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冲突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晨雾弥漫在马哲兰湖上,轻纱般随风舞动。几缕阳光从云层之后射向平静的湖面,在水波之上漾出柔和的光晕,连耸立在湖西的黑色断崖看起来都不再那么阴森,散落于南岸的屋舍在晨光之中更是宁静如画。

    加布里埃尔,这湖畔小小的村庄,在这个初春的清晨展现出它最美的一面。

    温柔的水声似乎瞬间洗去了连夜赶来的旅人的疲乏。寇米特微微吐了一口气,不怎么情愿地换了一种心情,仔细观察这个他初次造访的村落。

    马哲兰湖是卡斯丹森林中最大的湖泊,半边被陡峭的凯恩山环绕,另一半则被密林所包围,只有南面有一片平缓的坡地适合人类居住。

    这里本是富饶之地。除了广袤的森林可供狩猎,湖中还有丰富的渔产,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衣食无忧,日子却过得并不怎么舒心。马哲兰湖有一条时断时续的小河与鹿影河相连,许多年来,河水干枯或冰封的季节,总有野蛮人沿着河道长驱直入,肆意抢掠。湖边靠近东面的位置,森林与湖水之间,原本还有另外一个村庄,村民们因为不胜其扰而最终抛弃了家园,迁移到更加安全的森林深处。寇米特他们从东南面的小路走过来的时候还见到了那一片重新被森林吞噬的,倾颓的废墟,看起来鬼影曈曈,早已被时光所遗忘。

    但加布里埃尔的人们却顽强地坚持了下来。他们从凯恩山采来石料,在村庄外垒起了卡斯丹森林的村落中少有的石制围墙,日夜有人看守。进入村庄大门的时候,甚至还能看到围墙下架着粗糙却坚固实用的投石车,但似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毕竟,从前年开始,连续遭遇各种灾难的野蛮人已经自顾不暇。

    村里的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他们沉默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虽然并没人上前阻拦或询问什么,脸上的神情却也很难用友善或热情来形容。即使安迪刻意将“牧师大人”这个称呼叫得连耳聋的人都能听见,也没有让他们的态度有多少改变。

    他们显然在紧张着什么……或从来都是如此。

    安迪飞奔而去,急着将牧师到来的消息带给他的同伴。凯立安抓了抓被晨雾濡湿的短发。漫不经心地把目光投向湖对面的凯恩山。显然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但他却不肯放弃那眼看唾手可得的三十枚金币,目露凶光地让寇米特不得不带上了他。

    他其实可以直接付他三十金币让他离开的——牧师对自己的选择也微微有些疑惑。并不是真的有多么舍不得那几十枚金币,他得承认。这个陌生的、来路不明的年轻人带给他一种奇怪的安全感……而他可不是什么会轻易被“哦,我就是这么厉害!”之类的表情给糊弄住的、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铁匠!

    也许他该施展个法术看他是不是不知不觉地中了魅惑术……可惜现在没什么时间再揣摩自己的心思。

    寇米特把目光从凯立安身上移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的人们。附近有许多村庄的人已经完全成为耐瑟斯的信徒,但加布里埃尔并不是其中之一。这些敢于与野蛮人正面对抗的人们有自己的固执与坚持。几百年来他们信仰的都是伟大的安都赫和水神尼娥——而马哲兰湖与凯恩山也的确保护和滋养着他们,他们并不怎么迫切地需要向一个新的神祗祈求更多……想要改变这一点并不容易。

    寇米特对此并不执着。毕竟人们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信仰。但他也很清楚,任何一种信仰里,都有太过狂热而变得偏激的信徒存在。他只希望这个村庄里显而易见的紧张气氛,不是耐瑟斯的信徒们带来的……毕竟。为了补充补给而来到加布里埃尔的,几乎全都是年轻气盛的战士,而安克坦恩人大概从一出生开始。就没学过如何去“避免冲突”。

    他的希望终究是落了空。

    安迪向着他们冲过来,神色紧张却又有一丝兴奋。还没跑到他们面前就大声叫道:“牧师大人!他们不许我们去凯恩山那边找伊诺克!”

    他似乎是在急着控诉,或寻求寇米特的支持,但寇米特不打算在什么都还没弄清楚的时候“主持正义”。

    “告诉他们谁也不许动手!”他厉声道。

    安迪愣了一下,倒是十分听话地立刻又飞奔了回去。

    走到村中用于各种聚会和仪式的空地上时,寇米特听到了争吵声。如果之前他还指望渐渐成熟的哈利亚特能成为一个稳重可靠、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控制场面的领导者,这会儿他可真心有点失望。一片喧闹之中哈利亚特的嗓门儿几乎是最高的,他也的确是在阻止两边正冲着对方咆哮的年轻人撞到一起打成一团,但他的更像挑衅的语气很明显只会让双方的怒气都越烧越旺。

    “哈利亚特!”他放声吼道。

    铁匠出身的“牧师大人”中气十足,这一声大得连他自己的耳朵都嗡嗡作响,顿时让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寇米特在人群之外站定,平静的目光扫过一张张余怒未消的面孔,好一会儿才再次扬声道:“我是寇米特?安塞尔,河口镇的铁匠,耐瑟斯的牧师……如果这些年轻人给村里带来了什么麻烦,我先替他们道个歉。”

    “诸神在上。”他听见有人不满地低声嘀咕着,“又来一个。”

    寇米特皱了皱眉,意识到不只是这些容易冲动的年轻战士,连伊诺克也并不受欢迎。在这种很少有任何一个神祗的牧师出现的偏僻村庄里,这样的情况倒是十分少见……他们到底干了什么才招来这样毫不掩饰的厌恶?

    哈利亚特分开人群,大步走到他面前,虽然眼中依旧燃烧着怒火,还是恭敬地向他低头。

    “牧师大人。”他说,“我们没有动手!我们只是想借一艘船,去山崖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而已……”

    “而我们的祖先都埋葬在那里,如果我们不希望他们受到无谓的侵扰……相信这位牧师大人也能够理解。”

    一个苍老的声音插了进来,之前只是站在一边旁观的人群里,一位干瘦却精神的老人向前踏出一步,让寇米特终于知道自己该跟谁说话。

    这种国王和贵族们都无暇理会的偏僻村庄里,管理者通常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加布里埃尔看来也并不例外。

    “当然。”牧师转向老人,并没有走得更近,只是坦然直视着对方:“但我知道,这些年轻人来到这里,是为了彻底解除死灵法师对所有人的威胁,如果这个目标对你们来说也并不是全无益处,能不能在必要的时候给我们一些方便呢?”

    他气势沉稳,语气平和,既不会显得咄咄逼人,也让人无法轻视——在河口镇的商会里混了这么多年,总还是有些收获的。

    老人一声不响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缓缓地点了点头。

    “您说得对。”他说,低头对一个圣职者表现出了应有的敬意,“也请容我向您道歉,这样迎接一位牧师并不是加布里埃尔的待客之道,如果您愿意的话,请跟我来,让我的家人能为您准备一点多少可以果腹的早餐。”

    寇米特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邀请,同时也微微有些惊讶——这个老人虽然相貌普通,穿着跟其他人也没什么差别,说起话来却彬彬有礼,从语调到用词,一点都不像是个在这样的山野间度过一生,很可能连字都不认识的普通人,倒像是什么隐居的贵族。

    尽管哈利亚特显然没有学会如何控制自己暴躁的脾气,寇米特还是带上了他,并且成功地只用眼神就让他老老实实地低头向老人道歉。

    但刚才的冲突倒不全是他的错,连名为迪恩?塔布里斯的老村长也承认了这一点。哈利亚特他们借用的船属于一家信奉耐瑟斯的渔民,村里的其他人原本无权干涉。

    “但那里是我们所有祖先的安息之处。”塔布里斯再次向寇米特强调,“如果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我们不希望有外人在那里转来转去。”

    寇米特望向窗外。塔布里斯家的房子有一半是架在湖面上的,从窗口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湖对面的凯恩山,陡峭的黑色山崖几乎是笔直地立在湖边,完全看不到有什么可以当做墓地的地方。

    “……你们选择了一个特别的地方作为墓地。”他说。

    塔布里斯点点头:“山与水的怀抱之中,那是个神圣的地方……神圣,而且安全。我知道你的年轻人们在寻找死灵法师的踪迹,也知道那些暗夜中的影子会做出怎样亵渎生命的恶行,但几百年来,并没有任何死灵法师光顾过这里……或许,直到你们出现为止。”

    寇米特微微皱眉,听出了老人的言外之意——那是委婉的指责,指责他们带来了这个村庄从不需要面对的危险。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