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洛克堡的鬼魂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死得不怎么体面。他大张着嘴,浓重的酒臭和呕吐物的酸腐气息扑面而来,茫然睁大的双眼向外凸出,脸上的肌肉僵在了死亡前满是惊恐的那一刻。

    至于死因……

    菲利在雷奥哈德身边蹲下,伸出手把死者的头掰到一边,脖子上泛红的指印微微肿起——他是被人勒死的。

    男人的尸体没有完全僵硬,摸起来甚至还残留着一丝暖意,但很显然是救不回来了。

    嘉德?卡洛斯显然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没有强求一个圣骑士去做那连圣者也未必能做到的事,只是在一边沮丧地低声咒骂了一句:“连死也挑不对时间!”

    菲利突然就想起了这个倒霉的家伙——被人们戏称为“挑不对时间的的雷奥”。年轻时的雷奥哈德在博雷纳家族之中各方面都算得优秀,却不知无意中得罪了哪位神祗,无论做什么,不是早了一步,就是晚了一步,从没在正确的时间做过恰好的事,于是渐渐在懊丧之中颓废下来,变成了一个彻底的笑话……这样的一生,也算是一种悲剧。

    “我猜你们没有看到凶手?”菲利不抱什么希望地问道。

    “就差一步!”嘉德焦躁地跺脚。

    ——意思就是他连影子都没看到。

    “我已经派人去四处查看,但现在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嘉德抱怨着,好像这是谁的错,然后没好气地对缩在一边抽抽噎噎的侍女吼了一声:“别哭了!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才十来岁的侍女被这一声吓得脸色发白,一瞬间不止哭泣声,连呼吸似乎都停了。【文学楼】她盘起的褐色长发有几缕落在了白皙的脖子上,被泪水浸透的黑色双眼雾蒙蒙的,看起来像只受惊的松鼠一样楚楚可怜。

    菲利无奈地摇摇头,走到她身边,半跪下来,开口道:“嘿。我是菲利?泽里——你认识我吧?”

    他的语气轻松又随和,像是房间里根本没什么死人,他只是个在走廊上对着年轻漂亮的女孩儿们打招呼的无聊骑士。

    女孩儿不自觉地点点头,抽抽红通通的鼻子。恢复了呼吸。

    “可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这好像不太公平?”菲利冲她微笑。

    “莱斯利。”女孩儿小声说,“我叫莱斯利。”

    “那么,莱斯利。”菲利回头看看雷奥哈德的尸体,“你不是把这位大人从大厅里扶过来的那一个吧?”

    他记得那个侍女是一头金发。而不是褐发。

    莱斯利摇摇头。

    “那是洛兰。”她说,“她抱怨说……她被吐了一身得去换件衣服,让我来看看伯爵大人有什么需要……”

    她打了个哆嗦,把身体缩成更小的一团,瞪得圆圆的眼睛里再次溢满惊恐。

    “你很安全,莱斯利。”菲利轻声安慰,“如果你能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让我们能够尽快找到凶手,你——和你所有的同伴们,都会更安全。”

    莱斯利看着他。神情里却有一丝奇怪的东西。

    “那不可能。”她轻声说,“你们抓不到他的。”

    嘉德猛地向前跨了一步,盔甲哐当作响。

    菲利伸手阻止了他,依旧和颜悦色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你认识他吗?”

    女孩认真地点头:“那是国王陛下啊。”

    “……什么?!”嘉德疑惑地提高了声音。

    连菲利也愣了好一会儿才反问:“哪个国王陛下?我很确定今天鲁特格尔的国王陛下从宴会开始就没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过。”

    “噢。”女孩儿低低地叫了一声,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迅速地白了又红,:“我是说……安特国王……”

    她的声音细如蚊蚋,却像是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周围一瞬间安静得连每个人的心跳都清晰可闻。菲利不由自主地环顾整个房间,一丝寒意从英勇无畏的圣骑士的脊背窜了上来。

    “……你看见了安特?”他难以置信地问道,“安特杀死了雷奥哈德?”

    莱斯利点点头又摇摇头。显得有些迟疑。

    “……见鬼!你到底看见了什么?!”嘉德气急败坏地吼了起来。

    ——那的确是见鬼。

    菲利苦笑着,轻拍那吓得浑身一颤,差点跳起来的女孩儿。

    “我是个圣骑士,记得吗?”他说。“圣骑士不怕任何鬼魂,哪怕他曾经是个国王……所以,告诉我,你是看到了安特国王,还是看到了安特国王的幻影……或者只是看到了某个影子,而你觉得那是安特?认真地想一想。莱斯利,认真地想一想,然后再告诉我。”

    莱斯利犹豫半晌,才用小得几乎无法分辨的声音说道:“我……好像什么也没看到。”

    菲利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从嘉德身上冒出的熊熊火焰,只能一边伸手阻止年轻的骑士怒不可遏地一剑砍过来,一边竭力保持着开始有些扭曲的微笑。

    “那么你为什么会想到安特国王?”他问。

    “伯爵大人……他死得跟国王陛下一模一样啊……”莱斯利畏畏缩缩地回答,“他用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就那么掐死了自己……”

    菲利疑惑地回头——雷奥哈德一只手摊在地上,另一只手放在胸口,怎么看也不像是“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看向嘉德,年轻人恼怒地摇头:“我没碰过他!”

    “是我……”女孩儿的声音颤巍巍的,“他掐住自己的脖子像是被自己吐出来的东西给噎住了,我把他的手拉开,却发现他已经死了……然后我才想起那是什么姿势……”

    菲利也忍不住有点脸色发黑——所以,这纯粹就是自己吓自己吗?

    他耐着性子又低声询问了几句,确定再也问不出更多,才向嘉德摇了摇头。

    “让她走吧。”他说,又严肃地向莱斯利竖起一根手指:“有些话可不该乱说——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否则也不会被挑选进入洛克堡。这里没有什么鬼魂……暂时也没有死人,明白吗?”

    女孩儿用力点头,看起来冷静了许多。

    “……她保守不了什么秘密的。”

    目送她离开之后,嘉德语气生硬地说。

    “那么你想怎样?杀了她,还是囚禁她?”菲利无奈地抓头,“这 种事情迟早会传开,而一个失踪或死去的侍女只会让整个故事变得更加离奇,相信我,那对事情不会有任何帮助。”

    一个普通侍女的生命在宫廷之中轻如草芥,他很清楚这个,也知道自己无力改变。对年轻的卡洛斯来说,让他相信莱斯利活着比死了更有利,比斥责他轻视他人的生命要有用得多。这也算是他活到现在积累下的些许经验之一……虽然似乎有些悲哀。

    嘉德沉默下来,意外地没有反驳。

    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地上的尸体。谁也无法否认,雷奥哈德的死状的确和安特十分相似。

    “……那真的有可能吗?”再次开口时,嘉德的声音里有了一丝不安,“安特的鬼魂什么的……”

    “我不知道他的鬼魂是不是还在这里徘徊,”菲利回答,“但雷奥哈德绝对不是自己掐死自己的。”

    他走过去扯开雷奥哈德的衣领,让嘉德能看清那里的指印。原本还带着一丝血色的指印在短暂的时间里已经变成了骇人的青灰色,却更加清楚。

    “先不说他是不是能用一只手就掐死自己。”菲利平静地说,“这位大人的手指显然也没这么长。”

    嘉德的视线在雷奥哈德的手和脖子上转来转去,终于默默地点头。

    留下指印的那只手,比雷奥哈德自己厚实的手掌要修长得多。

    “事实上鬼魂根本无力伤害人类。”菲利搓了搓发冷的手指,“这是人干的——但那个人为什么掐死了雷奥哈德又刻意摆出安特国王死时的样子……我想那才是你应该担心的。”

    他想他不用再说更多。卡洛斯家的人不会不知道谣言的可怕。如果不是因为谣言,欧格登?卡洛斯,老侯爵引以为傲的长子,不会以那种令人惋惜的方式死去……

    “该担心的是胆敢做出这种事的人。”嘉德声音低沉而凶狠,“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茉伊拉和她的孩子!”

    菲利忍不住微微一笑。虽然每一个人都不完美,卡洛斯家的兄弟姐妹却异常爱护彼此,对于总是充满各种争斗的古老家族来说,那实在难得。

    “你会帮我吧?”嘉德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你可以先回弗里德里克身边,我很快就来找你!”

    他匆匆推门而出,甚至没问菲利是否愿意,似乎已经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了同盟,

    菲利张嘴想要说什么,又无力地闭上,懊恼地发现,至少在理直气壮地强人所难这一点上,弗里德里克跟他的舅舅还是挺像的。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再次环顾整个房间。窗子是关着的,周围守卫严密……凶手要么真的能像鬼魂一样来去无踪,要么对洛克堡十分熟悉。

    作为一个圣骑士,菲利当然相信鬼魂的存在……但鬼从来不会比人更可怕。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