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失踪的娜娜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c_t;昨晚才从香港爬回来,累成狗……厚着脸皮再更一章番外!-----------------------------------------------------------------“你知道这有多么愚蠢吗?”苏雅在酒馆的角落里找到了伊恩,沉静如水的眼中藏着怒火,“娜娜气疯了,我只好把她关在家里。<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伊恩却只是笑着向她举杯:“我一直怀念那天晚上你请我喝的蜂蜜酒,可以再来一杯吗?这次我出钱。”

    苏雅瞪了他好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诸神在上……或许你不信,但你们其实如此相似——你和拉赫拉姆,你们该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她转身离开,留下伊恩在那里思考着她的话。他试着想象自己与拉赫拉姆成为朋友的情景,那很奇怪,却意外地令人向往。

    “在另一个世界吧,也许。”他喃喃自语,用冷静而自信的微笑回应所有投向他的目光。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听说了他和猎人的约定。如果是在城市里,今晚说不定会有一场关于他们俩的小小的赌局——人们有太多的事需要关心,他人的生死搏杀,通常不过是酒足饭饱后的一点谈资,如果能带来一点小小的利益,也没有理由去拒绝reads;。然而在这淳朴的乡间,虽然也有几个年轻人掩饰不住满脸的兴奋,他看到更多的却是担忧。然而当一个棕色头发的中年人走过来向他敬酒时,他还是有些惊讶。虽然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他认识那个男人,那是这里的村长,约安的父亲。

    “异乡人。”男人向他举杯,“我们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你认定拉赫拉姆是杀死你朋友的凶手,却又拒绝等到雪化之后去请城里的大人们来调查清楚。但——”他回头望了望,“如果你们都认同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解决问题,这里也不会有人阻止你们……你真的想好了吗?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也不会有任何人耻笑你,那只是另一种选择,或许还是更好的选择。”

    “恐怕我只能坚持。”伊恩回答。

    “固执,愚蠢——但我尊重你们的选择。”男人叹了一口气,举高酒杯,“那么好吧,愿正义之神指引你们的剑,愿幸运之神对你们微笑,这一杯敬你,和拉赫拉姆。”

    拉赫拉姆并不在,但这无关紧要。酒馆里的人们大声附和着,向伊恩举杯。<strong></strong>

    伊恩微笑着回礼,吞下去的冰冷液体带着几分苦涩。幸运之神不会对每一个人微笑——更何况,如果真有神灵在看着一切,那么明天出现的,也该是复仇之神吧。

    他不愿承认,但这一战,其中有多少正义可言?

    村庄的东北方有一片不大的空地,春天时会铺满星星点点的紫花地丁,夹杂着明亮的黄色蒲公英,十分美丽。但空地的东南接着森林,向北的边缘便是悬崖,虽然围绕着简单粗糙、原木制成的护栏,也依然是禁止孩子们嬉戏的地方。

    此刻,在伊恩的眼中,这一片被残雪覆盖的空地,在仿佛能吹进人骨髓的寒风中冷漠而荒芜。

    是一个适合决斗的好地方。

    他心不在焉地想着,目光有点茫然地落在克诺雷纳的身上。他的朋友正在——又一次——仔细地检查着地面。昨天他在克诺雷纳的坚持下已经和他一起来过这里,几乎用脚丈量了每一寸土地。他明白朋友的好意,但他并不认为那有什么意义。如果拉赫拉姆是惟一的敌人,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在这样一对一的战斗中玩弄什么诡计。

    ——那么克利瑟斯迷宫中的门是谁关上的呢?

    一丝隐隐的不安从心中的某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仔细考虑,他的对手已经来了。

    拉赫拉姆的身后跟着瑞德和德利安。见多识广的酒店老板和德高望重的老医师是相当适合的公证人,但村长的缺席还是让伊恩有些意外。

    “伊克觉得他最好还是在村里看住那帮兴奋过头的小伙子。”德利安解释着,似乎看出了伊恩的疑惑,“而且,他不怎么喜欢这种场面。”

    伊恩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拉赫拉姆从容地拔出剑来,向他行了一个礼——如果伊恩没有认错的话,那是军队中的礼节。猎人似乎已经不打算再隐藏自己的身份。

    这样很好。

    伊恩深吸一口气,拔出他那柄比普通长剑要更宽和更长的铁剑——那是身为铁匠的父亲,在他离家时送给他的礼物,它是陪伴他最久的朋友,而这里,或许就是终点。

    现在,是时候让一切开始——然后结束。

    .

    阻止他们的是一个尖锐得有些变调的声音。

    “等一等!”约安瘦长的身影冲出森林,直直地冲进对峙的两人中间,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有谁见过娜娜?”他突兀地问。

    “娜娜怎么了?”听到外孙女儿的名字,瑞德立刻大步走了过来。

    “她被人抓走了!”约安慌乱地喊着。

    拉赫拉姆楞了一下,立刻将愤怒的目光投向伊恩,而后者只是惊讶而茫然地回望着他,那目光中的担忧是真诚的。

    德利安已经走过来将手搭在约安的肩头上,他温和低沉的声音安抚着惊慌失措的男孩:“冷静下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reads;。”

    “娜娜不见了!我遇见苏雅……我本来想来看决斗,虽然你们都不许……可苏雅一定要让我去陪娜娜……”男孩显然有些语无伦次。

    “冷静。”德利安一只手轻轻按了按约安的肩,另一只手拦住了不耐烦的、几乎是带着杀气冲过来的瑞德。

    “窗子开着,娜娜不在,窗台下有血迹一直延伸到靠近森林的地方。我去了酒馆,告诉了苏雅,苏雅叫吉布森和格兰和她一起去森林找娜娜,然后让我来找你们!”不知道是因为德利安的安抚还是瑞德的威吓,男孩一口气说完全部,快得让人几乎听不清。

    “娜娜被抓进了森林?”伊恩不愿想象女孩遭遇了什么。当拉赫拉姆转向他,他立刻明白了猎人想说什么。“一切都可以等找到女孩再说。”他毫不迟疑地表示。

    拉赫拉姆点点头,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冷静。“我熟悉森林,我去找他们。”他对德利安说。

    “而瑞德和我,我们先去娜娜家里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老人看了看许久一言未发的克诺雷纳一眼,“不知道安杰大人能不能和坎贝尔大人一起,陪约安回村里通知村长,并且在有必要的时候保护村里的人呢?毕竟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其他意外。”

    克诺雷纳对这样的邀请似乎颇感意外,但他很干脆地答应了。

    虽然更想去寻找娜娜,但伊恩知道老人的建议是更好的选择。跟着克诺雷纳跑向村庄的时候,他忍不住在心中祈祷女孩能够平安归来——虽然他不知道,是否还有神灵在俯视这个世界。

    .

    娜娜与苏雅的家与村中其他猎人一样,都在距离森林较近,而离村子的中心较远的地方。惟一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用木栏杆或者常青的灌木围起的院子,家门前的小路蜿蜒着延伸至森林的深处,小路的两边像是随意地种着各种植物。在苹果树和杏树下是成片挂着暗红色果实的蔷薇,春天来临时,这里总是一片花海,除了蔷薇,还有铁线莲、风信子、报春花、欧石楠……和着各种野花一直开到森林边缘,感觉就像是这一家人把家门外的草地和森林都当成了自己家的院子。

    房门开着,瑞德冲了进去,德利安留在门外,环顾着四周reads;。小路上的雪被人清扫过,坚硬的土地上看不出什么痕迹,但他注意到屋旁积雪未消的地上一行浅浅的脚印绕向屋后,那大小显然不属于苏雅或娜娜。

    瑞德很快又出现在门前,对德利安摇摇头。“窗子是从里面被撬开的,那应该是娜娜自己干的。但窗台下的确有血迹。”他焦躁地抓着自己花白的短发,“也许是娜娜跳窗子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

    德利安用手杖指指那行脚印,瑞德立刻沿着脚印快步走向屋后。当德利安在娜娜房间的窗台下与蹲在灌木丛中的瑞德汇合时,翻涌在后者眼中的惊惶与愤怒让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里有打斗的痕迹……娜娜一个人弄不出这些。”瑞德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恐惧,“你觉得会是谁?……也许是另一个屠龙者?那个法师?”

    “如果带走娜娜的是法师,你不会看到任何脚印,更别提这些血迹。他能轻易用法术掩饰这一切。”他安慰着那脸色苍白的外公,“你太过担心而看不见那个吗?”他手杖的底端戳在瑞德身后的土地上。

    “这里有两行脚印,小的那一行是娜娜的,另一行属于一个男人,看仔细,血迹是在这行脚印的旁边。”

    “……你是说受伤的并不是娜娜?”

    德利安微笑着,伸手将瑞德拉了起来。

    “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自己的外孙女儿,她可不是在遇到危险时只会哭泣尖叫着等待别人拯救的公主。”

    瑞德摇了摇头,也笑了起来:“虽然她的确是个公主……但恐怕即使是会喷火的恶龙也没那么轻易能让她屈服。”

    “冷静些了吗?拉赫拉姆已经进了森林,我不认为再多一个人单独跑进去会有多少帮助,跟我一起回村里吧,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瑞德回头望了一眼白雪覆盖的山峰下那连绵不绝的森林,眼底沉着忧虑。

    如果女孩的父亲在这里……他绝不会让她遇到任何危险。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