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邀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说什么?”

    茉伊拉一把扯开悬在脸颊边的黑纱,在惊愕中像平常那样迅速忘掉了矜持与礼节,冒冒失失地大声反问,带着委屈与不解的神情活像邀请朋友来参加茶会,却被无礼拒绝的少女。[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xsw]

    斯科特脸上的肌肉僵了一下,无奈地重复:

    “我说‘不’,陛下,我不能为弗里德里克……为新王加冕。”

    “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让弗里德里克答应的!”茉伊拉冲口而出,又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有些尴尬地将目光垂向地面。

    斯科特苦笑着,隐隐觉得胃在抽痛。

    “多谢您的信任与盛情。”他刻意放缓了声音,让自己保持冷静与耐心,“不过我想知道,这是您自己的主意吗?”

    茉伊拉犹豫片刻,摇了摇头。

    “我的弟弟和叔叔们都说……”她的声音一点点小了下去。

    她的父亲并不赞同……却也并没有阻止她。

    “我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如此建议。”斯科特平静地代她把话说完,“‘由一位圣者来加冕会让新王的权力更加稳固,让国家更为安定’——仿佛那顶王冠是神明戴在了弗里德里克的头上,无人能摘去……是这样吗?”

    “……不是这样吗?”茉伊拉疑惑地反问,明亮的双眼黯淡下来:“他们都说安特是因为触怒了神明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一位号称“被神所选择”的国王,最后所做的一件事是攻击水神的圣者与圣地,死前就已经失去了神智,遭人嘲笑与唾弃,死状又凄惨而诡异,死后连尸体都不知所踪……

    斯科沉默了很久,才轻声开口。

    “有时我觉得,那或许是我的错。”他说。

    茉伊拉惊讶地看着他,意识到那曾经看起来比他实际的年龄要年轻太多的圣者神色疲惫,形容憔悴。眼窝深陷,额头与眼角有清晰可见的皱纹,仿佛正以极快的速度老去。

    “十几年前我任性地无视了一位朋友的警告,说服肖恩带着水神的圣骑士们来这里帮助安特坐上了王位。我以为我是对的——迅速结束战乱。让国家回复平静……但借神祗之名,让诸神的力量卷入人类的战争之中,终究是不智之举。”斯科特黯然垂下双眼,越来越长的金发将阴影投在他的脸上。

    “除开他对我所做的事不谈……安特不得不给予水神神殿过多尊敬的权力。任何一种力量过于强大都是危险的,而圣职者也终究是人——即便是出于善意。权力也会让他们失去控制,不知不觉将自己凌驾于国王之上……对任何一个王者来说,那都是难以容忍的。”他声音低沉而清晰,一个字一个字地刻在茉伊拉的心上。

    “安特或许是被操纵的,但是我让暗中的敌人有机可趁。如今圣者……费莉西蒂离我们而去,柯林斯神殿消失在迷雾之中,水神的圣职者们有近一半死亡或消失,安特尸体依旧在莉迪亚的手中,我根本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花招,而肖恩……我的舅舅就躺在离这里不远的房间里。像一具会呼吸的尸体——难道不是我的狂妄导致了这一切吗?”

    他的叹息里带着深深的自责。

    茉伊拉怔怔地听着,却下意识地想要为他分辩。

    “可是,费莉西蒂并没有阻止过你啊。”她睁大的蓝眼睛显得异常纯净,“如果你是错的,圣者会阻止你的不是吗?”

    斯科特看着他,唇边泛起的笑容里带着苦涩的味道。

    “是的,她从来没有阻止过我……也没有阻止过肖恩。”他说,“现在想起来,她从不曾阻止我们做任何事……她任由我们自己做出选择,顺其自然地看着一切发生。如果真有什么灾难发生。她才会出手阻止吧,只不过这一次……也许那才是一位圣者真正该做的,她保护但并不试图操纵这个世界……但我又知道什么呢?她已经离开,我的妄自猜测对她或许也只是亵渎……而即便是她。也没有答应为安特加冕。”

    茉伊拉咬住了嘴唇。

    费利西蒂甚至不曾出现在安特的加冕礼上。只不过,几乎全部到场的牧师与圣骑士们的欢呼让人们轻易忽视了这个,反而更为敬仰那一位圣者的谦逊与平和。

    王后隐约明白了斯科特的意思,却仍旧不愿放弃努力。迷雾依然笼罩在柯林斯平原,她觉得水神大概永远也不会再原谅安特的背叛。现在,她迫切地需要另一位神明。来证明博弗德家族的王权依然是受到承认与护佑的,否则安特留下的阴影,会始终笼罩在弗里德里克的头上。

    在她找出更有力的理由来说服斯科特之前,斯科特微微叹了一口气。

    “茉伊拉。”他难得地直呼王后的名字,“你觉得到底是谁在统治这个国家?人……还是任何一位神明?”

    茉伊拉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人……在诸神的祝福之下?”半晌她才犹犹豫豫地开口。

    斯科特的眼神里透出几分无奈:“每一位国王都能以各种方式证明自己是被诸神所祝福的,但最终决定一位王者以怎样的声名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的,终究还是他自己的所作所为——你来为弗里德里克寻找一个足够坚实的依靠,我可以明白,但这个国家最终可以依靠的却是他,而不是我……他已经十一岁,尽早让他明白这一点,而不是让他怀着怨恨与不甘,成为另一个安特……或许更好一些。”

    茉伊拉呼吸一窒,脸色微微发白。

    “如果你需要某种证明,我很愿意站在台阶之下,为新王祈祷——但我不会是为他加冕的那一个,也不能是。”斯科特平静地告诉她,“让他在诸神的护佑……而不是某一个神明特别的看顾下学习如何为王不是更好吗?——你可以将我的话带回给你的弟弟和叔叔们,也许他们会改变主意。”

    茉伊拉沉默良久,终于摇了摇头。

    父亲总说她该自己做出决定……可她总是不自觉地畏惧着独自做出决定所必须承担的后果。

    可她是王后……很快就会成为太后。在弗里德里克足够成熟之前,她的每一个选择,她的一言一行,很可能会决定她的儿子成为怎样一位国王。

    “用不着。”她挺直了腰,却谦恭地微微低头,“圣者……以及斯科特克利瑟斯,我来邀请您前往弗里德里克博弗德,鲁特格尔之王的加冕礼……观礼。”

    “……我接受您的邀请。”斯科特躬身回礼,“不胜荣幸。”

    茉伊拉轻舒了一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请允许我送您出去。”斯科特微笑着起身。显然也轻松了许多。

    通常茉伊拉会拒绝这样的客套——事实上,斯科特在身边总是会让她觉得既安心又紧张,为她自己的心脏……以及似乎陷入某种不当的猜疑中的弗里德里克着想,她最好还是离斯科特远一点。

    但此刻,斯科特的笑容真诚得不容拒绝……而她到底又有什么要避人耳目的呢?

    一路上他们都没再说什么话。这样的沉默总是会让茉伊拉惴惴不安,这一次她的心情却十分平和……直到他们出现在信徒们的视线之中。

    耐瑟斯的神殿里总是人满为患,连广场上都坐满了远道而来的信徒。通常他们并不会对身份尊贵的王后有多少关注——在这里,耐瑟斯神的殿堂之上,他们是平等的。

    所以,在片刻的骚乱之后,当所有人都向着他们俯下身来时,茉伊拉十分清楚,他们敬拜的并不是她,而是她身边的圣者。

    她飞快地看了斯科特一样,心中有一丝微妙的感觉……当然不是嫉恨,甚至也不是敬畏……倒更像是同情。

    从斯科特微微发青的脸和紧绷的下颚判断,他一点也不喜欢眼前这样的场面……就像她一点也不喜欢那些她不得不背在肩上的重量。

    所以她能理解为什么自从解除了斯顿布奇城的瘟疫之后,斯科特几乎从来不出现在人们面前……那种无形的压力几乎能让人窒息。

    “就送到这里吧,圣者。”她轻声说着,向他微微屈膝,“请柬稍后送来……以及,您与您的朋友可以随时出入黑塔,不再需要我的允许。”

    她不知道斯科特和他的朋友们为什么突然对三重塔那么感兴趣,但她相信他。

    斯科特感激地向她点点头,后退一步,躬身相送。

    虽然很想立刻掉头消失,斯科特还是忍耐着,目送茉伊拉的背影消失在神殿的台阶之下。

    是他自己要求来送她,总得谨守礼节。

    这位天真柔弱的王后总是不时给他一些惊喜,让他一时忘掉了他有多讨厌那些无比虔诚地向他跪倒的身影……他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那么伟大的存在。

    他迅速转身,目光掠过跪伏在地的人群,一个女人正抬起头来,美丽而苍白的面孔上,挂着一丝若有如无的笑容。

    斯科特脚步一顿,僵在了那里。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