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崖上之墓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村民们带来了工具与材料,很快便架起几截长梯。安装好最上面一截的人本可以第一个进入山洞,却趴在梯子上犹豫地向下张望,半晌没有动弹。

    “……下来!”罗杰招了招手,那人立刻迅速爬了下来。

    罗杰把腰间的短刀调整到更顺手的位置,刚准备往上爬,寇米特脱口叫道:“等等!”

    山崖上的情况难以预料,也超出了他的法术范围,最安全的选择……

    眼前有人影晃过,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凯立安已经三两下窜上了梯子,动作轻巧而敏捷,让寇米特怀疑即使没有梯子他也能徒手爬上去。

    “凯立安!……”他叫道。

    年轻人垂头不耐烦地看着他,最后一丝阳光在他眼中留下一抹金色。

    开口的时候寇米特原本是想要阻止,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小心。”他说。

    ——他以为凯立安会给他一个白眼,或当作什么也没听到,但那年轻人怔了怔,却异常乖巧地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仰头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一块稍稍突起的岩石之后。没多久,两道长长的绳梯从天而降,寇米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绳梯爬起来摇摇晃晃,却比颤巍巍靠在山崖上的木梯要好爬得多。人们留下了足够的人手看守船只,剩下的人鱼贯而上,一个接一个爬上山崖。

    寇米特是第三个进入墓地的。洞穴的入口隐藏在山崖的凹陷处,从许多角度看来都像是一片阴影。屋↘】几道被绳梯常年摩擦出的凹糟深深地刻入岩石,入口旁的石壁上有模糊的痕迹,用简单而生动的线条描绘着人们狩猎、打渔、在篝火边起舞的场面,像是某种美好的愿望和虔诚的祈祷。

    这地方原本大概并不是用来当做墓地的,倒像是某个被遗忘的古老圣殿。

    天已经黑了下来,火把的光芒照亮黑暗的通道。通道一侧有好几个显然是人工开凿出的石窟,有的空空荡荡,有的似乎储藏着一些食物。

    罗杰在最靠近入口的石窟外沉默地站着,寇米特探头看了一眼。意识到那是这是守墓人居住的地方。

    寇米特举起火把,观察着那小小的石室。不多的杂物摆放得随意但并不混乱,守墓人当然不在这里,也看不出有过什么打斗和挣扎……灰黑色的地面上却有凌乱的暗色脚印。

    牧师抬头与罗杰目光相接。相信那个寡言少语的猎人也一样能看得出,那在火光下发黑的痕迹,是干枯的鲜血。

    “两个人。”罗杰低声说道,“都活着。”

    寇米特点点头,心情有些复杂。

    地上带着血迹的脚印很明显有两种。一大一小……一男一女。

    如果那表示伊诺克和摩姬都还活着,寇米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松口气……虽然事情也同时变得越发云遮雾绕。

    下面的沙滩上是没有脚印的,大概早已被潮水冲走,他们甚至没有看到那条失踪的船。←百度搜索→【←书の阅村庄那边礁石上的血迹表示至少有一个人受了重伤,他们又是怎么爬上来的?不,更重要的是,他们到底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

    当然,男人的脚印也有可能属于守墓人,但寇米特自问无法分辨。

    他用目光询问着身为猎人的罗杰,而罗杰很快便摇了摇头。

    “不是凯尔。”他说。

    在加布里埃尔。守墓人的职责由村民自愿承担。这固然是一种荣耀,却太过枯燥乏味,而且每日与墓穴和死尸作伴,到底也不是什么愉快的差事,并没有多少人会真的心甘情愿成年累月地待在这里。如今担任守墓人的凯尔?爱德格是个年近五十的鳏夫,失去挚爱的妻子让他心灰意冷,索性抛下了他已经成年的儿女,来这里陪伴她。

    这个男人应该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但现在,或许连他也已身陷危险之中。

    罗杰回身跟一个刚刚爬上来的年轻人说了两句话,年轻人点点头。守在了石室外。

    带着血迹的脚印越往洞穴深处越模糊,没多久就完全消失。

    “……我们去看看点火的地方。”罗杰对寇米特说。

    报警用的柴堆在守墓人的石室对面,从一个狭窄的缝隙挤进去,向上爬一小段儿。有一块稍稍向外突出的岩石,火已经熄灭,飘出的烟薄得像雾,暗红的余烬散出微微的暖意,却无法驱散人们心中的寒冷。

    凯尔同样不在这里,坚硬的岩石地面上也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他们找不到更多线索,只能继续向前。

    更多的人进入了洞穴,他们和人群汇在一起,不时有人好奇而不安地看他们几眼,却并没有人开口询问。

    寇米特不知道这些村民到底怎么看待突然出现的他……但他们似乎十分信任罗杰。

    走不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山腹之中有一个巨大的空洞,火光照不到的地方,闪烁着莹莹的磷光,让寇米特能够模模糊糊地看到开凿在岩石之间,排列整齐的墓穴,却奇怪地并没有太过阴森的感觉。

    空气自然有些污浊,腐烂的气息在鼻端萦绕不去,但没有想象中那么浓烈。在问过罗杰之后,寇米特低声念出咒语,两个小小的光球冉冉升起,用更加稳定的光芒照亮火光所不及的黑暗之处。

    他看见墓穴之间,岩石之上,一尊仿佛正从石头里迈步走出的,古老而巨大的雕像。

    “传说当我们的祖先发现这个地方时,这个石像就已经在那里。它的脚下有两个墓穴,那大概是古时的圣徒。”在他身边,弗莱彻这样告诉他,低低的声音像是唯恐惊醒了长眠的逝者,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敬畏。

    这的确是个神圣之地。

    古老的圣所总有一些残存的力量。不是因为有什么强大的圣器,而是因为曾经存在过的,单纯而坚定的信仰。那种力量随着每一次敲凿深刻在雕像上,随着每一次祈祷弥漫在空气中,即便时光流逝,也未曾消失。

    在这样的地方,死灵法术或许真的不会有任何用处……但那无法阻止人类之间的杀戮与伤害。

    寇米特忍不住多看了雕像几眼。虽然没有任何标志,那浮雕的石像应该是群山之神安都赫,有着方正的面孔,高挺的鼻梁,眼窝深邃,双唇紧闭,神情漠然……

    牧师突然一惊,目光扫过不由自主地聚在一起的人群,意识到从进入洞穴之后,就没有看到过凯立安。

    罗杰站在不远处,在人群中寻找着,似乎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寇米特有些不安,但并不十分担心——他不觉得凯立安是那么容易被任何意外所吞噬的。

    更强烈的不安在于,周围实在太过平静,乍一看也没有一点被破坏的痕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那些沾着血迹的脚印,消失无踪的人,让这样的平静更显诡异。

    罗杰低声与几个年轻人说着什么,像是在安排搜寻。寇米特在洞穴里走走停停,小心地尝试了两三个魔法,却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但这个地方是纯净的——没有什么邪恶的气息,仿佛所有死亡都平静而安详,所有灵魂都有安宁的居所,也仿佛……仿佛一切都已归于彻底的虚无。

    不知为什么,寇米特突然有片刻的恍惚。他一直相信死亡并不是终结,而是另一种开始……但如果那真的就是完完全全的结束,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十来个年轻人在洞穴里散开,罗杰却只是站在那里,警惕地来回看着每一根燃起的火把。杜鲁,哈利亚特挑选的两个战士中更稳重的那个,按着剑柄,寸步不离地跟在寇米特身边,带着同样的警惕忠实地保护着他的牧师。

    不久之后,有人大声地叫了起来,显然有所发现。

    寇米特几乎和罗杰同时冲了过去。

    洞穴偏西的一角有一片较为平滑的石面,看清上面大概是用血绘出的符文时,牧师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周围的空气突然间冰冷刺骨,让他溺水般无法呼吸。额角的血管突突地跳着,他想要保持冷静,冷汗却不受控制地渗了出来。

    符文并没有完成……但他认得出那是什么,他只是不明白,甚至不愿去猜测,它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

    “……牧师大人。”罗杰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到底是什么?”

    “它危险吗?”弗莱彻不安地补充了一句,“这是血吧?这是……谁的血……”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周围一片沉默,不知有多少人已经意识到这黑红色的符文意味着什么。

    无论如何,摩姬?布鲁斯,一个从来没有离开过加布里埃尔的十来岁的少女……可不会画这种东西。

    “大人。”罗杰的语气依旧保持着平静,却有着越来越强烈的压迫感,“如果您知道这是什么……请告诉我们。”

    寇米特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他必须得谨慎地回答这个问题。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