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无足轻重的谎言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春天本是柯林斯平原最美的季节,但如今,一切都消失在迷雾之中。 hp://772e6f742e6f%6[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能隐约看见点什么的范围只在两步之内。植物在过于充沛的水气中疯长,硕大的叶片绿得发黑,开出的花朵却都细小凌乱,惨白得仿佛死人的脸。埃德不得不伸手拨开那些长得过高的鼠尾草、金丝桃和草豆蔻,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淤泥往前挪。

    草丛里隐藏着大大小小的水潭,一不小心就会一脚踏进去。埃德早已经把过长的外套下摆塞进了腰带,但他没办法阻止污水灌进靴子里,那啪叽啪叽的声音听得他心烦不已。

    这片曾经被称为圣地的平原……已经完全变成片一个危机四伏的沼泽reas;。

    诺威告诉他,自从几拨心怀侥幸试图穿越平原的人花费数天的时间却发自自己最终只能筋疲力尽地回到出发的地方之后,再也没有人踏足此地,埃德却总是觉得,迷雾里并不止他一个人。

    陷在淤泥里又拔出来的脚步声清晰到刺耳,在那之外,似乎总有些别的声响。但当埃德停下来,警惕地侧耳倾听时,却又什么也听不到。雾中突然出现一个黑影的时候他本能地抽出了剑,微微散开的雾气中露出的却只是一只麋鹿。

    那是只雄鹿,被打湿的短毛颜色很深,树枝般的鹿角上挑着杂乱的草叶,安静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悠悠地走开了。

    柯林斯平原的动物从来都不怕人……但埃德没想到它们还在这里,平静而安详,仿佛一切如常。

    埃德愣了好一会儿,默默地收起了剑。

    动物的直觉要比人类敏锐得多……也许这里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么危险。那些恐惧在他心底,而不是周围的迷雾之中。

    他加快了脚步。在接近正午时,找到了通往柯林斯神殿的,那座白色的石桥。

    他在广场了转了一小会儿,惊讶地发现广场上的喷泉还在自顾自地喷着水,泊泊的水声中,小小的水花溅落在他脸上。( ’)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那水花像是落在了他心底的某个角落,一瞬间他眼眶一热。差点就哭了出来。

    耳边渐渐响起那些早已消逝的声音。来来往往的人群从容的脚步,信徒们低声的祈祷,突然爆发出的某个孩子的笑声。圣骑士的盔甲在走动时铿然作响……

    那些声音还会回来吗?他不知道。

    这个地方仿佛已经被时光所抛弃,被人们所遗忘……埃德知道这是他的责任,可是,布鲁克和其他圣职者们。难道打算就这么抛弃费利西蒂所建起的圣殿吗?

    压下心中突然升起的愤懑,埃德默默地掉头走进神殿。

    ——这是他的责任。

    大门是敞开的。走进几步他便惊讶地发现,室内的雾气比他记忆中要稀薄了许多,视线几乎是清晰的,清晰得他能看到墙壁、石柱甚至女神像上凝结的大颗大颗的水珠。

    沾满淤泥的靴子让他在湿漉漉的地板上不停地打滑。他很想走遍整个神殿。但考虑了片刻,还是匆匆走向肖恩?弗雷切的会客厅。

    推开那扇熟悉的木门时他松了一口气——一切看起来就像他离开时一样。

    他知道圣器室已经差不多被人洗劫一空,所以来之前就担心过这里也已经同样被破坏。但看起来,入侵者们对这里并没有兴趣……或者还没有来得及搜寻他们想要的东西。便已经被突然涌出的迷雾驱赶着离去。

    门原本是关着的,房间里比外面似乎要干燥一些,但仍然不可避免地散发出潮湿太久之后的霉气。埃德搓了搓手,有点不知道该从何开始。

    肖恩失踪之后他经常待在这里,却从未想过去碰肖恩留下的东西。但如果费利西蒂留下了什么线索,多半是在这里,或伊卡伯德的图书室。

    是的……费利西蒂。在巴拉赫的那一晚,杰?奥伊兰告诉了他许多,但最终让他决定放弃继续寻找伊斯而回到这里的,是他那一句“知道最让我惊讶的是什么吗?是我发现我们正在寻找的东西,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有人寻找过……费利西蒂?安珀,我们不过是在跟随她的脚步。”

    他给了他无法否认的证据……那被精心收藏的卷轴此刻就塞在他的外套下面。

    “我相信她留下了更多的线索,也相信肖恩?弗雷切对此不会一无所知。如果你能找到……即使那不能解答你所有的疑问,至少也能告诉你正确的方向。”

    离开时奥伊兰意味深长地对他微笑。他的话当然不可能只是出自善意,但埃德不能放弃那一点希望。

    他的确有太多的疑问……那些怀疑的种子已经生出太多细长的藤蔓,一圈又一圈缠绕在他的心上,渗出仿佛带毒的汁液,一点一点地……将他变成另一个人。

    迟疑片刻之后,他开始硬着头皮翻箱倒柜,却不时心虚地望向门口,感觉自己是在做贼reas;。

    肖恩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得十分整齐,而且没有一个地方上了锁。圣骑士团长大概有足够的自信,知道没人敢来这里乱翻……也或者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东西。

    那其中的确有不少是费利西蒂留下的,多半是她写给肖恩的信,还有一本单独放在一个盒子里,似乎是费利西蒂年轻时的日记。

    埃德只看了一页便啪地一声合上,心跳快得乱七八糟的。

    倒不是对其中的内容不敢兴趣。他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窥探着他不该窥探的东西。

    他把日记和信一起收了起来。仔细地阅读它们需要一些时间,那其中或许有他所需要的……但他有更明确的目标。

    翻遍整个房间,包括与之相连的肖恩的卧室之后,一无所获的埃德沮丧地把自己扔进了一张椅子里,环顾周围的一片狼藉,惴惴不安地觉得自己或许该把一切重新收拾好……不管怎样,肖恩可还活着呢,虽然照艾伦所说的,他的情况似乎比塞尔西奥还要糟糕。

    带走他的人有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吗?

    埃德相信肖恩的意志足够顽强,就算是矮人的锤子也未必能砸开一条缝。但……如果奥伊兰的怀疑是真的,再顽强的灵魂也无法抗拒那么强大的力量。

    他努力站了起来——他还得去伊卡伯德的图书室……想在那里找出点什么恐怕更难,单是想想都令人绝望。

    准备离开时他看见了墙角架子上的盔甲。

    肖恩的盔甲和长剑都挂在那里……那是他除了睡觉之外几乎从不离身的东西。

    心中微微一动,埃德走到盔甲前,歪着头凝视那没有什么装饰的、光洁如镜的表面。

    那上面甚至都没有什么灰尘……这里到处都没有什么灰尘,是因为有雾吗?

    在他带着一丝疑惑伸手触及肖恩的长剑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埃德的手凝固在半空。那声音不大,可他听得很清楚,同样的声音他听过很多次,应该不会弄错——那是盔甲相互撞击时的声音。

    他屏住呼吸望向门外,半开的门遮蔽了他的视线,泛着水光的地面却隐约印出一个人影。

    他想要悄无声息地走过去,但才迈出一步,他呱唧作响的靴子就出卖了他。

    “谁在那儿?!”他索性拉开嗓子大声质问。

    回答他的是一阵仓促跑开的脚步声……那窥视者似乎比他还要心虚。

    埃德随手拔出肖恩长剑追了出去。

    追出门外时他看见了那个迅速消失在拐角处的身影——那是个穿着全套盔甲的圣骑士。

    可如果那真是水神的骑士……为什么听见他的声音反而转身就逃?就算他扑过来指责埃德弄砸了一切也不会比一声不响地逃走更奇怪。

    “嘿!站住!我是埃德……你知道我是谁吧?”

    埃德一步一滑地大叫着紧追不放。神殿内部的走廊大多都是直的,从头到尾一览无遗,甚至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埃德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仓皇的背影。骑士没带头盔,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肩上,像是已经许久没有打理过……那很有可能是另一个像索尔兹一样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中不知所措的年轻人。

    他一直待在这里吗?他还有其他的同伴吗?

    “停下……骑士!我命令你停下!”

    埃德不顾一切地大叫。

    那人并没有停下脚步,身体却不自觉地僵了一下,回头看了埃德一眼。

    埃德认出了那双眼睛。

    “……艾瑞克?”

    他难以置信地叫道。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