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无足轻重的谎言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那个名字像是某种武器般重重地击中了年轻的骑士。他踉跄着向前冲出几步,险些跌倒,却并没有停下,反而以更快的速度拼命奔逃而去。

    埃德紧追不舍,在几步之外眼睁睁看着艾瑞克撞开走廊边一扇侧门,急躁之中几乎想要扔出个法术——如果他逃进外面的迷雾之中,想要追上他就更难了。

    那念头一闪而逝,一连串沉闷的响声让他惊讶地挑起眉……听起来,似乎是有人摔倒了。

    他歪歪扭扭地冲出门外,看着正狼狈地试图从地上爬起来的艾瑞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大概是因为太过慌乱,那个年轻的骑士真的摔倒在了他走过千百次的台阶下,不知是地面太滑还是摔倒时扭伤了哪里,挣扎了好一会儿也没能爬起来,翻身以手撑地,惊惶地向后缩去,在漂浮不定的迷雾边缘停了下来,怔怔地望着埃德。

    雾气环绕在他身边,露出一张瘦削苍白的脸,乱糟糟的头发几乎跟胡子连在了一起,眼中有愧疚与畏缩,也有一种无路可逃的惊恐与绝望。

    埃德也回望着他,心中五味杂陈,缓缓向前迈出几步,一声不响地向他伸出手去。

    艾瑞克茫然地盯着他的手,不敢相信般迟疑了许久才伸手握住,借力站了起来。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他们四目相对,一时间似乎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埃德……”

    许久之后,艾瑞克才嗫嚅着低声叫道,整个人瞬间随之崩溃。

    “埃德……圣者……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他呜咽着一遍遍重复,伸手捂住面孔,不自觉地跪倒在地,“我从来无意伤害你……我很抱歉……可我没有撒谎,埃德,我没有撒谎……”

    .

    埃德从来不知道让一个痛哭失声的男人冷静下来有那么难,他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是心情复杂地蹲在一边。直到艾瑞克的哭声渐渐停止,才小心翼翼地询问着,试图弄清他是怎么跑回这里来的。

    在埃德他们从安特的包围中逃走之后,艾瑞克一度被投入了监狱——安特?博弗德显然对他帮助埃德逃走十分不满。但大概也很快就忘掉了他的存在。

    奎林?阿伊尔并没有太过为难他,很快就把他放了出来……但他无处可去。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在监狱里待了多久,又在维萨城的街头徘徊了多久。他浑浑噩噩地四处游荡,一天天被悔恨所吞噬。

    他不敢回神殿,他知道那里不会再有他的容身之处。他也不能回家。他本是父母的骄傲……可他做了什么?

    “我没有撒谎……”他一再重复,似乎那是他绝望之中唯一的救赎,“我知道我是个怯懦的傻瓜……我没有试图去寻找真相,我甚至没有勇气告诉你……却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用最错误的方式告诉错误的人……我弄砸了一切……可我没有撒谎……”

    他乞求般望着埃德,仿佛希望能够得到他原谅,埃德却不自觉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他知道这不是艾瑞克的错……他显然是被人利用,他泄露的秘密伤害的是肖恩?弗雷切的威信……但一切也是从那里开始崩塌。

    他不能原谅的是他像信任亲人一般信任着艾瑞克,这个年轻的骑士在他成为圣者之后几乎无时无刻不跟在他身边……却什么也没有告诉他。

    说到底……是因为他自己看起来是不可信任的吗?那些恭敬地称呼他为“圣者”的人。即便是艾瑞克,也从不曾真正以为他可以担起那样的重任。

    可那又能怪得了谁呢?他的确远远不够强大。

    他苦笑着拍了拍艾瑞克的肩,告诉他:“你的确是弄砸了……不过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甚至更糟,别再祈求什么原谅,把审判交给神吧……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待了多久?”

    “几个月?”艾瑞克有些茫然地回忆着,“在开始下雪之前……”

    他过了很久才听说柯林斯平原已被迷雾所笼罩。像许多人一样,他以为那是因为女神的震怒,这让他更加不敢靠近柯林斯,甚至一度向北而行。躲进了安克坦恩边境的森林之中。

    但悔恨、自责与恐惧紧追在他身后,他无路可逃。

    最终他还是回来了,满心绝望,疲惫不堪。他以为他会死在雾里。那也是他应得的惩罚……可他没有。

    他在迷雾之中一路走回了神殿。

    起初他只敢徘徊在广场上,跪倒在女神像前惶恐地祈祷,过了好几天才按捺不住地进入神殿,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转来转去,甚至控制不住地放声大叫每个人的名字,却从来没有人回应。

    无论如何。他留了下来——他原本就属于这里。

    他会每天清扫神殿,将所有地方都擦拭得干干净净,虽然总是有水不停地渗出来,渗出来……

    偶尔他会觉得自己已经疯了,或者这里根本就不是柯林斯神殿,而是另一个世界,是他永远的牢笼,真正的惩罚。

    “有时我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告诉埃德,那呆滞的眼神让埃德不禁一阵担忧,“他们就在我身边,在雾里……他们走来走去,彼此谈笑,但谁也看不见我,谁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可他们不在这儿,是吗?他们在……另一个神殿……”

    埃德怔了一下。

    他不知道外面有关柯林斯神殿的传言有多少是真的,但那一场屠杀……似乎也被完全隐藏在了迷雾之中。斯科特告诉他所有的尸体都被埋葬在了圣墓之岛,照他的猜测,连这场雾也是伊卡伯德制造出来,用于保护神殿的。那个牧师很可能就藏在这里,或附近的某个地方,甚至可能真的在暗中观察着他们……在艾瑞克来到这里的时候,大概已经看不见什么屠杀留下的痕迹——而伊卡伯德大概也不会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供埃德寻找。

    刚刚想到这一点的埃德有点沮丧。他知道如果伊卡伯德不想出现,就算他叫破了喉咙也没用……但他也不算是一无所获。

    “是的,他们在另一个神殿……所以。跟我一起离开这儿吧?”他柔声向艾瑞克提议,“我们先回克利瑟斯堡……”

    他不知道艾瑞克是怎么在这里独自生活的。他瘦得厉害,一身盔甲擦得雪亮,头发和胡子却完全没有打理过,酸臭的味道一丝丝从盔甲的缝隙里渗出来……精神似乎也不太正常。

    他不能再让他一个人待在这里。

    “可是……”艾瑞克愣愣地看着他,“我得守护这里啊。我是水神的骑士,我得守护她的神殿,直到所有人回来……他们会回来的,是不是?有一天雾会散开,阳光会射进来,所有人都会回来,他们会原谅我……女神会原谅我,是不是?”

    埃德呆望着他,无法回答。

    .

    埃德在神殿里陪了艾瑞克两天,最终也没能说服他离开,只能任由他待在那里。如果这几个月他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神殿或许真的是安全的。

    他花时间在伊卡伯德的图书室里转了一圈,忐忑地撬了几个锁——但那里面根本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有一个被牢牢锁住的抽屉里放的甚至只是一叠整整齐齐的、已经发潮变色的白纸……如果伊卡伯德把什么线索藏在了那一排排的书里,他不知道得用多长时间才能找得出来。更何况,那个狡猾的牧师多半是把重要的东西带在了自己身边。

    他也去了费利西蒂的房间,那个他从来没有进入过的地方……房间不大,收拾得很随意,很多东西似乎就放在原来的地方,仿佛主人随时都会回来。

    有什么东西沉沉地压在胸口,让他几乎忘了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他小心地把他碰过的每一样东西都放回原位……但这里同样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除了费利西蒂好像挺喜欢吃糖——她床头的银罐里像小孩子一样塞满了彩虹色的水果硬糖。

    ……不,这不能算是什么有用的线索。

    离开克利瑟斯堡后的第四天,他无奈地决定返回。

    他在路边的小溪里洗干净了自己的衣服和靴子,认认真真地编好了谎言,甚至加上许多相当可信的小细节,比如奎林好像多了不少白发……之类。

    黑发的女孩儿用另一个热情拥抱迎接他的归来,褐色的双眼笑意盈盈,站在她身后的诺威神情却有些古怪,泰丝则不停地挤眉弄眼……

    “维萨城如何?”娜里亚问他,“阿伊尔大人还好吗?”

    “哦,挺好的。”埃德微笑着回答,却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一阵寒意。

    娜里亚脸上的笑容迅速冰冻。她抱起双臂,冷冷地瞪着他。

    “挺好的?”她重复。

    埃德紧张地微微缩起肩,仓皇地求助般看了诺威一眼,感觉到了某种危险。

    娜里亚一声不响地瞪了他好一会儿,猛地转身离开。

    “哦……你死定了。”

    泰丝充满同情,又幸灾乐祸地说。

    .(未完待续。)

    ps:  我的键盘不受我控制啊啊啊啊……不管怎样,下一章进入最后一卷!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