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瞬息之变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科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怒火。[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xsw]他并不在意女法师幼稚的挑拨,他知道艾伦也不会把这个放在心上,但她所暗示的那些似是而非的“真相”,会让更多的阴影,落在那些已经为他的改变而忧虑不安的人们的心上。

    他避开伊斯的视线,看向艾伦,老人微微摇头,示意他伤得并不重。大意之下被白鸦所控制,显然比受伤更令他恼怒。

    斯科特半蹲下来,扔下了剑,伸手按向艾伦的肩头。白鸦的威胁可能是虚张声势,也可能是真的……但他无法分辨艾伦身上是不是被施加了什么魔法,甚至犹豫着不敢贸然为他疗伤。

    娜里亚跑了过来,半跪在父亲身边查看着伤口,倒没有在这个时候开口抱怨斯科特的无用。伊斯快步走向艾伦,尼亚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警惕地东张西望,脚步不紧不慢,似乎在寻找着那位看不见的女法师,小小的匕首在他手中转来转去,仿佛某种无意识的动作。

    当他毫无预兆地突然向一个角落掷出匕首时,斯科特并没有觉得惊讶。盗贼原本就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而在地狱里度过的那十几年,似乎更是让某些直觉变成了本能。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模糊地晃动了一下,一个人影从虚空之中跌了出来。

    白鸦跪倒在地,死死地咬住下唇,原本就白皙的面孔完全失去了血色,整个身体都在疼痛中微微地颤抖着。

    尼亚的匕首插在了她的膝盖上方。伊斯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动弹不得的女人,心中居然有点小小的同情——他十分清楚被那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武器刺中是什么感觉。

    盗贼走过去在白鸦面前蹲了下来,笑嘻嘻地开口:“这位美丽的夫人,听说您对地狱有点好奇?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不妨问我,我对那地方还是挺熟的呢。”

    “……尼亚梅耶。”白鸦发抖的双唇间吐出他的名字,黑色双眼温润而朦胧,像是被雾气笼罩的,深不见底的古井。隐隐透出一丝墨绿。

    “你怎能如此对我?”她黯然低语,“你曾说过你喜欢我……那不是真的吗?”

    尼亚怔了一下,惊骇而茫然地睁大眼睛,呆在了那里。

    他的确说过这句话……在坠入地狱之前。对莉迪亚贝尔,那个他默默地心怀恋慕,却直到不得不一刀刺进对方的身体时才敢开口的女人。

    女法师嘴角微翘,迅速地在尼亚耳边说了句什么。

    “……尼亚!”斯科特踏前一步,意识到他完全忘记了白鸦所擅长的另一种法术。那对他没有什么用处。但是……

    心底掠过一丝不祥的阴影。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原本委顿在地的艾伦已经霍然起身,利落地锁住了他的双臂。

    他的力气大得出奇。斯科特握紧了手中的水晶,本能地想要反抗,却又不想伤到艾伦,短暂的犹豫间,一点冰冷而尖锐的痛楚从腰侧钻了进去,横贯整个腹部。

    一切不过是在眨眼之间。

    斯科特低头看着腰间迅速晕开的血迹,心中升起一丝让他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的荒谬感。

    “……娜里亚!”伊斯难以置信地大叫着,冲了过来。

    娜里亚松开剑柄。呆呆地看着几乎整个没入斯科特的身体之中的长剑,眼神渐渐慌乱起来。同一个瞬间,尼亚已经拔下了白鸦腿上的匕首,直直地向着斯科特掷了过去。

    女法师的咒语声响起,粗壮的藤蔓从地底翻腾着钻了出来,缠绕上伊斯的四肢。他愤怒地咆哮着,银色利爪从指间伸出,却很清楚即使立刻变回冰龙,也已经无法阻止那柄飞向斯科特胸口的匕首。

    一瞬间的绝望冻结了心跳,让他眼前发黑。几乎想要放弃反抗。

    然后……有一点光芒急速地从他眼角划过,闪电般追上了匕首,将它击落到一边。

    伊斯惊愕地回头,看着尼亚保持着投掷的姿势。眨了眨眼,似乎连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

    但他显然恢复了神智,在迅速后退的同时甩手向着白鸦扔出另一点光芒。

    那比匕首还小的飞刀在白鸦面前跌落——女法师显然已经有所准备,脸上却还是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她显然没有料到尼亚能如此迅速地摆脱她的控制。

    斯科特也已经从艾伦的束缚中挣脱,随手抓起艾伦扔在一边的拐杖,转身不怎么客气地砸在艾伦的头上。娜里亚却只是站在一边,瞪着自己被血染红的双手发呆。

    老人应声倒下,斯科特踉跄着靠在了书架上,脸色苍白。

    他看向白鸦,金色双眼冰冷而锐利。

    他还活着——而一旦被抓住,女法师知道自己不会有这样的幸运。

    一丝奇怪的笑意从她唇边泛起,在注定失败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不是迅速逃走,而是远远朝着依旧与她召唤出的藤蔓纠缠在一起的伊斯伸出手,轻轻一抓。

    在斯科特的怒吼声中,伊斯和白鸦一起消失无踪。

    “……这女人也是个疯子吗?”尼亚愕然开口,“还是说法师迟早都会疯掉?”

    在这种时候,她独自逃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拖着伊斯一起离开……却绝对是自寻死路。

    “……你是疯了吗?”冰龙脱口问道。

    它警惕地瞪着眼前的女法师,浑身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

    它认识这地方——白鸦拖着它传送回了自己的城堡。

    那曾经繁花盛开,精巧别致的白色城堡,如今看起来像是个已经被荒废了千年的废墟,断壁残垣间再也不见曾经的美丽,墙壁上巨大的裂缝像一张张漠然张开的大嘴,吞噬了所有的生机,枯萎的藤蔓如蛛网般灰扑扑地挂得到处都是,在初春的微风中颤抖着,发出无声的哀泣。

    一被传送过来伊斯就立刻变回了冰龙。虽然它很清楚,即便如此,它大概也不是白鸦的对手……但它不能承认!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想要杀掉……甚至差一点就成功地杀掉了斯科特的家伙!

    不过,它更想知道这个女法师到底想干什么。她就那么微笑着站在它面前,既没有攻击,也没有再次召唤藤蔓束缚它的双翼,反而满脸憧憬地看着它,像是深情地凝望着自己的爱人的少女……那让它实在有点毛骨悚然,反而迟疑着不敢先动手。

    反正斯科特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哪怕他无法追踪女法师的踪迹,也不会找不到伊斯——他在伊斯的身上偷偷留下了某种标记,伊斯知道,只是从来没有揭穿。

    到时候,这疯疯癫癫的女法师就再也没有逃走的可能。

    “你在想我为什么没有夹着尾巴乖乖逃走。”白鸦随手扫了扫井栏上灰尘,坐了下来,“因为你怒不可遏的哥哥显然会不顾一切地立刻追上来。”

    冰龙依旧警惕地瞪着她,没有出声。

    “我已经厌倦了逃亡。”白鸦抬头看着它,眼神黯然中带着愤恨,“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放过我呢?那些村里的人……不,你的哥哥和他的手下。我原本已经打算放弃那扇门了,可他们依旧不肯给我安宁——所以我问自己,干嘛不去夺回它呢?那原本就是我的东西……是我费尽心力创造出来的东西!每一个符文,每一个线条……你见过了吗?那两条龙……如果在那之前我见过了你,一定会刻得更好。”

    冰龙冷冷地哼了一声。

    对于那扇门上的图案它一直相当不悦——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龙可不是地狱的看门狗!

    白鸦不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它。那热切的目光让冰龙浑身发痒,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你知道吗?”白鸦垂下了双眼,轻声说,“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一条龙……一条不知哪里出了错变成人类,被人类养大的龙,总有一天会找回自己,生出双翼飞上天空……那是我所有的梦里最美好的一个。”

    冰龙愣住了。

    它很想告诉她那其实一点也不美好……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美好的地方,只不过……

    “我的血液中流动着魔法之力……就像你一样,天生如此。”白鸦向它伸出双手。她的手臂像脸一样白,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有人告诉我,这样的人类绝无仅有……这个世上唯有巨龙才是天生的魔法生物,这个世界独自孕育出的,最强大而美丽的生物……他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可我并不想做什么独一无二的人类,我只想做一条……一条本该如此的龙,那样,至少我知道我到底是谁,不会看着镜子里的脸,却觉得自己是个怪物。”

    白鸦收回手,声音微微有一丝颤抖,但很快压了下去。

    “所以我总想能跟你说说话……你不知道你有多么幸运。”她向冰龙微笑着,“你拥有我想要的一切——强大的力量,无可置疑的自己,永远不会放弃你的家人……”

    冰龙沉默不语。

    它的确异常幸运——在经历了一切之后,这是它不得不承认的。

    空气中泛起熟悉的波动,白鸦微笑着,优雅地站起身。

    “他来找你了。”她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