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恶果(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科特独自在太阳神殿外站了很久,直到黑暗中一点微弱的火光在视野的边缘亮起。

    他转过头,远远看见耐瑟斯神殿的广场上,篝火在雨歇之后再一次亮起。

    木柴当然是换过,或许因为空气太过潮湿,那点火光暗淡发红,黑烟滚滚,在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下,看起来更像是某种警告。

    他定了定神,想起寇米特?安塞尔那过分严肃的面孔。铁匠出身的牧师是他在所有牧师中最信任的两个人之一,他相信他带来的消息不会是空**来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那……与那个他不得不服从却并不信仰的神祗真正的目的,是不是有某种联系?

    他向着火光的方向踏出一步,身体骤然消失……却并没有像他所预料的那样,踏上耐瑟斯神殿的台阶。

    在那极短的一瞬间,仿佛有一只灼热如烧红的岩石般的巨爪突然摄住了他,硬生生地将他扯出那被折叠的空间。

    他从虚空之中跌了出来,抽搐着跪倒在地。

    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

    剧痛袭过全身。那是种无法形容的感觉……仿佛流淌在身体里的每一滴血都化成了灼热的刀刃,它们冲出血管,搅动着内脏把它们拉出身体,切割着血肉让它们与骨骼分离……他还记得这样的痛苦,他曾在愤怒之中抵御着痛楚放声怒吼,但此刻,同样的痛苦带来的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那让他的喉头紧缩,痉挛着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像一具尸体般僵硬地倒向地面,模糊的视线中,惊恐地看着自己的皮肤如焦炭般剥落……他曾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焚烧,但至少不是这样……不是在他活着的时候!

    ——他真的还活着吗?

    那个念头从脑海中滑过的同时,他坠入无边的黑暗。

    仿佛从高空直坠入深海,即使没有**,他也能感觉到那强烈的撞击——强烈到足够让他粉碎成无数尘埃。化成一片虚无……

    但他没有,红色微光包围了他……也将他束缚在其中。

    事实上,斯科特不知道那是不是真是一团如火焰般的金红色光芒。他不再能看见,不再能听见。不再能触摸……他唯一拥有的只有感觉。

    他能感觉到围绕在身边的热度,尽管此刻那温度正烧灼着他,而不是像曾经那样温暖着他……他也依然能感觉到痛楚,仿佛有谁刻意把那些**才能感受到的痛苦硬塞进他的灵魂之中,让他无处可逃。

    但让他恐惧的并不是这个……从来都不是。让他恐惧的是他所在的这个世界本身。

    不。这不是什么世界。

    这是一片虚无之海。最古老的混沌,最原始的力量,没有善恶,没有生死,没有光明与黑暗的区别,就只是……一片纯粹的虚无。

    如果真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再也没有任何感觉,或许还是幸运的。但他只能漂浮在这里,绝望地知道自己渺小得就像无尽的虚空里一点微不足道的泡沫,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

    那是人类的灵魂无法承受的压迫。

    在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前。斯科特本能开始祈祷。

    献给另一个神祗的,无声的祈祷,一字一句如水般流过。那并不能减轻痛楚,也无法带走一丝一毫的恐惧,让他恍惚记起,他曾经如何在彻底的绝望中选择了放弃。

    ——你向一个抛弃了你的神明祈祷,是指望能得到怎样的回应?

    带着轻蔑的声音轰然贯穿他的灵魂,却也奇怪地让他冷静下来。

    与正吞噬着他的虚无相比,他愿意面对任何东西。

    他也知道他不需要回答……他甚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拖回这个他已经脱离的地方。

    ——这是背叛。

    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撞了过来,那感觉像是能摧毁整个大陆的海浪重重地砸在身上……如熔岩般灼热的海浪。

    ——你做出了承诺……不过我早该知道。人类比精灵更不值得信任。你们是如此善变的种族……善变,卑劣,虚伪又怯懦。我给了你很多机会,我一次次原谅你的犹豫和拖延……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人类。

    回荡在他灵魂之中的声音比记忆中更加焦躁,斯科特却在那一刻莫名地想着它们有多么相似——刚才的那句话,“人类是如此善变的种族”,几乎和伊斯扔在他脸上的一模一样。

    ——别拿我和那条无用的冰龙相比。

    那声音冷冷地警告他。

    ——它的种族已经是巨龙之中最弱的,你给它的生命则将它变得更弱……它根本不该存在。

    “……你做出过承诺!”

    无声的怒吼从灵魂之中发出。意识到那句话中隐藏的威胁,斯科特不自觉地挣扎起来。试图挣脱那团保护着他,也禁锢着他的力量。

    ——拿来交换你的承诺……就是你刚刚背叛的那一个。所以告诉我,人类,为什么我还要信守我的承诺?那条龙,你的朋友,所有流淌着克利瑟斯家族血脉的人……想要毁灭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而这或许该感谢你,斯科特……你给了我这样的力量。

    疯狂地奔涌在灵魂之中的、那些带来痛楚的灼热的利刃,突然间冷得像冰。

    夜幕降临时斯科特站在神殿的台阶上,也曾心生恐惧——他能看见那一双双眼睛里自虔诚中生出的狂热……他此刻所面对的“神”事实上也被困在这里,除了与它灵魂相连的他,它无法对另一个世界的任何生物有直接的伤害,但因他所行的“奇迹”增加了无数倍的信徒,会为它做任何事。即便他说出实情,声称他们所相信的神不过是一条别有用心的、邪恶的巨龙,在他保护着另一条“邪恶的巨龙”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相信他?

    何况,他大概也没有机会说出任何秘密。

    但他的确没有预料到如此直白的威胁……他的“神”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

    漫长的时间里它从不曾这样威胁过他……事实上,它给了他希望,而那是一个绝望得近乎疯狂,虚弱得再也无法坚持下去的灵魂无法拒绝的东西。

    “……我到底做了什么?”

    斯科特拼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意识到即便是此刻,也并非全无希望……他面对的东西说到底还是一条龙……而炎龙强大,凶残,多疑……且傲慢。

    “是的,我后悔了,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在恐惧与绝望之中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他索性坦率地承认,“但到现在为止,我做了什么?你的神殿就耸立在三重塔下,耸立在希德尼平原,你的遗骨之上……一切进行得还不够顺利吗?”

    ——我需要愚蠢地等到你破坏我的计划之后再碾碎你吗?

    “碾碎我是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找到能够替代我的人恐怕不那么容易。”斯科特平静地指出,“否则你不会在我身上浪费如此多的时间。”

    ——我已经等了几千年……我可以继续等下去,我有无尽的时间,而诸神已离去……我会是唯一的神。

    “……所以你并不只是‘想回到自己的世界’而已。”

    斯科特几乎想要笑起来。他早该知道这一点……却宁可欺骗自己,竭力为他并不伟大的任务抹上一点光辉。

    “虚伪又怯懦”……一点也没错。

    痛楚似乎在渐渐消失,但他知道,那是因为他的灵魂也正渐渐消失。

    又一次,愤怒与不甘成为他唯一的力量……愤怒,不甘和愧疚。那些太过强烈的情绪甚至压过了恐惧,让他在失去任何力量的保护之后依旧顽固地存在着……但并不能让他支持太久。

    一点点流逝的记忆中,有什么东西突然跳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个疯狂的念头——孤注一掷的疯狂,却也是他此刻唯一的选择。

    他希望它仍能听见他的声音:

    “……也或者,我们可以打个赌。”

    .

    走上神殿的台阶,斯科特一眼便看见科帕斯平静地站在门外,似乎等待已久。

    他不禁怀疑他到底知道多少。

    科帕斯神色如常地躬身向他行礼,开口时,说出的却是斯科特几乎已经忘掉的问题:“寇米特不见了。”

    “……不见?”斯科特皱眉。

    “就在我面前”科帕斯点头,“我记得他并不会传送术……从他的表情判断,他像是被另一种力量带走的,而他自己也并没有料到……他看起来很惊讶,甚至有可能觉得那是我干的。”

    斯科特不自觉地紧盯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却什么也看不出。

    他无法否认他对科帕斯的怀疑,却又说不出他到底怀疑什么……寇米特大概也有同样的感觉。

    “我试着寻找他,但没有找到。”科帕斯依旧平静地继续着,“或者你可以先见一见那个叫杜鲁的年轻人,听听他说些什么?”

    斯科特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这件事由你解决。”他说,“要尽快。血祭是不被允许的——何况如果消息传入其他神祗的神殿中,后果很难预料……这种时候,我们不需要再节外生枝。”

    他不知道这件事是否与科帕斯有关……但后一个理由或许比前一个更能阻止他如此肆无忌惮,或让他更加尽心竭力。

    科帕斯轻轻点头,但正快步走进神殿的斯科特并没有看见。

    牧师转身望向被清晨的薄雾笼罩的旷野,嘴角挑起一点微弱的弧度。

    那是一个极淡的微笑……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轻蔑。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