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酒后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野兽低沉的咆哮声里,一个巨大的黑影迎面扑了过来,将小个子的盗贼整个儿压在身下。更新最快去眼快

    偷袭——这是小白越来越喜欢的游戏。它的身体日渐长大,脚步却依旧轻捷无声,动作则更加迅,很少有人能避得开它突然的袭击。菲利泽里就早已经放弃了挣扎,每一次都索性摊开四肢,摆出一脸从容就义的神情,任它蹂躏一番……但身手敏捷的盗贼,却还是第一次这样被扑倒。

    斯科特站在一边,微笑着看他奋力挣扎,却无法从白豹沉重的身体下脱身。捕获到了难得的猎物让小白异常兴奋,它呼噜呼噜地出满意的低吼,用鼻子拱着尼亚的脖子嗅来嗅去,又罔顾他大声的抗议,伸出粗糙的大舌头开始猛舔他的脸。

    盗贼的抗议声里有了控制不住的笑意。斯科特摇摇头,走回房间拿出了酒和酒杯。当他慢悠悠地踱回原地时,小白已经放过了它的猎物,心满意足地趴在一边舔着自己大大的脚掌,黑白相间的尾巴像条蛇一样得意地甩来甩去,尼亚则坐在那里,喃喃地咒骂着,一边抓着自己被舔得贴在头皮上的头,一边用袖子猛擦红通通的脸。

    “……你到底是怎么教它的!”他抬头向斯科特抱怨,“它是只豹子,不是条狗!我的脸都快被它舔掉一层皮了!”

    斯科特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反正我没这么教过它。”

    他甚至都没怎么管过这只从鹿角森林里就紧跟着他的豹子,任由它自由来去。它不是他的宠物……也很难说是他的朋友。

    他不知道它浅蓝色的眼睛到底属于谁,只是本能地觉得它并无恶意。它安静地注视着一切,既不评价,也不干涉。在身边的朋友和亲人一个接一个离去时,他得承认,它的陪伴也是一种奇异的慰藉。

    他递给尼亚一杯酒,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有好一会儿,他们只是并肩坐着,默默地喝着那被明令禁止的、清冽的美酒——洛克堡里藏着许多从走私贩那里收缴来的纳昔葡萄酒。斯科特其实很早就知道这个……却不太愿意回忆起第一个偷酒出来跟他一起喝的人。

    “真可惜艾伦不在这里。”

    酒喝掉了一大半之后,斯科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会很高兴你能重获自由的——虽然你自己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我真做错了什么吗?也许你并不想离开那个火辣的美人儿?如果真是这样,你该早点告诉我的。”

    尼亚给了他一个白眼:“艾伦这会儿说不定都已经知道了,但我猜他更会因为你又一次不顾后果的乱来而气个半死。”

    斯科特尴尬地闭上了嘴。他当然知道。艾伦虽然离开了斯顿布奇,却还有无数双眼睛代他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以及,”尼亚灌下一口酒,绷着脸说:“你不会想知道她真正的样子有多么‘火辣’的。”

    “……所以那并不是她真正的样子吗?”斯科特有点好奇的问。

    “当然不是,她是个恶魔。怎么可能长得跟人类一模一样!”尼亚不屑地瞪他,“她是魇魔之中最强大的,你希望她是什么样子,她就可以变成什么样子……你所看到的那个,有一半儿像露比,我小时候剧团里所有人的梦中情人,另一半儿像……”

    他突然停了下来,神情有些古怪,但斯科特已经意识到他想说的是什么——“像莉迪亚。”

    黑色的头,鼻子和嘴唇。甚至微微上挑的眼角。因为气质完全不同,那些相似之处很容易被忽视……却是不容否认的。

    “你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她那个样子的时候有多害怕。”尼亚怔怔地盯着虚空之中的某一点:“我都已经快忘了露比……我也一直试图忘掉莉迪亚,我没有对任何一个恶魔提起过她们,可她却能从我脑子里最深的地方挖出那些东西……如果她变成了你的敌人,斯科特,那会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

    “为什么她会成为我敌人呢?”斯科特若无其事地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我已经给了她她想要的东西。”

    尼亚给了他一个更大的白眼:“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会就这么把那么危险的东西给她,哪怕是为了我?你在上面做了什么手脚吧?说不定还把布鲁克修安大人拖下了水?等她现的时候,你会后悔没听我的。”

    因为猝不及防地被揭穿,辛辣的烈酒呛在了气管里。斯科特差点连肺都咳了出来。

    “就算她被困在那个石厅的魔法之中无法窥探你的记忆,我能猜到的她不会猜不到。”尼亚微微皱眉,“但她什么也没说就收下了那个……也的确解除了我们之间的契约……”

    斯科特的心漏跳了一拍——她当然猜得到,她甚至都不用猜。他很努力地“想”得十分清楚,唯恐她无法窥探……而她也十分配合。

    但尼亚不能知道这个,谁也不能知道。

    “这正是我想说的。”他小心地为自己分辨,“我的确做了点手脚,但那颗水晶依然拥有强大的力量,而她收下了……那证明她能接受这样的交易。不是吗?”

    “就算现在是这样,等她觉得那东西并不能让她满意的时候,她可不会认为那是她的错,只会把账都算在你的头上!”尼亚突然又生起气来。他夺过酒壶,把剩下的那一点全部倒在了自己的杯子里,愤愤地指责:“你是在玩火!”

    ——他的确是在玩火,但他只能故作镇定地强词夺理:“……我现在很擅长这个,玩火什么的。”

    “而我本来可以用它做点更划算的交易!”尼亚对着他吼,看起来很想用力把酒壶砸在他头上,“如果你能更相信我一点的话!”

    “……我相信你。”斯科特无奈地说,“但你显然并不那么相信自己,如果你对自己的计划那么有自信的话,早就从我这里偷走它了。”

    尼亚的脸僵住了。

    “所以,瞧。”斯科特叹气,“我们能不能别再为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而彼此怀疑和指责?就算未来有一天可能会被一个怒气冲冲的恶魔撕成碎片,但更有可能在那之前我们就已经死得连灰都不剩了。”

    “……听起来到底哪里值得高兴?”尼亚怒视着他。

    “至少现在,你是自由的,而我也终于把那个让我提心吊胆都不知道该藏在哪儿的玩意儿扔出去了——我真心觉得这还是很值得庆祝的。以及,虽然这瓶酒已经空了,但我房间里还藏着一瓶……菲利前几天刚刚偷来以补偿被他偷喝的那一半的。你觉得我们该叫上他一起庆祝吗?”斯科特十分认真地回答。

    “……斯科特,你是不是喝醉了。”

    “好像是有一点。”斯科特承认,“他们说这种酒里下了药……说不定是真的。”

    尼亚郁闷地瞪着他,瞪了很久,终于摇着头笑了起来。

    “你简直比从前还要疯。”他说。

    “……多谢夸奖。”斯科特微微有些不满,“但我觉得,至少从前我还是挺正常的。”

    “正常?”尼亚嗤笑,“你硬拖着我们花了几个月从地底到山顶钻来钻去找一条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龙……然后在杀了那条龙之后收养了它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弟弟宠得要死地养大,身为圣骑士甚至一点也不在乎被人指指点点地说那是你的私生子……你真觉得那能叫正常?”

    “……你明明比我更宠他!”

    “我有说过我很正常吗?”尼亚不无得意地挺胸反驳。

    斯科特哑口无言,低低地笑着向后躺倒,整个人毫无形象地瘫在了地上。

    “你该让他留在你身边的。”

    过了好一会儿,尼亚突然轻声开口。

    “……让他自由得像一条真正的龙一样不是更好吗?”斯科特回答。

    “但他有足够的力量阻止你……去做你自己一定会后悔的事。”

    斯科特猛地坐了起来,声音清醒得像是一滴酒都没有碰过:“你知道什么?”

    “……恶魔们知道很多。”尼亚平静地说,“也许比你知道的更多。你正在做的事让他们充满期待……如果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话。”

    “……我当然知道。”斯科特生硬地回答。他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他不能谈论这个话题。

    他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那虚空之中的神明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知道他在做什么,想什么……但他的灵魂与力量与他相连,强烈的情绪波动一定会被察觉。

    尼亚扭过头安静地看了他一阵儿,点了点头。

    “那就好。”他语气轻松地说,“我相信你。”

    斯科特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有点茫然。

    “你说你还有这个?”尼亚若无其事地冲他提起空掉的酒壶,“能不能让菲利多偷一些?虽然我自己也能偷到……”

    “……我会让他多拿几瓶。”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