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父亲的烦恼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曾经是个能够坦然——甚至得意洋洋地接受“我就是个这么好运的家伙”的,没心没肺的年轻人。但现在,任何一点点意料之外的好运都会让他满心疑惑,忐忑不安,因为,似乎总会有厄运相伴而生。

    但“计划”都已经进行到这一步,如果他想要退缩,大概会被另一个家伙扔进嘴里一吞了之,也只能提高警惕,走一步算一步了。

    “当然!”他愉快地提高了声音,“如果能来几杯温热的麦酒,就更好不过了!”

    男人脸上绽开的笑容淳朴得近乎憨厚。

    “我们自己酿的酒,大人。”他说,“您会喜欢的。”

    他的视线迅速地向上一飘又立刻缩了回去,似乎还没有大胆到敢殷勤地问出“您的烤全羊是要七分熟,三分熟,还是生的就行呢?”

    冰龙松开了尾巴,让埃德跳落地面,一阵风声过后,金发蓝眼的年轻人冷着脸站在了埃德身边。

    “有比麦酒更烈的酒吗?”他问,一脸厌恶地看向脚上的黑泥。

    “应……应该是有的。”男人在惊讶中结结巴巴地回答着,伸手做出邀请的姿势,“请跟我来。”

    埃德努力从淤泥中把脚拔出来,随口问道,“这里是闹过火灾吗?”

    “不,并不是这样。”男人骄傲地回答,“亡灵曾经攻击过这里……许多亡灵,圣者大人用神圣的火焰将那些怪物焚烧殆尽。”

    埃德偷偷看了伊斯一眼。年轻人的脸色越发阴沉,也不知是因为斯科特,还是因为脚下过于“肥沃”的泥地。

    通往要塞大门的道路异常曲折。这座兽人留下的建筑像一些人类的城堡一样,建起了好几道坚固的城墙以阻挡敌人的进攻。他们蜿蜒行走在迷宫般残破的高墙间。燃烧的火把将他们长长的影子投在高低不平的碎石路上。

    周围显得太过安静,静得埃德渐渐心生不祥——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安克坦恩聚在一起用餐时的动静就算比不上矮人,也是异常喧闹的,每一个人都拼命提高嗓门,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压过其他人……

    新造的大门缓缓开启,几十道目光刷刷地射了过来。埃德一阵头皮发麻。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目光掠过聚在大厅中用餐的人们,然后停留在窗边一个独自霸占了一张方桌的人身上——他终于明白了这里如此安静的原因……也明白了他们为何会被如此殷勤地邀请来共进晚餐。

    斯科特?克利瑟斯坐在那里,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向他挥了挥手。

    埃德不由自主地回以笑容,心中与惊讶、慌乱与疑惑相伴而生的,是由衷的喜悦——那是瓦拉的哥哥,是帮助他度过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没有阻止,也没有责备他任性的选择。放手让他去寻找自己的道路的亲人。

    一瞬间他几乎因为自己的怀疑而心生愧疚。他从来没有叫过斯科特一声“舅舅”,这辈子大概也叫不出口,但斯科特一直以来都毫不犹豫地照顾着他。

    他情不自禁地看向伊斯。

    伊斯站在门口,像一根钉在那里的木桩一样笔直又纹丝不动。脸上的表情依旧冰冷,眼中却燃烧着火焰——埃德完全无法判断他是想冲过去跟斯科特打上一架,还是掉头离开。

    整个大厅里的空气都像冻结了一般。没人开口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忐忑地转来转去。直到伊斯突然几步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旁边,一声不响地坐了下来。

    “酒呢?”他气势汹汹地回头问那个将他们带进来的男人,像是根本没看到斯科特……也忘了埃德还在这里。

    男人不知所措地看向斯科特。

    斯科特远远地点了点头,显得平静又无奈。

    埃德犹豫了一下,虽然不时回头,还是走到斯科特身边,坐了下来。

    “他……”他尴尬地想向斯科特解释,张开嘴却又意识到那毫无必要。

    “……我知道。”斯科特苦笑,“他没有掉头就走,或者怒吼一声变成龙掀翻这个地方,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们的确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埃德坦言,“否则……”

    “否则你们压根儿就不会来这儿?”斯科特笑了笑,推给他满满一杯冒着香气的麦酒,“我也只是偶尔会来这里,没想到你们会出现……听说你们在找莉迪亚?”

    “莉迪亚……和杰?奥伊兰。”埃德承认。

    斯科特点了点头:“我才刚刚知道你从他手里逃脱,出现在那座废城附近的神殿……就在知道你们已经离开了那里,在卡斯丹森林上空飞来飞去的同时。耐瑟斯的牧师不多,有时他们能依靠来传递消息的只有鸽子。”

    埃德默默点头,不确定那显然被延误太久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只是因为传递不便。

    “如果他们没有弄错什么……”斯科特关切地看着他,“里塞克的消息里说你失去了圣者的力量?”

    埃德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后脑勺,再次默默点头。

    “……也许我可以帮你。”斯科特说。

    埃德怔了怔,开始用力摇头。

    “你并不想恢复自己的力量?”斯科特微微有些惊讶。

    “不……”埃德有些茫然地回答,“我只是觉得,也许顺其自然更好。如果有一天它能自己恢复,那很好;如果不能……大概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原本就是稀里糊涂地得到了它,以这种方式失去……或许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斯科特看了他好一会儿,轻轻笑了起来。

    “看来那时让你离开不是个坏主意。”他说,“虽然娜里亚差点就一剑砍在我头上……但瓦拉应该会更喜欢看到你现在这样,更冷静,更强壮……更像个男人。”

    埃德嘿嘿一笑:“我现在半个月不洗头也能毫不在意地跑来跑去——我怀疑她不会喜欢这个。”

    他们相视而笑。埃德突然间意识到,这是母亲去世之后,他第一次在提到她……第一次在想起她的时候,充塞在胸中的,不再只有悲伤与愤怒。

    “告诉我,埃德。”斯科特一口灌下半杯酒,显得兴致勃勃,“告诉我你都去了哪儿——伊斯说他在冰原上找到过你。”

    “是的……你不会相信我在那之后遇到了谁。”埃德回答。

    他向斯科特描述他如何陪伴斯奥,那位野蛮人的老祭司度过一生最后的时光,描述被来自地狱的怪物们包围、被恶魔击倒的那一晚,描述奥伊兰与霍安之间奇怪的关系,那面神秘的镜子,和在废城里突然遭遇的那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精灵”……

    他隐瞒了一些东西,忐忑地希望不会被斯科特看穿。然后他很快发现,自己或许用不着那么提心吊胆——斯科特显然心不在焉。

    他的目光时不时地飘向伊斯,让埃德有点惆怅地怀疑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老实说,他觉得自己的经历还是蛮精彩的嘛。

    他回头看了一眼。原本被迫坐在伊斯周围的人都已经默默地挪开,留给他一张可以容纳七八个人的长桌,桌上堆满了空掉的盘子和酒杯,而他还在继续冷着脸吃喝不停。

    “……别担心。”埃德说,“他是一条龙,他不会喝醉的。”

    “……你见过他喝酒吗?”斯科特问。

    埃德想了想,只能摇头。

    “那么你如何能确定他不会醉呢?”斯科特苦笑着开始灌下另一杯酒。

    埃德不能确定。他甚至不能确定伊斯现在纯粹是因为心情糟糕而拼命灌酒,还是在忠实地执行他的“计划”——但原本的计划里,需要喝醉酒以便有借口留下的可是埃德。毕竟,一条喝醉酒的龙……总让人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不该找回他?”斯科特突然轻声问道。

    埃德愣了一下,不解地望着他。

    斯科特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忘了这句话吧,”他勉强笑着,“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也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毕竟,当我离开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不到我胸口高的,安静乖巧的小男孩儿。然后,感觉就像一觉醒来,那个小男孩儿就变成了一条龙——不,我早就知道这个……可他就这么突然长大了,而我毫无准备。他不再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自以为是又怒气冲冲,想知道一切他不该知道的,并且自以为什么都能解决……而我已经不可能把他扔进塔楼的小房间里关上一下午来解决问题了。”

    “噢。”埃德同情地点头,怀疑斯科特多少也有那么一点点醉了,“我知道,艾伦把这个叫做‘父亲的烦恼’,是一种永久性的,无法解除的法术——我曾经听他这么跟格瑞安夫人抱怨过……而你的受到的法术效果大概还得加倍。”

    斯科特撑住额头,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多谢你的安慰。”他叹着气说,“真高兴我不是唯一那个中了法术的人……以及,我想他是真的喝醉了。”

    埃德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伊斯——那年轻的冰龙已经彻底趴在了桌子上。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