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费利西蒂的选择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安都赫的大祭司霍伊特?拉瓦尔在傍晚时分出现在灰岩堡。

    被伊斯叫醒的埃德跳起来就冲向塞尔西奥的房间,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一觉睡过了一天。

    冲到门口时他又犹豫起来,意识到自己看起来有多狼狈——乱糟糟发臭的头发,没洗过的脸,粗陋的外套,破口的靴子……就这么去见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未免太过失礼。

    门开了,瑞伊向他点了点头,便自顾自地走开,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十分安静。塞尔西奥半躺在床上,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倒仿佛比之前多了几分生气。霍伊特就坐在床边,伸出一只手按在塞尔西奥的头上,赛琳和罗莎都在一边静静地站着,彼此之间却隔了相当的距离。

    片刻之后,霍伊特收回手,向伯爵夫人摇了摇头。

    “抱歉,”他说,“恐怕我无能为力。灵魂是比*要精巧和神秘太多的东西,一旦受到伤害,不是靠法术就能轻易治愈的。”

    赛琳脸上掠过一丝失望,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客气地向大祭司躬身致谢。

    低头回礼之后,霍伊特把目光转向了埃德,微微一笑:“……圣者大人。”

    埃德愣了一下。似乎已经很久没人这样叫过他……而他也已经承担不起这个称呼,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眼前这个没有丝毫改变的老人。

    “请跟我来,大人。”赛琳开口道。

    她叫的当然是霍伊特,却也同时扫了埃德一眼。埃德立刻明白过来,默默地跟着他们一起走出房间,心中惴惴——伯爵夫人说过“我们待会儿再谈”。不大可能容忍他睡足一天,说不定派人来找过他却被伊斯赶走了……

    赛琳在门边停了下来,回头看向罗莎。

    “罗莎?拉图斯。”她说,“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够代表博雷纳?德朱里,有些事或许你也该听听。”

    罗莎微微一笑,低声跟瑞伊说了两句话,向她走了过去。

    伊斯已经不在门外。这让埃德更加不安。他想起刚刚似乎听到过巨龙展开双翼时的风声和一阵惊呼……他就这么走了吗?

    但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如果赛琳叫上了罗莎……那么她将要做出的。必然是能够改变战局的决定。

    .

    冰龙落在远志谷四季常青的草地上。

    围绕草地的小溪在落日余晖中闪着金色的光芒,淡淡的花香弥漫在微凉的空气中。无论世事如何变幻,这个悠然世外的山谷依旧保持着那种让人连心跳都放缓的宁静。

    一个影子晃晃悠悠地从老法师的花园里走了出来。冰龙低下头。好奇地看着穆德头顶开出的小小的白色花朵。

    “你还会结果子,然后生出个小魔像来吗?”它问,忍不住有点想笑。

    “不会。”有人拖长了声音代魔像回答。

    因格利斯踱出花园,抬头眯起眼看着冰龙。

    “你这样可不能进我家。”他说。“你会踩坏我的花的。”

    “……我也没想进去!”冰龙低低地咆哮着。

    “是吗?”因格利斯漫不经心地反问,“穆德刚刚泡了一壶好茶。”

    冰龙沉默了一会儿。变回了一个满脸不高兴的年轻人。

    走进木屋时他忍不住四下张望,却并没有看到更多的人。

    “她在里面看书。”因格利斯捧着一杯茶,颤颤巍巍地坐下,“如果你是来找她的话。”

    “……当然不是!”伊斯恼怒地说。他跟那个女人没有半点交情。能不见面当然最好不过。

    穆德殷勤递给他一杯带着花草清香的热茶,向他歪着头,那张毫无表情的木头脸上竟仿佛有一丝期待。

    “挺……香的。”伊斯不由自主地开口称赞。然后懊恼地觉得自己傻得就像埃德一样。

    因格利斯呵呵地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皱成一朵花。

    “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你了……你就这么急着要再欠我几个人情吗?”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伊斯开始觉得来这里是个蠢主意——但他并不觉得那个什么安都赫的大祭司能帮得了塞尔西奥。

    因格利斯不是死灵法师。但伊斯相信他对死灵法师的了解要比霍伊特多得多,更何况那个跟莉迪亚交情不浅的女法师也在这里……他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

    “我需要你的帮助。”他说。

    大不了等你死了帮你看家——他因此而分外理直气壮,本能地拒绝承认,他其实不想变成一个跟这个安静的小山谷毫无关系的人……龙。

    因格利斯笑眯眯地喝着茶,什么也没说。

    “有个男孩儿……”伊斯自顾自地说下去,毫不怀疑因格利斯绝对不会拒绝他的求助。

    毕竟,他还能上哪儿去找他这么完美的守护者呢?

    .

    伊斯跳进走廊的时候,埃德正魂不守舍地走向塞尔西奥的房间。

    他看着巨大的冰龙在半空中开始变化,翻身跳到地面时候已经变回了人形,身后的翅膀却还没有完全消失。

    城墙上和庭院里响起一片低低的惊呼声,这里的人显然还没有像克利瑟斯堡的人那样习惯一条龙这样毫不客气地进进出出,没有在惊惶之中本能地射出几箭,已经算是相当地训练有素。

    “这里可是格瑞安家。”埃德不得不提醒朋友必要的礼节,“你吓到他们了。”

    “……所以呢?”伊斯瞪着他,“要我去跟他们道歉吗?”

    埃德只好苦笑——那大概只会更吓人吧。

    “你去了哪儿?”他有些没精打采地问。

    “远志谷。”伊斯回答,“我想问问老头子有没有办法帮一帮那个半死不活的小家伙,但他说没人能帮得上忙,能帮他的……”

    “只有他自己。”埃德轻声接了下去,在伊斯疑惑的目光中勉强笑了笑,“拉瓦尔大人也这么说。”

    ——“我不想让格瑞安夫人或国王陛下因为有希望而更加失望——灵魂也一样有自愈的能力,但谁也说不准那到底需要多少时间。”

    霍伊特?拉瓦尔是在离开的时候这么告诉埃德的。那时赛琳和罗莎都已经离开,霍伊特特意让埃德陪着他走到了城外,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埃德只能默默点头。

    该说的话刚才都已经说过——在霍伊特表示死灵法师们带走贝林和塞尔西奥,或许要的就是现在这种狼烟四起的局面,连绵数年甚至更久的杀戮与死亡之后,赛琳也依旧长久地沉默不语

    “您还在等什么?”罗莎叹着气问,“等着死灵法师找上门来,告诉您,您的儿子就在他们手中,想要他活下来,就得继续袖手旁观,看着战火将整个安克坦恩烧为焦土?您确定贝林?格瑞安,长锤格瑞安家的后人,真的能够接受用这种方式换来的生命,并继续拥有领主和骑士们的尊敬?”

    这句话说得刺耳。赛琳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去,却强忍着没有发作。

    “相信您能够看得出,国王的军队终将赢得这场战争——为什么不用格瑞安的家的力量让它尽快结束,让我们能集中所有的力量,去对付真正的敌人?”霍伊特温和地建议。

    最终赛琳做出了决定,让格瑞安家的军队加入国王的阵营。

    这本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埃德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罗莎的眼神分明在告诉他,这是必要的,也是正确的决定。

    但这种建立在谎言之上的联盟,要破坏起来也会轻而易举……他却不能告诉任何人他的忧虑。

    分手时霍伊特却突然像一个长者……而不是一个对着另一个神祗的圣者的大祭司一样,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埃德的头。

    “振作点,孩子。”

    他平静地直视着埃德的双眼,也没有再叫他什么“圣者大人”。

    “我知道你经历了许多磨难,有时难免会有所怀疑。我不能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女神给你的考验,毕竟,关于神的意愿,我又知道些什么呢?我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但我相信……我相信费利西蒂不会毫无理由地选择了你,孩子,你该相信你自己。”

    埃德怔怔地看着他。

    “相信你自己”……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但老实说,那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不过,他总觉得霍伊特的话里,什么地方有点奇怪。

    现在,对着月光下伊斯看起来几乎像是银白的金发,他却突然想了起来。

    他说的是“费利西蒂的选择”——费利西蒂,而不是女神。

    对一个大祭司来说,他本不该犯这样的错误。能选择圣者的从来都有神祗,而费利西蒂并不是神。

    那可能只是口误——埃德心烦意乱地试图找一个更简单一点的解释。

    但那位素来沉稳谨慎的长者,在那么郑重地与他交谈时,却出现这样的口误?……那似乎是不可能的。

    “嘿!”被无视的伊斯不高兴地用力把他的头按了下去,“你在发什么呆?”

    埃德呆呆地抬起脸来,看着自己的朋友。

    他刚刚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却又因为伊斯这一按不知飞到了哪一个角落。

    “……我去看看塞尔西奥。”他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