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对峙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沉默。

    投进窗内的树影随阳光移动,在伯兰蒂图书馆这小小的一角,沉默是寇米特得到的唯一回应。

    即使是他自己,也在沉默中茫然地盯着自己骨节粗大的手,久久无法从记忆中挣脱。

    他还记得他愤怒地质问那些基斯村的人们,到底谁教他们这么做?难道他们真的以为神会因为这种野蛮而残忍的献祭赐福于他们?

    回答他的男人一脸的理所当然。

    “神赐给了我们一切,他让我们远离战争与疾病,给我们丰足的猎物……我们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献给他,又有什么不对呢?”

    “既然如此,你干嘛不干脆献出自己的生命?!”寇米特向他怒吼。

    “我的生命并不会比我的女儿更珍贵。”男人坦然的回答让他目瞪口呆,“何况她会比我们都更早回到神的身边,再也不会有任何痛苦和悲伤,对她来说,那不是更好吗?”

    寇米特无言以对。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意识到,他无法说服,也无力改变这些人。他找到了他认为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人……但那或许也是个错误。

    他抬头看向其他人。凯立安把目光投向窗外,若有所思地发着呆,杜鲁怔怔地瞪着他,脸上的神情在恐惧与疑惑间徘徊,特拉维斯低着头,手指在桌面上无意识地抓挠着,双唇微微开合,却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你知道听起来谁是最值得怀疑的人吧?”

    最终,是凯立安打破了沉默。

    寇米特没有回答。

    他当然知道……但他不愿相信。

    如果一切源于基斯村那场被他破坏的祭祀,知道那件事的人,除了当事者之外。只有科帕斯?芬顿……而他绝对有足够的威望和力量,让其他知道或不知道真相的人为他所用,甚至能毫不犹豫地对另一个牧师下手。

    但……那是科帕斯?芬顿。

    他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科帕斯时的情景。那时他还年轻,在一个短暂而炎热的盛夏护送一队商人从卡姆返回巴拉赫,途中经过一个刚被维因兹河洪水肆虐过的村庄,不得不从头开始的人们,脸上却没有他预料中的疲惫与绝望。

    “有一位牧师在这里。他会帮助我们。”有人这样告诉寇米特。

    在当时的寇米特看来。那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帮助”。没有什么瞬间让倒塌的房屋恢复原状,让堆积的淤泥回到河床的奇迹,甚至也没有什么喋喋不休的传教。那位牧师只是教他们如何更快地重建家园,如何利用河水留下的馈赠,如何预防下一次的灾难……老实说,住在维因兹河边的人们并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们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

    但他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个经常被洪水袭击的村落,至少在还活着的人们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有牧师造访。

    意识到自己仍旧在神明的看护之下,似乎已足够给他们力量。

    传闻不过是耳边的风,寇米特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在准备离开时,他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牧师。

    留着黑色短发的年轻人穿着简单的长袍。即使原本是白色,此刻也已经发灰。笔直的站姿初一看更像是个士兵,有着棱角分明的、略显严肃的面孔。在刚刚搭建起来的、简陋的小酒馆里。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向他致意,却又恭敬地保持着距离。

    出门在外的商人总是分外虔诚地信奉着所有的神明。商队里的人对这个年轻的牧师十分热情。甚至慷慨地献上了金币和一些价值不菲的货物——矮人制作的珠宝,来自南方的香料、美酒和布匹……

    名义上来说,那是进献给神的东西,寇米特从未听说过有哪个牧师会拒绝,但年轻人却笑着摇头。

    “如果你们愿意拿这些换一些种子和工具运到这里,神会给你们同样的祝福。”

    他说。

    那时在寇米特心中涌起的不是敬佩而是鄙夷——与坦然接受相比,他更讨厌这样的惺惺作态。

    大步走出酒馆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年轻人一次也没有提起他所信奉的神的名字……那实在有些奇怪。

    即使几年后意外地成为耐瑟斯的信徒,对科帕斯有了更多的接触,最初的印象依旧根深蒂固地留在记忆深处。他不能否认科帕斯是个极其可靠、值得尊敬的牧师,他所做的一切都无可挑剔……却完美得近乎虚伪。

    他严厉地告诫过自己,那是一种偏见,最初的那一丝鄙夷,却始终若有若无地存在着。

    这反而让他更加不愿去怀疑科帕斯——他担心他的判断会被他并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偏见所左右。

    他再次看向特拉维斯。如果有谁能改变……或证实他的判断,特拉维斯绝对是其中之一。作为记录者,这个不会任何法术的手艺人几乎能把每个牧师的家谱都倒背如流。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特拉维斯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移开目光。

    他在害怕——寇米特意识到。科帕斯当然是值得畏惧的,怕死也没什么可谴责……但寇米特下意识地觉得,真正让特拉维斯恐惧的并不是这些。

    “……我们是要在这里坐到老死吗?”凯立安不耐烦地问。

    “……也许你可以去找本书来看看。”寇米特无奈地回答。

    特拉维斯显然知道些什么,但从他那里挤出来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

    “这里的书至少有一半以上不过是人类的自以为是。”凯立安冲他冷笑,“我还没无聊到那种地步。”

    这句话意外地惹怒了特拉维斯。

    “即便是看似荒诞的传闻和幻想之中也包含着真实、真理与智慧,如果你无法判断和理解这些,只能证明你自己的愚蠢无知!”

    大半的时间在伯兰蒂图书馆中度过的修书匠怒目以对,“而且,别说得你好像不是人类一样!”

    ——也许真的不是。

    寇米特默默地想着,但那模糊的猜测比对科帕斯的怀疑更不靠谱。

    “那么你的智慧又让你从那些胡言乱语中得到了什么?”凯立安反唇相讥,“得到了让你一筹莫展地坐在这里的机会吗?”

    特拉维斯瞪着他,脸色铁青。

    寇米特本打算开口阻止,想想却又闭上了嘴。

    “没什么是新的。”特拉维斯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一句。

    寇米特微微皱眉。

    “正在发生的都曾经发生过,一切终将回到最初。”

    特拉维斯渐渐低下去的声音越来越像是某种难以理解的咒语,凯立安却只是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毛。

    “别告诉我你也能穿越时间之流。”

    他说,然后怔了怔,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一空,思绪显然瞬间飘远。

    特拉维斯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他看着凯立安的方向,却并没有把那个人看进眼中,仿佛真的是在看着什么时间残留下的幻影。

    寇米特和杜鲁对望一眼,只能在这越来越莫名其妙的对话和越来越诡异的气氛里保持着沉默。

    牧师的耐心逐渐消失的时候,凯立安像是从梦中惊醒般猛地转头望向窗外。

    寇米特顿时紧张起来,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什么,凯立安已经一声不响地拉开最近的窗子,翻身跳了出去。

    不得不跟上去的同时,寇米特也听见了又一声惊呼——也许伯兰蒂图书馆也并不是那么安全。

    但……他们还好端端地在这里,如果是来找他们的麻烦的敌人,未免也太早暴露了吧?

    .

    寇米特追上凯立安的时候,年轻人已经站在一棵云杉树下,像他一样在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但谁也不敢靠得太近,毕竟,如果不小心卷进法师的战斗之中,谁都只能自认倒霉。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对峙的两个人里,其中之一显然正是伯兰蒂图书馆大名鼎鼎的守护者,法师袍上的蓝白条纹让它看起来更像是牧师的长袍,胸口醒目的金色星辰标记却表示他们来自法师协会。

    说“对峙”或许并不合适……因为另一方只是在不断地道歉而已——寇米特觉得他大概并不是来追杀他们的。

    那是个跟凯立安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中等身材,黑发刚刚垂到肩头,皮肤有点粗糙,额头也有点高,看起来并不讨厌……却也不怎么聪明,在惊慌中睁大的深蓝色眼睛原本就已经够大,此刻看起来简直像是受惊的小狗般天真无辜,笑容略显紧张却还是挺讨人喜欢。

    “抱歉,抱歉,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不能进入的!”他高举起双手,连连道歉,眼神无比诚恳,“我以为那是个捷径!我跟我的朋友走散了,我只想尽快找到他而已!”

    法师的年纪也不大,一直脸色阴沉地瞪着他,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的样子。

    “你到底是谁?”他突然开口问道,“那扇门不是谁都能打开的!”

    在他握紧法杖的同时,凯立安黑着脸拉开了弓——而寇米特惊慌地发现,他的箭尖对着法师的方向。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