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河道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等精灵确定四周并没有危险之后,四个人都站在了深渊的边缘。

    小小的光球悬停在离他们稍远的地方,散发出柔和而稳定的光芒,却将他们模糊的身影留在光与暗的边缘,让他们不至于陷入完全的黑暗,又不至于成为太过明显的目标。

    它能够照亮的范围十分有限。埃德试图让它飞到对面,看看这道地底的裂缝到底有多宽,但很快就不得不让它飞了回来——那超出了他能够控制的距离。

    “很宽,但不算太深。”诺威告诉他,“下面好像有些东西……我没办法看得太清楚。”

    即使能在黑暗中视物,精灵的夜视能力与正常的视力相比还是要差很多的。

    埃德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操纵着光焰缓缓下降。泰丝则随手扔出了一块碎石,片刻之后,碎石落地的声音随着隐约的回响清晰地传到他们耳边。

    “还真是‘不算太深’呢。”泰丝失望地嘀嘀咕咕,“我不用任何工具都可以直接溜下去啦!”

    眼前这个“深渊”或许只是另一条已经干枯的河道,它的深邃则多半是黑暗带来的错觉。降到底部的光焰仿佛拥有生命一般飘飘荡荡地向前飞去,一点金属的反光突然在黑暗中闪过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光焰停在了原地……然后突然熄灭。

    娜里亚拔剑出鞘的声音尖锐得有些刺耳,随即却是埃德一声尴尬的轻咳。

    “那个……法术到时间了。”他小声解释。

    黑暗之中,娜里亚准确地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脑勺上。不轻不重,却带着十足的恼怒。

    “……是个头盔。”诺威轻声开口,“像是安克坦恩的狼面铁盔。”

    短暂的一瞬间,他已经看清了那反光的东西。

    埃德搓了搓手,正准备再来一个小心谨慎的光亮术,视线中火光一闪,泰丝已经不耐烦地点亮了火把。

    在所有人的目光里,红发女孩儿理直气壮地一手叉腰。一手把火把举得更高。

    “其实我早就想问了。”她说,“我们干嘛非得像当贼一样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如果有人盯着我们,不管怎样他们都盯着呢;如果这里有什么陷阱,大概也一早都设好了吧?我们是在明处。可这也是我们唯一的优势啦!干嘛不能光明正大把火把点得亮亮的,把没一个角落都照得清清楚楚的,大大方方想干嘛就干嘛?黑灯瞎火提心吊胆的,才更容易踩一脚狗屎呢!”

    这样的话从一个盗贼的口中说出来,还真是……无法反驳。

    埃德无声地笑了起来。站起身,凝视着眼前那片一根火把根本无法照亮的黑暗,沉思片刻,合起双手,念出他从未使用过的咒语。

    光芒如水般从他手心流出,洒入干枯的河道,然后如夏日暴雨后的河面般猛涨起来。那明亮的光河迅速向着两边延伸,直至他们的视线所不及之处,这个被绝对的黑暗统治了不知多少年的地底世界,一瞬间亮如白昼。

    “……不赖嘛!”泰丝毫不吝啬地对埃德比出拇指。

    “能持续多久?”娜里亚问出更加实际的问题。

    “就……一小会儿……”埃德讪讪地笑着。有点心虚地缩回了手。

    几句话的时间里,灿烂的光芒已经开始黯淡下来。在黑暗夺回它的控制之前,他们找到一处较为平缓的地方,下到了河道的底部。

    原本明亮的光之河流已经变成了稀薄的雾气,微弱如遥远的星光,恍惚让他们仿佛置身于星河,在惊讶与赞叹中,一时间几乎忘掉了来到这里的目的。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法术。”诺威忍不住开口,“至少在精灵的咏者之中没有听说过……这是人类的牧师所独有的吗?”

    “呃……”埃德呆了一下才有些茫然地回答,“我也没有听说过。”

    “……所以。你自己创造了一个法术?”精灵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

    “我只是……试着把两个法术合在了一起……”埃德呆呆地抓了抓下巴,老实说,他根本没有想太多,但被精灵这么一说的话……那好像还是有点了不起的?他可以在这个法术上冠上自己的名字吗?“辛格尔光河术”之类的……

    诺威看着他。←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不可思议地摇摇头,唇边有一丝微笑,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梦幻般的美景只是短暂的一瞬。很快,火把再次成为他们唯一的照明,却也已足够照见他们原本没有发现的东西。

    脚印。

    他们是本能地向着刚才发现头盔的方向走的。河道中没有水,但空气十分湿润。在之前光焰没有照到的地方,薄薄的泥地上满是杂乱的脚印,因为颜色与岩石相近,远看很难辨认。附近甚至还有一两块暗色的痕迹,散发出淡淡的血腥。

    诺威半蹲下来,看着那个扣在地上的头盔。正如他远远的那一眼所判断的,那是安克坦恩的狼面铁盔。护面甲被铸成狼脸的样子,在口部微微向前突起,看起来并不陈旧,虽然有不少划痕,却没有多少锈迹,大概是不久之前才掉在这里的。

    “虽然也没什么好同情的啦……”泰丝说,“为什么我觉得那群消失在这里的安克坦恩士兵凶多吉少呢?”

    埃德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快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与那群素不相识,而且很可能不怀好意的安克坦恩士兵相比,他更担心从柯林斯神殿失踪的牧师和圣骑士们。

    他一声不响地猛盯着地面,想要找到一些与他们相关的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如果这里曾经被当成战场,也没有留下一具尸体。

    那反而给了他一丝希望。通常来说,即便是自己杀死的敌人,在有可能的情况之下,圣职者也不会任由尸体曝尸荒野。

    “他们不会全都变成亡灵了吧?”泰丝口无遮拦地说出另一种可能。

    “至少我还没有看到骷髅的脚印。”诺威头也不抬地说。

    “也没有看到拖曳的痕迹不是吗?”泰丝反问,“他们死了,然后又自己爬起来走掉了,现在说不定正聚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送上门呢……哦哦,老实说,我倒宁可面对骷髅,至少他们不臭!”

    “如果他们够臭,隔着很远就能知道他们在哪儿……也不算什么坏事。”娜里亚实事求是地说。

    埃德站在那里,心情随着他们的对话起伏不定,突然有些惊讶地意识到,下到河道底部之后,曾经闻到过的那种若有如无的腐臭,却似乎完全消失了。

    他不自觉地抽了抽鼻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习惯了那微弱的气味,飘进鼻子里的却是娜里亚身上隐约的玫瑰花香。

    她就站在他身边,因为有些出汗,几缕发丝贴在了脖子上,黑白分明,有种难以形容的诱惑……

    埃德僵硬地移开目光,不敢去看娜里亚的脸,也对这种时候还有余暇心猿意马的自己微微有点绝望。

    在冰原的那几个月,他总是不愿去多想那失败的告白,自欺欺人地坚信即使无法成为恋人,他们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是彼此最好的朋友……

    他们当然是。但某些东西仍旧会在他预料不到的时刻突然就那么冒出来,让他措手不及地意识到,他或许永远也不可能只把娜里亚当成“朋友”——或许从在克利斯瑟堡的厨房里见到那个一脸恼怒地羞红了脸的黑发女孩儿开始,就已经没有了那种可能。

    他把心底那些乱七八糟揉成一团塞进某个角落,悄悄挪开一点,蹲在了诺威身边。

    “事实上,应该没有什么打斗。他们似乎只是在奔跑,然后摔倒在地上。”精灵轻声告诉他,向他比划着脚步间的距离,“他们应该是穿着统一的盔甲,就像伊斯之前说过的那样。靴子都是方头的皮靴而不是圣骑士的锁靴……暂时还没有其他种类的脚印。”

    他很清楚埃德更关心什么。

    埃德花了一点时间才能集中精神,用力点头。在冰原上待了几个月,他多少也学会了分辨足迹。

    “我想他们是在逃。”他说,“如果是在追逐什么的话……不会这样拥挤在一起。”

    被黑暗所包围,在恐惧之中挤成一团,拼命地奔跑……却不见敌人的脚印。

    也许泰丝的怀疑是对的——骷髅骑士无声的尖啸足以对毫无准备的人造成这样的效果。

    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前方的黑暗。那里应该是下游,与他们刚刚走过的这一段近乎笔直的河道相比,地形似乎要复杂许多。突兀地从地底冒出的几块岩石遮蔽了视线,让前方的道路更加吉凶难测。

    “嘿!”泰丝叫了起来,猛拍着诺威的肩膀,“看那儿!看那儿!”

    她所指的却是河道的上游,他们走过来的方向。

    埃德猛地站了起来,眯起双眼——远远的,他似乎看见那片黑暗之中,亮起一点微弱的光芒。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