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不被允许的脆弱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肖恩?弗雷切的房间外走过时,菲利忍不住停下脚步,偷偷往里面看了一眼。

    门开着一条缝,但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也没有一点动静。

    斯科特将肖恩救回来之后,菲利只在他还昏迷不醒时来看过两次。那个消瘦苍白得几乎不成人形的老人,让他心中的愤懑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大半——但他依旧不能原谅他毫无必要的欺骗……或至少是隐瞒。

    埃德独自担起了他不该承担的责任。菲利听过一些圣职者们私下对那位甚至无法确定是真是假的“圣者”的埋怨与指责,仿佛所有的灾难,都是因为埃德太过高调,太过天真,太过软弱无能……

    在布鲁克?修安严厉的斥责之后,这样的声音已经渐渐消失。但从头到尾,没有人责怪过肖恩。

    作为长久以来几乎刻在每个人心中的偶像,肖恩?弗雷切依旧是无可指责的。

    他们并非不知道那一场荒谬的“审判”里安特加诸于肖恩的罪名,也并非不知道艾瑞克出人意料的指控。但那些都没有实际的证据,而埃德……却的确承认了他本不该承认的罪名,他从不曾犯下的过错。←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哪怕那些罪名在安特?博弗德发了疯之后再也无人提及,不曾消散的柯林斯的迷雾却始终提醒着每一个圣职者他们因此而承受的后果。

    因为缺乏人手,以及一些更谨慎的考虑,布鲁克没有打算在近期之内让任何人返回柯林斯神殿,即使菲利已经证明那里的迷雾对水神的圣职者们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失去了那片古老的圣地……和许多同伴。

    那全都变成了埃德的错……而他自己甚至很有可能会愧疚万分地承认这一点,尽管他所失去的比任何人都多。

    菲利对此愤愤不平。虽然他一直很难接受埃德居然成为了新的圣者……没有人能够取代费利西蒂。

    但那时他在场。他目睹了一切,他也了解埃德,他很清楚像埃德那样并没有受过多少打击的年轻人会在铺天盖地袭来的指控之中应对失措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哪怕那些指控,多半都是捕风捉影。

    他也很清楚肖恩?弗雷切绝对是隐瞒了什么秘密,而他的失踪,让一切的责任都落到了埃德的头上。

    那不公平。

    他一直都很想这样告诉肖恩——“那不公平。”

    但在肖恩醒来之后。他却一直下意识地避免与他碰面。

    他还不至于天真脆弱得像那些年轻的圣职者们一样,无法忍受自己崇拜的人有一丝污点,一点错误。只不过,有些东西……或许真的已经深入骨髓。】

    “找我有事?”

    比记忆中要苍老许多。却同样冷静而低沉的声音突兀地在他身后响起。

    菲利狼狈地惊跳起来,一瞬间几乎想要夺路而逃……但那也未免太丢脸了。

    他强迫自己僵硬地回过头,面对肖恩?弗雷切。

    还在恢复中的圣骑士团长依旧十分消瘦,但看起来至少已经不再是只有一层干枯的皮肉裹在骨架上……他提着一柄剑,被汗水湿透的衬衣贴在身上。隐约显出肌肉的轮廓。像斯科特所说的那样,他正在设法恢复自己的强壮。

    这几乎算是奇迹……起初连布鲁克都认为他很可能再也不会醒过来。

    他的**饱受折磨,他的灵魂大概也被搅得粉碎,但……他毕竟是肖恩。

    老人站得笔直,平静地直视着菲利。他白发比从前稀疏了许多,脸上深深的皱纹如刀刻般纵横交错,一双蓝色的眼睛却依旧明亮而炽热,仿佛不灭的星辰。

    菲利不自觉地挺直了腰,依旧能感觉到他还年轻时被这双眼睛审视时的忐忑。

    他干咽了一下,一时间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要来陪我吗?”

    肖恩神情自若地挥了挥剑。“斯科特总能找到理由逃开,而我已经厌倦了对着不会动的木架挥剑。”

    “……好。”菲利脱口道。

    尽管本能在那一瞬间就已经告诉了他,他可能会因此而后悔。

    .

    属于斯科特的庭院地底有一个极其宽敞的地下室,有时菲利不免会疑惑一下这个地方原本是设计来做什么的。它一直空着,但现在,这里成了肖恩的练习室,安静,独立,完全不受任何打扰,也杜绝了所有试图窥探的目光。

    菲利对肖恩的招式十分熟悉。毕竟。是肖恩让他从一个最拿手的攻击是扔石块的牧羊少年,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圣骑士……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肖恩对打过了。

    就像从前一样,肖恩总能准确地找到他的破绽,并用最简单利落的方式加以攻击。但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技巧也不足以弥补他在速度和力量上的缺失,尤其是在面对熟悉他的对手的时候。

    那巨大的反差竟让菲利不禁感觉到一阵酸楚。他的每一剑越来越小心翼翼,唯恐一不留神伤到了对方——毕竟肖恩显然还没有完全恢复……或许再也不可能恢复。

    起初肖恩显得十分冷静,仿佛能够从容地接受这一点,甚至在菲利明显地放弃了一次反击的机会而选择躲避的时候冲他了然地一笑。

    菲利沉默着,让自己配合对方的节奏。对神殿里那些年轻的见习骑士们他可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

    老人很快就开始气喘吁吁。菲利不知道在这之前他已经独自练习了多久。但他好几次试图结束,都会被肖恩用长剑拍打手臂或大腿——他不肯停下来。

    错身而过的时候,不经意间,他在肖恩的耳后看见一条长长的疤痕。

    暗红色的伤痕既细且长,从耳后拖向后脑,乍一看几乎像是画上去的,也并不怎么恐怖,却让菲利的心跳骤然一停。

    是斯科特救回了肖恩。详细的情形他从未说过,但在发现肖恩的那一刻,他大概就已经完全治好了他身上所有的外伤……菲利知道斯科特拥有怎样的力量,却依旧留下了这条伤疤……那到底曾经是怎样的伤?

    眼角有一点剑光闪过。片刻的分神让他没能及时避开,肖恩的长剑在他的盔甲上拖出一串刺耳的摩擦声。

    老人的眼神突然就变了。

    菲利能清楚地看见他眼角的肌肉微微抽搐,还没有来得及绽开的一点笑容僵死在唇边。他的双眼依旧明亮……却亮得有些骇人。

    他收缩得只有针尖大小的瞳孔里所看到的似乎不再是这个世界,那其中没有痛苦,也没有恐惧……只有突然爆发出来的,极度的愤怒。

    一瞬间,菲利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他猛地仰头向后退去,肖恩顺势而上的长剑掠过他缺乏防护的脖子,紧接着整个人撞向他,那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量让菲利收势不住地连连后退,仓皇间被肖恩灵活地勾住右腿,轰地一声仰天摔倒在地上。

    “……认输!认输!”他大叫,却意识到那大概没什么用。

    肖恩的剑照着他的头猛劈了下来,神情狰狞。

    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回来了……以菲利完全不想看到的方式。

    菲利得用两只手才能格开他的攻击,并试图用力翻过身来,用自己的体重……加盔甲的重量制住眼前突然狂暴起来的老人。

    但或许是因为失去了意识,反而让战士的本能控制了那具并不强壮的躯体。肖恩的反应异常敏捷,他就势翻滚到菲利头顶的那一侧,再一次挥剑下砍,似乎打定主意要把他的头砍成两半。

    光芒一闪,有什么东西呼啸而来,准确地击在肖恩的剑上,尼亚的声音随之响起:“嘿!……我想看的可不是这样的热闹!”

    “热闹个屁!”菲利一边狼狈地滚开一边恼怒地大吼,“去叫斯科特!”

    “我让小白去了……他这是怎么啦?难怪斯科特总是躲着他!”

    “我怎么知道?!”菲利没好气地吼。

    在尼亚的“帮助”之下,他手忙脚乱地抵挡着肖恩沉默却疯狂的攻击。如果面前真是敌人,他或许还有还手的余地,但现在……他只能边打边逃。

    一道白影闪过,飞窜进来白豹发出一声响亮而低沉的咆哮,让肖恩的动作有片刻的停顿。

    斯科特紧跟着冲了进来,脸色几乎比肖恩还要难看。

    ……不是我的错!

    在有点心虚的如此宣称之前,头上重重的一击让菲利眼前一黑,像前栽倒

    倒下去的那一瞬,难以置信的荒谬感却让圣骑士的唇边露出一丝惊愕莫名的恍笑——女神在上……他不会真的就这么被发了疯的肖恩把头砍成两半了吧?!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