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湖畔疑云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c_t;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全文字阅读】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在塔布里斯的描述之中,寇米特终于能够理解他所说的“安全”。先不提是否真有神的护佑,加布里埃尔的人们把临湖的山崖上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穴当成了墓地。那地方不只是乘船才能到达,抵达岸边之后,还得召唤守墓人放下绳梯才能上去。必要的时候——比如野蛮人大举来袭,他们无力抵抗的时候,那里也是村民们的藏身之处。

    那个同时保护着生与死的洞穴,理所当然成为人们心中的神圣之地,连准确的位置对外人来说都是个秘密,因此而拒绝哈利亚特他们的接近,完全在情理之中。

    但哈利亚特的要求也并不是毫无理由——他们在村外发现的血迹,有向着湖边拖曳的痕迹,却没能在近岸的湖水找到尸体,而附近一户人家的小船也在当晚不见了踪影,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有人把尸体搬上船,藏到了湖对岸reads;。

    “然而,你们并不能确定死的是谁,又是谁偷偷藏起了尸体,不是吗?”老村长淡淡地反问。

    哈利亚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赫然起身,看了寇米特一眼,不等他开口就又强忍着怒气坐了下来,语气却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你是在指责我们的牧师是凶手吗?!”他叫道,“在他为你们做了那么多之后?!”

    “我们十分感激那位年轻的牧师治好了小柯克的疝气。”老人平静地说,“但摩姬和他一起失踪也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寇米特压下一声叹息,觉得越来越头痛。

    “摩姬又是谁?”他问道。

    “柯克的姐姐。” 塔布里斯回答,“是个漂亮的女孩儿,那位年轻的牧师显然对她很有好感。我们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得了吧。”哈利亚特忍不住打断了他,“有意见的人可多了!”

    “哈利亚特!”牧师斥责,却也不自觉地黑了脸——他以为他来对付的是危险的敌人,结果……这事实上却是一场桃色纠纷吗?妖怪事务员!他该在安迪支支吾吾地说“我也不清楚”的时候就提高警惕追根究底的,至少不会这么毫无准备……

    “克鲁斯家就在村口,也许摩姬的父母和兄弟能给您更多答案。[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老人谦恭地向寇米特低头。

    “如果她的兄弟还在家的话。”哈利亚特冷冷地说。

    寇米特握了握拳。好不容易才按捺下抡起锤子敲到那颗不开窍的头上的冲动。

    走出塔布里斯家时牧师终于爆发。

    “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reads;!”他低声吼道,“就算是我的铁炉里烧剩下的焦炭也比那有用得多!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信徒……或至少更多的朋友,而你却在忙着四处点火,给我们制造更多的敌人吗?!”

    高大强壮的战士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开口时却依旧愤愤不平。

    “他们只是嫉妒!”他说,“他们不愿意让村里最漂亮的女孩儿成为伊诺克的妻子!可这对他们来说难道不是一种荣耀吗?而且这本来……”

    “别拿你自己的想法来决定别人该怎么想!”寇米特恼怒地打断了他,“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记住,我不需要你的判断,只需要事实!”

    哈利亚特安静了一会儿。脸上肌肉紧绷,终于吞下自己的怒气,从头到尾告诉了牧师这些天里所发生的一切。

    他们是七天之前来到加布里埃尔的。漫长的追捕让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路过这个湖边的小村庄时,自然而然地就留了下来,稍作休息。同伴之中有一个原本就来自加布里埃尔,他的家人和村里少数信奉耐瑟斯的人给了他们极其热情的招待,其他人,至少在最初几天里也表现得十分友善。伊诺克没有忘记他作为一个牧师的职责,他治愈了村中的几个病人——虽然其中最严重的也不过是不到两岁的小柯克?布鲁斯的疝气——也热情地向人们传.播.教.义。虽然大多数人不过是听听而已。

    为了表示感激,布鲁斯家邀请伊诺克住在自己家中,没人想到麻烦会那么快就随之而来。

    最初的争执出现在莱西?克尔比和弗莱彻?布鲁斯之间。原因是身为耐瑟斯信徒的莱西无意间听见弗莱彻“诋毁尊敬的牧师大人”——弗莱彻向村中的另一个年轻人抱怨伊诺克对他的妹妹摩姬有非分之想,举止也越来越过分,而摩姬正因为不知该如何拒绝烦恼不已。

    对莱西来说这是不可容忍的——伊诺克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不当的言行?而且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儿想要拒绝牧师大人?!

    但弗莱彻坚持他没有撒谎。当然更不肯道歉。

    一言不合,两个年轻人毫无悬念地打在了一起。如果只是平常的打架也就算了,比较严重的是,莱西拔剑砍伤了弗莱彻。

    外出追捕死灵法师的战士,出发时都带上了自己最称手的的武器,片刻不离;只是在自己村子里走动的弗莱彻则自然是两手空空。莱西很可能只是激动之下一时没能控制住自己。这样“不公平”的战斗却激怒了村里另外两个路过的,连他们为什么开打都不清楚的年轻人……事情发展得太快,等哈利亚特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年轻人扭在一起打成了一团。其中甚至大半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在打。

    混战结束之后,之前友好的气氛再也不复存在。

    哈利亚特自己觉得他已经十分公平:他斥责了莱西,愿意向所有被打伤的村民支付赔偿,同时也严厉地警告了弗莱彻,他们不会容忍任何对牧师的污蔑。

    “……你就没问过伊诺克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吗?”寇米特忍不住问道。

    哈利亚特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望族毒女最新章节。

    寇米特无奈地摇摇头。将牧师神圣化有时是必要的……但牧师也是人而已。又怎么可能那么完美无缺?何况伊诺克毕竟也还年轻……

    “也没人问过那个女孩儿?”他问。

    哈利亚特再次茫然地摇头。对安克坦恩的男人们来说,那大概更加毫无必要。

    寇米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呢?”

    哈利亚特的脸上流露出愤然的神情。

    布鲁斯家的兄弟们并没有接受他的警告,反而变本加厉——伊诺克差不多算是被他们赶出去的。

    信徒们怒火中烧,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别人的村子。他们只能决定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但当天晚上,意外发生了。

    临湖的一户人家在睡梦中被一声惨叫惊醒,第二天黎明,早起的人在湖边的礁石上发现了一大摊血迹,一阵惊恐和混乱之后,人们发现村子里少了两个人——伊诺克和摩姬。

    而那户人家十分确定,他们听到的是一声男人的惨叫。

    “……所以你的怀疑到底是什么?”寇米特停下脚步,盯着哈利亚特的眼睛问道。

    哈利亚特犹豫了一下,才低声回答:“要么是某个死灵法师伺机报复,要么……是布鲁斯家那两兄弟干的。但如果找不到伊诺克和摩姬,我们无法确定……”

    寇米特点点头,沉默了很久。

    “我们怀疑他们把伊诺克的尸体和摩姬都藏在湖对岸的山崖上,否则他们不会如此竭力阻挠!”哈利亚特的声音又开始不由自主地越来越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村里所有的人都是帮凶,他们都该受到惩罚!”

    “然后呢?”寇米特阴沉着脸问道,“你要把整个加布里埃尔不是耐瑟斯信徒的人都杀了吗?”

    哈利亚特怔了怔,悻悻地闭上了嘴。

    寇米特心情沉重地站在那里,意识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哈利亚特的猜测显然更倾向于后者,他却无法相信那两个年轻人会仅仅因为一些误会和冲突而杀害一个牧师——就算伊诺克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这样的反应也太过激烈。况且杀害牧师是十分严重的罪行,即便是偏僻乡村里的人也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毕竟……诸神在上。

    而且,如果伊诺克真的已经死了,要让一具尸体消失,绑上重物扔进湖心毁尸灭迹是更简单的事,要藏一个惊恐的女孩儿,也有比无路可逃的对岸更好的地方……哈利亚特的坚持有多少是因为被阻止,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而村民们的阻止是为了保护死去的祖先还是活着的子孙,或是其他更重要的东西,寇米特此刻也无从分辨。

    最糟的情况,伊诺克和摩姬都已经死去,而杀害他们的人也成功地挑起更大的混乱与争端……老实说,他倒希望真正的凶手是某个死灵法师,那会让一切都简单得多。

    “……布鲁斯家在哪儿?”他开口问道。

    他怀疑是否能在那里找到真相,但听听另一种说法总会有所收获。

    走向村口时,牧师不自觉地把目光投向远处的黑色山崖——事情或许与那里根本毫无关系……但它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