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力量之源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泰丝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就像半空劈下的一道闪电,让埃德措手不及,脑子里瞬间乱成一团。

    他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和对耐瑟斯的信仰联系起来……尽管塞尔西奥的被囚在他心底留下了许多疑问,但他下意识地相信斯科特——即便是在经历了凛风要塞的变故之后。

    何况,怀疑某些信徒的行为和怀疑某个信仰本身,是完全不同的。他本能地拒绝相信事情会严重到如此地步……记忆中无数零乱的碎片却开始不受控制地拼出模糊却完整的画面,隐隐指向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结论——莉迪亚的力量和斯科特很可能来自同一个源头。

    他们的“复活”都有许多难以解释的地方;斯科特控制了某个死灵法师,想要利用冰芒的遗骨做些什么,那已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尽管亵渎的不是人类的生命,却也不是可以放在阳光下谈论的、正大光明的行为;认真说来,是莉迪亚散布的瘟疫成就了斯科特的圣者之名,而斯科特虽然摧毁了她的藏身之处,四处追捕逃散的死灵法师,却一次又一次放过了她……

    以及,五月节上那一场对柯林斯神殿的攻击,几个月后迷雾之中的屠杀,其中都有莉迪亚的身影出没。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死灵法师的诡计,阴影中却显然隐藏着更为神秘的敌人……埃德不得不想起他在希德尼盆地,精灵废城之外的神殿里看到的那张面孔——那是艾伦和娜里亚带回的雇佣兵之一。他竭力说服过自己,那不过是张平平无奇的面孔,相貌相似的人多得是……不,那不是“说服”,那是自欺欺人。

    他竭力想要让事情变得单纯一些,但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复杂的。

    那些雇佣兵被怀疑在五月节那一晚帮助死灵法师们制造了那一场混乱。当迷雾降临在柯林斯的时候,他们也不在自己的牢笼之中……仅用“巧合”显然无法解释一切。

    所以,莉迪亚和斯科特……他们其实是同盟?——可他们明明又是势不两立的敌人。如果有某种力量同时利用了他们……那该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一个又一个顺理成章却又近乎荒谬的猜测让埃德心慌不已,他甚至说不出哪一种情况更糟。也许他不该放弃寻找伊斯……他很可能会独自陷入难以想象的危险之中。

    他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头。求助地望向诺威。精灵看似平静的脸上有一丝少见的紧张,像是想到了什么。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向埃德摇摇头。

    “科帕斯?芬顿的确说过类似的话……但感觉并不一样。”他告诉埃德,“我们可以晚一点再来考虑这个。现在。别把事情想得太过复杂,先告诉我们你知道些什么。”

    他温和从容的声音将埃德从混乱的泥沼中拯救出来,让他注意到娜里亚担忧的目光和艾伦若有所思地皱起的眉头。

    “精灵说得没错。”艾伦向他点头,“你刚刚提到费利西蒂……为什么?”

    埃德花了一点时间来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绪才能继续下去。

    “费利西蒂也寻找过安克兰。”他说,“远在她成为圣者之前。还是个年轻的牧师的时候……不,正确来说,她寻找的是‘另一种力量’,存在于在诸神与地狱之外,光明与黑暗之间,不为人知的力量……而那最终将她引向安克兰。”

    “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你了吗?”娜里亚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自己的额角。

    埃德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不是那样。”他垂头盯着纹理分明的桌面,心情复杂,“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

    在其他人做出任何充满同情或理解的反应之前,他迅速拉开了话题:“她花了很多时间在伯兰蒂图书馆……那个古老的图书馆有许多珍藏的书籍和卷轴不会对普通人开放,有权借阅它们的人都必须留下自己的名字。以及借阅和归还的时间。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循着那些记录可以大致推测出她在寻找什么……尽管她似乎并没有在伯兰蒂找到结果。在她成为圣者之后就再也没有去那儿,直到三十多年前,柯林斯神殿以她名义捐赠了一批藏书给图书馆……”

    他停了下来,口干舌燥。他能感觉到自己急促的心跳,藏在外套下的卷轴像一条还在燃烧的木炭般烧灼着他的皮肤。初次看到它时的震惊已经变成了无法形容的恐慌,让他一刻也不得安宁。

    他必须要找到答案。

    泰丝用力咳嗽了一声,提醒他继续说下去——提醒他现在已经无法回头。

    他掏出那细长的铜套,紧握在手中。

    “这是其中之一。”他说。

    “……哎唷。”泰丝叫起来,眼神好奇又兴奋。“你偷了它?”

    埃德愣了一下——的确,伯兰蒂图书馆的珍藏书籍是不允许带出的,而费利西蒂捐赠的书毫无疑问属于珍藏。

    “才不是!”他本能地脱口反驳,“不是我偷的!……不。这不能算是偷!……它原本就是我的!”

    “我懂。”泰丝意味深长地嘿嘿笑着点头,“真的,埃德,我懂。”

    埃德无奈地撑住额头,哭笑不得——但这小小的插曲意外地减轻了他心头的重量。

    “在柯林斯神殿所有的捐赠中它并不起眼。”他低头看着躺在他手心的东西,心情复杂。“它一共有五卷,不算十分古老,内容也不过是一个不算高明的剧作者编撰的一些小故事,大概是供某个流浪剧团演出的。其中有个故事……”

    他不自觉地看了艾伦一眼,清清嗓子:“其中有个故事,说的是一队冒险者无意中闯入一座被诅咒的精灵城市的废墟,其中一个人被某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所诱惑,并最终坠入黑暗,成为一个邪恶的法师……为了阻止他毁灭这个世界,他的同伴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有人死去,有人残废……而在故事的结局,邪恶的法师被杀死,谁都以为一切已经结束……却不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开始。”

    “烂故事。”泰丝嗤之以鼻地给出评价,“连博雷纳编的都不如!……不过为什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娜里亚惊疑不定地转头看着艾伦,没有出声。

    “……噢。”泰丝说,终于反应过来。

    “……那并不能说明什么。”艾伦有些迟疑地开口,“我听过许多类似的冒险故事,他们多少都有相似之处——邪恶的力量,背叛的同伴,故弄玄虚的结局……”

    “是啊……”埃德苦笑着,打开铜套,倒出他小心地收藏在其中的卷轴,缓缓在桌面展开,目光再一次掠过那泛黄的纸页上熟悉的字迹,“只不过……我认识这个作者。”

    把它推向艾伦和诺威时他的手指微微发抖,精灵只扫了一眼就愕然抬头看着他。

    泰丝扑到桌面上,探出大半个身体,歪着头猛盯着卷轴看了好一会儿,回头看向埃德时一脸见鬼的表情。

    “这是开玩笑嘛?”她恼怒地问,“一点都不好笑好吗?!”

    “相信我,我也希望这是个玩笑。”埃德笑得十分无力,“……但那的确是我的笔迹。”

    他一一看过每一张惊讶到呆滞的面孔,重复那连他自己也无法相信的事实:“是我写下了这个故事……在大概二百年前。”

    娜里亚猛地站起来伸手去够卷轴,被撞开的椅子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她一遍又一遍仔细地看过每一行字,然后难以置信地抬头瞪着他。

    埃德只能回她一个难看的笑容。

    “也许……这是有人伪造的?”娜里亚显然拒绝相信这么荒谬的事。

    埃德摇摇头:“除了我自己……没人能伪造这个。”

    他不是傻瓜——没有那么傻。他反复检查过卷轴,也特地返回伯兰蒂图书馆检查过另外几卷……那全是他的笔迹,许多用语也完全是他的习惯,包括写错时涂抹的方式……里面甚至有个故事是他几年前听辛格尔家船队里的水手讲的,那个水手——和另外好几个水手的名字,都被他偷懒当成了故事里的某个角色的名字……

    世上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巧合,也不会有其他人对他了解到这种地步。

    他站在伯兰蒂图书馆的收藏室里,在明亮的魔法光焰之中浑身发抖,冷汗涔涔地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突然发现站在那里的他自己,不过是一个鬼魂。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时候他隐约猜出了那是怎么回事——他的确曾经回到过二百年前,在他的记忆里……在费利西蒂还给他的那部分记忆里,他在那里待了不过一两天就被凯勒布瑞恩送了回来。

    如果那并不是全部呢?……如果,那也不是他唯一一次回到过去呢?

    他还记得凯勒布瑞恩告诉过他,时间的规则精密而冷酷,试图做出任何改变,都会付出无法预料的代价——他绝对不是毫无意义地写了下这些,费利西蒂也绝对不是毫无意义地在卷轴的末端加上自己的印章,把它们送到伯兰蒂图书馆。

    那是某种警告……而他必须得找出真正的威胁。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