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结局?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莉迪亚略带夸张地掩住了嘴,绿色的双眼弯成漂亮的弧度,神色间仿佛有真实的同情。

    “啊。”她说,“我忘了,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埃德脸色铁青。

    当“母亲”这个词从莉迪亚口中吐出时,他便意识到那不会只是出于无意。死灵法师的刻薄她闻名已久……而她对死者不会有任何敬意。

    他冷冷地瞪着女法师,紧闭双唇,唯恐一开口便再也无法控制此刻翻涌在胸中的怒吼。

    “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埃德。”莉迪亚的声音柔和下来,“我也曾经失去了亲人,用尽一切办法也不能让他们回来……但这对你一定更加艰难——毕竟你所信仰的神明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了你,不是吗?当然,你或许更愿意把这个视为某种考验……”

    “闭嘴,女人。”瑞伊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她,“要么杀了我们,要么滚出去——还是说你打算用这些废话将我们置于死地?”

    莉迪亚闭上了嘴,阴沉地瞪着瑞伊,却没有任何举动。

    埃德看着她,心中渐渐升起疑问——他所听说的莉迪亚?贝尔,不会对这样的冒犯置之不理。

    莉迪亚缓缓起身,慢条斯理地理了理长裙,眉目间带着冷漠与不屑。

    “我有什么费力杀了你们的必要呢?”她冷笑着,“一旦这里的人们发现了你们的所作所为,对你们可不会比我更仁慈。”

    她昂然走向门口,似乎打算就这样扬长而去,却有人大胆地拦在了她身前。

    “等等。”埃德平静地开口,握紧了弯刀。

    .

    莉迪亚稍稍有些后悔自己一时的冲动。

    站在这里的本该是霍安?肖。那个安静又狡猾的少年说不定比她更容易从眼前这样的状况里脱身。埃德?辛格尔的心就像刚出炉的软面包。热腾腾又软得一塌糊涂,哪怕已经被霍安插了两刀,对着少年那双怯生生的蓝眼睛看上一会儿,他说不定又会稀里糊涂地放走自己的敌人,指望他能心怀感激,改恶从善——克利瑟斯家的天真,大概是从血液里遗传下来的。

    但埃德对她不会有任何同情。毕竟。她是邪恶的死灵法师首领。大名鼎鼎的莉迪亚?贝尔,手上沾染了无数无辜者的鲜血……还曾经试图伤害他的朋友。

    对克利瑟斯家的人来说,那大概是最难以忍受的。而埃德显然已经看穿她此刻的无力——年轻人还没有学会掩饰自己眼中跃跃欲试的兴奋。

    无论埃德是否愿意承认。他在许多地方,很像年轻时的斯科特,那个勇敢而热情的圣骑士。

    女法师在心底对自己自嘲地一笑,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丝毫改变。手上那枚红宝石戒指能保护她一阵儿……但她不确定它还能抵挡多少攻击。更何况。一味地逃跑可不是她的风格。

    她懒洋洋地伸手拂过黑发,突然间手臂一横。不知从哪里拔出来的匕首已经直刺向埃德。

    或许没有料到她也会用这样的方式攻击,埃德仓促地后退一步,举刀格挡,莉迪亚却已经敏捷地转了一个圈。对罗莎迎面掷来的匕首不闪不避,迅速地转到瑞伊身后,将她精巧华丽的武器架在了那个老女人的脖子上。

    惊讶与愤怒在埃德脸上精彩地纠结成一团。莉迪亚不无得意地向他微微一笑。

    “你实在不该小看一个女法师。”她说,“她们通常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柔弱无力。只有法术可以依靠。”

    是尼亚教会了他如何更巧妙地使用那些不起眼的武器,在法术用尽时也能自保……她甚至有足够的自信,如果这里只有埃德和这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老女人,她只用匕首也未必不能取胜……但罗莎?拉图斯始终平静地站在门口,她可不打算跟那样一个经验丰富的雇佣兵去拼自己的运气。

    “……放开她!”埃德愤怒地低吼,“她不过是个什么也不知道的老人!”

    瑞伊在她的桎梏之中恼怒地哼了一声,似乎并不满意这样的形容,却也并没有愚蠢地挣扎不停。

    莉迪亚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这些傻瓜为什么会觉得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对她会有任何用处呢?

    “没错,她已经是离死不远的老家伙……所以,你又有什么需要顾虑的呢?”她毫不客气地嘲弄着,将瑞伊瘦小的身体拖向门口,对依旧牢牢守在门口的罗莎扬起黑而细的眉毛。

    罗莎沉默片刻,终于还是无声地退开。

    跨过躺倒在地上的男人时,莉迪亚的心却微微一沉——那本该昏睡不醒的守卫,似乎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

    “埃德。”罗莎轻声提醒。

    埃德匆匆点头。他也已经同样察觉到更大的危机——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但法术的效力显然正在消失。走廊上已经有人嘟哝着,缓缓地翻着身,一个接一个从睡梦中醒来……莉迪亚或许无法逃脱,他和罗莎却也同样会成为众矢之的——他不觉得莉迪亚会放弃这么好的挑拨的机会,何况那也根本不算挑拨。

    他的确是在情急之下做出了不那么明智的选择……还完全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结果。

    莉迪亚的脚步也显出了几分慌乱。有一瞬间埃德几乎想让她放开瑞伊,他和罗莎可以任由她离去,这样罗莎或许也还有逃离的机会……

    但那也很可能会让所有的罪名都落在罗莎——以及她背后的博雷纳身上。哪怕埃德愿意承认,归罪于博雷纳也比归罪于“圣者的外甥”要容易……和有用得多。

    那已经身陷战乱之中的朋友可不需要他这样的“帮助”。

    退进正殿之中的时候莉迪亚停下了脚步。不需要回头她也能听见所有醒来的人低低的惊呼,和抽剑出鞘的声音。

    大门就在不远处……但她大概已经没有机会冲出去。

    里塞克匆匆从另一边的走廊里冲了出来,在短暂的茫然之后立刻回过神来。

    “守住门口!”他叫道,低沉的声音里带着无法控制的愤怒与兴奋,“准备放箭!”

    “……等等!”埃德惊愕地叫了起来。“瑞伊还在她手上!……而且她有防护,箭根本伤不了她!”

    “我对法师的伎俩并不是一无所知。”里塞克看着莉迪亚,眼神冰冷又灼热,“也许正好可以算一算你的防护到底能够抵挡多少攻击——莉迪亚?贝尔,你也可以尽管试试你的法术,这里是耐瑟斯的圣殿,你的力量在这里根本微不足道!”

    他声音中满是胜利的喜悦。从圣者手中逃脱的。如此强大的敌人。却有可能成为他的俘虏……那难以想象的荣耀打碎了他一直以来的冷静和从容。

    埃德愣愣地瞪着他,怒火从心头呼啸着燃起——他甚至不屑于假装对瑞伊的安危有一点点关心吗?!

    莉迪亚沉默片刻,突然间大笑起来。懒懒地放开了瑞伊,随手一推。

    “滚吧。”她轻蔑地开口,“我还不至于堕落到拉你这样一个可怜的老女人陪葬的地步。”

    瑞伊踉跄了一下,退开几步。摸着自己脖子上细长的伤口,微微皱眉。

    “不过。看啊,女人,看清楚。这就是你所谓的‘家人’们会为你而做的……他们甚至比我更不在意你的死活。而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莉迪亚冷笑着环顾那些如临大敌地对她拉开长弓的男人。“最终也只会有同样的结局,对你们的神来说……你们才是真正的微不足道。”

    “我们早已做好准备,随时随地可以牺牲一切——你的话不会让我们有丝毫动摇。”里塞克冷冷地回答。

    “哦。听起来真是伟大。”莉迪亚咯咯地笑着,“但你们准备献在那个巨大的祭坛上的祭品……他也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里塞克的脸上掠过一丝慌乱。

    埃德的心猛地一沉——塞尔西奥难道被关在祭坛下面?!

    “也许你更该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会躺在祭坛上。”里塞克语气生硬。举起的手迫不及待地向下一挥,一支支长箭划破空气,直飞向莉迪亚。

    莉迪亚却只是抬起头,看着穹顶之上镶嵌出的星空,全然无视那些落在她脚边的箭,悠然开口:“我听说,在这里其实并不是不能施法——我所施展的第一个法术说不定是有用的,是不是?”

    “……那只会带来你的死亡。”里塞克回答,脸色却微微有些发白。

    莉迪亚冲着他灿然一笑。

    “反正我也是要死的嘛。”她说,“有什么理由不试试看呢?”

    她缓缓抬起双手,有点孩子气地歪着头,得意地看着大多数人惊恐不安地互望着,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但箭并没有停下。

    “……里塞克!”埃德挤到男人身边,低声叫道,“让他们停手,没有必要这么鱼死网破!”

    他不知道莉迪亚为什么没有揭穿他。或许是觉得这种时候即使揭穿,她也是首当其冲的目标……他不是想救莉迪亚,只是觉得实在没必要付出这样的代价——正殿里足有二十几个人,还有更多人正涌过来……

    “她不敢动手。”里塞克只是死死地瞪着莉迪亚,固执地坚持着。

    埃德咬了咬牙,几乎想要一拳揍在里塞克的脸上——他不信他看不见莉迪亚阴冷决绝的目光。就算他自己不怕死,又有什么权利拿别人的生命来赌输赢!

    莉迪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竟有种说不出的如释重负,仿佛这样的结局,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