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光明正大的潜入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两眼发直地从塞尔西奥门前晃过去,走出几步又退回来,疑惑地侧耳倾听。

    隔着木门,他听见有人轻声地唱着歌儿,歌词含糊不清,那简单的旋律他却似乎曾经在哪里听到过——在呼啸的风雪中,温暖的篝火边,伴着活泼的节拍和爽朗的笑声,它听起来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那是一支古老的,野蛮人的歌。

    他在奔鹿部落的营地里听到过,也在哈尔的雪橇上听到过。那个友善的混血儿曾经告诉他,在野蛮人所有的歌谣里,这大概是最欢乐又温柔的一首,它用野蛮人少有的诙谐,描述一个年轻的战士如何千方百计地想要讨得所爱之人的欢心,却总是不得其法,闹出各种各样的笑话。

    但现在,他却从那原本轻快的调子里,听出淡而绵长的悲伤。

    那属于别人的悲伤像藤蔓一样悄悄地缠绕在他的心上,缠出隐隐的痛楚。他似乎……甚至都没有过特意做点什么去讨爱人欢心的机会。

    怔忪间,他突然想起,他忘掉了一个承诺。

    他拔腿风一样跑过走廊,冲下楼梯,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一头撞进灰岩堡的小温室,结结巴巴地向受惊的老园丁请求一朵早开的玫瑰。

    “如果收到花儿的姑娘向你微笑了——相信我,年轻人,她一定会的——你可要记得请我喝上几杯好酒。”

    威瑟,那白发的园丁剪下一朵红白相间的玫瑰递给他时,半开玩笑地说着。

    埃德努力让自己笑得更自然一点,心情复杂地想起,一年前的特林妮节时。与他共舞的娜里亚浓密的黑发间,插的就是这样一朵玫瑰。

    那时的馨香似乎还在鼻端。如果当时他能鼓起勇气……只会更早明白自己的无望吧。

    握着玫瑰跑回塞尔西奥门前时,歌声已经停了,埃德突然又犹豫起来——对瑞伊来说,这是不是太唐突了一点?如果她因为想起往事突然哭起来该怎么办?他一点也不擅长安慰哭泣的女人,无论她们有多大年纪都一样……

    他在门外徘徊着,迟疑不决。直到门忽然打开。瑞伊在门内疑惑地对他皱起眉。

    “你到底在这里晃悠什么?”她问,“想要进来就进来,别偷偷摸摸的像个贼一样。”

    门开的瞬间埃德下意识地把玫瑰藏在了身后。慌乱地开口:“我只是……想看看塞尔西奥,他在睡吗?还是醒着呢?”

    “老实说,他睡着跟醒了也没什么不一样。”瑞伊直率地回答,侧身让他进去。眼尖地看到了他手中的玫瑰。

    “你是打算拿花刺来扎醒他吗?”她嘲笑着,“他是位王子。可不是什么公主,就算你唤醒了他,也不能娶了他成为国王的。”

    埃德不知道安克坦恩的传说里是不是有什么被花刺扎醒的公主。他尴尬地涨红了脸,手足无措。好一会儿才讪讪地把花递到瑞伊面前。

    “这是……给你的。”他说,“我答应过斯奥,要代他送你一束花……”

    带着嘲弄的笑容一点点从瑞伊眼中消失。她怔怔地看着埃德。看得埃德僵掉的面孔几乎要开始抽搐,才缓缓地接过了玫瑰。

    她低下头。长久地沉默着。

    寂静之中,淡淡的花香似乎将她送回了另一个时空——一个会有一位年轻强壮的野蛮人唱着轻快的歌谣,想要博她一笑的时空。

    埃德悄悄地向后退去,消失在门外。他知道他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而此刻,老人的世界里也并不需要他的存在。

    他抬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他都没有顾得上看塞尔西奥一样——那躺在床上的男孩儿,无论是睡是醒,大概也都完全察觉到他的出现与消失。

    这世上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故事会有完美的结局呢?

    他无意识地捻着手指,指上有被花刺戳出的小小的伤口,细微的刺痛里,他突然想起了瑞伊的那句话——“想要进来就进来,别偷偷摸摸的像个贼一样。”

    是啊……他们为什么就一定要偷偷摸摸地像个贼一样呢?

    .

    冰龙压低了脖子,发动攻击般猛地向下俯冲。早有防备的埃德牢牢抓住身前的棘刺,对朋友意料之中的坏心情无计可施。

    地上的景物扑面而来。原本那栋简单质朴的木屋已经被烧成焦黑的骨架,只有一两面残墙歪歪斜斜地立在那里……

    眼前一花,冰龙又忽地急冲而上,速度快得让埃德差点就咬到自己的舌头。

    “……嘿!这可是你同意的计划!”他不满地叫了起来。

    冰龙隔了好一阵儿才闷闷地哼了一声。

    “总之,这里显然是没什么可看了吧?”它没好气地说。

    “嗯……大概是哈利亚特他们,或者附近的村民烧了它。”埃德说,忍不住低头又看了两眼。

    那是他曾被囚禁过的地方——奥伊兰和霍安生活过的林中小屋。他对这个地方本该充满厌恶,但看着它被焚毁后的残骸,却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然后要去哪儿?”冰龙不耐烦地问。

    “呃……向西,先飞到红芽河附近……”埃德努力回忆着,“别急嘛,你瞧,不管怎样,我们离凛风要塞越来越近了,不是吗?”

    “是啊,但不管那里到底有什么,等我们终于可以飞到那里的时候,可能也都已经不见了!”冰龙低吼着。

    “如果那里真有一条龙……想把它弄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埃德安慰着它,也安慰着自己,“我猜他们不会轻易转移它的。记得吗,你说过的,连凯勒布瑞恩都无法传送一条龙呢。”

    冰龙拍打着翅膀转向西方,半晌没有出声。

    “而且,如果真的能找到奥伊兰……也许他知道塞尔西奥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也许他有办法让他恢复也说不定。”埃德轻声继续,声音却越来越低。

    他自己也知道那是没什么希望的——他们在这几天里已经自东向西一路搜寻,无论是奥伊兰还是莉迪亚都销声匿迹毫无踪影,倒是碰巧抓到了一个年轻的死灵法师。那倒霉的家伙如果不是在冰龙从他头顶掠过时吓昏了头突然带着他的亡灵卫士乱跑起来,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毕竟,夜晚的卡斯丹森林并不像冰原那样一览无遗,冰龙的视力再敏锐也是有限的。

    他们把那家伙带回了灰岩堡,相信赛琳?格瑞安知道该如何处置他,也相信消息很快就会转播开来——冰龙和它的人类朋友,正在北部的森林中搜寻和追捕死灵法师。

    至少,罗莎会确保这消息能传到耐瑟斯的信徒们耳中。

    “这样,当我们出现在凛风要塞的时候,就显得顺理成章,他们或许会有所提防,却不会太过紧张——反正,既然我们不可能像精灵那样无声无息地潜入,也就只好这么光明正大地潜入了。”埃德信心满满地说。

    伊斯充满怀疑地瞪了他好久,总算没有反对这个相当考验他耐心的计划。

    但现在,冰龙的耐心显然已经快要消磨殆尽,埃德能够从它忽上忽下暴躁无比的飞行方式……和他快要磨烂的屁.股.判断出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夜幕眨眼落在林间。意识到冰龙围着某个地方转了两三圈的时候,埃德低下头,辨认出了那透出几点灯火的要塞,和附近一片光秃秃的山岭。

    “……就是那里吗?”他轻声问道。

    冰龙沉默着,没有回答。

    “……好吧,我猜他们说不定也已经发现你了。”埃德叹气。

    晴朗的夜空中,飞得不高的冰龙相当醒目。

    不用他再多说什么,冰龙一头向下冲去。

    “要从容!从容一点!”埃德不得不小声提醒,在冰龙轰然落地时因为尾椎传来的一阵刺痛而呲牙咧嘴。

    冰龙抬起后腿用力甩了甩——它落在了被烧过的林地上,混合了灰烬的黑色污泥漫过了它的脚爪,十足地火上浇油。

    埃德安抚似的轻拍它的脖子,滑到了地面。漫到小腿的淤泥让他举步维艰,才走出几步,就被冰龙用尾巴卷起来,提到了半空。

    “嘿!……晚上好!”埃德只好在半空中向着那几个小小翼翼地从要塞走过来人挥手打着招呼,友善而热情地笑出一口白牙:“我是埃德?辛格尔,这是伊斯?克利瑟斯,我们并没有恶意……”

    “我们知道您是谁,大人。”来者之中有个接近中年的男人恭敬地开口,“也知道这位……大人……是谁。”

    他的语气如此别扭,连埃德都忍不住深感同情。称呼一条龙为“大人”固然十分奇怪……但他们又能叫它什么呢?“伊斯”这个名字,可不是谁都能叫的。

    “我们在找几个逃走的死灵法师……”埃德认真地执行着他自己的计划,“不知道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大人。”男人摇了摇头,“天已经晚了,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留下来享用晚餐呢?这将是我们的荣幸。”

    埃德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们当然是要留下来的,但这一切……也未免太过顺利了吧?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