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牧师的疑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早,艾伦?卡沃就出现在斯科特门外。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来找我。”斯科特半开着玩笑给老人拖过一张椅子。

    艾伦坐了下来,略显尴尬地笑了笑:“是有点儿。活到这把年纪,以为自己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经历过,却在快入土的时候突然被人控制着差点害死了自己的朋友——这实在是有点丢脸。不过再想想,我原本就已经是个又老又瘸的家伙,早点面对现实,承认自己的无能,别在到处搀和什么麻烦事,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度过晚年……大概还能活得更久一点。”

    “别这么说,艾伦。”斯科特微笑着,“就算你真的老了也瘸了,也仍旧是许多人最不想面对的敌人。”

    老人咧了咧嘴:“这算是某种安慰吗?”

    “如果你觉得是的话。”斯科特平静地直视着他,“但我猜你并不是来这里寻求安慰的……尼亚去找你了吗?”

    “你吓坏他了。”老人承认。

    “我猜他也不打算帮我传信?”斯科特并不意外。

    “我想他已经告诉过你,用这种方式激怒一个地狱的恶魔并不是明智之举。”艾伦回答。

    “他对我说的是‘愚蠢得像头驴’。”斯科特不以为意地笑着,“老实说,我很久没被人这么骂过了——还真是令人怀念。”

    同伴之中,通常只有凯勒布瑞恩会这么毫不客气地开口就骂……但他或许已不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也许你该听他的。”艾伦无奈地叹气,“毕竟没人能比他更了解地狱。”

    斯科特摊了摊手:“照他所说,曼妮莎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恶魔,而我也只是想跟她讲讲道理而已。”

    “他也说过,地狱有自己的规则,恶魔有自己的逻辑,你觉得她的道理和你的道理能说得通吗?”

    “总得试试才知道。”

    “……所以你不打算放弃这个愚蠢的主意?”艾伦微微皱眉,“斯科特,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莽撞又固执的家伙。但这已不仅仅是莽撞而已……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只是不想再等下去。”斯科特坦率地回答,“你觉得她会如此轻易地放过尼亚——和不肯交还那块水晶的我吗?与其满怀忐忑地等待不知何时会出现的危险,还不如早点解决这个麻烦,我已经没有时间……”

    他突然停了下来。眼中掠过一丝慌乱。

    艾伦却并没有追问,只是沉默地看着他,看了很久,终于摇了摇头:“我原本也没指望能说服你,只是希望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斯科特。我知道你已足够强大,但力量并不是一切。”

    “……我从未忘记这这个。”斯科特低声回答。

    “那么或许我可以放心离去。”艾伦说。

    斯科特猛地抬头,惊愕地看着他,突然间像个发现自己要被抛弃的孩子般不知所措。

    “你要……去哪儿?”他结结巴巴地问道。

    “卡尔纳克——克利瑟斯。”艾伦回答,“娜里亚显然不想再待在这里……就算是被操纵,给了你那一剑对她而言是个沉重的打击,她大概终于意识到‘冒险’并不是那么有趣的事……再加上,她听说泰丝怀孕了,她觉得她该去照顾自己的朋友……她说那才是她更擅长的事。”

    斯科特垂下目光,渐渐冷静下来——这样是更好的。他很清楚,他只是……有些怅然若失。

    “我可以送你们一程。”他说。

    “我倒是更想用最普通的方式,慢悠悠地回去,好好看看路上的风景。”艾伦微笑着,“谁知道呢……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

    斯科特勉强回以一笑,默默点头。

    “如果伊斯回来,让他来克利瑟斯堡找我。”艾伦站起身来,“我借了因格利斯?奈夫一样东西,也许最好还是早点还给他。”

    斯科特再次点头,不敢告诉艾伦。伊斯或许再也不会回来……就算回来,或许也不会再听他说任何一句话。

    他怔怔地看着艾伦离开,一生之中从未觉得如此孤独……他早已做好准备独自面对一切,但当身边可以信任的人一个个离去。那种无法驱散的孤独,依旧有蚀骨的寒意。

    他挣扎着回到这个世界……难道只是为了失去一切?

    .

    寇米特?安塞尔埋头加快脚步,走向河口镇的东门。

    寇米特是个强壮的中年男人,虽然头发花白,却还是满身肌肉,那是常年站在铁炉边挥动铁锤的结果。人们很难想到这样一个热情豪爽的铁匠同时也是一个耐瑟斯的牧师——如今他已经不需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并因此而得到更多人的尊敬……但他却并没有觉得自己更加安全。

    有时他甚至觉得情况比耐瑟斯的信徒们被安克坦恩的士兵公开追杀的时候还要糟——仿佛周围暗影重重,他却毫无防备地站在人群之中,甚至不知道谁是真正的敌人。【文学楼】

    他不是个胆小的家伙,但有些事不对劲——很多事越来越不对劲,那些疑惑动摇着他坚定的意志,动摇着他几十年来相信的东西……而他不知道该向谁倾诉。

    烦乱的心情让他快要走出森林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并不是独自一人。有人无声无息地跟在他身后,不知道已经跟了多久。

    寇米特并没有停下——此刻突然停下脚步只会让追踪者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而更加谨慎。

    他走到一棵树边,靠在树上,假装脱下靴子倒出其中的碎石块,用极小的声音快速地念出咒语。

    那是一个无害的侦测法术,对他这种感觉并不敏锐的人来说十分实用。模糊的影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追踪者并不止一个人,而且正快速地移动到他两侧。

    牧师心中一凛,立刻意识到了危险——这不是跟踪,而是伏击!

    利箭带着风声从草丛中疾射而出。寇米特怒吼一声,向前翻滚,试图隐藏到另一棵树后,至少避开一边的攻击,同时为自己加上防护。

    一根钻进他小臂的箭让他分了神。失败的法术变成一阵无用的能量在他周围无声地爆开,牧师身子一歪,恼怒于自己过于依赖法术而抛弃了战士的本能——不过说实话,他也有很久没有经历过任何战斗了。

    他横下心准备撞进离他更近的草丛里,至少看清敌人到底是谁,却听见一声意料之外的惨叫。

    那声音让箭雨停歇了片刻。一边的草丛里乱了起来,似乎敌人突然开始互相攻击。寇米特趁着着难得的时机躲到了另一颗树后,满心疑惑。

    另一声惨叫响起,寇米特看着一个猎人打扮的男人跌跌撞撞从阴影之中冲出来,踉跄了几步,扑倒在地。

    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根箭。

    寇米特一边赞叹着这准确的一箭,一边迅速料理好自己的伤口,做好防护,抡起铁锤,咆哮着冲向另一边,一头撞进了敌人之中。

    没当铁匠也没当牧师之前他是个给商人送货的护卫,谁都说他打起来像个野蛮人。多年之后,他却突然发现锤子砸起人来远没有砸铁块顺手,反应也远不如年轻时那么敏捷……挫败感多少是有的,但他还是成功地将一个敌人砸翻在地,转头去对付另外两个。

    其中一个才刚刚举起长剑就闷哼一声跪倒在地。一支箭斜斜地穿透了他身体,显然正中心脏。另一个人犹豫了一下,终于转身逃走。

    寇米特不假思索地对着他的背影扔出了铁锤——换做平时他或许会温和一些,甚至说不定会放过他,但现在,他曾经的战士之血已经沸腾起来。

    他的力气还是很大。沉重的铁锤砸断了敌人的脊骨,那一声可怕的闷响让寇米特突然有些后悔。

    他并不喜欢杀人……哪怕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也从来没喜欢过。

    他走过去,迟疑了一下,才从那已经一动不动的尸体上把锤子拔出来。这铁锤是他自己打的,上面还刻了他的名字,总不能扔在这里。

    回过身时,他看见一个高挑的年轻人站在不远处,沉默地看着他。

    年轻人大概二十来岁,面目清秀,一头砂色的短发,蓝得发黑的眼睛在从枝叶间漏下的阳光里也没什么温度。

    他拿着弓,但似乎没有攻击他的打算。

    “……我猜你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寇米特指指地上的尸体。

    年轻人一脸漠然地摇了摇头,走近几步,向他伸出一只手。

    “……什么?”寇米特疑惑地问。

    “钱。”年轻人回答得简单又理直气壮,“我救了你。”

    寇米特愣了一下,突然间有些啼笑皆非。

    他摇摇头,从腰包里掏出几枚银币,看了看年轻人并未收回的手和脸上明显的不满,默默地又加上了几枚金币。

    “我很感激你出手相救,但我只有这么多了。”他说。

    年轻人一声不响地把钱币塞进衣襟里,掉头就走,扔下寇米特一个人在那里发呆。

    牧师看了看满地的尸体。他并不认识他们,他们可能只是普通的强盗,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但也可能不是。

    而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他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他,却不知为何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也是敌人吗?他救了他只是为了赢得他的信任吗?但看起来实在不像,而且他走得都快看不见了……

    “嘿!等等!”

    在还没确定自己到底要怎么做之前,寇米特已经开口大叫起来。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