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传说中的法师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冰龙和清晨一起降临在被魔法保护的山谷间。

    阳光洒在四季盛开的远志花上,溪水的环绕中,仿佛有一张蓝紫色的绒毯铺展开来,一直延伸到山谷尽头那座被各种各样恣意盛放的鲜花簇拥的木屋。

    埃德从冰龙的脖子上滑下来,举目四望,久久移不动脚步,忍不住心生羡慕。

    如果他也有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山谷,大概再也不会想要离开。

    伊斯向他提起过这个“奇怪的山谷”和住在这里的“狡猾的老头子”——一个老法师隐居的地方当然不可能不奇怪,但他没想到会是如此美好的“奇怪”!

    惊讶与赞叹之中,他突然想起了凯勒布瑞恩。

    半精灵牧师在两百年前选择的隐居之地,与这里依稀有几分相似。

    他无法向任何人提起他们的相遇,但或许他至少该去看看半精灵是否还在那里……还是说,那也会同样扰乱时间的河流?

    在他发呆的时候,已经有人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细长的身体微微前倾,似乎是在欢迎初次造访的客人。

    埃德抬头看着闻名已久的木魔像那张线条简单,神情忧郁的面孔,不自觉地咧开嘴,露出一脸的傻笑,高高地挥起手。

    “你好啊,穆德,冒昧打扰……我是埃德?辛格尔。”

    魔像用那双不存在的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用同样的姿势高高地挥起手来,却依旧一脸忧郁。

    这实在有几分诡异,却并不会让埃德觉得紧张或恐惧——这座宁静的山谷和空气中流动的花香似乎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老头子在吗?”伊斯一边毫不客气地随口问着,一边钻进了花园。走到一半又忽地停下脚步,回头警惕地问道:“那个女人不在吧?”

    埃德的心跳稍稍变快了一点——老实说,虽然伊斯避之唯恐不及,他倒挺想见一见白鸦,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女法师。连在她那座诡异的城堡里吃了不少苦头的娜里亚都不得不赞叹的美貌,天生的强大魔法,令人同情的遭遇。妄图打开地狱之门的狂妄与大胆……要说对这样的人都没有一点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穆德缓缓摇头,优雅地躬身向埃德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怀着一丝淡淡的遗憾,埃德踏上了花园里白色石块拼成的小路。

    .

    “艾布纳?莱因。”远志谷的主人眯起眼。若有所思地重复着这个名字。

    “是的。”埃德把紧握的双拳平放在膝上,努力让它们不要发抖。虽然因格利斯对他和伊斯——尤其是对伊斯——显得十分亲切,一点也没有伊斯形容的那样“老奸巨猾”,他还是忍不住有点紧张。

    在他面前的可是因格利斯?奈夫。近一百年来大陆上最出名,最强大。连强横的法师协会都无可奈何无法约束,只能当他不存在的*师!哪怕已经老得发皱,也依然是值得尊敬,和令人畏惧的。

    埃德十五岁之前的生活可以说跟魔法没有半点牵连。却还是从小就听过这个名字——那时他还以为因格利斯是个早已死去的、传说中的人物呢。

    可如今传说就在他眼前……他大概一眼就能看透他那点忐忑的小心思。

    想到这个,埃德忍不住就缩了缩肩膀。

    “这家伙到底是谁?”伊斯皱着眉问,“我从来没听说过。”

    因格利斯笑了起来。

    “你的母亲开始沉睡的时候。艾布纳大概还没有出生。”他说,“而在你出生之后。抚养你长大的人绝对不会向你提起这个名字——你当然没有听说过。”

    伊斯沉默着,缓缓在椅子上坐直了身体。

    “这家伙到底是谁?”他问出同样的问题,语气却已完全不同,平静,冰冷,像他突然收缩的瞳孔一样有种隐藏的危险,让人不自觉地心生畏惧。

    但那对因格利斯显然没什么用处。老法师泰然自若地往自己的茶里又扔了两勺糖,眯成两条细线的金绿色双眼终于滑过一丝伊斯一再警告过埃德的“狡猾”。

    “谁让你来问我这个的?”他没有回答伊斯的问题,反而这样反问埃德。

    埃德紧握成拳的手微微一抖,愣愣地看着他,嘴唇无意识地蠕动着,却答不出一个字来——如果他问他“为什么来问这个”,他倒是有个花了半夜的时间编出的理由可以抵挡,可他问他“谁”……

    “因格利斯!”缺乏耐心的伊斯叫道,意外地把埃德从这样的困境中拯救了出来。

    老法师很是无所谓地耸耸肩,不再追究这个问题,枯瘦的手指一下又一下轻敲在杯沿。

    “啊……我都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了。”他说。

    “您见过他?”埃德小心翼翼地问。

    “哦,不只是‘见过’。”因格利斯狡黠地看了他一眼,“他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曾经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有段时间我一心一意想要找一个好学徒,让我所掌握的一切能够继承下去,艾布纳?莱因是难得被我看中的孩子之一。他的父亲是奥涅塔一个做布料生意的商人,对自己沉迷于魔法的儿子束手无策,甚至有点害怕,当我带走他的时候,他的母亲哭得声嘶力竭……他的父亲倒似乎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老法师把举到唇边,茶水沾湿了嘴唇,却并没有喝下去,像是突然间陷入了回忆之中。

    “我在他身上花了五年的时间,最终还是把他送回他父亲身边。”他叹息着,“他的确很有天赋,聪明而专注,但却太过急躁。我告诉过他无数次,想要掌握魔法的秘密,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去学习,需要苦心的钻研与磨练,他却总想找到一个轻松快捷的方法,就像一夜之间,在梦里就能了解整个宇宙的奥秘……他不明白,太过轻易得来的东西,总是会轻易失去。有些事,是没有捷径的。”

    埃德垂下双眼,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所失去的一切……也是因为得到得太过轻易吗?

    “……所以他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伊斯不耐烦地问。

    “艾布纳回到了父母身边,但并没有待上多久。”因格利斯不紧不慢地继续着,一点也没有因为他的急躁而打乱自己的节奏,“他跑去了南方,通过试炼,成为了法师协会中的一员,被东塔的灰袍坎迪安收为学徒,在尼奥的*师塔又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师塔是个极其可笑的地方,大半的人把时间与精力浪费在彼此的勾心斗角上,我不知道艾布纳在那里到底学到了些什么,但他之后最为出名的,是他对各种魔法生物……包括龙的了解。”

    伊斯安静地看着他,没有出声。

    “他对魔法生物的兴趣大概来自坎迪安,他的老师。灰袍坎迪安声称自己小时候见过大陆上最后一只狮鹫,没人知道那是真是假,但坎迪安一直想要拥有一只魔法生物作为自己的魔宠……不是那些被魔法改造过的动物,而是真正的、天生的魔法生物……他也是因此而失踪的,老实说,我怀疑他是失踪在了某个‘真正的魔法生物’的肚子里。”

    他抬头对着伊斯笑了笑。

    “……我母亲没有吃过那种东西。”伊斯硬邦邦地回答。

    埃德觉得他在因格利斯脸上看到了某种类似遗憾的神情。

    “无论如何,艾布纳从坎迪安那里了解到许多关于龙的知识。”老法师轻描淡写地说,“所以二十多年前,艾伦?卡沃和他的同伴们在认为他们有可能得对付一条龙的时候,特地去拜访了艾布纳,毕竟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两百年再没出现过一条活的龙了,像艾伦那么谨慎的家伙,不会单凭一些传说就去对付那么危险的生物……他们最终能杀掉安克拉玛拉斯,靠的可不仅仅是运气。”

    埃德有点担心地偷眼看了看伊斯。伊斯的脸色十分难看,但还算平静,毕竟,他一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怎么死的……而他根本没办法去报复那些将他抚养长大的人。

    但埃德仍然微微有些恼怒——老法师没有明说,但他看似客观的叙述里分明带着一丝挑拨的意味。

    “穆德。”伊斯突然把目光转向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的木魔像。

    “老头子到底在哪儿?”他突兀地问道。

    穆德摇晃着身体,缓缓比出一个手势。

    ——外面。

    它说。

    埃德怔了怔,双眼在惊讶中越睁越大,茫然瞪着地面前满脸皱纹的老人。

    因格利斯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

    那是种埃德无法形容的笑容,稀疏的眉梢和皱巴巴地往下耷拉着的眼角笑出堪称诡异的慵懒与娇媚,让埃德一瞬间毛骨悚然,几乎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我是哪里露馅儿了呢?”老法师问,声音轻柔婉转,皱巴巴的皮肤一点点变得光滑、白皙而丰满,黑色长发从肩头垂下,双眼深邃如夜空……

    “……白鸦?”埃德呆呆地叫出声来。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