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凯立安的计划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脚步声在黑暗中如心跳般响起,一声声缓慢而沉重。←百度搜索→【←书の阅它敲打着地面,反弹在狭窄的墙壁之间,模糊在潮湿的空气里,而后逐渐散去。

    那是唯一的声响。没有急促或平稳的心跳,没有在空气中凝成白雾的呼吸,没有血液的流动——甚至没有耳边拉长的尖叫般令人心烦的耳鸣。

    从前那些让他讨厌的噪杂的声音竟如此令人怀念。

    男人伸出手,指甲从墙壁上挠过,细碎而连续的摩擦声听起来像是有一条巨大的蜈蚣爬着。他并不担心有人会听到……他甚至希望有人能听到。

    密道里很多地方点上了火把。他能听见负责巡逻的守卫从另一边走过,僵硬的脚步声里透出紧张。恐惧已经浸入他们的血液,如果他在这里低吼一声,那些“勇敢”的骑士多半只会落荒而逃。

    男人青灰色的唇边扭曲出一个诡异的冷笑——他们的确应该畏惧他。那些背叛了他的人们,很快就会付出代价。

    他继续前行,在一个被拉长的影子落到他脚边时停了下来。

    前面有一段短短的台阶,一个女人站在台阶上方,窈窕的身形被火光拉得细长而怪异。

    “你必须得停止这么做了。”她开口道,向前走出一步,火光流过她浓密的黑色卷发和宝石般的绿眼睛。

    男人瞪着她,目光森冷如鬼魂。

    “你是想让自己再次成为一个笑话吗?”莉迪亚冷笑着,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但‘恐惧’并不是对任何人都有用的武器……你出现得如此频繁,迟早会被抓到。那可不是我们想要的。”

    男人从胸腔深处发出一声带着怨恨的,嘶哑的低吼。

    “你知道我可以用别的方法来阻止你。”莉迪亚开始失去耐心,“我只是不想让事情弄得太过难看——还是说那才是您需要的,陛下?”

    她带着嘲弄的语气让男人更加愤怒。他向前逼近了一步,莉迪亚却只是悠然地伸出一只手,指上一枚鲜红的宝石戒指在幽暗的光线中看起来更像是一块被烧得发红的炭,带着能灼伤灵魂般的炙热。

    男人僵在原地,骤然收缩的瞳孔中显出最深的恐惧。

    “回去吧。陛下。”莉迪亚的声音却在此时意外地柔和起来,“我向您保证,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您将得回曾经属于您的一切……您将得到您想要的一切,这是神给您的许诺。您已经付出了代价……不是吗?”

    男人直直地瞪着她,显然心有不甘,却还是缓缓地向后退去。

    一阵风从密道里穿过,突然明亮起来的火焰照出那张属于安特?博弗德的脸,灰败而僵硬。带着死亡时凝固其上的怨愤与疯狂。

    他肿胀的咽喉间挤出一个含糊的词语,莉迪亚微笑着点头。

    “当然,陛下。”她说,“他是您的。”

    .

    在那个男人蹒跚地消失于黑暗中之后,莉迪亚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实在不喜欢跟这么愚蠢的家伙打交道——无论是死是活都愚蠢得令人厌恶。但她不得不庆幸自己一时兴起制造了这个恶劣的玩笑。

    从斯科特的死亡……到安特的“重生”。

    他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亡灵而已。她把这当成某种意外的成功……而这或许并不是意外。她还无法完全解释在安克兰发现的东西,但安特的存在或许是必不可少的。

    这其中有太多的巧合,有时会让她心怀恐惧地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所有的挣扎和任性,事实上仍旧是在某种力量的操纵之下。

    心怀恐惧……和愤恨。

    但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而她将有足够的力量挣脱所有的束缚。

    就像镌刻在安克兰的银币上那短短的一句话——

    “终得自由”。

    .

    凯立安走进夜色之中。

    北方的夜空似乎比南方更为明净高远。春季的星辰闪烁其上,在这个美好的季节里显得异常温柔。它们清冷的光芒像是某种无声的抚慰……却又如此遥不可及。

    那些飘渺的光芒将某些古老的记忆带回凯立安的脑海之中。他恍惚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回过神来,摇摇头,随手拉了拉背在身后的长弓,迈步向前。

    这个时间的伯兰蒂图书馆十分安静,他听着自己踩在草地上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其中多出来的某些声音,微微皱起眉,猛地回身,箭已经搭在了拉满的弓弦上。

    “嘿!……”跟在他身后的寇米特举起双手。“你不想要你剩下的报酬了吗?”

    “你已经没钱了。”凯立安放下长弓,嗤之以鼻。

    “所以,这是你一声不响地离开的原因吗?”寇米特微笑着问他,“如果我告诉你我在卡姆城的某个矮人朋友那里还存了一袋子漂亮的宝石。你是不是就愿意继续做我的护卫呢?”

    凯立安没有吭声。

    “还是说,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急于甩开我们,去寻找你真正想要的答案?”寇米特紧盯着他,轻声问道。

    凯立安警惕地回瞪他,硬邦邦地开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寇米特抓抓头。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

    “让我们干脆把话说明白一点。”他说,“你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我也知道一些你不知道的,而我们似乎有着相同的目的,所以,为什么不能互相帮忙呢?唔,不说别的,我的锤子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处的吧?而且我真的在卡姆的矮人那里存了一袋子宝石哦。”

    凯立安右边的眉毛挑起一个微妙的角度,像是怀疑,又像是轻蔑。

    “……好吧。”寇米特叹气,“我在想什么呢,我的力量和财富当然不足以打动一条龙……但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凯立安怔了一下,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似乎无法确定这句话中的哪一个部分更让他吃惊。

    “你怎么……”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一句话问到一半又突然闭上嘴,懊恼地怒视着面前笑得不怀好意的铁匠。

    “你的变形术无可挑剔。”寇米特不无得意地向他……也向自己比出一个拇指,“但我跟各种各样的人打过交道,你看起……总有那么一点点不太像人。那很奇怪,我想了又想,只记得对一个人有过同样的感觉——而他的确不是人。如果你就是他,很多事情就容易理解得多。比如,为什么你会毫不犹豫地去救埃德?辛格尔……我听说他是你的朋友。”

    凯立安张开嘴,似乎想要反驳,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最终却只是恼羞成怒地反问:“那又怎样?!”

    “不怎样。”寇米特平静地说,“那让我相信无论你是为什么变成另一个样子,在寻找什么答案,都不会是因为什么邪恶的目的……是因为斯……圣者吧?我猜。”

    凯立安恼怒地紧闭着双唇。

    “我不知道我的答案在哪里,甚至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寇米特的语气渐渐沉重,“但我相信斯……圣者……”

    “斯科特。”凯立安一脸不悦地打断他。

    “我相信斯科特要么就是危机的源头,要么同样一无所知地身处危险之中。”寇米特坦然直视着他,“如果我们有同样的目的,为什么不能一起行动呢?”

    “……我更喜欢一个人。”

    “你真正要寻找的是什么?”寇米特保持着耐心,“一个古老的诅咒还是它笼罩在斯科特身上的阴影?即使你找到了安克兰,知道几千年前发生的一切,也未必能确定那为什么……又是以何种方式左右着如今发生的一切。而你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了解耐瑟斯的追随者们,又愿意帮助你的人了——恕我直言,你难道不是因为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消息才去河口镇找我的吗?我可不觉得你出现在那里只是碰巧。”

    “……你不担心这么做会触怒你的神吗?”

    “我为了我的信仰而做这一切。”寇米特回答,“我要知道是我选择了错误的信仰,还是它正被人所玷污。我是个牧师,也是个铁匠,但说到底……我是人……而人类有自己的尊严和坚持。无论如何,我不能接受像拿活人献祭这样对生命的践踏。”

    他如此坦诚,让凯立安再也无话可说。

    “……如果你是指望我带着你飞到安克兰的话,我没打算那么做。”他冷着脸说,“那不是我的计划。”

    寇米特笑了。

    “那你的计划是什么呢?”他问。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