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阿格尼丝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阿格尼丝扭过头,凑在镜前仔细打量她刚刚描好的眉梢,一不留神,却把眼角的细细的皱纹看得一清二楚。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更新好快。

    她怔了怔,恍然想起,再过两年,她也就满三十岁了。

    三十年的生命……她到底拿来干了些什么?许多穷苦人家的‘女’孩儿甚至活不到这个年纪。

    怔忡间,眼角的余光里有人影闪过。她警惕地转身,一句咒语还没出口,便认出了那突然从屏风后冒出来的男人。

    “……嘉德卡洛斯”

    她恼怒地直呼其名:“你在干什么?”

    嘉德显然也十分惊讶。他皱着眉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无声无息地关闭的暗‘门’,又看了看面前怒气冲冲的姐姐,眉心拧成一团。

    “这条路怎么会通到你房间里?”开口的时候,他的语气更像是带着愤怒与指责的质问。

    “我怎么知道”阿格尼丝毫不退缩地瞪着他,“难道你觉得这是我挖出来的吗?”

    她的心砰砰直跳,有种莫名的恐惧……当然不是因为此刻黑着脸站在他面前,好像他半夜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是她的错一样的弟弟,而是因为……她还记得另一个夜晚,当她像现在这样坐在镜前看着自己的脸的时候,另一个出现在她身后的男人。

    她并不怕他至少在他还活着的时候是不怕的。

    “……你知道这条密道。”嘉德看着她,十分肯定地说。

    “知道又怎么样?”阿格尼丝挑眉,“我可不像你,喜欢像耗子一样在地道里‘乱’钻诸神在上,就没人阻止你吗?父亲和茉伊拉知道你已经把这样在城堡的密道里四处‘乱’窜当成一种乐趣了吗?”

    一丝狼狈从年轻骑士的脸上掠过,但嘉德很快为自己找到了理由:“我才没有把这当成什么乐趣我在新发现的入口留下了守卫我得知道每一条密道到底通向什么地方,才能保证这里的安全”

    “你还是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吧reas;。”阿格尼丝对比她小五岁的弟弟嗤之以鼻,“还是需要我去告诉父亲,对你这种独自一人查看每一条通道,保证这里的安全的勇敢又高贵的行为表示骄傲和敬意?真高兴至今为止你还没有掉进什么陷阱。或者困在什么地方出不来……哦,或许还得庆幸今天坐在这里的是我,而不是来做客的安格斯夫人那两个漂亮的‘女’儿,否则这会儿‘女’孩儿们的惊叫声已经引来卫兵。而无论事情如何收场,明天一大早洛克堡里每一个人都会知道,嘉德卡洛斯半夜‘摸’进了很有可能成为他的外甥的妻子的淑‘女’的房间里。至于他想干什么……哦,天哪,这还用问吗?男人嘛。他们大多数时候可不会用脑子来思考。”

    微微的怒意和恐惧让她开口时毫不留情。嘉德的脸一时发青,一时发红,在她一气呵成的讥讽之中,甚至都找不到‘插’嘴的机会。

    “……你以为我是傻瓜吗?”

    在阿格尼丝停下来歇口气的时候,他才找到机会恼怒地反驳:“如果不是发现这是你的房间,我才不会跑出来”

    “……所以我该称赞你的谨慎吗?”阿格尼丝突然有些哭笑不得,“这城堡里闹鬼的传言到底有多少是因为你?”

    “那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嘉德几乎暴跳起来,“而且我已经抓住了那个扮鬼吓人的凶手”

    阿格尼丝一时语塞如此的天真……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啦,你说怎样就是怎样。”她摆摆手,突然失去了继续争执下去的兴趣。“不过,说真的,别再这么一个人四处‘乱’钻了,你完全想象不到黑暗里都隐藏着些什么东西。”

    或许是因为她柔和下来的语气,嘉德并没有再气急败坏地反驳,而是悻悻地哼了一声:“说得就像你知道一样。”

    那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也提醒了他。

    “……为什么你大半夜的还在画眉‘毛’?”他狐疑地问,“你还想去哪儿?”

    阿格尼丝的眉‘毛’只画了一边,而且画得极粗,否则他大概也看不出来。

    阿格尼丝撇了撇嘴:“你的语气简直跟父亲和欧格登一模一样……”

    意识到她提起了已经逝去的兄长让她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了正常。抓起桌面上一个小小的荷包砸向自己的兄弟。

    “别忘了你是我弟弟。”她提醒他,“我干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

    “……别告诉我你一直在用这个通道溜出去跟其他男人约会”嘉德涨红了脸,怒气冲冲地瞪着她。

    “那又怎样?我是你姐姐不是你妻子”阿格尼丝吼回去,“不然你想我怎样?披着黑纱守在我丈夫的墓‘穴’里哭泣一辈子吗?

    她在类似的指责之下从不示弱。

    她从不认输她知道人们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说些什么。她知道父亲的沉默和茉伊拉的叹息,她知道她做错了许多事……但她依旧不甘心为那些无法挽回的错误陪葬,哪怕那些错误已经像蛛丝一样,在她的挣扎之中越来越紧地束缚在她身上。

    嘉德怒视着她。那是阿格尼丝所熟悉的目光,愤怒,鄙夷……和痛惜与关切。

    她不知道前者与后者哪一种更让她心烦意‘乱’。

    “……再说你实在不会观察‘女’人。难怪到现在也没人肯嫁给你。”她不自觉地让步了,“谁说我在画眉?我只是在把妆卸掉而已”

    她确信嘉德看不出画了一半和卸掉一半的妆有什么区别。

    嘉德犹豫了一下。

    他们一起长大,就算不怎么聪明他也看得出阿格尼丝是在表示停战,而他似乎也无意继续下去。

    “我一定会为你找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他认真地告诉她,“所以……你能不能就别再到处‘乱’跑了?或者去做些‘女’人会做的事……绣‘花’什么的……”

    他看起来几乎有些沮丧,似乎也知道那没什么可能。阿格尼丝忍住笑和从心底泛上来的一丝酸涩,点了点头。

    “当然。”她轻声说,向她的兄弟伸出双臂,“过来。”

    她给了垂着头走过来的年轻骑士一个温柔的拥抱……然后把他推向屏风。

    “我想你也知道你不能从‘门’口出去。”她咯咯地笑着说。

    嘉德无奈地摇了摇头,钻进密道时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

    “……我是真的在另一边的出口留了守卫。”他告诉她,“等我一出去他们就会把‘门’封上。”

    阿格尼丝冲他翻了个白眼。

    她看着暗‘门’合上,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渐渐消失。

    想到她最终会让她的家人们失望……甚至可能会让他们受到伤害,是最让她觉得恐慌不已的事。

    她知道她其实已经足够幸运她生在一个难得和睦的贵族之家,父母都是善良而正直的人,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关爱而不是勾心斗角……可她依然变成了现在这样。有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脸,连她自已也会疑‘惑’她是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她从不认错……但她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站了好一阵儿,一声不响地回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镜子细细地画好了另一边的眉,披上一件深灰‘色’的斗篷,拉开了‘门’。

    密道不能再使用是有点头痛……但她多的是离开洛克堡的方法。

    有许多错她都无法弥补,但这一次……

    这一次,她会试着去做正确的事,哪怕一生只有这么一次。

    周末又要加班,心塞塞的……这章少更点儿55未完待续。

    ...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