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猎物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精灵”在光与暗的边缘停下了脚步。wwwynkuaico追书必备

    他并不惧怕阳光。事实上,他根本感觉不到阳光,也感觉不到扑面而来的冰冷湿润的空气,甚至看不清外面灰白的、酝酿着一场雨雪的天空。

    他只能用他的灵魂去感知一切。那种感知十分敏锐……却并不是他所喜欢的。

    他喜欢双眼能够看到的色彩,舌尖能够尝到的味道,耳中能够听到音乐……那些他失去已久的东西,他甚至已经开始忘却曾经拥有它们的感觉。

    一具并不属于他的身体所能感觉到的终究差强人意,却是他所必须的,如果失去那些,他的灵魂会迷失在虚无之中,再也无法归来。

    现在的这具躯体已经渐渐失去了用处,他却还是有点舍不得抛下它。毕竟,这是数不清多少年以来,与他原本的样子最为相似的一个。

    但昨晚他发现连手指都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他不得不去寻找另一具躯体。

    在遇到莉迪亚之后,他已经有许多年不需要自己去做这件事,那聪明的女法师十分清楚他的喜好。可是现在,即便身为一个血统高贵的王者,他也知道指使一个受伤的女人去为他做事是非常失礼的,而他并不相信那个看起来小心翼翼,眼神闪烁的人类少年能带回他想要的东西。

    他只能自己动手。

    首先……他得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的猎物才行。

    他站在密道的出口,抬头看向隔着厚厚的石砖和无数坍塌的建筑物的天空,找到了那飘荡在这城市上空的幽魂——那属于这座城市的精灵。

    几百年前踏入这座城市时他就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并没有放在心上。那幽魂极其弱小……但它拥有的某种能力,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他抓住了它,惊讶于它的冷静与从容——它毫不反抗,似乎十分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

    在他的灵魂之中,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他能看见整座城市,这里的一砖一石,一草一木。如今全是他的耳目。

    那奇妙的感觉让他也不禁有片刻的兴奋。

    然后他找到了他的猎物。

    埃德踮起脚,眼巴巴地猛盯着灰扑扑的窗外那一点模糊的影子,努力想要看清点什么。

    奥伊兰不许他离开地下室——几次逃跑的尝试被证明是愚蠢之极,他只能认命地接受现实。

    他从未像这样。完完全全地失去了自由,那感觉几乎能让他发疯。如果不是地下室有一面稍稍高出地面的玻璃窗,在积雪融化之后微微透出外面的天光,让他隐约能看到一点属于“自由”的东西,他大概已经疯掉了。

    连巴泽尔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同情——那个野蛮人应该十分清楚失去自由的痛苦与绝望。

    所以现在。他不关心奥伊兰到底来这里找什么,不关心霍安是不是真的在这里,甚至不关心这座城市里还有什么见鬼的秘密……他只关心要怎样才能把塞尔西奥救出来。

    那可怜的孩子不知道已经在这里被关了多久。几个月前他就已经听说他失踪的消息,起初的传言是他的舅舅把他从灰堡“救”了出去,但很快人们便发现,雷哲隆弗身边那个金发的王子根本就是个假货。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交战的几方互相指责对方抓走了塞尔西奥作为筹码,赛琳格瑞安没有加入任何一方,但谁都清楚,一旦发现到底是谁带走……或伤害了贝林,她那个总是跟在王子身边的小儿子。战争大概也就能结束了——格瑞安家族的铁骑会彻底踏平任何胆敢对他们未来的领主下手的家族。

    只是,恐怕不会有人想到,塞尔西奥会被关在这个似乎与安克坦恩的权力之争没有一点关系的、偏僻的废城之中,在素来低调而平和,与世无争的耐瑟斯的信徒们的看守之下……

    埃德不敢去深想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利益纠缠,他只是打定了注意,无论如何也要把塞尔西奥救出去。

    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埃德赶紧从垫脚的箱子上跳了下来。

    他不想再让巴泽尔看见他这样可怜兮兮地对着那一小面脏乎乎的窗户发呆的样子……上一次出去的时候,混血儿给他带回了一颗鲜红的野蔷薇果,大概是为了表示同情或安慰,那让埃德既感动又尴尬得要死——他不知道野蛮人或安克坦恩的风俗是怎样。但在维萨城,红色的野果代表爱意……这也太他妈的诡异了!

    巴泽尔的脚步有些匆忙,一看到他就迅速地比划了几下。

    ——找到他们了。

    他说。

    “他们?”埃德问,“霍安吗?”

    巴泽尔点点头。眼神却有些怪异。

    对此埃德倒是不怎么奇怪。奥伊兰对找到霍安异常执着,也不知道是为了惩罚他的背叛还是其他原因……但现在,对他来说,任何能让他离开这鬼地方的进展都是受欢迎的。

    “我们要去找他吗?”他有点兴奋地问道,非常自觉地把自己划进了“去寻找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的队伍里。

    “我们离开这里。”奥伊兰的声音传来。

    老人走进小小的地下室,抓起地上的背包。扔了一个给埃德。

    “现在就走。”他说。

    “去哪儿?”埃德爽快地把沉重的包裹甩到肩上,几乎想要欢呼起来。

    “‘离开。’”奥伊兰看了他一样,显然心情不佳,“这个词你是有哪里听不懂?”

    “……离开这里?不是去找霍安吗?”埃德惊讶地确认。

    奥伊兰没再回到,只是迅速地收拾好东西,转身走出了地下室。

    埃德只能小跑着跟上,脑子里充满了疑问。

    他可不能就这么离开……他还没有救出塞尔西奥呢!

    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走出门口时候埃德东张西望,又一次见到阳光的喜悦被疑惑与不安冲淡。

    天还没黑……当然,奥伊兰从不在意这些,反正巴泽尔也不像一般的亡灵那样无法在阳光下行走。

    但这匆忙的“离开”简直像是逃亡……

    “我们被发现了吗?”埃德不由自主地问出了声,脑子飞快地转着。如果是被耐瑟斯的信徒们发现,他或许能找到逃走的机会——前提是那些信徒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他也当做死灵法师乱剑砍死……以及,那些把塞尔西奥关在地牢里的信徒真的可以信任吗?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如果你不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我不介意给你个机会,让你能通知适当的人来解救那个你念念不忘的小囚犯。但如果你试图逃走……我必须得警告你,我现在相当缺乏耐心。”

    奥伊兰平静又冰冷的声音让埃德打了个哆嗦,拉拉背包,乖乖地跟了上去。

    他们走得很快,融雪的地面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但奥伊兰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匆匆向前。那几乎有点不像他了……在埃德的印象里,老人总是冷静得过分,就算是逃亡,也不会给敌人留下如此显眼的踪迹。

    但他明智地没再开口,只是一声不吭地紧紧跟着奥伊兰,同时小心地环顾着四周,没有彻底放弃逃走的打算。

    奥伊兰突然停了下来,心不在焉的埃德猝不及防地一头撞在了老人的背上,对他感觉到的坚实的肌肉惊讶不已。

    老人比他要高。他的双眼堪堪能越过奥一栏的肩头,看见那个静静地站在路中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的人。

    风雪来临前的阳光微弱无力,但依旧足够让埃德看清那个高挑瘦弱的……精灵?

    他看见他光泽黯淡的金发整齐地掖在苍白的尖耳之后,看见那双像是蒙着一层灰膜般的、分辨不出颜色的眼睛……和端正精致,却似乎已开始腐烂的面孔。

    但他无法肯定那是个亡灵,还是个生了病的精灵……就算是巴泽尔也不会有那样生动自然的表情——生动自然的,像是俯视着尘土中的蝼蚁一般,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表情。

    巴泽尔在他身后低低地咆哮,嘶哑难听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恨意与恐惧。

    埃德一瞬间明白过来,这就是巴泽尔曾经向他提起过的,那个有着不同的面孔,却总是带着同样冷漠而高傲的表情,面不改色地一次次切开他的身体的家伙……那么,莉迪亚难道也在附近?

    他的心猛跳起来。对那个神秘的女法师,他唯一的记忆是多年前斯顿布奇城泰丝的小店里,那个一身绿色长裙,用白皙的手指戳了戳他胸前挂着的银币,用带笑的声音调侃着“你的朋友一定很喜欢你”的,美丽而迷人的女人……

    “这真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精灵”的声音干涩难听,语调却十分优雅,古朴的精灵语带着如咒语般神秘的力量,让埃德怔怔地盯着他可怖的面孔,无法移开目光。

    目光相接的那一刻,他却猛然后退了一步,头皮发麻。

    那是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像是被猛兽盯上的猎物,绝望地知道自己绝无逃脱的可能。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