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审判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卡文!放番外……

    -------------------------------------------------

    在把克罗泽带进酒馆前,拉赫拉姆向后看了一眼。月光明亮,照在积雪未消的大地上,乡间的夜晚宁静而安详,白天发生的一切恍然梦境。在从克罗泽家离开时,他似乎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但是现在,那感觉现在已经消失了。

    他们进入酒馆时,低低的谈话声戛然而止,皱着眉头抱臂而立村长看了他们一眼,又转头去看德利安。

    那须发皆白的老者点了点头,村长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明灭不定的烛光中,酒馆里只剩下瑞德、德利安、拉赫拉姆和克罗泽。

    “那么,现在是要干什么?”打破沉默的是克罗泽,他的唇边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一场审讯,却把这个村庄的管理者排除在外?”

    “如果你需要一场公开的审判,明天你可以得到。”德利安回答,“如果那对你来说仍不足够,你甚至可以要求国王陛下亲自审判——那是你想要的吗?”

    克罗泽紧紧地闭上了嘴。他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但那并不能改变他背叛了国王的事实,那是他宣誓效忠一生的人,而他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如果不是,那么你到底想要什么呢?一个从未离开过这个偏僻山村的、失去父亲的小女孩的生命?那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德利安语气平和,并未因衰老而浑浊的、翡翠般的绿色眼睛,却闪烁着淬炼过千百次的剑锋般的寒光。

    克罗泽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打定主意不去看老人的双眼,他不知道那是否会对自己有所影响。他听得见瑞德不耐烦地用手指叩着桌子的声音,而身后拉赫拉姆的身影坚如磐石,他根本不会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克罗泽·伯恩斯……”德利安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而克罗泽猛然抬起头,打断了他。

    “那个女孩在哪儿?”他问道。

    瑞德重重地一拳捶在桌子上,越过桌面揪住他的衣领。

    “你还想干嘛?!”他吼道,一只手不耐烦地拍开德利安斜伸过来似乎要阻止他的手杖。

    “你们想知道真相——那个女孩就是真相。”克罗泽毫不退缩地与瑞德对视着,“让她出来,我会让你们知道一切。”

    “用不着让她出来,我们也能知道一切。”德利安淡淡地微笑着伸出手,用力把瑞德拉回来。

    “我在这里。”一个声音回答。德利安的笑容似乎僵硬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责备地看着从楼梯下的阴影中走出来的女孩,“你可不该在这儿。”他说。

    “差点被他杀掉的可是‘我’。”女孩小声地抗议,“我有权利知道真相,不是吗?”

    德利安摇一摇头,因为竟然没能察觉女孩的存在而有些沮丧。而娜娜已经走进烛光之中,勇敢地站在克罗泽的面前。伴随着一声小小的惊呼和急促的脚步声,苏雅从二楼冲下来,从后面搂住的了女儿。

    “我在这里。”女孩坚定地重复。

    克罗泽瞪了她一会儿——当他的身体开始倾向女孩时立刻被拉赫拉姆粗鲁地拉了回去,他的头被迫仰起,眼中的疯狂让拉赫拉姆暗暗心惊。他知道一个走投无路的人会有多么危险,直觉告诉他,现在最好是让女孩远远地离开。

    但克罗泽挣扎着面对女孩。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但我实在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记得那个悬崖很高不是么?”

    女孩瑟缩了一下,然后直直地盯着克罗泽的眼睛回答:“我抓住了悬崖上的小树……然后我掉进了水里。”为了保守精灵的秘密,同样的谎言她不得不再说一次,同时庆幸那些奔逃时抽打在她手上树枝留下了的伤痕,而精灵的魔法也并没有融化她湿透的衣服上的冰渣,却能让她完全不觉得寒冷——那真是不可思议。

    男人阴沉地笑了:“幸运女神……依然是我最讨厌的神。”他带着同样的笑突兀地问娜娜,“你还记得你的父亲吗?”声音几乎是温柔的。

    这个话题立刻引起了不安,瑞德上前一步,似乎想要阻止男人继续说下去,但德利安将手杖横在了他面前。

    娜娜不明所以地看着那个几乎杀了她的人。“当然。”她皱着眉头大声回答。

    “一个猎人,有着金色头发和浅蓝色的眼睛,我听说过他。你确定他真是你的父亲?你觉得自己到底有哪里像他呢?”

    瑞德与德利安诧异地互望了一眼——事情似乎在往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

    但对女孩来说,这毫无理由的质疑是对她最大的冒犯,如果不是苏雅伸手搂住了她,她大概会毫不犹豫地冲到男人面前给他一拳。

    “当然,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不会记得我们的国王陛下惟一一次来到这偏僻的、像是被遗弃一样的破败村庄,就是在你出生那一年的春天。而你诞生在那一年的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不是吗?”克罗泽继续着,他面对着苏雅,满意地看见那个美丽的女人的脸因为惊愕与愤怒而显得苍白。

    “也许我该称您为公主殿下。”他带着讥讽说出最后一句话。

    那个称呼让娜娜的脸失去了血色,也令拉赫拉姆的大脑因为极度的愤怒而一片空白。察觉到了猎人瞬间的失神,克罗泽突然撞开了他,带着走投无路的野兽般孤注一掷的气势直冲向娜娜和苏雅。但他的手尚未能触及女孩的衣角,锋利的匕首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在堕入永恒的黑暗之前,他喃喃地吐出一个词,却没人能听清。

    高大的身体从二楼拐角处的阴影中出现,伊恩一身不响地走下来,拔出了他的匕首。抬头的时候,他对娜娜笑了笑,像是因为不得不让女孩目睹他人的死亡而道歉。

    “……谢谢。”苏雅向他轻声道歉。

    “你在偷听。”拉赫拉姆带着怒意指责,虽然那愤怒或许更多是来自于未能保护娜娜的自责。

    “我住在这儿。”伊恩指指楼上,“我得说,你们的声音可都不算小。”事实上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眼前这些人会选择酒馆的大厅作为审讯克罗泽的地方——他们以为他是聋的吗?

    德利安神色微妙地盯着地板,无视瑞德投向他的古怪的目光——他在伊恩身上所施的小小法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他不知道那是因为伊恩体质特别还是他的力量已经衰弱得超出他的想象。但幸好结果不算太糟。

    “这一天已经太长了,别再有更多的争执好吗?”苏雅搂着脸色苍白的娜娜,温柔地劝解:“无论有什么事,都可以明天再说——因为我们还活着不是吗?”她俯身用脸颊蹭了蹭女儿头顶柔软的发丝,无法想象如果失去了她会怎样。

    “来吧。”她牵着女儿的手走向自己的房间,丢下一堆各怀心事的男人去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

    .

    她把女儿裹在温暖的被子里,守在她的身边直到她的呼吸渐渐平稳。门外没有传来争执的声音反而令她有些不安——她想或许还是该出去看看。

    “妈妈……”女孩轻声的呼唤留住了苏雅的脚步,她苍白的脸上写着忧虑和不安。

    她曾以为自己的生命中没有任何欺骗,如今却发现连她的出生都似乎是一个谎言。那打击远比大人们所想象的更为沉重。

    “那些都是真的吗?他所说的一切,”女孩恳求般拉住母亲的衣袖,“请告诉我,我得知道!”

    “你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事实。”苏雅蹲下来,抬头望着娜娜的双眼,“你的父亲名叫伊斯·卡沃,是我所知道的最棒的猎人,是我这一生惟一深爱的男人,是疼爱你胜过一切的父亲。你不该怀疑这个。”

    她语气中的坚定与坦然暂时驱散了女孩心中的彷徨。她微笑起来,伸出双臂拥抱着母亲。苏雅也紧紧地拥抱了她,然后在她的额头上留下温柔的一吻。

    “现在,睡吧,”她说,“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娜娜乖乖地爬上床。她很累了,但依然睡不着。母亲离开时并没有把门完全关上,就像她小时候那样,一线微弱的光芒从门外投进来。只凭这一点光亮她就能清晰地看见房间里的一切,从小她的视力就很好。

    她瞪着天花板。那上面并没有她熟悉的纹路,在失眠的烦乱中连这一点点不同也令她更加焦躁不安。她心有余悸地想起克罗泽突然间陌生的脸,想起森林里冰冷刺骨的溪水,也想起精灵的双眼,那其中仿佛藏着不灭的星光。

    她想起匆匆一瞥的、像是还有人居住的老屋。自从父亲消失之后她再也没去过那儿,但它看起来就跟八年前一模一样,像是时间惟独在那里停止了。

    她想起父亲。

    温暖结实的双臂和仿佛撒着碎金的浅蓝眼眸,温和中永远带着一丝孩子气的笑容。她如此想念他,然而他却并不常在她的梦中出现。

    她最常梦到的是雾,仿佛拥有生命般沉沉地蠕动着,吞噬了整个世界。

    女孩大睁着眼睛。她并未睡着,却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噩梦之中无法醒来。心跳越来越快,汗水渐渐浸湿了床单。那些无法看见的迷雾引出了她内心深处最根深蒂固的恐惧,然后在越来越清晰沉重的心跳声中,有什么东西,从那一片迷雾之中突然跳了出来。

    她直直地坐起身,咬牙吞下那一声尖叫——她不想吓到妈妈。

    然后就像出现时那样突兀,刚刚寻回的一点记忆转瞬间消失无踪。它再次隐藏于迷雾之中,但那一瞬间不详的感觉依然让她毛骨悚然。

    她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虽然似乎她宁可忘记。

    刻意压低过的说话声从楼下传上来。娜娜听不清大人们在说些什么,现在她也根本没有心思去听。

    她只想出去走走。月光和冰冷的空气也许能让她好受些。楼下的人大概没那么快离开,但她知道无数条离开酒馆的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