流动的光芒,埃德记忆中那洁白、安静而骄傲的古城,此刻犹如水晶的宫殿般璀璨夺目,华丽无匹,却又无比脆弱。

    第一次见到这座城市时的兴奋依然存在,它在埃德的眼中也依然美丽,但从佩恩?银叶那里得知的传说,那些悲哀而沉重的往事,意义不明的诅咒。却也还是为它涂上了些许不祥的阴影。

    “你来过这里?”埃德忍不住转头问奥伊兰,“……什么时候?”

    他还清楚地记得在废城中发生的一切——被奴役的地精,雪夜中的亡灵,被怀疑时的郁闷,胸口的那一刀,黑暗寂静的下水道,白色的猫头鹰。墓地上莫名死去的女死灵法师。陷入尸体里的艾瑞克……那漫长的一夜里他们侥幸获得了胜利,却还是有无数疑问找不到答案。

    如果奥伊兰曾经来过这里……会是他在暗中做了什么,甚至救走了霍安吗?

    “来过。”奥伊兰看了他一眼。“但恐怕不是你所以为的那个时间。”

    ——你怎么知道“我所以为”的是哪个时间?

    埃德不服气地想着,扭开头,把差点脱口而出的反驳吞了回去。

    这一路上他已经学会不去自讨没趣,或自找苦吃。奥伊兰不是伊卡伯德那种惜字如金。像是对埃德这样的傻瓜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精力的人,有时他甚至是健谈的。但他实在太过擅长用听起来似是而非,好像暗示了什么,或者不小心透露了什么,细想下去却会让脑子乱到打结的话。弄得埃德困惑不堪,满心忐忑,一刻都不得安宁……最终还想不出任何有用的东西。

    太阳下山之前。奥伊兰在被残雪覆盖的黑色岩石间,找到了一个被掩饰得很好的出口。只有从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才能发现那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那是精灵们留下的,通往极北之光的密道,奥伊兰却显然对它十分熟悉,每一个转弯处,脚步都没有丝毫迟疑。

    埃德觉得自己已经不该再对此有所惊讶——从某种意义上说,奥伊兰简直可以算是一个伟大的、探索了无数地下世界的冒险者。

    密道与城中的下水道相连,在这一点上,即使是精灵也没有什么创造性的发挥。融化的雪水在他们脚下发出潺潺的水声……那也似乎是这个城市里唯一的声音。

    奥伊兰的手上有一枚戒指,它发出的微弱的光芒是他们唯一的光源,那犹如星辰般的微光让周围更显静谧。

    埃德猜测耐瑟斯的信徒们在建好了自己的神殿之后多半不会再回到这里,毕竟他们曾在这里被亡灵袭击,失去了许多的同伴……他们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放弃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建什么神殿。

    但奥伊兰依旧十分谨慎,巴泽尔的脚步声稍重一点都会得到他严厉的瞪视,埃德也被迫脱下他因为进水而呱唧呱唧响个不停的破靴子,光着脚踩在冰冷的污水里。

    片刻之后,他便意识到老人的谨慎不是没有理由的。

    微弱的说话声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奥伊兰立刻停下了脚步,戒指的微光也彻底熄灭。他们安静地站在黑暗之中,看着火把发出的光芒由暗到明,逐渐向他们靠近。

    埃德的心跳也随之越来越快。如果那真是耐瑟斯的信徒,而不是躲藏在这里的死灵法师,他得想办法警告他们才行……

    脚步声和说话声由远而近,又渐渐远去,只有一句话清晰地飘到了埃德耳边。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已经等了那么久,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熟悉的声音让埃德不自觉地睁大了眼睛——那是里赛克,一年前在这里对他……和霍安都照顾有加的年轻猎人,那群在这里修建神殿的信徒们的领袖之一,也是更细心和温和的那一个。

    他居然还留在这里……而且在夜色降临之后还在下水道里打转?

    埃德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但那一点疑问迅速被意外重逢的兴奋与喜悦,以及没有在这种不恰当的时候迎头撞上的庆幸冲得不知所踪。

    火光消失之后,戒指的微光又一次摇摇晃晃地亮了起来,柔和地笼罩了奥伊兰身周不足三尺的范围。

    他向他们做了个手势,转向里赛克他们出现的方向。

    埃德一声不响地乖乖跟了上去,努力为自己尴尬的处境寻找一点安慰——他的确是个人质……但待在奥伊兰身边,弄清楚他到底来这里干什么,说不定比冒险逃走更能帮得上那些不知为什么还留在这里的人。

    另外……虽然一路上巴泽尔几乎已经不再跟他有任何交流,他仍旧怀着微弱的希望,想让巴泽尔再次变成他的“盟友”而不是奥伊兰的,尽管他能给那位不幸的混血儿的最好的结局,或许也只是平静的死亡。

    但他不相信奥伊兰能给巴泽尔更好的东西。老法师的学识和能力都让他惊讶甚至敬佩,却也让他更担心他能从巴泽尔身上得到什么……或想得到什么。

    越来越多的忧虑让他心累无比,有时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真的像娜里亚曾经担心的那样,变得满头白发。

    跟着奥伊兰转过两个弯,又走过一段向上的台阶,微弱的光芒再次从前方透了过来。这一次奥伊兰没有再小心地避开,而是示意巴泽尔和埃德留在原地,自己则毫不迟疑地走了过去。

    埃德不安地探出头,片刻之后,脚步声响起,两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带着疑惑而警惕的神情走过他们身边,却像是根本看不到咫尺之外的他和巴泽尔,就那么两眼发直地向下进入了下水道。

    跟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奥伊兰从容地向他们招了招手。

    走进那像是储藏室或地牢之类的地方的时候,埃德的目光无法控制地不断飘向奥伊兰。他知道老人擅长精神控制……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然后他才意识到这地方似乎真的是个地牢,走廊两边,几排古老的铁门上有着斑驳的锈迹,看起来却依旧坚实无比,门上开着的小窗让埃德想起柯林斯神殿地底,伊斯曾经待过的那个囚室……那实在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

    精灵们的城市也是会有地牢的,毕竟精灵也有敌人,也同样会犯罪——如今的埃德已经能够接受这一点,他只是有点好奇耐瑟斯的信徒们会把什么人关在这里……

    看着奥伊兰从每一扇门前走过,透过小窗看向门内,埃德的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你在找霍安?”他脱口问道。

    他一直没弄明白那天霍安拿走镜子的时候,奥伊兰和巴泽尔到底在外面遭遇了什么——巴泽尔愤愤地称其为“一个陷阱”,但那个陷阱很可能并不只是针对他们的,如果哈利亚特和那些猎人是在追捕死灵法师,霍安也同样会有危险。

    奥伊兰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埃德不由自主地走到另一边,从每一扇小小的窗口看了进去。如果霍安真的在这里……那个少年让他从心底开始发寒,但他依旧无法忘记最初认识的时候,那种被依赖和信任,像是有了一个乖巧听话的弟弟般的感觉……他并不希望他真的死在这里。

    他摇了摇头,对自己的心软有点不可思议——说真的,他这是有什么毛病?倒霉还没有倒够吗?!

    囚室里几乎全都是空的。埃德一个个看过去,视线中突然闪过一点金色的光芒。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囚室里昏暗的光线中,那个正对他抬起头,惊惶不安地在角落里缩成小小一团的金发少年……可那并不是霍安。

    “……塞尔西奥!”他失声叫了出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