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无名之墓(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掌心触及石棺粗糙的表面时,精灵感觉到隐隐的刺痛,伴随着一种怪异的麻痹,仿佛他摸到的根本不是石头,而是寒冰……或闪电。乐 文小说 w-w-w..c-o-m。

    麻痹感顺着手心骤然传遍全身,以至于埃德脱口叫出的那一声“等等!”,听起来含糊沉闷得像是隔着水面。

    精灵有着过人的敏捷——那也是他如此大胆的原因。如果真有什么陷阱,四个人里唯有他还有可能及时避开……但此刻,无论他如何竭力想要迅速缩回手,却像是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难以形容的恐惧从素来冷静的精灵心中一掠而过。他怀疑如果不是埃德已经事先谨慎地为他加上了防护,他现在感觉到的就不是麻痹和刺痛,而是死神冰冷的拥抱。

    有人抓住了他的背心,用力向后拖去。那一瞬间诺威几乎想要放声大叫——他觉得他的**已经和石棺牢牢地连接在了一起,而他灵魂似乎正被人硬生生地从躯体中撕扯出来。

    那是极其漫长而痛苦的一瞬……然后精灵清醒过来,猛地抽了一口气,像是将要窒息而亡时被人从深深的水底拉了上来。

    身体冰冷而僵硬,仿佛整个世界都沉重地压在他的身上,让他连站立都十分困难。

    埃德支撑起了他的身体,泰丝则站在了他的面前,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的匕首泛出幽幽的蓝光。

    但她面对的是她无法对付的敌人。

    埃德燃起的光焰还在散发着柔和的白光……但在另一种光芒的压制下,它显得如此苍白而微弱。

    并不明亮,却强烈得令人窒息的惨白光雾里,一个模糊的身影如轻烟般飘荡在半空,散开的长发白如死灰,灰黑色长裙暗如夜雾,长发下的面孔时而清晰时而朦胧,时而精致美丽宛如生前,时而……时而只有干枯朽烂的皮肉半裹在白骨之上。

    那是个鬼魂……一个不知逝去了多久的,精灵的鬼魂……却又似乎不只是鬼魂。

    鬼魂没有实体。她的身体却似乎在不断地凝聚成形,又如飞灰般散开。

    她没有攻击,没有哀号,没有尖叫……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们。那来自死亡本身的凝视却让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

    谁都没有开口。娜里亚默默地扶过了精灵,让埃德能够顺利地施法……对付一个鬼魂,牧师是最好的战士。

    但埃德犹豫了一下,却用一个问题代替了不由分说的攻击。

    “你是谁?”他问。

    鬼魂没有回答。她依旧安静地看着他们——不,诺威突然意识到。她只是在看着他,一眨也不眨的双眼在两个空荡荡的黑洞和幽幽的深绿之间不停地变幻,那过于专注的目光让精灵几乎无法呼吸。

    而后,笑容从她时而美丽时而阴森可怖的面容上绽放。她向他伸出双方,仿佛在等待一个拥抱。

    “你回来了。”她欢欣而飘渺的声音仿佛发自地底,又仿佛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我的儿子……我的星辰。”

    诺威愕然睁大了眼睛。

    “……她说什么?”泰丝忍不住疑惑地问道。

    那是极其古老的精灵语,她根本听不懂。

    “她说诺威是她儿子。”埃德呆呆地回答。

    泰丝回过头瞪着精灵,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是你妈?!”她大叫。

    诺威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那当然不是……他的母亲很早之前就已经离开,但他还不至于连她的样子都不记得。母亲有一头垂及腰间的浅褐色长发和淡到几乎透明的灰色眼睛。而他和维奥莉塔的金发绿眼都继承自父亲。

    他强迫自己直视着鬼魂变幻不停的面孔——现在,她越来越稳定地显现出宛如生人的样子,灰白的长发渐渐有金色的光泽,明亮而单纯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毫无恶意。

    沉默片刻之后,精灵温和地开口:“我并不是你的儿子……但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他的名字,也许我可以为你找到他。”

    但鬼魂似乎并没有听他在说什么。

    她开始看向其他人,带着深深的厌恶与憎恨。

    “为什么你要跟这些卑贱的人类在一起?”她问他,声音尖利刺耳,“你忘了吗?他们背叛了我们,他们出卖了我们……他们都该死!”

    骤然扭曲的面容上有无尽的怨恨。灰白血肉下现出隐隐的骷髅。在她语音未落时,埃德已经警惕地念出了咒语,几道闪烁的光环将他们全都笼罩在其中,却并没能完全抵挡随之而来的攻击。

    那只是一声凄厉的尖啸。

    不是死灵的无声的哀号。也不是巨龙的怒吼……那是恐惧,也是死亡,是同时切割着骨肉与灵魂的利刃。它毫不留情地刺向每一个人——包括诺威,也包括从黑暗中跌出的另一个身影。

    “攻击!蠢货!”那人毫不客气地开口骂道,“你们打算死在这里吗?”

    诺威惊讶的目光从那熟悉的面孔上掠过,却也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抬手向鬼魂射出一箭——箭矢当然无法伤害她。但附在箭上的魔法可以。

    短矢穿过了鬼魂,远远地射向黑暗之中,但它留下了一道明亮的伤痕,贯穿鬼魂的额头。

    尖啸骤然而止。她看着诺威,伤心而疑惑的眼神让精灵不由自主地心生歉疚。

    “……抱歉。”他脱口道。

    接踵而至的两道光弧击中了她。她的身体颤抖起来,开始变得模糊,却又迅速地恢复。

    无论那是否对她造成了真正的伤害,都彻底激怒了她。她转身伸出双手,只余白骨的指节做出奇怪的手势,干枯的双唇间吐出古老的咒语。

    诺威毛发直竖,抓住泰丝就往后退。

    “……鬼魂也会施法的吗?!”泰丝气急败坏地大叫,“我最讨厌法师了!死掉的法师就更加讨厌!”

    触手般的黑烟从地底钻了出来,但攻击的目标并不是他们。

    “……那是奈杰尔……”娜里亚喃喃开口,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奈杰尔?洛维……他不是死了吗?!”

    “不高兴牧师”此刻当然还是非常地不高兴。他手忙脚乱地躲避着黑烟的攻击,抡开的手杖划出一圈又一圈明亮的光弧。

    “埃德?辛格尔,你还没死吧?!”他放声吼道,“没人教过你怎么对付亡灵吗?!”

    “……我们把他扔在这里怎么样?”泰丝说,“我得说,他把我们引过来可显然没安好心。”

    埃德苦笑一声,双唇蠕动,指间射出灼热的光辉。

    鬼魂飘向奈杰尔的身影停了下来,转头阴冷地瞪着他。埃德毫不退缩地站在原地,扬手扔出另一个法术。

    诺威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再次举起轻弩——他不想伤害她,她让他想起极北之光的高塔上那个孤独死去的精灵,想到他自己有可能成为的样子……但她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

    .

    他们配合得一点也不默契——他们,和应该已经死了一年多的奈杰尔。不高兴牧师的法术从泰丝头顶上掠过时,红发女孩儿毫不犹豫地扔过去一柄小刀,精灵不得不放弃了原本目标,及时击落了那很可能会扎到牧师腿上的武器。

    “泰丝……”他叹气。

    泰丝撇了撇嘴,继续向那飘来飘去的鬼魂扔出各种新奇古怪的东西。

    那多半无法造成什么伤害,只是扰乱对方的注意力——即便已经变成了鬼,法师施法依旧是需要全神贯注的。

    但问题在于,她同时还是个鬼魂……她在愤怒中越发凄厉的尖叫声才是最大的麻烦。

    “……我觉得我们应该考虑一下逃走。”

    靠着埃德的法术勉勉强强扛过另一轮尖叫之后,嘴唇都已经发白的精灵冷静地建议。

    牧师的法术是有限的,他们也已经筋疲力尽,而面前的敌人似乎根本不可能被打倒。

    与此同时,泰丝正有气无力地扔出她所剩不多的武器——诺威的目光跟随着那一道乌沉沉的光芒,无奈地发现,那柄早该还给埃德的、从白鸦那里找到的怪异的短刀,居然还是藏在泰丝身上……当然啦,她总是有理由的。

    短刀停在了半空。

    诺威惊讶地眨了眨眼——那不是因为鬼魂为自己加上了什么防护,她根本不屑如此。她的确能被伤害,但总是很快就能恢复……

    鬼魂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低头看向扎在自己腰间的短刀。

    是的,它扎在了那里,就像扎在了什么实实在在的东西上,从那一点开始,她的影子一点点变得稀薄。

    “……哎呀。”泰丝说,对这意料之外的胜利有点不知所措。

    鬼魂抬起头来,悲伤地看着诺威。

    “为什么这么对我?”她轻声问他,“你依旧在怨恨我害死了你的父亲吗?……可那并不是我的错……我发誓我会为他复仇,可你把我锁在了这里……”

    诺威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她艰难地飘向诺威,每靠近一点,身体都更加透明。

    诺威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没有后退。

    完全消失之前,她最后的低语掠过他耳边:

    “安克兰……我的儿子啊……”(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