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百章另一个交易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清瘦儒雅,衣着朴素而整洁,看起来风度翩翩,让人心生好感。这样的人出现在伯兰蒂图书馆相当自然,也并不特别引人注目,埃德却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惊讶得几乎把自己绊倒在草地上。

    他不可能认错——那是杰?奥伊兰。

    一个死灵法师居然敢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过,这里又有谁能认得出他呢?

    “大人?”察觉到他突然迟疑下来的脚步,吉罗德恭敬地问道,“需要休息一下吗?”

    “哦,不。”埃德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好像只是需要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他拒绝了吉罗德殷勤的陪同,顺着吉罗德指出的方向走出一段,确定自己的身影已经被树木遮蔽之后,立刻转了个弯,小心翼翼地追向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奥伊兰。

    谨慎如奥伊兰,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而且……他还有太多事想要弄清楚。

    他得承认他对奥伊兰的感觉十分复杂。老人在他后脑上留下的东西至今仍困扰着他,而他也永远无法接受那些让奥伊兰成为一个死灵法师的所作所为——对他人的生命与灵魂的漠视与玷污。

    但在许多方面,杰?奥伊兰是值得尊敬……或至少是值得赞叹的。

    老人脚步从容,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埃德却紧张得没一会儿就开始冒汗。

    他们一前一后地转到了后院。伯兰蒂图书馆的庭院被主要的建筑分成两个部分,前院有修剪整齐的草坪与灌木,还有像是随意散开的高大的云杉树,视野开阔,人来人往;后院却林木葱茏,更自然,也更幽静。那让埃德能更好地隐蔽,却也很容易跟丢。

    不过是眨眼之间,奥伊兰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埃德迟疑了一会儿才走出他藏身的地方。小心地环顾四周。

    他怀疑奥伊兰已经发现了他,但老人既然没有鬼魂般出现在他身后对他冷笑,跟他说一声“好久不见”,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寻找。

    他没有找到奥伊兰。倒是找到了一扇位于小径尽头,掩映在正悄悄抽出新芽的蔷薇花架下的木门。

    那看起来是图书馆一扇少人进出的侧门,懒洋洋地半开着,像是某种漫不经心的邀请。

    埃德探头看了看,门内光线昏暗。不像图书馆的其他地方那么明亮,平静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危险——他甚至能感觉到某种微弱却熟悉的气息……魔法的气息。

    这好像不是什么可以擅入的地方……但也似乎是奥伊兰会感兴趣的地方。

    埃德舔舔嘴唇,冒险钻了进去。

    整齐的台阶向下延伸,穿过一条走廊之后,古老的气息愈发强烈地萦绕在鼻端,微微有些呛人。另一扇敞开的木门后,一排排整齐的书架立在并非自然产生的柔和光线中,恍惚像是另一个世界。

    埃德将脚步放得更轻,带着惊叹行走在书架间。架子上多半并不是书,而是一张张小心地摊开。还覆以某种轻薄的织物作为保护的纸卷。 书架间,靠墙还有一列列的柜子,柜面镶嵌的玻璃上晃过他的影子,竟让他惭愧地觉得自己像个不请自入的贼。

    ——也许在别人眼中,此时的他的的确确就是个贼。

    这里应该是伯兰蒂图书馆收藏珍贵古籍的地方,无疑不会允许人随便出入……奥伊兰想在这里找什么?

    四周太过安静,一点细微的响动也足以吸引他的注意——右侧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最多像是有只小小的虫子在纸页间爬行……但埃德觉得守护者们大概不会允许这里有任何未经允许的生物出没。

    他屏声静气地走过去,不出意料地看见了奥伊兰的身影。

    老人站在一个书架前,正细心地将一张羊皮纸卷展开在木架上。埃德小心翼翼地看了几眼。正准备缩回他藏身的书架后时,老人毫无预兆地突然回头。

    目光相接,埃德尴尬地僵在了那里。

    奥伊兰却十分随意地对他点点头,泰然得仿佛他们不过是在集市上相遇的两个熟悉却并亲密的朋友。

    埃德呆站了一会儿。讪讪地走了出去。

    奥伊兰不紧不慢地继续着。他挎了一个不大的布包,每收起木架上的一份纸卷,都会用另一份纸卷代替,动作不快,但极其熟练,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埃德的嘴张开又闭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更重要的事情的话,或许可以帮我一个忙?”奥伊兰头也不回地淡然开口。

    “……告诉我,我有什么理由要帮助你,而不是抓住你呢?”埃德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因为连你也怀疑自己是否有那个能力——我知道你恢复得不错,但本能大概已经告诉你,在这里使用魔法不是个好主意……你是对的。经验则告诉你,虽然你比我年轻得多,但如果选择肉搏,也多半打不过我。所以,你是打算语重心长地说服我束手就擒,还是干脆大叫‘抓贼!’呢?”奥伊兰悠然回答。

    从语气判断,他的心情挺不错,埃德却不禁一阵气闷。

    他实在讨厌透了像这样被一眼看穿——从前他乐于听朋友们称赞他的单纯,但在奥伊兰面前,这份他越来越想隐藏的单纯十足就是愚蠢!

    “我帮过你!”他语气生硬地质问,“而你回报了我什么?!”

    “我更愿意把那叫做‘合作’或者‘交易’——我的确如我所承诺的,让那个金发的小王子回到你身边了,不是吗?”奥伊兰平静地说,“虽然不太完整……但那可不是我的错。”

    埃德沉默地瞪着他的背影。

    罗莎十分怀疑,当埃德在废城地底发现塞尔西奥之后,老死灵法师就已经把男孩儿从监牢中带出来,藏到了别的地方,当成试验品……以及当成某种筹码控制在他自己手中——他也的确成功地利用这一点让埃德答应冒险与他合作。

    那是合理的猜测,埃德却始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但他同样不能确定,对奥伊兰所说的话,他到底能相信多少。

    “当然,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告诉你那个男孩儿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甚至能告诉你他是否还能够恢复……”奥伊兰微微停顿了一下,移到旁边的另一个书架,依旧不曾回头:“所以,另一个交易……如何?”

    埃德没有出声。但他不能否认,他这么偷偷摸摸地跟过来,没有试图告诉任何人“这里有个死灵法师!”,的确是因为他仍抱有一丝微弱的希望,希望奥伊兰能救塞尔西奥……而这个老人不会在任何被迫的情况下“无私地”帮助他,即便不得不如此,他也会在帮助他的同时,让他付出更为沉痛的代价。

    他判断着每一种不同的选择可能带来的后果,最终只能无奈地问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我通常能很好地判断时间,但一次,似乎有些东西不在它们该在的位置……我想那些穿着可笑长袍的法师们大概就快发现这里的异常,而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如果你能帮忙引开他们,我将不胜感激。”奥伊兰回答得彬彬有礼,手上却一刻不停。

    “……我可以帮你。”埃德恼怒地说,“但你不能带走这里的任何东西,它们并不属于你!”

    奥伊兰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有些可笑。

    “它们之中有一些确确实实属于我——至少曾经属于我。”他说,“至于另一些,你以为有多少人能了解它们真正的价值?与其在这里变成某种只供夸耀的资本,它们说不定更愿意被我带走……何况我总是会还回来的,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这里的家伙至少知道该如何保护它们。”

    埃德再也无话可说。

    他憋着一肚子的闷气转头走向门外,又突然转回来。

    “我要去哪里找你?”他恼怒地问。

    “你不可能找得到我。”奥伊兰说,“我会去找你。”

    ——当然。

    埃德咬咬牙,闷声不响地疾步走开。

    “小心。”奥伊兰漫不经心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那些法师大概就快到门外了……他们可不是以仁慈和耐心出名的。”

    ……他一点也没有说错。

    刚刚跑上台阶,埃德便看见了那个从门外投进来的、被拉长的人影。

    心不由自主地一颤——伯兰蒂战斗法师的大名,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他抬起头,门外一个穿着有蓝白条纹装饰的长袍,胸前还别了一枚金星标志的男人正惊讶地瞪着他,目光迅速阴沉下来,握在手中的法杖顶端,嵌着一颗形状与伯兰蒂的水晶尖顶十分相似的宝石。

    在那彼此四目相对的、沉默的一瞬间,埃德察觉到了危险。

    虽然并没有念咒,法师隐藏在宽大的袖子下左手手指却微微动了一下……那是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法术。

    ……甚至都不先问一声“你是谁?”吗?

    埃德暗自叹息着,别无选择地一头撞了过去。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