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时光之影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在遥远的北方,春天还只是一声羞怯的低语,但在鲁特格尔中部的剑湖附近,绿意已经染透了每一寸土地。充盈在空气之中的生命之力,让夜色中拥有许多恐怖传说的悲泣森林都再也阴森不起来。

    但在魔法的保护之下,森林之中的某些地方,虽然悄悄改变了颜色,却依旧寂静得仿佛停留在永久的安眠之中。

    一个女人在林中踽踽独行,绣着繁复花纹的深红色斗篷仿佛一朵过于浓艳的花朵,月光下依旧醒目得令人心惊。

    但女人并不担心有谁会窥探她的行踪,也不担心会迷失方向。她记得她的重生之地……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并不想回到这里。

    林间有一片小小的空地。莉迪亚?贝尔停下脚步,怔怔地发了一小会儿呆。

    她很少去回想,此刻难免惊讶于记忆的清晰。她甚至记得二十多年前那条从地底钻出,绊住了她的树根,记得知道无论自己的要求如何任性都不会被拒绝时不露声色的得意,也记得第一次钻进那被埋藏了几千年的地下通道,得知自己正面对一个连传说已被遗忘的古老国度的秘密时的兴奋。

    安克兰,被诅咒的城市……被畏惧的力量。

    在那之后,她其实不止一次地回到这里——被封闭的道路并不能阻止一个好奇的法师。

    艾伦或许是知道的……至少那个该死的半精灵一定知道,但谁也不曾阻止过她。

    他们大概认定了她不会想成为死灵法师。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是极其愚蠢的事,尤其是像她这样喜欢被人们所关注的女人……但她实在无法拒绝任何力量的召唤。

    而在她的亲人死去之后,她有更加完美的理由沉浸其中。当你把一切所谓“人性”的限制抛在脑后,世界会以另一种面貌呈现在你眼前。

    她从不后悔在这里毫无顾忌地召唤来自地狱的力量。沸腾在她每一血液中的力量如此强大。那一瞬间甚至让她觉得自己已成为可以俯视苍生的神祗……她只是后悔没有更小心一些——说到底,还是得感谢那该死的半精灵。

    他们找到了她,在最关键的那一刻……而她以为永远也不可能会伤害她的尼亚?梅耶,将一柄匕首深深扎进了她的腹部。

    没有谁是可以相信的。

    感觉到死神冰冷的拥抱时,她在愤怒的咆哮之后放声大笑——至少,他们会给她陪葬,他们会一起被埋葬在这里……在那一刻。她甚至因为斯科特没有出现而愤恨不已。

    “冒险”是一个刺激又危险的游戏。他们曾经向彼此承诺。如果成功,他们会分享财富与荣耀,如果失败。他们会共同拥抱死亡。任何情况之下,他们永远不会把任何一个人抛在身后。

    ……那不过是另一个谎言。结果,真正死掉的只有那个臭哄哄的矮人而已,而艾伦甚至没有回来给他收尸。

    她不自觉地按向腹部。那里总有隐约的疼痛,仿佛在提醒她什么——是的。她知道尼亚已从地狱归来,而她总有一天会让他因此而后悔。

    莉迪亚出神地盯着脚下。地面上有一个陷落下去的大坑,她知道那是谁造成的。几年的时间里,泥土。落叶,繁盛的花草,已经让那里看起来像是一片自然形成的凹地

    很显然。下面的密室已经完全毁掉了。十几年前她就该毁掉这里,只不过当她浑身发抖地在地面上醒来时已经太过虚弱。而之后,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不,或许应该承认,她只是不想回来。

    有什么必要呢?她已经知晓这里全部的秘密,而悲泣森林的魔法会继续隐藏它的踪迹。

    现在,她怀疑她错了——这里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她微微皱起眉,不确定自己还能从眼前这个乱糟糟的坑里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知道伊斯出现在这里时她回来过一次,那时,比地上的大坑更吸引她的,是不远处那个方方正正像模像样,连上面的土都拍得平平整整的大坑。

    她以为那是劳根?提尔克的坟墓——她以为伊斯在知道一切之后特意回到这里埋葬了劳根。

    有一瞬间她甚至莫名地有些欣慰和感动,然后她冷静地意识到那其中有太多说不通的地方。就算有谁曾经告诉过伊斯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可能在变成龙远离人烟地独自生活了几年之后突然飞回来,只为把劳根从地底拖出来重新再埋一次。

    她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来解除自己的疑惑——操纵树藤挖开了坟墓。

    看见威灵顿,那个被伊斯追着从冰原消失的死灵法师的尸体曝露在星空之下时,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附近会有满地碎骨。

    于是她索性召唤了威灵顿的灵魂,以了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时威灵顿虽然并不情愿,但还能——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她所有的问题。她低估了那个得到银币的精灵的好奇心……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发现更多值得她关注的东西。精灵拿走的石板不过是个标志,除了给他自己带来一堆的麻烦之外不会有任何用处。她甚至乐于欣赏它可能引起的混乱……但那个精灵对此倒是十分谨慎。

    女法师再次拉回自己散乱的思绪,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森林,又转头环顾四周。她知道她所站立的地方就在安克兰的正中,但地面的建筑已经完全消失,而她怀疑这里是不是还有谁的灵魂能向她描摹那逝去的王国的模样。

    ……也许还有一个。她想。

    无论如何,死者总是会知道些生者不知道的事,看见生者看不见的东西,而她现在已经知道她到底该问什么问题。她只担心时间已经过去得太久,地狱永不熄灭的熔炉或许已将那个并不怎么顽强的灵魂其化为无用的碎片,去填补遗忘之墙的缝隙。

    她画下法阵,片刻之后,一个虚影出现在她面前,茫然四顾。

    “威灵顿。”她呼唤那法师的名字。

    “莉……迪亚。”

    无声的回应在她脑海中响起——他还能认得出她,那是件好事。

    “用你的双眼去看,安克兰昔日的土地之上,除了这里之外,哪里的力量最强?”莉迪亚简单地问。

    将还拥有意识的灵魂召唤到这个不再属于他们的世界并不容易,每一分流逝的时间都在带走她的力量。

    “他不肯听……这亡者之城……被祝福之地……”那亡魂答非所问。

    “……这地方该有个祭坛之类的东西,它在那里?”莉迪亚不耐烦地打断他。

    “火一样的红色,血一样的红色……精灵……跳来跳去,跳来跳去……”法师突然间嚎叫起来,“那是我的东西!”

    “红色的什么?”莉迪亚抓住了那个最接近她猜测的词。

    “死亡。”法师喃喃自语,开始喝醉了酒一样晃来晃去,他灵魂的影子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只有死亡。跳来跳去……”

    “红色的什么?!”莉迪亚厉声喝问,迅速失去了耐心。

    “死亡。”他对她笑着,扭曲而疯狂,“白色的死亡。”

    ——这完全是浪费时间。

    她怒气冲冲地将那即将覆灭的灵魂送回了地狱。

    世界安静下来,她又一次环顾四周,在油然而生的怒火之中几乎想要挖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但那实在太过费时又费力,而且很可能会完全破坏这里的魔法……她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那么……她还剩一个方法,而那需要一点运气——那需要很多运气。而“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一向是她最唾弃的。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松开拉住斗篷的双手,从腰包里掏出一个精巧的水晶瓶,将其中黑色的细砂小心地倒在手中,低声念出咒语,然后缓缓随风吹向四周。

    微尘般的时之砂隐隐闪烁了一下,融入夜色之中。片刻之后,周围的景物如梦境般缓缓改变。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巨手重新绘出了一切,让那消失在几千年的古老城市再次拔地而起。几座显然并非出自工匠之手的高塔直刺天空,身边耸立的石墙满是精巧的雕塑,带着某种太过刻意的夸耀,却不乏迷人之处。

    莉迪亚眯起眼,试图看得更清楚一些,但一切仿佛在水波中摇晃,远处的景物更是淡得像雾……一个全副武装的精灵昂然迎面走来,幽魂般直接从莉迪亚的身体中穿过。

    那只是无害的幻影,他们并不存在与同一个时空。女法师却感觉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就像她濒临死亡的时候……就像她幸运地从死神手中逃脱的时候。

    她恼怒地咬紧了下唇。

    她已经不是那个徘徊在生死之间,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恐惧与狂喜的、脆弱无力的女人。她能控制一切——她必须控制一切。

    莉迪亚不自觉地拉紧了斗篷,走向视线之中那座最高的,蓝色烟雾般的尖塔。

    幻象只能维持片刻……她并没有太多时间。

    .(未完待续)

    ps:家里网络出问题只能带回公司发然后一大早好多事啊啊啊今天发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