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埃斯特尔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跑了趟书展,没带拖箱于是拉伤了肩膀……换更番外休息一晚tat。

    ------------------------------------------------------------------

    她向下坠落。耳边掠过的风声尖利得几乎要刺破耳膜,她的心脏无法控制地狂跳,但她拼命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我要死了。她想,比绝望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气恼和失望——但她跌入了一团空气之中。

    那真的只是一团空气,一个小小的旋风,在半空中盘旋着,甚至夹带着几片枯叶。娜娜有些茫然地坐起来,手下的触感更像是水,却有着类似人类肌肉的硬度。

    旋风将她安全地环抱在其中,缓缓下降,直到她的双脚触到一片草地,她觉得那团空气甚至体贴地扶着她站直,然后才如它出现时那样,突兀地,静悄悄地消失。

    她僵硬地站了好一会儿,脑子里一片空白,终于双膝一软,跪倒在草地上。迟来的恐惧让她全身颤抖,再也没有半点力气。

    并没有什么声音传来,但直觉告诉她有什么在接近。

    她抬起头,眨了好几次眼让自己适应周围的黑暗。这里是山崖下一片小小的空地,初生的草叶散发出清新的香气,四周的灌木看起来只是一团又一团暧昧不明的黑暗。然而在那黑暗之中,有一团朦胧的光芒逐渐扩大,那并非火焰温暖的黄色光芒,更像是月光,柔和,却带着不属于这人世的冰冷和疏离。

    当那光芒逐渐接近,然后在微弱的月光中仿佛融化般消失,恍如梦境一般,女孩看见了埃斯特尔。

    ——只能是埃斯特尔,屠龙者中那个神秘的法师。

    伊恩告诉过她一些关于他的伙伴们的故事。出生富商之家却成为盗贼,把冒险当做一生追求的沃尔夫;能与动物与植物交流,或许拥有精灵血脉的游侠依蒂丝;以及,那神秘的,在魔法的力量消失于这个世界之后,依然拥有强大力量的法师,埃斯特尔。

    他曾告诉她埃斯特尔有一头灿烂的银色长发,但女孩觉得那更像是银灰,与伊恩的形容相比显得要黯淡些。他白皙的肌肤美丽却缺乏生气,在那张五官精致到不太真实的脸上,惟一拥有生命的是他的双眼,半透明的银灰色,剔透得像是水晶。

    但伊恩没有告诉她所有。

    女孩无法让自己的目光从法师露在长发之外的,尖尖的耳朵上移开。如果妈妈在这里一定会因为她的无礼而责备她——但群星在上……那是一个精灵!

    精灵笑了起来,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目光而不高兴,那笑容看起来似乎都是透明的:“希望我的朋友没有吓到你。”

    女孩深吸一口气,努力站了起来,问道:“哪个朋友?”她用手比划出一个小小的旋风,“接住我那个?”

    “那是风元素,元素精灵的一种。”精灵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但女孩听懂了,“那么是你救了我。”她有些腼腆,但尽量庄重地行了个礼,“谢谢。”

    “你不害怕吗?”他问道。

    女孩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

    “害怕呀。我从来没有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过。”也从来没有被人追杀整个一个下午,但她总觉得这种糟糕的事不该告诉精灵——他们是那么纯洁而美好的生物。

    “所以你并不怕我的朋友?”

    “为什么要害怕?它很可爱……而且,它救了我。”娜娜睁大眼睛望着精灵,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忘记跟它说‘谢谢’,你能帮我转告吗?”

    精灵忍不住笑出声来,无论在这世界上徘徊了多少年,人类依然时常会令他感到惊奇。他从未听过有人用“可爱”这种词来形容一个元素精灵,通常而言,人类总是会惧怕那些与他们形态不同的生物。

    “当然。”他回答,“我很乐意,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女孩踌躇了一下,点点头:“我住在卡尔纳克村,从这里一直向西,就在森林的边缘。”

    “那么我会送你到森林的边缘,但请恕我不能送你进村子。你瞧,我是个精灵,并不是在哪里都能受到欢迎的。”

    娜娜喜欢精灵坦然的态度,除此之外,精灵身上似乎还有一种熟悉的气息,让她觉得分外亲切。

    “我会帮你保密。需要我给你的朋友带个信儿吗?”她问道。

    “什么?”精灵似乎有些不太明白。

    “你是埃斯特尔不是吗?伊恩跟我描述过你的样子,只是他没告诉我你是个精灵……”女孩不安起来:“你不是来找他的吗?”

    “啊……是的,但是谢谢,我有别的办法能与他联系。别告诉任何人你曾见过我好吗?”

    “好的。”娜娜庄重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个游荡在人类世界里的精灵——有可能是大陆上最后一个精灵,总有些秘密是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的吧。

    “你可以只送我到我父亲的老房子,那儿离森林的边缘不远,从那里我一个人也能回家。”她说,想起那座像是一点儿也没变的古老的木屋,突然间满怀忧伤。

    精灵用手杖敲了敲地面,一些细长的藤蔓从黑色的土壤里迅速地钻出来,瞬间展开小小的心形的叶片,攀上女孩的双腿,然后又松开,无声地萎落于地面。

    娜娜惊奇地低头看着,她能感觉到那纤弱的植物一点点带走浑身的僵硬和疼痛,带走血液里刺骨的寒冷,留下的酥麻渐渐开始发热,突然间让她觉得充满了活力,连之前被岩石击中、无法动弹的肩膀都似乎已被治愈。

    “能让我们走得更快些。”精灵微笑着解释,他有更方便的办法,但他需要节省自己的力量。

    他们并没有走到老屋——精灵敏锐的双眼看见了远处的火把,他将女孩送到呼救声能被听到的距离,便迅速地消失在月光下。

    .

    当拉赫拉姆敲开克罗泽家的大门时,那失败的凶手便知晓了他的失败。他很少能看透拉赫拉姆一成不变的表情下隐藏的东西,但燃烧在猎人眼底的怒火未加掩饰。

    “我们已经找到了女孩,对你来说,很遗憾她还活着。我想你最好还是跟我来。”猎人并不在乎自己的语气中带着威胁。克罗泽是优秀的战士,但从来不是他的对手。

    “为什么?”克罗泽看起来很冷静,“如果她还活着,那么你们已经知道了一切。你可以杀了我,虽然那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我们需要知道‘为什么’。什么时候杀死娜娜成了你的任务?”想到娜娜所遭遇的一切,拉赫拉姆忍不住向前一步,他的手放在了剑柄上。

    “她不该出生。”克罗泽冷冷地回答,“她,还有那个酒馆老板的女儿。除了这些,你们不会从我这里得到更多。”

    他眼神中的鄙夷彻底激怒了拉赫拉姆。他冲上前,脚下的地面却突然间陷了下去——隐藏在一小块兽皮下的暗门打开了。然而这小小的陷阱并未能困住猎人,向前急冲的脚步跃过了洞开的地板,像是他早已有所预料。

    他扑向迅速后退的克罗泽,在半空中抽出的匕首压在对方的脖子上,毫不在意那一丝蜿蜒流下的血痕。

    “我想你最好还是跟我来。”他说。

    “再说一次,你们无法从我这里得到更多。”被轻易制服的男人重复。

    “或许我不能,但德利安能。”

    这是他得到的回答。

    克罗泽的脸色阴沉下来。他与那个身份特殊的神秘老人没有多少交道,但他很清楚德利安的能力或许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

    克诺雷纳站在一颗栎树的阴影中,冷冷地注视着克罗泽被拉赫拉姆带走,一动不动,考虑着是否该杀死猎人救走克罗泽——但他很快放弃了这个打算。他无法确定猎人是否独自前来,无法确定黑暗中是否还有其他人在静静地窥视。而他只有静止不动,才能保持目前的隐身状态。

    被他精心藏起的隐形药水,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好用了。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内心深处的焦躁让他忍不住想破坏些什么,但最终他只是静静地站着,直到猎人和克罗泽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

    他并不担心克罗泽会说出什么——那个可怜的家伙所知不多,而且对他所听命之人忠心到愚蠢的地步。何况,即使他泄露所有他所知道的关于克诺雷纳的秘密,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

    当他告诉克罗泽,娜娜可能是国王的私生女时,只是想要引开那个男人——和王都中那个女人的注意。除了沃尔夫之死,他还有更麻烦事要应付,最不需要的就是一个知道他另一张面孔的人在背后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但他并未想到克罗泽的行动会如此迅速,更没有想到一个训练有素的战士连一个小女孩都无法应付。

    他见识过克罗泽的剑术,国王的卫士绝非虚有其名。

    也许一切只能归结于运气——而那是克诺雷纳最讨厌的东西,永远捉摸不定,喜怒无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