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极光之盾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辛格尔抱着头坐在桌边,目光涣散,神情痛苦。乐-文-【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那份由他自己书写的古老卷轴就摊开在他面前,但他根本没有去看。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已经像是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任何时候从任何一段开始,他都能倒背如流……但那并没有什么用处。

    他无法从其中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与艾伦所经历过的“事实”相比,这个故事其实有很多细节是不尽相同的,最大的不同在于,其中那个被力量所诱惑,坠入黑暗的法师,是“他”,而不是“她”。

    那可能是某种暗示,也可能只是为了避免太过准确的叙述给他自己招来他无法控制的灾难。

    娜里亚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听见,直到女孩儿把一盘点心重重地放在桌上,他才差点惊跳起来。

    娜里亚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同情,说出口的话却毫不留情。

    “活该。”她说,“如果想给几百年后的自己留下点警告,你干嘛就不能清清楚楚地有什么写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脑子不好使。”

    埃德哀叹一声,把沉重得像是胀大了两三圈的头搁在了桌面上。

    “相信我,”他呻.吟.着,“我比你更想冲回两百年前,抓住自己狠狠地揍上一顿。”

    他无法向她解释那其中会有什么危险……凯勒布瑞恩的警告不止一次地在他耳边响起,让他惴惴不安。他甚至担心将这个卷轴的存在告诉他的朋友们,已经将他们全都卷入了危险之中……但他不得不承认,能够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帮助,而不是独自一人面对这些,让他觉得……如释重负。

    虽然现在依旧没什么头绪,但那句曾经离他远去的、似乎被幸运之神加护过的咒语又回到了他的心中——总会有办法的。

    他抓住自己的头发,扯起自己沉甸甸的大头,强迫自己把视线重新凝聚在卷轴上。精灵说过他可能在其中隐藏了什么密码之类的东西……嗯,虽然现在的他完全不会这些听起来就头痛的玩意儿。但说不定二百年前的那个埃德要更聪明一点呢?也许凯勒布瑞恩……或费利西蒂就在那里,在他身边帮助他呢?

    但他同样没能从费利西蒂的日记里找到多少有用的东西——准确说来,那根本不能算是一本日记,大多数记述根本没有留下日期。也没有多少完整的东西,大多只是些零碎的句子,奇怪的涂鸦……比如乱蓬蓬的一团草一样,却顶着两根长长的触角,触角末端像是长着两只眼睛的东西。旁边写着大大的“有趣!”……泰丝倒是看得十分开心,甚至声称她爱上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圣者。

    是的,日记里所表现出的那个费利西蒂,就像泰丝一样活泼又好奇,对什么都兴致勃勃,充满热情,偶尔的沮丧也只不过是“今天心情有点糟,我吃掉了半罐的糖……已经老到不用为身材担忧真是太棒了。”

    艾伦却用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这本日记。

    “她很小心地没有留下任何有实际意义的记录或评论。”他说,“就算有人得到了它,也无法从其中找到任何攻击她。或神殿的把柄……他们能够攻击的,最多也就是‘这个圣者并不像她看上去那么稳重’……但人们或许会更喜欢这样一个更真实生动的圣者。”

    “……听起来真累。”娜里亚如此评论。

    “但它也有可能因为会被人忽视……而隐藏着某些重要的东西。”艾伦补充,“毕竟,这是费利西蒂亲手写下。”

    “……真累!”泰丝用力点头,对娜里亚的评论表示赞同。

    “‘圣者’是一个比‘国王’还要沉重的称号。”艾伦说这句话的时候深深地看了埃德一眼,“那是一顶荆棘之冠……承担它需要的不仅是力量,还有勇气和智慧。”

    埃德讪讪地笑着挠头。

    “他又不是自己要当什么圣者的!”娜里亚愤愤不平,“再说他现在也不是了嘛!”

    “……听起来真令人安慰。”泰丝说,“虽然我也说不清到底是哪里安慰。”

    “他不是没有选择的权力,却还是选择了承担……我想这完全可以被称之为‘勇气’。”精灵轻声开口。

    这句话让艾伦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去。

    “我想让他生气和担忧的并不是你。”诺威告诉埃德。

    埃德默默点头。

    他或许已经不再是圣者……但另一个人是。

    似乎谁都在避免提到那个名字——斯科特?克利瑟斯。艾伦时不时地会收到从许多地方而来的消息,从他日渐阴沉的脸色判断,那大概都不是什么好消息……他的确离开了斯顿布奇,但那并不表示他不再关心与斯科特相关的任何事。

    ——又走神了。

    埃德猛拍自己的头。模糊的视线里,纸卷上因为年深日久而形成的暗色的纹路却分外清晰。

    他用力眨了眨眼,还没有抓住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走廊上传来泰丝兴奋的叫声。

    “……他们回来了。”娜里亚眼睛一亮,转身跑出了房间。

    .

    诺威和泰丝依旧在探索龙翼之峰附近的地下河道。艾伦有一张他们当年在那里寻找冰芒的巢穴时绘制的地图,诺威又为之添加了许多新的支路。那是一片宏大得令人惊讶。却也危机四伏的地下世界,诺威确信有人在那里活动,但无法判断是敌是友。

    他发现过安克坦恩风格的武器,所以一直怀疑那是那群莫名其妙地出现,又莫名其妙地消失的安克坦恩士兵,但有一些痕迹,却更像是法术留下的。

    埃德十分希望那是伊卡伯德和那些从柯林斯神殿失踪的圣职者们……但他们为什么要一直藏在那里呢?他们不知道敌人已经离去,还是被困在了那里,或者是另有任务?

    他迫切地想要看到伊卡伯德那张并不讨人喜欢的、漠无表情的面孔……他迫切地想要确定那些失踪的人其实都还活着。

    泰丝的兴奋似乎预示着什么好消息……埃德匆匆藏好卷轴,跟着娜里亚冲了出去。

    他在走廊的拐角处看到了他们,诺威向他挥挥手,笑容并不轻松,泰丝却正得意洋洋地向娜里亚夸耀。

    “是我找到的!”她说,怀里抱着一面巨大的、几乎能把她整个人从头到脚挡个严严实实的盾牌,却似乎并不怎么吃力。

    那是面她绝对用不上的塔盾……而埃德认识那个。

    那泛出琉璃色的光芒,在淡青与淡蓝之间变幻不定的盾牌,是极光之盾,由传奇工匠蒲柏?巴雷特用珍贵的秘银和一条蓝龙的鳞片为屠龙者斯温伯恩所打造,是黑岩矮人送给费利西蒂的礼物之一,曾经悬挂在柯林斯神殿的墙壁之上……在伊斯怒气冲冲地把它从墙上扯下来之后,大概是出于对新圣者的朋友的尊敬——或只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肖恩下令把它塞进了在迷雾降临的那一晚被洗劫一空的圣器室。

    “……你在哪儿找到的?!”埃德大叫着冲了过去。

    大概是看到了他闪闪发光的眼睛,泰丝警惕地转身把盾牌塞给了诺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它。

    “我的!”她说。

    “泰丝……”诺威叹气。

    “不管!”泰丝理直气壮,“是我找到的,当然就是我的!”

    “那是神殿的东西……如果你想要的话,尽管拿去。”埃德慷慨地说,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这样随意处置柯林斯神殿的东西的权力……但是,管它呢!

    “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在哪儿找到的。”他说。

    泰丝瞪着他,意外地看起来一点儿也不高兴。

    “你不要吗?”她怏怏不乐地问,似乎因为没人跟她抢而瞬间失去了对这罕见的魔法物品的兴趣。

    “它卡在地下水道往西北的出口附近岩石的缝隙里。”诺威告诉埃德,“大概是不久前那场大雨带来的水流把它冲过去的……当然,它不可能自己跑进地下水道,有人把它带进了那里。可能是当晚的攻击者,也可能是你想找到的那个牧师。”

    “……但他们为什么会丢下它?”埃德不安地问,“这是十分珍贵的东西,连巨龙也会珍惜的宝藏……”

    “我们可以顺着水流的方向往回找。”诺威把盾牌递给了他,泰丝也只是闷闷地哼了一声,并没有反对。

    埃德低头看着盾牌,那依旧光洁明亮,没有丝毫划痕的表面清清楚楚地印出他自己的脸,带着惊喜、希望……也带着隐约的恐慌。

    “我……可以一起去吗?”他忐忑地问。

    他其实一直都想跟去看看,却又不敢开口。那地方的确十分危险,想要找到什么东西,会消耗许多时间,还可能一无所获。诺威和泰丝都是敏捷警惕,富有经验的冒险者,能够从容地应付许多突发的情况,加上他……或许反而了多个负担。

    “当然。”诺威微笑。

    “要来嘛,甜心?”泰丝笑眯眯地蹭了蹭娜里亚,“一起去钻黑乎乎的地道……就像从前一样!”

    娜里亚犹豫了好一会儿,看看泰丝,又看看埃德,终于轻轻点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