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来自何方的恶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三个人死气沉沉地坐在角落里,谁都不再说话。

    没过多久,特拉维斯回来了。

    “你们可以待在这里,无论待多久都不会有人赶你们走。”他没精打采地说,似乎也知道这其实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他坐了下来,有意无意地与寇米特隔开一段距离。但那点距离并不足以阻止寇米特把目光作为武器投向他。

    “那些人到底是谁派来的?”寇米特问。

    特拉维斯却突然恼怒起来。

    “我怎么知道!”他低声叫道,“他们跑到我家里,告诉我如果你带着伊诺克出现,就把你们带进地下室,其他的不要多问……我既不是牧师,也不是战士,不过是一个补书的而已,我当然不会问!”

    “你没有让我进地下室,你告诉我‘你不知道自己招惹了谁’。”寇米特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并不打算放弃,“那表示你知道是谁,也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不是吗?”

    “……不管怎样,我救了你!!”特拉维斯恼羞成怒,几乎要跳起来,“我扔下了我的房子,我的书,我的一切,救了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家伙,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让我死得更快一点吗?”

    寇米特此刻却异常冷静。

    “没错,你救了我。”他说,“所以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知道什么,那些人都一样不会放过你——你甘心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掉吗?干嘛不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也许我们还能找到一条生路?”

    特拉维斯脸上的神情变幻着,始终没有开口。

    “……你干嘛不先告诉我们为什么有人想杀你——而且还是跟你信奉同一个神的家伙?”凯立安突然问道。

    杜鲁沉默地看着寇米特,眼中透出期待——他也同样需要知道这个。

    在这里的四个人之中,他的确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他原本可以活得十分单纯。却只因为比较沉得住气而被寇米特看中,无端被卷入这样的漩涡。

    寇米特甚至有点后悔把他从地下室里扛了出来。如果让他留在那里,一无所知的他或许并不会受到伤害……

    但他会被怎样的谎言欺骗?下一次相遇的时候,他也会对他举剑吗?

    “你们得想清楚,现在你们还有机会从这潭烂泥里脱身,但如果知道了某些不该知道的事,就再也不可能了。”他轻声说着。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他们自己。

    凯立安给了他一个白眼。而寇米特明白他的意思——他为了救他而杀的人,他在伊诺克身上用箭扎出的那几个洞,已经让他不可能置身事外。

    “……我想知道。”杜鲁低声说。

    特拉维斯把头扭到了一边。却还是坐在那里没动。

    寇米特沉重地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说,“不,我不能确定那是不是真正的原因,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了。”

    .

    半个月前寇米特去了一次瓦兰德。一直以来,耐瑟斯的牧师们都会轮流造访信仰耐瑟斯的村庄。在不需要隐瞒自己的身份之后。寇米特也时常这样来往于附近的村落之间。这对他在河口镇的生意当然颇有影响,但他十分乐于以铁匠和牧师的双重身份帮助有所需要的人们,那能给他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回程的路上他发现了一只狐狸,那种异常红亮的毛色在卡斯丹森林中十分少见。不是猎人的他也被深深地吸引,不由自主地追了过去。

    借着一点法术,他成功地抓住了那只狐狸。却又因为那并非出自天性的温顺而心软,很快便放走了它。然后才发现,他已经偏离了熟悉的道路,跑进了森林深处。

    他并不担心会迷路,反而有点享受这意料之外的旅程。初春的卡斯丹森林藏着无数正在萌发的生命,那是平常脚步匆匆的他很难发现的。

    夜幕降临的时候,闪烁在林间的火光把他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村庄。

    村民们举着火把聚集在中央的空地上,燃烧的篝火和低沉的鼓声似乎表明他们正准备开始一场祭典,而他突然的出现显然不受欢迎——在发现陌生人的身影时,仪式立刻便终止了。

    而在篝火前的祭坛上,寇米特看见了熟悉的标志——他所信奉的神祗的标志。

    寇米特自以为了解卡斯丹森林里的所有大小村落,尤其是信奉耐瑟斯的,即使他从未去过,也至少知道名字和大致的方位,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似乎并不存在于他的地图上。

    村庄很小,只有十来户人家,看起来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对外来者却充满了戒心——即便是在寇米特表明自己牧师的身份之后,那种敌意也并未消失。

    “我们是耐瑟斯的信徒。”他们这样告诉寇米特,“但你不是我们的牧师。”

    一个神祗当然不可能只有一个牧师,一个牧师也不可能声称自己信奉的是另一个神祗。基斯村民这种怪异的坚持让寇米特十分好奇。他试图打听他们熟悉的那位牧师是谁,却并没有得到结果。

    因为不受欢迎,他并没有强行留下,离开村子的时候却察觉有人跟在他身后,似乎是在监视着他。

    那让他有了更多的疑问。他有意走出很远,摆脱跟踪之后,又偷偷地潜了回去。

    鼓声已再次响起,祭祀正在继续,人们低声的吟唱和热切的目光中有无法否认的虔诚,但他们的仪式……

    寇米特从未见过那样的仪式。

    他当然见过祭祀耐瑟斯的仪式,甚至亲自主持过。火是必不可少的,然后是祭品。

    他们称耐瑟斯为创造之神,世间万物中都有他的心血,一花一草都是珍贵的祭品。有时猎人们也会献上自己的猎物,但……基斯的村民们献上的,是人。

    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满头金发,安静漂亮,被人们送到祭坛上时不哭也不闹,甚至面带笑容,让寇米特以为她不过是需要在那里坐一坐而已……但村民们狂热的眼神让他越来越不安。

    当有人向女孩儿举起匕首的时候,他浑身冰冷,终于忍不住冲出来阻止。

    他再次的突然出现激怒了村民。人们咆哮着包围过来,如果不是用法术震慑了他们,连寇米特自己或许也会被绑上祭坛……而被他救下的那个女孩儿,似乎也并没有任何感激之情。

    她只是茫然地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寇米特,让寇米特不禁怀疑她是否被某种药物所控制。但她很快便被人带走,他也无从得知真相。

    他已经忘记了那一晚自己在盛怒之中到底吼了些什么,至少是在当时,那成功地镇住了村民,让他们犹犹豫豫地散去,而不是对他举起武器。

    冷静下来之后,寇米特意识到,这不是他能独自解决的问题。对这些人来说,他根本不是什么牧师,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如果再次激怒他们,他能得到的只有自己的死亡。

    反复思考之后,寇米特匆匆离去,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科帕斯?芬顿。

    被称为圣者的斯科特固然有强大的力量,但在卡斯丹森林,最早开始传教的科帕斯会更加了解情况。

    那时科帕斯也恰好在库兹河口附近的另一个村落,寇米特的消息同样让他惊讶不已。

    “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或我们没有料想到的阴谋。”他说,“我会亲自调查这件事。”

    寇米特表示愿意与他一同前往,却被科帕斯摇头拒绝。

    “他们对你恐怕会有一些敌意,那对我们查清真相并没有帮助。我会挑选可靠的同伴和我一同前往,你不用担心……不过,在这之前,最好还是别让更多人……以及圣者知道这件事,我也许不该这么说,但他有时未免过于急躁。”

    对于这一点,寇米特也只能点头承认。

    虽然满心忧虑,他也只能返回河口镇……回程中他在库兹河口停留了一天,正在酒馆里喝着闷酒的时候,莫名地被卷入一场两队冒险者之间的争斗,差一点就横尸街头。

    他本以为那只是一场意外,却在离开时得到善意的警告。

    “小心。”赶过来解决纷争的守卫之一这样告诉他,“想想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我在这里长大,见过许多次冒险者们相互间的冲突,也很清楚他们那些花招,这一次……老实说,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冲你来的。”

    在寇米特惊讶的目光中,那个年轻人耸了耸肩,补充道:“也许是我想得太多了……不过小心点总是好的,现在的世道可乱着呢。”

    那故作老成的语气有点可笑,但寇米特诚恳地表示了感谢……心中的不安却也不由自主地加深了几分。

    他想起科帕斯所说的,“我们没有预料到的阴谋。”

    他知道他们已经引起太多的关注,也为自己树立了难缠的敌人……那阴谋会来自何方,单靠猜测是不会有结果的。

    然后,在接近河口镇的森林里,他再一次遭到了伏击。

    虽然再一次幸运地被凯立安所救,也让他再也无法将在库兹河口的遭遇当成某种意外……而伊诺克则将他的怀疑引向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方向。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