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难以捉摸的记忆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莉迪亚站在城市的最高处,静静地眺望着远方。

    雾气在她脚下翻腾,恍惚间,她仿佛并不是站在一个被废弃已久的精灵城市的废墟里,而是高高地站在云端,俯视脚下无边无际的云海……

    如果真能飞到云层之上,想必能看见更为壮阔的风景。

    说起来,曾经的同伴里……还活着的“同伴”里,似乎只有她还不曾骑在龙背上看过这个世界——那实在是有点不公平。无论如何,至少在伊斯还小的时候,她给他的爱一点也不比其他人少。

    那些她曾付出和得到的爱,是她也偶尔会怀念的温暖。但“怀念”本身并没有任何意义……唯一有意义的,只有“得到”与“失去”。

    她不想再失去任何东西。

    她有点烦躁地掐着自己的指甲——法师的指甲曾经泛着健康的粉红。现在,它任何时候看起来都异常的苍白,在红色长袖的映衬下也显不出半分血色。

    莉迪亚瞪着自己的指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还会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心烦意乱。就像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小腹上受过伤的地方偶尔仍会隐隐作痛。

    那毫无道理,伤口早已痊愈,没留下一点疤痕。

    她不想承认这样的烦躁是因为尼亚?梅耶意料之外的归来——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肯好好地死着呢?

    那简直比最近的失败还要令她心烦,毕竟,所谓的“失败”……只要她和那位“陛下”还活着,就根本不算失败。

    雾气似乎吸收了周围一切细微的声响,让整个世界变得更加寂静和孤独。但当身后有人无声地踏出太阳神殿的大门时。她却立刻头也不回地微笑着问道:“找到您想要的东西了吗,大人?”

    片刻之后,杰?奥伊兰平静的声音飘了过来:“我所寻找的不过是一段记忆,但已被时光带走的东西,或许并没有意义。”

    看似意味深长,实则空洞无物——莉迪亚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毛。她熟悉这种虚与委蛇的,所谓的“贵族腔调”。有时甚至乐在其中。但现在,她多少有点缺乏耐心……却又暗自心惊。

    她不相信真的有人能一眼就看穿他人的灵魂,也早已有所提防。但奥伊兰那“毫无意义”的话,什么“记忆”与“时光”……简直就像是对她脑子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她实在讨厌这种感觉。

    “您又在这片迷雾之中寻找什么呢,夫人?”奥伊兰缓缓走到她身后,看着那一片雾茫茫的世界。

    后背本能地绷紧。唇边却自然而然地泛起迷人的微笑。莉迪亚回过头,笑得一派天真。

    “我只是在想。要怎样去拜访我们的邻居,才不会显得太过唐突。”她说,“也许我该送上一份小小的礼物?”

    这句话从她的嘴里冒出来之前她其实压根儿就没想这个。她的伤还没有痊愈,送给斯科特的大礼也还没有准备好。既然那些胆小如鼠的家伙打算一直躲在神殿里,她也乐得安安静静地多瘫上几天。

    “我确信他们对您的出现满怀期待。”奥伊兰问答,太过平淡的语气根本听不出是在敷衍还是在嘲弄。“哪怕您两手空空。”

    莉迪亚嗤地笑出声来:“当然,毕竟。没有比我自己更好的‘礼物’了。”

    那突兀地耸立在旷野之上的神殿是一个连她也不敢轻易进入的陷阱——她的好奇已经让好几个死灵法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其中。

    但听起来,奥伊兰似乎知道更多……又或者,他只是希望让她觉得他知道更多。

    她怀疑那位对自己的新身体不太满意,一天比一天更不高兴的陛下也知道些什么,但当那个活了几千年的灵魂真的想要保守什么秘密的时候,即便是她也没那么容易能挖得出来。

    “为什么我们不先派人去送个信儿,以免他们等得太过心焦呢?”她笑眯眯地开口,突然想到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奥伊兰看着她,脸上神情不变,眼睛的颜色却变得更深。

    “那不懂事的年轻人恐怕会让您失望。”他说,显然立刻就明白了她所指的是谁。

    “我确信您会把他教得好好的。”莉迪亚微笑着,难掩得意,突然间十分庆幸自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需要牵挂的人。

    那总会成为一个人最大的弱点。

    .

    或许是因为勉强使用了才刚刚恢复一点的力量,埃德觉得自己异常疲惫,在瑞伊的帐篷里等着她为他换药的时候,差点就困得一头栽到了地上。

    “看起来你需要我给你另外一种药。”瑞伊扶住了他,像上次一样干净利落地把药拍在他的后脑上,“你到底是睡不着,还是睡太多?”

    埃德呆呆地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两晚其实都睡得很沉,哪怕满怀心事,一滚上床也很快像昏死过去一样睡得人事不省,总是要等亚赫姆热情地跑来叫他去吃早餐才能醒得过来。

    即便清醒时他也总是昏昏沉沉的——说起来,自从来到神殿他就几乎没有真正地完全清醒过,最接近清醒的时候,大概是跟罗莎在废城下的地牢里寻找塞尔西奥的时候。

    这样的他,想要在这疑云重重的地方救出塞尔西奥,是不是太过不自量力?

    瑞伊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挑拣出几样草药,随便碾了碾,装在一个小小的麻布袋子里,系上条麻绳,随手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种颇为刺激的香味飘进鼻子里,让埃德忍不住打出一个猛烈的喷嚏,瞬间清醒了不少。

    “哇哦……可以给我也来一点吗?”站在一边的亚赫姆兴致勃勃地问。

    瑞伊低头收拾着东西,根本没理他。

    埃德满怀感激地看着瑞伊——感激又崇拜。虽然身为牧师时他能轻易治愈更加严重的、甚至致命的伤病,但像瑞伊这样,没有任何神赐的力量,全凭自己的经验与技巧就能治病救人,似乎更值得尊敬。

    即使有一天世上没有了神,人类自己大概也能活得很好——这简直算是亵渎的念头从脑中一闪而过,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喜欢独处的老人很快就挥手把他和亚赫姆赶了出去。钻出帐篷的时候埃德注意到近十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远远地聚集在广场的另一边,似乎整装待发。

    “……他们是要去干嘛?”埃德问道。

    “打猎吧。”亚赫姆扫了那群人一眼,漫不经心地回答,“过两天我们就有新鲜的肉可吃了。”

    埃德没再说什么,脑子里却满是疑问——在这种时候去打猎?就算里塞克没有告诉所有人他们可能面临的危机,两天前那一场雾也足够让这里的人们知道他们并不安全。

    走上神殿的台阶时他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正有意无意地转过头来。隔着空旷的、尚未完工的广场,他们的目光似乎短暂地相接,然后各自若无其事地移开。

    那是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但埃德不记得那个人的名字。这并不奇怪,一年前他就没能记住所有人的名字,其中大多数甚至根本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这几天里他倒是在努力记住每个人,但神殿中有些人对他颇为尊敬,或充满热情,有些人却似乎敬而远之。考虑到他尴尬的身份……和这里可能隐藏的秘密,那也算正常。

    又一天一无所获地匆匆而过。沮丧地扑倒在床上时,埃德不禁再一次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他过去所得到的那些屈指可数的胜利,有多少靠的是纯粹的“好运”呢?虽然诺威曾经安慰过他,“运气”也算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能力,但如今那种能力显然已经弃他而去。

    他抓住挂在胸前的小麻布袋,犹豫着是不是该把它扯下来。经过了半天之后,袋子里的药草散发出的味道依旧浓烈,让他的意识浮浮沉沉,半睡半醒,反而更加难受。

    混沌之中,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他惊跳起来,瞬间冒出一身冷汗。

    他想起了那个男人……他的确见过他,不是在一年前和耐瑟斯的信徒们一起建造神殿的时候,也不是这几天在神殿里——而是在柯林斯。

    那是艾伦和娜里亚在银牙矮人的帮助下带回的,曾在五月节那一晚攻击过柯林斯神殿的雇佣兵之一!

    他怔怔地跪在床上,心砰砰地狂跳不已,浑身忽冷忽热,在愤怒与惊惧之中全然不知所措。他再一次仔细回想那张相貌平平,缺乏特色的脸。他们隔得很远,只是勉强看清了轮廓,也许只是相似而已,毕竟这个世界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也不是没有……

    但他没办法用这样的理由来说法自己。

    被迷雾笼罩的那一晚,在柯林斯神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当时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他不知道是否真的像斯科特所说的那样,还有圣职者幸存下来,更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处,但那些同样不知所踪的雇佣兵……他们一定知道些什么!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