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归去之处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冰龙本该迎向那为它而来的人,却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xsw]

    它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它不止一次地见过斯科特失控时的样子,但也从来没有像这样……已经感觉不出一丝人类的气息,只是一团纯粹的、化成了人形的怒火,毫不留情地烧灼着一切。

    在他现身的那一瞬间,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那让他身影变得扭曲而模糊,唯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在那一片炽热之中刀刃般冰冷地闪烁着,令人望而生畏。

    “斯科特……”冰龙不安地叫道,突然想要劝说他放过白鸦——当然不是为了那个发疯的女法师。

    现在这样的斯科特,根本不适合再面对一场战斗。

    但它已来不及劝阻——它怀疑斯科特甚至根本没有看到它,只是目不斜视地大步走向白鸦。

    他手中有剑,虽然连剑柄都似乎在高温中微微变形,但他扬手招来的是他如今最擅长的武器——火。

    攻击之前再没有什么多余的礼节,甚至连一声招呼也没有——一团火焰轰然将白鸦包裹在其中,逼人的温度让冰龙不由自主地把头尽量向后仰去。

    女法师依旧安静站在那里,毫发无伤,轻盈的白色长袖与裙摆在火焰之中猎猎地舞动着,像一朵颤抖着在烈火中绽开花瓣的白色蔷薇。

    “你真的更适合当个战士,而不是法师……哦,不,牧师……圣者。”她轻而柔美的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诮,“没人教过你该如何使用法术吧,大人?所以你就只会……生火?这可真是浪费。”

    她甚至有余暇向着冰龙轻笑,告诉它:“让开一点,小龙,我一点也不想伤到你。”

    冰龙恼怒地低吼了一声,固执地站在原地。

    它该帮助斯科特……但它怀疑这一场战斗并没有它插手的余地。

    白鸦抬起双臂,姿势优美如起舞。清亮的咒语声压过火焰的呼啸。地面开始颤抖,绿色藤蔓从她身边翻涌而出,在火焰之外飞速地旋转着。空气中响起一声空洞而沉默的爆炸声——火熄了。

    一根藤蔓温柔地卷起女法师,托向半空。白鸦低头看着斯科特。浓密的黑发飘散开来,笑容冰冷而无畏:

    “让我来告诉您什么是真正的法术——大人。”

    斯科特早已不需要任何咒语,那本该让他的反应比任何用法术来战斗的人都要快得多……但他的攻击方式实在过分单调。

    白鸦的攻击自然华丽得多。断裂的藤蔓喷洒下浓稠的酸液;无数利剑从地面钻出;蓝色闪电如牢笼般将斯科特锁在其中;一只岩石化成的巨手凭空出现,当头砸下……斯科特偶尔会闪避,但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一声不响地硬抗,或用火焰来抵御一切。

    火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的盾,他的剑,他的攻击猛烈而直接,让人无处可逃。但显然准备周全的女法师,却总是能成功地避开或熄灭周围的火焰,从容不迫地还击。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不知不觉地离冰龙越来越远。伊斯蹲坐在原地,沉默而不安地注视着这一场它所见过的最为华丽的战斗。看起来白鸦远比斯科特显得游刃有余……但无论流淌在她血液中的魔法之力有多么强大,也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

    而斯科特。如果真如他所说……他的力量来自神明。

    当他在这样的战斗之中失去控制,而让力量主宰一切的时候,大概也是他最接近神明的时候。那种力量纯粹而强大,强大到足以碾碎任何的千变万化。

    白鸦所借助的藤蔓一条条断裂在地上,焦黑地冒着烟,如活物般扭曲颤抖。当火舌终于舔上她纤尘不染的白裙,女法师停止了攻击,骄傲地站在那里,平静地直视着斯科特,任凭火焰燃起。

    “你知道。击败我的并不是你。”她说。

    斯科特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长长的黑发被火焰吞噬时,白鸦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畏惧。她低低地惊呼了一声,抱住双臂踉跄着向后退去。

    一阵寒气如雾般卷了过来。将她整个包围。

    火焰在那一片朦胧之中无力地摇晃了一下,恹恹地熄灭。雾气化为白纱,包裹在女法师已被烧伤的身体上。

    白鸦怔怔地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不停地变幻着,让人无法分辨。

    斯科特微微皱眉,转头看向伊斯——冰龙正在不远的地方半展开双翼。尴尬地张着嘴,眼神却同样充满疑惑。

    它是打算救白鸦。不知为什么,它实在不太喜欢眼睁睁看着她这样在自己面前被烧死。但它根本还没来得及动手……或动口呢!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白鸦身后的烟雾与阴影中传来。

    “我知道她做了许多不可原谅之事,但还是希望您能够放过她……耐瑟斯的圣者啊,我想她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教训,请相信我,她对你不会再有任何威胁。”

    那声音苍老而缓慢,每一个字都被奇怪地拖长,语音消失时,一个身材瘦小的老人的已经缓缓走到了白鸦身边。

    他拄着一根不起眼的橡木杖,头发和胡子都几乎掉光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老得已经快要缩成一团,沟壑纵横的脸像是历经风霜的树皮般干枯,清澈的金绿色双眼却还焕发着奇异的生机。

    “……因格里斯?”冰龙惊讶地开口叫道。

    因格里斯奈夫,那远志谷里的老法师微笑着向他点点头。

    “啊,小龙。”他慢吞吞地说,“你看起来一点也没变。”

    “……我变大了,很多!”冰龙不高兴地反驳。

    “是啊。”老人再次点头,“你一点也没变。”

    冰龙恼怒地闭上了嘴,决定不再跟一个耳背的老头子计较。

    “而你变老了……很多。”白鸦轻声开口。

    从因格里斯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的目光就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黑色双眼中变幻着惊讶、怀念、悲伤、惊惶……与怨恨。

    “你也一点都没变,艾比。”老人眯起眼,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一点也没变。”

    那听起来像是夸赞,却又像是带着一种深深的感慨与遗憾。

    “够了。”斯科特缺乏温度的声音利刃般切开突然间平静下来的空气,“走开。”

    看着他似乎极冷又极热的金黄色双眼和藏在其中危险,没有人会怀疑,如果因格里斯不肯听话地走开,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老人和白鸦一起烧成灰烬。

    “斯科特……”冰龙不安地开口,“放她走吧。我欠因格里斯一个……”它看了笑眯眯地不停点头的老法师一眼,改口道:“欠了他好几个人情。而且如果他说白鸦不再是威胁,她就不再是了……放她走吧?”

    它的声音很轻,语气听起来几乎是低声下气的,但这种时候,跟斯科特硬碰硬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斯科特却连看也没看它一眼,只是一声不响地凝视着因格里斯与白鸦。

    不详的预感从心底掠过。冰龙不假思索地收拢双翼,猛冲过去硬插在了三个人之间,把斯科特撞翻在地上。

    金红色火焰如水般从它银白的鳞片上流过,迅速蔓延至全身。冰龙在油然而生的慌乱与恐惧之中放声咆哮,拍打着翅膀,本能地想要展开双翼飞上天空——它怕火……不,它讨厌火,而斯科特火焰并不是它有着天然的防御作用的鳞片可以抵挡的。

    但它并没有感觉到意料之中的疼痛。

    它愣了一下,恼怒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像一条真正巨龙而不是一个惊慌失措的毛头小子。

    在它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火焰消失了,就像出现时那么突然。

    “伊斯。”斯科特低低的声音听起来微微发抖,带着迷茫与惊慌,“……你没事吧?”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神情恍惚,空茫的双眼努力寻找着焦距,也不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有多少还留在他记忆之中。

    冰龙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委屈与气恼,摇了摇头。

    “让他们走。”它更为强硬地要求,知道现在的斯科特不会再拒绝它的任何要求。

    斯科特犹豫了一下。

    “因格里斯会把她关在远志谷,让她这辈子都再也出不来。”冰龙毫不负责地保证,“而且,我真的欠他很多、很多人情!”

    因格里斯笑着看了它一眼,什么也没说。

    斯科特疲惫地吐出一口气,神情严厉,气势却已经完全弱了下去。

    “如果我再见到她……”他看向白鸦。

    “您再也不会见到她。”老人用依旧缓慢而从容的语气向他保证,“再也不会。”

    白鸦一声不响地扭开了脸,下撇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恼怒……和仿佛终于找到归宿的宁静。

    “……带她走吧。”斯科特移开了目光,低声说。

    因格里斯颤巍巍地向他躬身,伸手拉住白鸦,无声地消失在空气中。

    片刻的沉默之后,冰龙忍不住惊讶而不安地问出口:

    “……你把自己烧伤了吗?”

    它刚刚才发现,斯科特一直紧握着长剑的手一片焦黑。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