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祭坛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俯身拾起那颗灰白色的小石头,疑惑地盯着它看了好久,什么也看不出来。yn()kui

    那不过是一小块米亚兹-维斯中随处可见的碎石,灰扑扑的还带着一点融雪的寒意,有一面是平整的,显然经过打磨,但上面既没有图案,也没有字迹,让人完全不明所以,而眼前这只美丽的生物,似乎也并不能真的开口告诉他点什么。

    它站在床架上,歪着头用浑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神中仿佛有一丝期待。

    “……你是想带我去哪里吗?”埃德怀着微弱的希望用精灵语问道。

    他不知道那白色的大鸟到底有没有听懂。它忽地张开双翼,呼啦啦地径直从窗口飞了出去,像是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

    埃德追到窗边,怅然地看着那白色的影子头也不回地越飞越远。

    身后吱嘎一声轻响,有人推门而入。

    “……抱歉,抱歉,大人,我以为你还睡着呢。”

    门边一个一脸雀斑的年轻人连声道歉,手忙脚乱地护着歪掉的托盘里差点掉到地上的水壶和面包。

    “里塞克让我来给你送点吃的,免得你醒过来的时候会饿。”

    他向埃德解释着,将简单的食物随手放在床脚的箱子上,双手往身上擦了擦,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埃德,像是不知道该如何把对话进行下去。

    “叫我埃德就行了。”

    埃德向他微笑着,将那片小小的碎石藏进手心。

    “亚赫姆。”年轻人指了指自己,“亚赫姆布林,里塞克让我来照顾你……他是我哥哥。”

    他不无骄傲的补充让埃德再次好奇地打量着他——和里塞克一样的金发蓝颜依稀有些相似,正在拔高的身材因为过瘦而显得不怎么强壮,手长脚长,背微微佝偻着,看起来有些笨拙,神情略显紧张,眼神却十分清澈。

    “你还……需要什么吗?”亚赫姆有些不自在地问道。“还是需要我去把里塞克叫来?”

    “不用!”埃德脱口道,“他一定很忙……你可以带我去找他吗?如果能顺便带我参观一下神殿就更好。不知道里塞克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可是最早在这里修建神殿的人之一呢。”

    他不确定里塞克让自己的弟弟来照顾他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但亚赫姆看起来是个单纯的家伙……也许他能套出点有用的消息来。

    相处片刻之后。亚赫姆显然放松下来。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年轻人是家中的第三个孩子,姐姐吉莉安在家中照顾年幼的弟妹,他则与哥哥一起来到神殿,作为寥寥可数的修行者之一,为成为耐瑟斯的牧师而努力。

    “因为我识字。”他有些得意地告诉埃德。“牧师一定得识字才行,不是吗?”

    埃德笑了笑,没有回答。

    通常只有受到感召的人才能得到允许进入神殿,在通过试炼之后成为诸神的牧师或圣骑士……那跟识不识字根本没多少关系。但他早已知道,耐瑟斯选择自己的圣职者的方式,相当的与众不同。

    他曾对此心怀疑虑,直至知道斯科特是耐瑟斯的牧师……不,现在已经该称呼他为“圣者”了。

    对斯科特的信任冲淡了他的疑惑与不安。但现在,所有的疑问再次卷土重来

    ——“否则你以为你的那些‘朋友’们为什么要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建一座巨大的神殿?你真的相信那只是因为‘被地精带来了这里’,以及‘觉得这里有足够的材料可以借用’?”

    奥伊兰带着嘲弄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埃德抬头看向高高的穹顶,心中一片混乱。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穹顶之上并不是只有石头——因为天已经黑了下来,神殿里四处都点上了火把,火光之中,穹顶上闪烁着点点光芒,感觉仿佛是在仰望灿烂的星空。

    “……上面镶了宝石吗?”他惊讶地问道。

    “不,只是玻璃。”亚赫姆咧嘴笑着,“看起来是不是像星星一样?英尼德的手艺人能把玻璃烧得比最珍贵的宝石还要漂亮,他们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烧出这些星星,没有收我们一个铜币——那是献给神的礼物。”

    埃德带着惊叹的表情不住点头。心却沉了下去。

    他希望是因为离得太远没有看清,或者那些英尼德人的手艺真的巧夺天工……但身在富商之家,他很清楚玻璃并不能仿制出所有宝石的光泽,头顶上那些“玻璃”……有些看起来可实在不怎么像玻璃。

    他再次抬头。注意到那些“星星”并不是随意镶嵌上去的,而是丝毫不差地对应着真实的星空。

    那很美,却未免有些狂妄……传说永恒不变的星辰是诸神撒在天空的宝石,每一颗都是一个世界,唯有最伟大的灵魂才能栖身其中,在诸神的怀抱里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精灵、人类和矮人的建筑都偶尔可见将整个星图都镌刻在头顶以示崇敬与向往。但对于信仰分明的神殿来说,要弄清哪颗星星属于哪位神明实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为了避免麻烦,最好还是别用这样的装饰。

    这位于荒郊野外,除了信徒之外大概无人造访的神殿或许没有这样的顾虑……

    身体摇晃了一下,埃德感觉到微微一阵眩晕,赶紧低下头来,摸了摸酸痛的脖子。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在发烧……走动时倒是没什么感觉,现在停下来,却总是觉得地面在一阵阵地晃动着。

    “呃……你有没有觉得地面在动?”他疑惑地问道。

    亚赫姆摇了摇头。

    “也许是因为他们在凿井?”他说,“你不知道这里冬天的地面能有多硬。”

    埃德觉得那不像是凿井能引起的动静……但谁知道呢,也许是他太过敏感。

    整个神殿既大且空,两个人的脚步声异常响亮,锤子一样一下下砸在埃德后脑上,让他难受得只想就地瘫倒。但他仍旧注意到火光下的暗影中藏着警醒的眼睛,每一扇门外都有人看守,这看似毫不设防的神殿,事实上守卫森严。

    他没有故作好奇地去窥探和打听每一扇门后都藏了什么,只是不动声色地记下所能看到的一切。

    神殿的构造倒是十分常见,幽深的走廊从主殿后方两侧延伸而后交汇,中间围出一个长方形的庭院,向着庭院的一侧是略显粗壮的廊柱,内侧一个个小房间则是信徒们居住的地方。更多的工人住在神殿外广场上简陋的木屋里,广场正中巨大的篝火似乎是今夜才燃起的——至少白天埃德跑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柴堆。

    他在神殿的台阶上看着里塞克匆匆走来,神色略显疲惫,笑容却依然亲切。

    “我在附近加派了人手。”他告诉埃德,“也已经派人去求援……一年前我们太过大意,这一次绝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埃德也同样无法忘记一年前那场惨痛的胜利之后,一具具被抬出来的尸体……但现在,他更关心里塞克是否有做到他所承诺的事。

    “你通知斯科特了吗?”他问。

    里塞克点点头:“我放出了几只信鸽,通知有可能在附近的牧师,他们有办法用最快的速度将消息告知圣者大人。”

    信鸽……埃德心中一动。

    他不知道那只雪鸮是否愿意为他传信,眼下,那曾经帮助过他的生物是他最信任的。它留下的石块就藏在他的腰间……离开房间时他开着窗,但它还会回来吗?

    唯有时间能证明里塞克所说的是不是谎言,而埃德无法确定他到底能有多少时间。

    “……你的脸色看起来还是不太好。”里塞克微微皱眉,“牧师不在这里,但我们有一位医师,也许可以让他来看看你,给你熬一些草药?”

    埃德赶紧摇头——他已经受够了奥伊兰的草药。

    “我没事。”他睁大发肿的双眼,竭力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我还想让亚赫姆继续带着我在神殿里看看……一年前在这里修建神殿的时候,我可没想到它会如此宏伟。”

    “事实上最初那个被从卢埃林派来的军队毁掉了。”里塞克的笑容里带着自豪,“不再被当成伪神的信徒追杀之后,更多人来到了这里,我们索性把它建得更大——亚赫姆,你有带埃德去看我们的祭坛吗?虽然还没有完成,但那里才是这个神殿的心脏。”

    “哦,没有。”亚赫姆微微红了脸,“走过那里的时候我看见那里的门关着,而且你说过……”

    “即便信仰着不同的神明,这里也没有哪一扇门不能为埃德辛格尔打开。”里塞克微笑着轻拍埃德的肩头,“他不仅仅是圣者大人的外甥而已……他也是曾与我们一起战斗的朋友。”

    埃德回以一笑,心中五味杂陈。

    “朋友”……这个词对他来说几乎算是另一种信仰,如果连它也开始动摇……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未完待续。)

    前面写得太任性,没想好的地方通通留成了伏笔,现在一个个从头捡起来编团圆好难哦otz……不过呢,自己挖的坑,哭着也会填完哒!信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