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枯萎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c_t;冰雪并未能延误某些消息从遥远的北方村落传递到高墙之内的宫殿中的时间——身居高位者总有些便利的特权,而身为一个王国的王后,艾琳·斯特里克拥有的特权并不止这一个。(

    然而所有那些拥有的东西都无法抵消她展开那张纸条时一点点烧灼掉她的理智的怒火。

    泰贝莎·塔布里斯,王后的密友走入那间温暖得有些过头的小客厅,还没有来得及说上几句亲昵的寒暄,那仿佛冰雪铸就的女人便冷冷地递给她一张纸条reads;。

    那消息的确惊人——但在泰贝莎看来实在没什么不可原谅的,她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原来国王陛下到底也还是个男人。

    她将那张纸条揉成一团,准确地扔进了壁炉里,看着那一小团突然明亮起来的火焰渐渐化为灰烬。

    “所以……你想要怎么样呢?”她叹着气,扯过一朵桌上花瓶里的玫瑰,伸手摘掉一片枯萎的花瓣,那温室里培育出的玫瑰凋谢得很快,即使是在这暖意融融的房间里。连香气都变得干燥而苦涩,仿佛在哀悼它不合时宜的、短暂的生命。

    金发的王后只是笔直地坐在椅子里,脸色冰冷,眼神灼热。

    回头看了一眼,泰贝莎继续叹气:“艾琳,亲爱的,你已经拥有了一切——财富,权利,美貌。要知道,其中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让大多数女人疯狂。”

    “所以?”艾琳冷冷地问,“我就该装作不知道我的丈夫有一个私生女?!”她的优雅在最后一个词脱口而出时荡然无存。她猛地站了起来,如同愤怒的困兽般在宽敞的小客厅中急速地转来转去。

    泰贝莎耸耸肩:“只是一个女孩儿。你该庆幸……”她咽下了第二句话,意识到那只会让艾琳的怒火越发不可收拾。

    “庆幸?庆幸他只有一个私生女而不是有一堆不知道谁生的儿子和女儿吗?!”王后冲她的朋友怒吼着,“那么在我走进这里的那一天,就该挖出我的眼睛,刺聋我的耳朵,让我不用面对这一切!!”

    泰贝莎明智地不再开口,她与王后从小一起长大,已经算是最亲近的朋友,这些年来艾琳的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她也是知道的,这个时候说任何话她都不可能听得进去。<strong>小说/</strong>

    艾琳在房间里大踏步地转着圈,蓄得长长的指甲被她噬咬得参差不齐,房间里的空气仿佛有一点火花就能爆炸。泰贝莎开始考虑要不要悄悄地离开。

    “她必须死。”饱含着怨恨的句子从王后形状美好的双唇间吐出。那种冰冷和狠毒让泰贝莎也暗自心惊。

    “或许……”她试着劝解,但立刻被他的女儿打断。

    “没有或许。国王没有子嗣,这个国家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

    “好吧,”那无奈的朋友再次叹息,“但在你下手去杀一个小女孩儿之前,是不是该确定一下她是否真拥有那‘据说’的身份?”泰贝莎知道自己算不上什么好人,如果是为了家族——为了她自己的利益,她并不介意牺牲多少人的性命。但即使是她,也不愿这样平白地夺走一个无辜女孩的生命。

    她的话音未落,艾琳已经打开房门,呼唤着自己的侍女。

    “去见国王!”她简单地吩咐,没有再对她的父亲多说一个字。

    泰贝莎摇一摇头,摘下另一片枯萎的花瓣,不由得有点遗憾地想起多年前那个声音娇软,眼神纯洁的金发小女孩。

    能让一个女人有如此巨大的改变的,只有两样东西……爱,和恨。

    .

    从王后的寝宫到国王的宫殿距离很远。这修建于数百年前,旧王朝传下的皇宫,从建成之初就因为过度的奢华遭人诟病。现任的国王于是建起一道围墙,将宫殿分成两半,一半作为王室议事和起居之所,另一半分成小块卖给了朝臣和王都中的富商,虽然遭到贵族们的诟病,但国王毫不在意——战乱过后的国家并不富裕。

    走进幽深寂静的大殿时,艾琳把双肩从厚重的斗篷下解放出来,感觉到初冬干燥而冰冷的空气。出生于北方的国王并不怕冷,即使年事渐高,在第一场雪落下之前,国王宫殿的壁炉里都不会燃烧起温暖的火焰。

    他大概不记得——或者根本不在意他的妻子生长于南方,在嫁给他之前甚至连雪都没有见过。

    艾琳略带讽刺地想着。但她从不会在他面前示弱,如果单薄的长裙不能抵挡寒冷的侵袭,她还有燃烧在心底的怒火可以凭借。

    她挺直了脊背,大踏步地走过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深蓝色的裙裾优雅地滑过,自天窗漏下的阳光落在她浅金色的长发上,那闪烁的微光仿佛发自她身体内部。她知道自己能够吸引一路所有人的目光,即使她已不再年轻——除了她将要面对的那一个之外。

    “陛下reads;。”

    她挥手驱开似乎想要上前阻拦的侍卫,直接走到国王宽大的长桌前,随随便便地行了个礼,不出意外地捕捉到国王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耐烦。

    好极了。

    她冷冷地想到。她很想知道当他听到自己带来的消息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但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尖叫着:那不会比现在更糟。

    没有什么会比现在更糟。所以,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带来一些消息,恐怕需要与您单独谈一谈。”

    更多的不耐烦。但国王沉默着示意让所有人离开房间。

    听到沉重的大门被关上时的声音,艾琳对着国王挑起了右边的眉毛,那让她精致秀丽的脸显出几分刻薄:“我听到一些来自北方山脉一个小村庄的消息——我的父亲在不久之前去过那里。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告诉我,一位妇人——一个猎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遗孀,托他带给您一个消息。”

    沉默的等待。但艾琳确定有什么引起了国王的兴趣,她可以从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看出他的想法。漫长的时间里无数次无意义的等待和小心翼翼的试探至少教会了她这个。

    “她的女儿死了。”

    她直截了当地说。

    她可以清楚地看见这个消息对国王带来的打击——那个稳重坚强得像块石头一样的男人,像是突然被闪电劈中一样站了起来,他的脸色白得像摊开在他长桌上的纸。

    “这不可能!”他低吼。

    然后他醒悟过来。

    “这不可能。”他坚定地重复。如果娜娜发生了什么意外,拉赫拉姆会立刻通知他。即使拉赫拉姆也已经不在,苏雅也绝对不会让艾琳的父亲为他带来这个消息。

    “那么,的确有这么一个女孩儿了。”艾琳冷冷地说,她的怒火隐藏在无动于衷的表情之下,但国王可以明确地感受到——那无形的火焰简直就在她的长发上劈啪作响reads;。

    “这并不有趣,艾琳。”他警告他的王后。

    “我只是好奇您为何如此关注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刚才您的表情就像您刚刚失去了一个女儿。”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国王明白了艾琳的怒火从何而来,但对此他一直无可奈何。

    “她的父亲是我的朋友。”他敷衍着回答。

    “她的父亲几年之前就死了,恐怕以他的年纪很难能有和您成为朋友的机会。”艾琳反驳,“事实上,如果您如此关心那个女孩,我并不反对将她接来这里。这地方对我们来说太大也太冷清了不是么?”

    “毫无必要。那女孩待在自己的家里是最好的。”这样无意义的对话让国王疲于应对。“忘了她吧艾琳,无论你听说了什么,她并不是我的女儿。如果你对我还有一丝信任……如果我们之间曾有过一丝信任,忘了她。别再去理会关于她或者她母亲的任何事。”他重新坐下,低下头回到他无止境的工作之中。那表示对话已经结束。

    再次随随便便地行了个礼,艾琳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去。抬头看了一眼她骄傲的、僵硬地挺直着的背影,国王不由自主地叹气。他知道她不会如此轻易放弃。

    他招来了迪兰——他最忠实的侍卫之一。交代完必要的任务之后,他心中依然有隐隐地不安。

    他的注意力无法集中。那个女孩——即使艾琳根本没有提到她的名字,她把他记忆引回那过去的时光。那些令人怀念,却又难以面对的记忆。

    国王丢下了手中的笔。他走出阳台,让冰冷的空气吹走他的烦躁。

    沿着楼梯盘旋向上,可以到达曾经的圣堂的塔顶。站在帝国最高的建筑上,须发皆白的国王,目光越过沉默耸立的宫墙,越过喧闹繁华的街市,越过无数山川与河流,向北,再向北。那个遥远而寒冷的、群山脚下小小的村庄里,有他今生今世,再也无法面对的人。

    “苏雅……”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