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不只是同伴(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我们在这里。给 力 文 学 网【\/\/小说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

    寇米特用树枝在地上画出简陋的地图,从他们所在地方向东拉出短短的一条线:“最近的村子是瓦兰德和坎特里尔……”

    他不由自主地看了杜鲁一眼,那年轻的猎人沉默地盯着地面,脸上木木的没有多少表情——他是瓦兰德人,离家已经数月,如今距离如此之近,却不能回去,对他而言显然不怎好受。

    寇米特的树枝默默绕过瓦兰德,向东南方延伸。

    “从这里可以抄近路到希德尼盆地。据我所知,神殿即将建成,他们准备在下月初举行一场盛大的庆典,离现在也已经不到十天……科帕斯一定会在那里,连圣者也可能会出现。但那里会有许多熟面孔,想要混进去恐怕不太容易。”

    “为什么要‘混’进去?”凯立安冲着他挑眉,“你不是耐瑟斯的牧师吗?他们已经给你安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名吗?就算你已经被认定有罪,在那种人多口杂的地方,如果你当众宣称另有隐情,他们总不能在庆典上就砍了你的头——再说他们也未必能做得到。”

    寇米特苦笑起来,隐隐觉得自己不该提起斯科特……那似乎让凯立安更加唯恐天下不乱。

    但他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科帕斯有大半的时间身在明处,如果他们只是一直避开所有人逃下去,恐怕很难得到什么结果。用最直接的方式当然会有危险……说不定也会有意外的转机。

    最糟的情况,他们也还有一条龙……一条就算是斯科特不在,也没人敢伤害的龙——至少不是在那么多信徒的面前。

    “那……我们去神殿?”他询问其他两个同伴,特拉维斯无精打采地点头,似乎去哪里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杜鲁却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那就这样吧。”寇米特用脚擦去了地上的划痕,“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

    .

    说是“一晚”,那一晚其实已经只剩下了一半。寇米特自愿守夜,凯立安也就乐得倒头便睡。

    冰龙嗜睡。那是许多人类都知道的事实。但凯立安已经很久无法安眠。他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听着风在树梢窜来窜去,听见夜鸟突兀的鸣叫……那些属于森林的声音是他幼时便熟悉的,却并不能带给他多少安慰。

    他并不属于这里……冰龙属于寒风凛冽。终年积雪的山峰,属于遥远北方被冰封的孤岛,在偶尔会漫过堤防的,祖先们的记忆里,更令人怀念的是呼啸的寒风撞击在坚硬的岩石上的怒号或呜咽。是无风的夜晚簌簌而落的雪花……

    耳边的声音和记忆中的声音渐渐混合成一片迷茫,而在那些令人怀念的声音里,他听见某种熟悉的呼唤,仿佛穿过了久远的时光,或来自另一个世界,遥远,模糊……却难以忽视。

    “伊斯……伊斯康提亚?克利瑟斯……”

    那声音用古老的语言呼唤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凯立安猛地坐了起来——几年前……他听见过同样的呼唤。对他来说,那几乎意味着一个生命的结束和另一个生命的开始。

    ……她居然还敢这样来呼唤他!

    时间已近黎明,坐在火堆边发呆的寇米特显然被他吓了一跳。

    “……你听见什么了吗?”他压低声音问道。手已经伸向了自己的锤子。

    凯立安摇摇头。

    “撒尿。”他粗鲁地回答,跳了起来。

    他走出了不短的距离,直到月光完全取代了火光,安静地洒落在他身上,才停下脚步。

    “……出来。”他开口道,声音比月光还要冷。

    夜色中响起一声轻笑,莉迪亚悠然从一棵笔直的云杉树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我喜欢你这个样子。”她歪着头笑眯眯地打量他,“金发蓝眼什么的,看多了实在有些腻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凯立安抓了抓头发,恼怒地问道。他还特意让因格利斯施法干扰了斯科特的法术。让他无法确定他的位置……原来需要干扰的法术并不止那一个吗?!

    “我不知道。”莉迪亚懒懒地靠在了树上,“我只是听说了巴拉赫一场小小的混乱,想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热闹可以凑……谁知却发现了另一个惊喜。”

    凯立安警惕地瞪着她,不禁有些疑惑。他们在巴拉赫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混乱……除了特拉维斯家中那一场很快便结束的战斗——那也根本没几个人知道。如果莉迪亚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听说”这件事……她在耐瑟斯的信徒中藏了眼线。还是原本就与他们有勾结?考虑到她与安克兰的联系和那种血腥的祭祀方式,那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斯科特知道吗?或者莉迪亚“勾结”的原本就是他?……

    他狠狠地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疑问压了下去——那不可能!

    莉迪亚此刻却显然对另一个问题更加兴致勃勃。

    “谁教了你这么棒的变身术?”她问他,“你自己学的吗?恐怕连你的哥哥也未必能认出你呢……但我得说,伊斯,如果不想被人轻易发现,你得改一改你走路的姿势。以及。你这样一听见什么就跑过来,实在是浪费了你完美的变身。”

    眼角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意识到是自己沉不住气才暴露了身份让凯立安懊恼不已,但他很快压下了怒气,冷着脸保持沉默。

    他什么也不打算再问。眼前这个女人擅长的并不只是法术,她的每一句话都似真似假,难以分辨……何况如果她想要告诉他什么,就算他不问,她也一样会说出来。

    但莉迪亚似乎也不打算再说什么,她对他微笑着,眼神几乎是温柔的。那反而让凯立安更加不自在。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莉迪亚耸耸肩:“只是来确定这真的是你……如果你愿意的话,能陪我聊聊天当然更好,但你显然不愿意。”

    她垂下双眼,神情有几分落寞。

    “我也是会觉得寂寞的,伊斯……有时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说话,也不用担心会突然反手给我一刀的人。”

    “……我可不确定我是不是会反手给你一箭。”凯立安绷着脸说——虽然他其实根本没有带上他的弓箭。

    莉迪亚笑了起来。

    “不,你不会。”她笃定地说,深绿双眼在月光下恍惚有记忆中的温度,让凯立安无端地心慌起来。

    他猛地掉头走回营地。莉迪亚低低的声音从他身后飘过来,竟像是带着一丝悲伤的叹息。

    “小心,伊斯……我知道你不相信斯科特会伤害你……但他或许不得不那么做。”

    凯立安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回头时,莉迪亚却已经消失不见。

    他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心乱如麻。

    另一个人的脚步声响起,他抬起头,看见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的杜鲁。

    看来睡不着的人并不止他一个。

    “……那是谁?”已经很久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年轻猎人哑着嗓子问道,目光灼灼,亮得异乎寻常。

    凯立安冷冷地回望着他,没有回答。

    “我听说过像她那样的女人……我们得到过很多次警告。”杜鲁的手指向黑暗之中,莉迪亚消失的地方,“黑头发,鬼魂一样惨白的脸,血一样的红唇,总是带着笑,喜欢穿红色或者绿色的长裙,华丽得像是要去参加城堡里的舞会……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那是莉迪亚,莉迪亚?贝尔,那个死灵法师……是不是?”

    他干涩的声音发着抖,有渐渐控制不住的亢奋。

    “……是又怎样?”从不喜欢被质问的凯立安恼怒地反问。

    杜鲁僵硬地站在那里,眼神变幻着,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出来。

    “骗子……恶魔!”

    他放声叫道,身体摇晃着,似乎不知道是该向后躲避还是冲上来攻击,“你骗了我们……一切都是你的诡计!我得告诉牧师大人……我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寇米特扯开拦路的树枝,一脸无奈地向他们走过来。

    “危险……这是个陷阱,大人!”杜鲁冲向他,张开双臂拦在了他面前。

    凯立安挑了挑眉毛——无论如何,在这种时候还记得保护寇米特,这家伙似乎也不是一无是处。

    但寇米特其实比他更高也更壮。被保护的牧师越过他的头顶疑惑地看着凯立安,又看向周围的黑暗,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

    “他是那个死灵法师的人!”因为性格沉稳而被寇米特选中,不幸卷入这场混乱之中的杜鲁已经完全失去了平常的冷静,变了调的声音在森林中异常刺耳,“我亲眼看见了!他刚刚跟那个莉迪亚见过面!”

    寇米特惊讶地望向凯立安,凯立安毫不退缩地回瞪着他,心中微微有一点刺痛。

    他不打算否认,即使那意味着怀疑,唾弃……甚至战斗。

    也许……他根本就不应该跟这些人待在一起的。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