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计划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等等……伊斯!我说等等!”

    埃德大叫着,顾不上迎面扑来的强风和随时能把他拍飞的翅膀,冲过去抱住冰龙已经离开地面的巨大的爪子,气急败坏。

    “就是这样我才不敢告诉你!”他一边扑腾着往上爬一边气恼地叫着:“你以为他们会没想过要怎么对付一条龙吗?!你这么气势汹汹地跑去送死能有什么用?!”

    他已经顾不得这种话会不会打击朋友过于强烈的自尊——他刚刚似乎还觉得伊斯已经比从前要冷静得多?

    实在是太天真了!

    “你甚至连那个要塞在哪儿都不知道!”他奋力爬上了冰龙的爪子,像第一次“骑龙”一样用四肢牢牢地缠住它的后腿以免自己掉下去。

    “我当然知道!”冰龙咆哮着,“那是凛风要塞!”

    “可他们也不一定还在那儿啊!”埃德抬头吼回去,“而且你觉得那里的人都是瞎子吗?他们会看不见一条怒气冲冲地飞过去的龙吗?伊斯!伊斯!我知道你很生气,可如果想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冰龙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一甩尾巴,急速地半空中转了一个圈,飞向另一个方向。

    “……你要飞回斯顿布奇,直接去问斯科特吗?”埃德无奈地问。

    “……不行吗?!”冰龙恼怒地回答。

    “当然可以——如果他会回答的话。”埃德叹气,“恕我直言,据我观察,如果他不想说的话,你根本没有一点办法……连艾伦都没有一点办法。所以你才学会了‘不问’,不是吗?你觉得这次会有什么不一样?何况除了赛斯亚纳的‘故事’之外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冰龙再次沉默下来。

    埃德换了个姿势,胸口闷闷的堵成一团,再冷的疾风也无法吹散——他不该说得这么直白的,那显然会刺伤伊斯……他是有点难过,但让朋友跟他一样难过对此没有任何帮助,只是让他更加难过而已。

    “对不起……”他小声嘟哝。也不知道到底是希望朋友能够听到呢。还是根本听不到。

    “我告诉他,‘如果你什么也不说,就别怪我自己去寻找答案。”

    冰龙突然闷闷地开口。

    “……所以你们又吵架了?”埃德问。“所以你才会飞到北方来?”

    其实从伊斯突然说出的那句“你也不该这样怀疑斯科特”他就该知道的……他的怀疑一点也不比他少,才会如此敏感而易怒。

    冰龙怏怏不乐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算是回答。

    “……无论如何,我相信有些事他是真的不知道。”埃德拍拍它的后腿。笨拙地安慰着,“他也许隐藏了什么秘密。但他不是能够不择手段的人……我们会找到答案的,伊斯,但我们真的、真的需要一个计划。”

    “……好吧。”冰龙勉勉强强地答应了,“但老实说。埃德,在我的记忆里……计划通常都没什么用处。”

    它用尾巴一卷,宽宏大量地让埃德坐到了它的背上。

    埃德在冷风中默默地想了很久。终于不得不沮丧地承认,他的大多数计划。总是轻易被各种意料之外的变化扯个七零八落。

    .

    “有个计划总是好的。”罗莎微笑着说。

    她靠在窗边,已经换下长裙,恢复成那个一身皮甲,清爽利落的女战士,长得垂到肩头的浅褐色头发让她看起来更加温柔,眼神中却依然有隐而不露的锋芒。

    “所以你们见到了那个女人?”她仿佛漫不经心似的问道。

    埃德怔了一下,这才想起罗莎和白鸦之间的过节。

    “……她已经被关起来了,这辈子也不可能离开那地方!”埃德信誓旦旦地保证,“你的仇已经报了,真的!”

    罗莎看着他,轻轻笑出声来:“我没打算要报仇什么的……”

    她停下来,歪了歪头,叹口气承认道:“好吧,我想我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被人当成木偶一样控制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伊斯不自在地换了一个姿势——那对娜里亚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尤其是她还真的一剑刺穿了斯科特的身体。如果斯科特因为这一剑而死……他不敢想象一切会变成怎样。

    离开斯顿布奇之前他去看过艾伦和娜里亚,他们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只是有些沮丧……他也许该多陪她几天,而不是就这么一去不回的。

    “那个精灵呢?”他有点烦躁地岔开话题。

    房间里并没有赛斯亚纳的影子。

    “我让他回卢埃林告诉克罗夫勒大人一声,然后再规规矩矩地从大门进来。”罗莎苦笑,“我想伯爵夫人要是知道有个家伙能无声无息地避开她所有的守卫溜进城堡,可能会不大高兴。如果你们需要他带路,恐怕得等上一天。”

    埃德看了伊斯一眼,伊斯轻轻摇了摇头。

    他们并不需要精灵带路——虽然如果他们也想无声无息地溜进另一座要塞,动起来快得像风和影子一样的赛斯亚纳大概能帮上不少忙,但伊斯显然不想让更多人插手这件事。

    “如果你们想要自己解决,也不用担心这里。”罗莎立刻会意,“塞尔西奥在这里是安全的,国王陛下应该也已经收到了消息。我会向他解释一切。”

    埃德沉默了一阵儿。

    他相信博雷纳能够冷静地做出正确的决定,但他总觉得他没有做完他该做的事,又一次半途而废……他还向赛琳保证过会找回贝林的。

    可现在,他的朋友需要他——虽然他也根本没想出什么可行的计划。

    .

    艾布纳?莱因抱着双臂站在他的“杰作”前,眼中没有一丝热度。

    那是一条巨大的冰龙,端端正正地蹲坐在几圈符文的中央,长长的脖子以一种不怎么自然的姿势向下垂着,一条铁链横过它的下颚,托起它沉重的头颅,因为它根本无法靠自己已经失去弹性的肌肉做到这一点。覆盖它全身的鳞片光洁平滑,看不出一点伤痕,但即使是在熊熊燃烧的火光之下,也显得暗淡无光。

    那些唯有生命才能带来的光泽,它不可能拥有。

    法师把目光移向巨龙卷在前爪边的尾巴,那里缺了几块鳞片,他还得给它补起来……这其中有太多荒谬可笑的地方,让他忍不住阴沉地扯了扯嘴角。

    即便如此,他也得承认,它是美丽的,有着世上其他任何生物都难以企及的优雅与威严——那怪他的两位老师都对这种生物有着近乎疯狂的迷恋。

    他唯独不明白的是斯科特?克利瑟斯到底想要什么,从一开始就不明白——他已经有一条龙了,一条活生生的,年轻而天真的巨龙,强大又听话。如果是担心它会成为自己的敌人,他也有无数机会可以杀了它,完全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让一个死灵法师来为他做这种事……一旦消息泄露,足以让那高高在上的“圣者”身败名裂。

    所以他其实也从未指望过自己真的能逃出去——至少,是在一切结束之前。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即使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斯科特也一直没有出现。这让他所有的计划都停滞不前。

    “你让它动起来了。”

    熟悉的声音像平常那样突兀地在他身后响起时,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是我。”他头也不回地纠正,“我没有力量控制这样的生物,哪怕它是死的。你给我的血让它有了短暂的生命,却还远远不够——那生命稍纵即逝,无法停留。”

    “……所以你想要更多的龙血。”斯科特冰冷的声音里饱含怒意。

    “更多的血,和更多的时间。”艾布纳回答,“你知道死灵法师们花了多少年也从未能做到这个?——老实说,所谓死而复生的奇迹,不该是你,一个强大的圣者所擅长的吗?”

    “你根本不明白死而复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斯科特不耐烦地回答,“我让你做的也根本不是复活一条龙!”

    ——是啊,你让我做的比那更困难和荒谬。

    艾布纳冷笑着,寸步不让。

    “更多的血,和更多的时间。”他再次重复。

    “用来给你制造更多的法术卷轴以便逃走吗?”斯科特回以冷笑。

    “换成是你,难道不会为了自由而抓住任何可能的机会?”艾布纳毫不否认,“不过我的确想不到,一位圣者也会用如此卑鄙的方法来阻止我逃走。”

    斯科特沉默了很久,似乎多少也因此而感觉到愧疚与耻辱。

    “不会有更多的血。”他语气生硬地回答,“另想办法。”

    艾布纳考虑了一下是该强硬地得寸进尺还是稍作让步,然后选择了后者——他的计划不需要激怒斯科特,不是现在,尽管他相当享受激怒对方的感觉。

    “也不一定非得是那条冰龙的血。”他说,“我想其他天生具有魔法之力的血液大概也能有同样的用处……而我恰巧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