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诺言(中)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c_t;第一次来到远志谷的时候,伊斯觉得那干瘦苍老的法师是个早该死掉的怪物——他已经远远活过了人类正常的寿命,却依旧有一双年轻的眼睛,清澈明亮,时不时地透出几分狡黠,漫长的时光仿佛没有在其中留下任何痕迹。【无弹窗小说网】( ’).访问:. 。

    后来他恍惚觉得因格利斯?奈夫是不会死的……毕竟,他都已经是个怪物了,而且他那么强大,强大得像是足以违背这个世界所有的规律。

    尽管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发现老法师佝偻得越来越厉害,沟壑的皮肤上斑斑点点,颜‘色’越来越灰败……但那从头至尾未曾改变过的从容让他不自觉地忽视了这些。他下意识地把这个山谷当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因为因格利斯和穆德毫无疑问能够解决任何一种麻烦。

    他都快忘了伟大的因格利斯也不过是个人类,躺在‘床’上时厚厚的毯子几乎能完全把他埋在其中,干瘦的身体看不出一点起伏,小得就像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而穆德不过是个魔像,失去了赋予它△79,m.力量的人……它就只是一段木头reads;。

    骄傲而强大的巨龙感觉到深深的无力。有一瞬间他甚至想到了那面曾经属于银牙的镜子……他知道那东西在谁手中,但即使他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它,它对于已经极度虚弱的因格利斯来说也是无用的,而冒险使用它带来的后果,或许比死亡更糟。

    这世上有许多强大而神秘的力量……但没有哪一种能够彻彻底底地击败衰老与死亡,没有哪一种‘交’易。能够不付出任何代价。

    白鸦坐在‘床’边,垂头看着那昏睡不醒的老人。他还在呼吸,平稳而微弱。但谁也不知道他是否还能醒来。

    ‘女’法师的脸大半消失在她倾泻而下的黑发之中,‘露’出的那一点点白得瘆人。她看起来依旧年轻而丰腴,但伊斯几乎能闻到她白皙柔滑的皮肤下与因格利斯相同的气息……衰老的气息。

    她的美丽不过是一个强行用魔法支撑的幻影,当她再也没有力量维持下去的时候,那具已经被消耗过度的皮囊说不定会瞬间化为灰烬。

    伊斯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却能感觉到那种隐隐的恐惧和怒意……连他都不禁心中发寒的怒意。(

    他让寇米特待在了屋外的草地上,以免白鸦的怒火把他变成那片远志‘花’下的‘肥’料。铁匠当然不是故意的。但一场通宵的夜谈已经足以耗尽老人所剩不多的‘精’力……说到底,这是他的错,他不该自作主张地为了自己的方便就不由分说地把寇米特扔到这里来。

    他应该道歉——伊斯沮丧地想着。

    但当然不是对着白鸦道歉。

    ‘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在他惊讶的目光中,木魔像弯腰穿过对它来说过矮的‘门’,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沉思般带着哀伤的表情。

    它能动了。

    伊斯立刻望向‘床’上的老法师。却正对上白鸦若有所思的目光。

    “……过来。”她移开视线。向穆德招手,漫不经心的语气像是在召唤一个奴隶,或一条狗,让伊斯不自觉地心生不悦。

    穆德缓缓站直身体,却只是歪了歪头,并没有服从她的命令。

    白鸦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紧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微微一翘,挑起一点带着讥诮的笑容。然后懒洋洋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刚才对因格利斯表现出来的那一点点关切。像是突然间完全消失不见。她又变回了那个除了自己之外谁都不在意的‘女’法师……她与莉迪亚?贝尔如此相似,只不过她的骄傲与任‘性’都更加蛮横而直接,莉迪亚却要狡猾许多。

    木魔像迈开它硬邦邦的长‘腿’,两步就走到了‘床’边,像进行某种仪式一般摇晃着身体,挑在头顶的树叶与新生的绿‘色’橡子随之轻颤。

    伊斯不自觉地期待着某种奇迹……但老法师依旧没有睁开双眼。

    穆德慢吞吞地把它的木头面孔转向伊斯,右壁僵硬地扭动了几下,却让伊斯骤然睁大了双眼。

    “……老头子?”他对着穆德难以置信地叫出声来.

    伊斯很难解释他是如何与穆德‘交’流的。

    魔像不会说话,橡木雕刻出的脸上当然也永远都只有一种表情,而因格利斯甚至没有给它刻出一双眼睛。它的两只手都只有拇指能动,另外原本该是四根指头的部分,只是一整块微微弯曲的木片,虽然灵巧到能够自如地‘操’纵菜刀和锅勺,但并不能做出什么复杂的手势……他们几面的机会不多,相处的时间也短,伊斯根本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似乎能从穆德脸上一成不变的纹路里看出它想“说”的每一个字,更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把它当成一个纯粹的魔像。

    不知不觉间,他默认了它是一个拥有灵魂的“生物”。

    仔细想想这简直有些荒谬……却又莫名地让他觉得理所当然。

    穆德有很多地方与它的创造者十分相似,比如,总是不紧不慢的动作,天塌下来也能毫不在意的淡定,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永远都按着自己的节奏行事……但老法师有一个动作,是穆德不会做的。

    因为总是长时间地修剪‘花’草,做各种奇怪的试验,老法师时不时地会活动一下自己酸软的手臂,让它像条蛇一样扭来扭去……那看起来像是某种奇怪的舞蹈,由关节并不像人类那么灵活的穆德做出来,感觉就更加奇怪。

    此刻,看着那张一片空白的木头面孔,伊斯无法确定是穆德自己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人的担忧,还是老法师的灵魂真的进入了他的身体 ——他看不出来,像是那些隐藏在木纹里的魔法都消失了一般。

    但他知道穆德在“看”着他。

    片刻之后,似乎是终于意识到他们并不能向之前那样顺利地‘交’流,魔像慢吞吞地挪到了房间另一侧的桌边,拖过一张羊皮纸,开始写字。

    伊斯默默地跟了过去,看着那歪歪扭扭的笔迹,却像是能听到此刻控制这具魔像的灵魂说出那句话时‘波’澜不惊的语气:

    “我即将死去。”

    伊斯‘阴’沉地瞪着那行字,仿佛它们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然后突然夺过穆德别扭地夹在右手中的笔,在下面重重地写上了一个巨大的“不”。

    他瞪着穆德,一脸怒意,似乎如果对方胆敢拒绝,他就会直接把这个字拍到它的脸上去。

    他知道这样的行为有多么幼稚和任‘性’……但是,不。

    他不允许!

    很难说清因格利斯?奈夫对他来说到底算是什么……他的朋友和亲人们都知道他是一条龙,但并不曾因此而放弃他,他对此心怀感‘激’,却也十分清楚,如果不是记忆中充满他身为人类时的记忆,他们大概不会对一条巨龙表现出这样的善意。

    但因格利斯是不同的。

    老头子似乎根本不在乎他到底是龙还是人,也不在乎他是不是会变得邪恶凶残,或能否被人们所接受,不在乎他有多么强大,或多么特别……而他喜欢这样,感觉十分……轻松。

    所以,因格利斯不能死。

    他当然知道他无法阻止死亡的降临……但是,他可以不接受!

    穆德低头看看那个字,又把头扭向他,漫长的沉默之后,魔像缓缓摊开双手,做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姿势。

    伊斯莫名地、有点恼怒地觉得……它在笑.

    傍晚时分,因格利斯醒了过来。他十分虚弱,但一时半会儿似乎是死不了了。

    白鸦晃过来冲着他冷笑了好一阵儿,老法师只是淡定地回以微笑。寇米特如释重负,但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伊斯知道他和自己一样清楚……所有人都很清楚,老法师的时间不多了——他如今所拥有的这一点,说不定还是用什么禁忌的方法,从诸神手中偷来的。

    白鸦大概是知道的,但伊斯不打算去问她。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他无法在短暂的时间里接受如此多的打击。

    寇米特一直有意无意地在他身边打转……他知道他想问什么,可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回答,甚至不愿去想任何与斯科特?克利瑟斯相关的事。

    窝在‘床’上喝下一点热汤之后,老法师若有所思地看了站在一边发呆的伊斯一眼。

    “……那边书架上有一本蓝‘色’封皮的笔记。”他突然开口,“去把它拿来。”

    ‘抽’出笔记的时候伊斯扫了一眼封皮,有些惊讶地挑眉——上面写着穆德的名字。

    “小时候我有过一个木头刻的骑士,我给它取名‘穆德’。”翻开笔记时,老法师慢悠悠地开口,“我原本打算将现在这个穆德也刻成骑士的模样……但后来我觉得,那块木头并不想当什么骑士。”

    伊斯扯了扯嘴角,没有问他如何看出一块木头在想什么。

    “然后它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老人干枯的手指停在纸页上,那里画着一张没有眼睛的,近乎长方形的面孔——穆德的面孔.

    ps:码完这章才想起穆德最开始的设定好像是椴木刻的……啊啊啊!我要忘掉这个错误!它都长橡子儿了就只能是橡木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