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兽人之神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吱嘎一声轻响,一线微光从门缝透进黑沉沉的房间,门外的黑影屏声静气地等待了一小会儿,忽地推开门耗子一样飞速窜了进去,又小心翼翼地把门合上。[ ]

    他在黑暗中站着,等待双眼适应房中的黑暗。模糊的轮廓逐渐从黑暗中浮现,这个房间显然已经是凛风要塞里最“豪华”的一个,但简单的陈设或许还比不上灰岩堡里最普通的客房,甚至连壁炉都是冷的这个大概并不是因为疏忽。

    躺在床上的人即便是在冬天最寒冷的时候也不需要火焰的温暖埃德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弯下腰,声音细如耳语:“伊斯你真的醉了吗”

    他没有得到回答。酒气扑面而来,伊斯的呼吸又wán書ロ巴,.w○又快,像是真的陷入了昏睡之中。

    埃德直起腰,无声地叹了口气至少,他现在知道一条龙也是会喝醉酒的了。

    他有点不知所措。斯科特的出现并不是完全在他的计划之外但伊斯却没有照计划那样,立刻“怒气冲冲地撤离”。

    这让他左右为难。

    他挠了挠脸,犹豫着要不要滚回房间睡过这一晚再另想办法,却又有些不甘他不确定他们是不是还有这样不着痕迹地混进要塞的机会。而且现在这种状况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无论斯科特隐藏了怎样的秘密,至少有一点是不容怀疑的他不会伤害伊斯。在拖着朋友来寻找“真相”之前,他或许该多想想那所谓的真相,是不是值得破坏伊斯和斯科特之间难得的亲情。

    他想他其实是自私的。他选择坦率地告诉伊斯一切。或多或少是唯恐会失去他的朋友他也不想再独自面对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东西。

    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勇气独自承担的勇气。

    他踮着脚向后退去。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间。

    这座在漫长的时光中渐渐倾颓的要塞,大多数破损的地方都只是被加固而并未修补。房间外的走廊上。天花板要么早已完全塌陷,要么损坏得太严重,索性被砸掉了。埃德抬头就能看到夜空月亮模模糊糊的像一幅被水晕开的画,又像一张阴沉而若有所思的脸,漠然地俯视着他。全集下载

    埃德打了个哆嗦,踌躇片刻,沿着弯弯曲曲的走廊走了下去。

    他没指望还能发现什么惊天的秘密斯科特在这里,无论藏在这里的秘密是出于他的授意还是瞒着他暗中进行,无疑都会被更加小心地保护起来。但他至少可以四处走走。对这个地方多一些了解,如果有一天他不得不“无声无息地潜入”,至少不会摸不清方向。

    他转了几个圈,越来越觉得他的决定无比英明。从外面看,这座要塞的构造似乎十分简单,但里面却简直像矮人的矿坑一样,忽上忽上,四通八达,充满无意义的拐角和莫名其妙的死路。如果上面一两层没有损坏。整个要塞大概会更像一个迷宫如果这样的布局是为了抵御攻进要塞的敌人,建造它的兽人可比他以前认为的要聪明得多。

    要塞的守卫看起来十分松懈。他转了好久才遇到两个守卫,隔老远就能听见他们似乎已经努力压低的说笑声。埃德极其自然地冲他们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仿佛大半夜睡不着跑出来溜达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而他们也只是有些慌张地回以微笑。既没有问他要去哪儿,也没有问他想干嘛。

    “这地方可真大。”埃德索性站在那里,开始跟他们聊天。“比从外面看起来大多了。我觉得我都快迷路了。”

    “是的,大人。”年轻些的守卫殷勤地回答。“我刚来的时候就真的迷路了呢,而且听说兽人的鬼魂仍在这里徘徊。有些时候他们会让你脚下的路通向另一个世界”

    他的同伴有点紧张地用手肘捅了捅他,似乎是想提醒他什么,年轻人却涨红了脸,似乎因为被质疑而更加激动起来。

    “那是真的”他说,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你没听莫尔说过吗塔布里就是这么失踪的”

    “那还是在我们刚刚躲到这里来的时候。”另一个守卫尴尬又恼怒地开口,“自从牧师和圣者大人净化了这个地方,就再也没有那种事情发生了”

    年轻守卫张开嘴,又闭上,涨红的脸迅速开始发白,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是这样没错”他拼命地点着头,生硬地附和。

    埃德笑了笑,开口道:“这里当然不会再有什么鬼魂不过古老的遗迹里总是会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矮人相信石头也有灵魂,精灵相信草木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像这样经历了许多岁月,见证过许多战斗和传说的要塞,如果拥有自己的记忆和灵魂,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开口时他只是想要随便找个话题聊下去,结束时他却不自觉地认真起来。

    他在梦中分享过克利瑟斯堡的记忆,得到过米亚兹维斯的帮助他相信它们的存在,就像相信就像相信瓦拉的灵魂已经去了一个更安宁美好的地方。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

    “所以您是说这地方是活的吗”年轻的守卫有些不安地问道,忍不住看了看身后的墙壁,似乎唯恐上面会突然冒出几只眼睛来。

    “呃并不是那样。”埃德挠了挠头,突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座兽人的要塞如果真有自己的灵魂,大概也不会喜欢他们这些不请自来,脆弱又无用的人类。

    “别在意我说的那不过是没什么根据的传说而已。”他笑着说,“但你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待在这里呢我知道之前你们需要躲避安克坦恩士兵的追捕,可你们现在已经安全了呀。”

    两个守卫互看一眼,年长的那个耸了耸肩,神色有些黯然。

    “我们的村子已经被烧光了。”他说,“很多人觉得待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更安全一些,冬天的时候也很暖和比我们的木头房子还要暖和得多。我们准备在周围种上一些庄稼,再养些猪和羊”

    “那挺好的。”埃德赶紧说道,意识到这个话题并不怎么令人愉快。

    “我想我还是别打扰你们,继续散我的步吧。”他有些尴尬地笑着。

    年轻的守卫似乎更想继续聊下去,年长的那一位却显然松了口气。

    “当然,大人。”他忙不迭地说,“前面往右拐三个路口之后再往左拐,走到底有个兽人留下的雕像,可难看我们发现它之后本想砸了它,但圣者大人说毕竟是兽人建起了这里,不能这样对待他们难得留下的这一点东西也许您会乐意去看看。不过,过了那里,就别再继续往前了,前面的走廊半个月前才塌过,可不怎么安全。”

    埃德点头致谢,信步向前走去,默默地想着那“半个月前才塌过”的走廊半个月前,差不多正是赛斯亚纳发现那个从要塞逃走的法师的时候。

    他并没有按守卫的指引去走,却还是绕到了雕像前。虽然已经事先得到过警告,却还是被那黑暗中突然浮现的、肌肉纠结的狰狞面孔吓了一跳。

    那雕像位于几条路的尽头,面前有一片不小的空地,看起来是个可供聚会和休憩的地方。雕像足有野蛮人那么高,头却占掉了整个身体的近一半,怒张的大口似乎能轻易塞进去一个人,突出唇外的弯曲的獠牙大概早就断了,只残留着一点痕迹。

    但它没有眼睛在本该是眼睛的位置,既没有凸起,也没有下陷,看起来也不像是被凿掉的。

    埃德心中一动,突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普通的雕像那是兽人信奉的神祗。

    他在柯林斯神殿的某本书中看到过,没有眼睛却能看见一切,包括过去与未来,一张大嘴能吞噬整个世界的神,兽人们称之为全能的巴特莱特,但在矮人和精灵的记述中,那其实只是一个来自地狱的、狡猾的恶魔,利用兽人们的信仰让自己日渐强大,妄图借此成为真正的神祗随着兽人的失败与灭绝,他的野心自然也早已破灭,却没人说得出他最终的结局。

    斯科特不大可能不知道这雕像是什么却允许一个兽人信奉的伪神的石像立在这里

    他好奇地走上前,仔细打量那古老的雕像。兽人的雕像线条粗犷而有力,与矮人的作品相比,又显得更加随意,没有什么必须遵守的平衡和比例,对人类来说也没有任何美感可言却也有一种无法否认的、生动而强烈的气势。

    传说中的兽人是凶残而愚蠢的但能够雕琢出这样的作品的文明,或许多少还有些“凶残与愚蠢”之外的东西。

    他长久地凝视着那张没有眼睛,事实上也没有表情的面孔,突然间有些恍惚.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