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雷雨(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看着斯科特的背影飞快地消失在门外,寇米特和科帕斯互望了一眼,谁都没有挪动脚步。

    寇米特觉得自己应该跟过去——他得知道凯立安……知道伊斯出了什么意外。但科帕斯眼中某些难以说清的东西,似乎将他的双脚粘在了地上。

    他有话要跟他说……或者想做什么,但在仍一声声如雷般传来的怒吼声里,灰发的牧师却一直保持着沉默。

    “……你不用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吗?”

    寇米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科帕斯摇摇头,反而坐回了椅子上,平静地向后靠去。

    “我想你也知道那是什么。”他说,“在这种情形之下,就算我在那里也不会有任何用处——斯科特根本不会听我的……当然,那条龙也不会。”

    他没有恭敬地使用尊称,但这句话也算不上什么抱怨。

    他看了寇米特一眼,用同样平和的语气说出另一个寇米特无法否认的事实:

    “你怀疑我。”

    他显得如此冷静而坦然,没有愤怒,没有慌乱,没有谨慎的试探……

    寇米特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又紧紧地闭上。

    没错,尽管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他依旧怀疑科帕斯——虽然连他自己也开始疑惑那是出于直觉,还是偏见。

    或许是因为年轻时的经历,他对任何他看不透的人都本能地抱有戒心……但那种本能也不止一次地救过他的命。

    “我们认识有多少年了?”科帕斯突然问他。

    “……大概十五年?”寇米特回答。

    他忽略掉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那一次科帕斯很可能根本就没有看到他……而他对科帕斯也并没有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我做错过什么吗?”科帕斯继续问道。

    这并不是多么奇怪的问题——如果它是一句带着愤懑的质问,寇米特会更容易接受,甚至心生愧疚……但科帕斯的语气依旧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仿佛认定他不会有别的回答。

    “……没有。”寇米特也只能如此回答。

    科帕斯轻轻地点着头。

    “我不能有错。”他说。

    寇米特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谁都会有错的,就算是诸神也并不完美。

    但在那短暂的一瞬间,他似乎终于能窥见“完美无缺的科帕斯?芬顿”某些真实的碎片。

    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他觉得如果能够继续这个话题,说不定他能意外地从科帕斯这里挖出点有用的东西……但在他向前踏出一步。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空气却突然间变得沉重而粘稠。

    寇米特呼吸一窒,在慌乱之中本能地向后退去,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缓慢而滑稽。像是只被困在泥浆里的虫子……

    有某种力量抓住了他,拉扯着他的整个身体,试图将他拉入另一个世界。

    骤然消失之前,他并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惊呼或怒吼。

    房间里只剩下了科帕斯一个人,巨龙的怒吼也不知在何时停止。

    科帕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寇米特消失的地方。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仿佛那个穿着不合身的牧师长袍的铁匠依旧站在那里。

    “我也不会有错。”

    他用极轻的声音吐出这一句,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一阵带着水腥的冷风突兀地从窗外涌了进来,让一扇半开的窗子重重地拍在墙上,隐隐的雷声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科帕斯将目光转向窗外,微微皱眉。

    他们预测过天气,庆典的这几天都不该有雨,可是此刻,黑色云层正从米亚兹-维斯的方向急速地翻涌而来……一场雷雨渐渐逼近。

    .

    “让开!”

    斯科特吼道。

    包围在祭坛边的骑士们应声散开——他们克服了本能的恐惧坚守在这里,原本值得嘉奖。但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面对眼前的“敌人”,他们完全不知所措。

    一条他们即使没见过也能猜到是谁的冰龙横趴在圆形的祭坛上,凶狠而暴躁地不停咆哮着,显然心情不佳。它巨大的身躯占据了整个祭坛,不停拍打的双翼扇起的风声在四壁之间回响,生满棘刺的长长尾巴在祭坛之外胡乱地甩来甩去,却显得有些无力。

    如果不是在恐惧与慌乱之中心神不定,骑士们或许会发现这可怕的巨兽此刻异常狼狈,并无法做出任何破坏……尽管它一次又一次地努力,但它颤抖的四肢甚至无法支撑它的身体。让它站立起来,而它几乎无坚不摧的爪子也无法在石面上留下任何痕迹,连它愤怒的咆哮都失去了往常的威力。

    不过,即使他们发现了这一点。也不能拿它怎么样。无论他们有多少疑问,这条龙都在圣者的保护之下。

    看见斯科特——它的保护者冲进来的时候,巨龙却似乎更加愤怒,它扬起了脖子,张开嘴直到每一颗尖利的牙齿都能被清清楚楚地看见,那最后的一声怒吼。倒是有力得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要转身逃走。

    斯科特却反而靠得更近,脸色铁青地站在了祭坛前。

    “你……”

    他瞪着它,半晌却只是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一个字,在冰龙试图用尾巴攻击他的时候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柔韧的长尾带着无用的风声从他身边滑了过去。

    随后而起的一声轻响,却让所有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斯科特拔出了长剑。

    巨龙在那一刻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仿佛连呼吸都被冻结一般趴在那里,金黄色的双眼印出面前小小的人影,近乎茫然地看着他用双手高举长剑……一剑砍在了祭坛上。

    那用尽全力的一剑在一声巨响之中溅起无数火星。即便是普通的人类,也能在那一瞬间感觉到某种无形的力量,仿佛一颗巨大的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水面,荡漾开来的水波在每个人的皮肤上激起一层寒栗。

    虚空之中,似乎隐隐响起另一声怒吼,遥远而空茫,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另一条愤怒的巨龙。

    又或者,那不过是神殿之外,突如其来的雷声而已。

    .

    冰龙低头看向那柄熟悉的长剑……它差一点点就砍到了它的爪子。

    剑还是它从冰原上的死灵法师那里顺手摸来的那一柄,它很清楚它锋利得足够毫无阻碍地切进它的鳞片……却似乎没有在祭坛那看似普通的花岗岩石面上留下一点伤痕。

    斯科特没有收回剑,也没有举剑再砍一次。剑身上微微泛起红色的光芒,片刻之间,让填充在符文与花纹间的银灰色一点点黯淡下来。

    他或许根本不需要用剑的……但这对他而言大概也是一种发泄。

    法阵不再完整,束缚全身的力量渐渐消失,冰龙低吼一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不禁为自己的冲动而恼怒不已。

    但这并不表示它会认错——尤其是对那个阴沉着脸站在它面前的男人。

    它带着同样的怒火回瞪着那双和它几乎一模一样的金黄色的眼睛……不属于人类的眼睛,不属于人类的力量,它早该在冰原的时候就意识到那意味着什么。

    远志谷里那个讨厌的老法师曾经责备过它只会死守着自己知道的那点东西,不去学习,不会创造,不愿前进……不,它做得比那个更糟,这么长的时间里,它连用血与火写在它面前的事实都不曾仔细地去看上一眼,不曾用心地思考过。

    当然,它还年轻……对一条龙来说甚至是年幼的,这个年纪的巨龙通常除了吃和睡不会理会更多……但这并不是什么借口。

    它不只是一条龙。

    斯科特终于收回了剑。他的怒气显然并没有消退……但它能看得出,那燃烧的怒火之下隐藏着更多的东西。

    他的愤怒之中隐藏着恐惧。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他对它怒吼,“五岁的时候我就教过你别去乱碰那些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巨龙缓缓向他低下头,黑色瞳孔缩成了一条细线。

    “事实上,我知道这是什么。”

    开口时,它低沉的声音显得异常冷静:“我只是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知道。”

    是的,它知道……尽管它愚蠢地把自己困在了上面,却反而更清楚那到底是什么。真相在一片迷雾之中若隐若现,但它依然抓不住它。

    斯科特怔了一下,闪烁的眼神显出片刻的慌乱,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不。”他轻声告诉它,“你什么也不知道。”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