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黑暗中的同盟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夜色渐深,埃德的睡意却已经无影无踪。他抱着双臂焦躁地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脑中一片混乱。

    也许从发现塞尔西奥的那一刻起他就该意识到,隐藏在神殿阴影之中的“真相”,比他愿意相信的更为黑暗。他一厢情愿地怀疑过塞尔西奥被囚禁只是某种过激的报复——因为他的父亲乔金?德朱里对耐瑟斯的信徒们曾经的暴行,却从未想过柯林斯神殿所发生的一切也与这些看似低调而淳朴的信徒有关。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塞尔西奥的被囚,他更愿意相信那个雇佣兵是隐藏在信徒之中,伺机而动的凶徒,但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心一阵又一阵地发冷。从听说那无名的神祗开始,所有被他因为各种原因而无视或不愿深究的疑点一个个冒了出来——唯有耐瑟斯的牧师们能够治愈的瘟疫;哈利亚特曾经说过的“每一个信徒都是耐瑟斯的骑士,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他而战。”;斯科特的死而复生,他与众不同的咒语和异常强大的力量;诺威含蓄的警告……

    他头痛欲裂,心烦意乱,忍不住抱着头蹲在了地上。一瞬间他几乎想要立刻将自己传送到斯顿布奇,质问斯科特是否知道这一切……但显然那超出了他现在的力量。

    他有片刻的晕眩,血液躁动不安,后脑一阵抽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身体之中抽离,却又被束缚着无法挣脱。

    眼前的世界摇晃着,像是映在水面之上,随风波动的幻影。一片阴影从眼角掠过时,他茫然地抬头,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并不是一片随风从窗口飘进来的落叶——他的窗外根本就没有树。

    那一片灰扑扑的影子落在地上,无声地颤抖着。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像是一只刚刚长出绒毛,冻得瑟瑟发抖的麻雀或蝙蝠……幻影渐渐消失,片刻之后,那东西终于显出了原本的形状——那只是一块中间打了一个结的灰色棉布。

    埃德抬头看看洞开的窗口。迟疑片刻,走过去把它捡了起来,默默地展开。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棉布上有着熟悉的字迹,优美流畅如某种精心绘制的花纹。他仔细地看过一遍。又一遍,然后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每一个字母扭曲着,融化在水中般一点点晕开又消失。

    那是他不该接受……却又无法拒绝的邀请

    .

    清晨时分,埃德信步走过已经开始热闹起来的广场。圆形的广场两侧环绕着尚未完工的雕像,看起来似乎全都是强壮有力的战士,披甲持剑,面向广场,沉默地守护着神殿。

    像平常一样,一些带着好奇的目光落在埃德身上。但更多人只是头也不抬地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埃德走到一座已经完成的雕像前,仰头看着那留着一把矮人一样的大胡子,带着半盔的年长的战士。北方人的雕像风格通常比南方要粗犷得多,这里的雕像却异常精细,战士脸上的皱纹,一缕缕的胡须,粗壮的脖子上肌肉的线条,身上一片片串连起来的鳞甲……即使心事重重,埃德也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了摸战士的长靴上古朴而简单的花纹。

    “这是艾维拉?芬顿。”身后有人热情地向他介绍。“安克坦恩第一个接受耐瑟斯信仰的人……这里大概不会有人告诉你,真正的艾维拉是个刚愎自用的酒鬼,唯一的成就是一个成为了耐瑟斯的牧师的孙子。”

    埃德回过头,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在其他人眼里。此刻这个站在他身后,用热情洋溢的语气吐出充满讽刺的句子的老人看起来到底是谁——他已经放弃了猜测杰?奥伊兰的法术有多么不可思议。

    他匆匆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似乎没人对他们太过关注,但埃德的心依旧忽上忽下,在慌乱与不安中跳得毫无规律。他毫不容易才摆脱了过分热情的亚赫姆,但一旦有人发现……

    “别担心。”奥伊兰斜了他一眼,“就算被人发现。你也完全可以声称自己一时大意,又一次遭到了挟持——我想鉴于你的表现,不会有人对此感到怀疑。”

    埃德一阵气闷,却又无话可说,只能转头继续瞪着雕像发呆。

    他以为身处险境之中的奥伊兰多少会有点紧张和焦急……但是老人却只是悠闲地背着手,用同样的姿势抬头欣赏着面前那座广场上最早完成的雕像,让埃德觉得自己活像个傻瓜。

    “……我记得有人声称‘需要跟我谈一谈’?”埃德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开口。

    “啊……的确如此。”奥伊兰像是刚刚才想起这件事,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需要你的帮助。”

    “……而我又为什么要帮助你?!”埃德低吼着,同时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像是想抓个人来狠狠地揍上一顿。

    “说得没错。”奥伊兰轻声笑了起来,“我们好像是敌人……但你如约而来,证明你也并没有把这里的人当成自己的朋友——让我猜猜,你还没有找到那个可怜的金发小王子吧?”

    埃德紧闭双唇,没有回答,眼角的肌肉却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你帮助我让爱格伯特平安地进出神殿,我就帮你救出那个德朱里家的男孩儿。”奥伊兰平静地许下承诺。

    相信一个擅长控制人心的死灵法师简直是愚蠢之极……但此刻,埃德却觉得身后这个神秘的老人说出的话比里塞克……甚至比斯科特说出的话都要可信得多。至少,他会坦白地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相信你完全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神殿,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你的身份。”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之后,埃德恼怒地说着,脑子里纠结成一团。

    奥伊兰意外地沉默了好一会儿。

    “如果真是那样,我就会在昨晚直接敲响你的房门,而不需要借助于莉迪亚?贝尔的法术了。”他说。

    埃德的心猛地向下一坠,差点就冲口叫了出来。

    “……莉迪亚真的在这里?”他难以置信地回头,竭力压低了声音,又在奥伊兰平静的目光中僵硬地再次将目光转向雕像,感觉到自己的内脏都在痉挛。

    他只是情急之下将“可能出现的最糟的情况”当成事实去警告里塞克……可没想到那真的是事实!

    “如果不是因为她那著名的‘好奇’,你以为我会让爱格伯特来做这种危险又毫无意义的事吗?”奥伊兰冷笑,“以及,你的迟钝依旧令人惊讶——你大概觉得自己的身体不适,全都是拜我所赐?”

    “……难道不是吗?”埃德恼怒地反问。

    “不。”奥伊兰断然否认,“事实上,你应该感谢我,埃德,如果不是我锁住了你的力量,你大概早已经变成了这座神殿之下另一具无名的枯骨,就算是你的舅舅也不会知道你消失在何处。”

    埃德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兴奋、不安……又恼羞成怒。

    奥伊兰知道这座神殿的秘密——恐怕多年前就已经知道。但他怀疑老人不会那么干脆地回答他的问题。

    “我不会告诉你‘这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但如果你肯帮我……我会帮你救出那个男孩儿,顺便告诉你一些陈年往事。”奥伊兰从容地增加着筹码。

    埃德没法不心动——但他并不是不知道需要付出的代价。

    他回过头,看进奥伊兰的双眼。那双眼睛对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来说显得太过明亮而锐利,仿佛能看透他的灵魂……又仿佛根本不屑于看透。

    拥有这种眼神的人不会受控于他人——埃德瞬间明白过来。

    奥伊兰想做的,绝对不只是“听从莉迪亚心血来潮的命令,让霍安进入神殿查探消息”那么简单。

    心跳沉重而急促,一下下敲击着肋骨,让埃德耳边仿佛响起战鼓的声音。

    这很危险——他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就算清清楚楚地知道奥伊兰的目的,这样的“合作”都是极其危险的。无论心中有多少怀疑,他终究还是个……牧师,他甚至还是斯科特?克利瑟斯,伟大的圣者的外甥!……却背叛了自己应该相信和遵循的一切,与一个臭名昭著的死灵法师联手密谋入侵耐瑟斯的神殿——哪怕只是有这样的念头,都已经不是用“堕落”可以形容的……更何况,他甚至不能确定奥伊兰到底想要怎样!

    他很可能不过是一颗棋子……奥伊兰需要的也很可能根本不是他的“帮助”,而是他的参与。

    他一定是疯了,或者早已经中了奥伊兰的法术却不自知……不知当一切败露,这个借口是否能让他得到原谅。

    埃德对自己苦笑着,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却异常清醒而冷静。

    “好。”他说。

    无论结果如何……他只能自己承担。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