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不被允许的脆弱(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长剑重重地斜砍在菲利的头上。

    鲜血飞溅,总是不爱戴头盔的圣骑士木偶般应声倒下,再也没有动静。

    肖恩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仿佛突然间从梦中醒来一般,身体微微摇晃着,踉跄地向后退去。

    “女神在上……”他低低地呢喃着,双眼在恐惧中睁大,看着鲜血从菲利的头部左侧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中涌出,缓缓流过脸颊,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蜿蜒流向他脚边。

    斯科特冲了过来,跪倒在菲利身边,脸色苍白如鬼魂。

    “……他死了吗?”尼亚心惊肉跳地站在一边,脱口问道。

    斯科特没有回答。

    他甚至没有浪费时间去试探菲利的心跳与呼吸,只是低声念出咒语,无论是声音还是虚按在伤口上的手,似乎都不停地在发抖。

    尼亚还从未见过他这么惊慌的样子……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露出白骨的伤口渐渐愈合,屏住的那口气才长长地吐了出来。

    不过……看着斯科特而不是凯勒布瑞恩施放这样的治疗法术,感觉总是有些怪异。

    “……没死。”

    伤口完全愈合的时候斯科特才轻声说道,脱力般跌坐在地上,额上在这短暂的片刻之间已是冷汗淋淋。

    他抱住了自己的头,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一声不响地看着肖恩。

    他的眼中没有愤怒与指责……只有疲惫与悲哀。

    “我不……”肖恩开口,又闭上,神情急剧地变幻着,长剑却始终紧紧地握在手中。

    漫长的沉默之后,一丝苦笑沿着他唇边的皱纹蔓延开来。

    “这就是你为什么从来不肯跟我对打吗?”他低声问道,“我也曾经在你头上砍过一剑吗?”

    “没有。”斯科特叹息着回答:“你只是差点砍掉了我的手臂……而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让你受到了刺激。”

    “我一点也不记得……”肖恩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依旧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的菲利,迷茫与自责都深深地写在眼底。

    “……你做了什么吗?”他问,“我也会忘掉我刚刚所做的事吗?”

    斯科特摇头:“我什么也没做……你晕倒在地,醒过来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修安大人说……你大概无法接受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但我现在十分清醒。”肖恩的声音已经迅速地恢复了平静。神情甚至显出几分严厉,“我会记得……就算我忘了,提醒我,告诉我——没有什么事实是‘无法接受’的……我必须得接受。‘大概’……这样的猜测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那听起来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被称为“圣者”的斯科特也只能默默点头。

    肖恩站在那里,长久地看着地上的血迹——菲利的血差一点就流到了他的靴子上。

    但圣骑士还幸运地活着……他的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肖恩猛地转身走向门外,竭力让每一步都保持平稳,那过快的速度,却让他看起来依旧是在逃离他“必须得接受”的事实。

    .

    菲利呻.吟.着醒来。感觉身体无比沉重,像是整个三重塔都塌下来压在他身上一样,却又奇怪地有种融融的暖意……

    他睁开眼,不出所料地看见越来越大只的小白端端正正地趴在他的身上,与那条冰龙十分相似的浅蓝色眼睛安静地看着他——很多时候,它的眼神看起来完全不像一头野兽。

    它歪了歪头,在他动起来的时候跳下床,旁若无人地迈着优雅的步子踱出门外。

    片刻之后,尼亚跑了进来。

    “你醒啦!”他高兴地大叫,“你的头还好吗?……唔。你还认识我吧?”

    “……不认识。”菲利揉着头闷闷地回答,犹豫了一下,有点忐忑地问道:“我没死吧?……我死过了吗?”

    他不想死,但老实说,如果真的死了,他宁可死透一点——据他所知,斯科特也好,那位安克坦恩的国王陛下也好,死而复生的人似乎都麻烦缠身,让那难得的“奇迹”感觉简直跟诅咒没什么两样。

    “好像没有呢。”尼亚似乎颇有些遗憾地摇头。“但你的头骨都裂啦!我想我看到了你的脑……”

    “哦……够了!”菲利赶紧打断了他,右手却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头。

    被血凝住的头发硬硬的,显然没人体贴到帮他洗个头……但他没有摸到什么裂开过的缝,头也并不怎么疼。只是昏昏沉沉像是没睡够的样子……也许没什么好抱怨的,说到底,这是他自找的。

    “……肖恩呢?”他问。

    “他把他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半天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尼亚回答,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老实说。他不发疯就已经够可怕了,发起疯来简直胜过地狱里那些……”

    他猛地闭上了嘴。

    斯科特的影子从敞开的门外投了进来。

    “……你想来点酒吗?”尼亚不由分说地用力拍拍菲利的肩膀,“哦,你一定想来点酒!”

    他目不斜视地从斯科特身边钻过去,迅速地溜走了。

    斯科特又在门边站了好一会儿才走进来,一声不响地拖过一张椅子坐下——他的脸色不会比菲利好看到哪里去。

    “……他没事吧?”菲利不安地问道。

    斯科特摇头:“我不知道。”

    “我还以为他已经没事了……”菲利有些愧疚地放低了声音,“他之前看起来……挺正常的。”

    “……在莉迪亚藏身的地方找到他的时候,我差点就没能认出他来。”斯科特疲惫地苦笑,“那还只是我能看到的。在经历了……那些之后,就算是他也有权不正常一下。”

    菲利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单看斯科特的神情,他就已经不寒而栗。

    “他之前也……发作过吗?”

    那当然不是什么病……但他不知道还能使用怎样的描述。

    “一两次吧。”斯科特说。

    “……而你就没想过至少该告诉我一声吗?!”圣骑士恼怒起来,“你该不会都没有告诉过修安大人吧?!他可不只是你的舅舅,他也依然还是水神尼娥的圣骑士团团长!”

    斯科特怔怔地看着他,沉默了很久。

    “不。”他开口道,“虽然我告诉了修安大人,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直到他完全恢复为止……正如你所说,他是肖恩?弗雷切,还有不知多少敌人在虎视眈眈地等着他……他还活着,就不能有弱点。”

    菲利瞪着他,一时间无话可说。

    “……但有的时候,我想这或许正是问题所在。”斯科特的声音低了下去,“这么多年里,无论是因为自己的固执还是他人的期望,他不允许自己犯错,不允许自己有一点脆弱和疑惑,而他毕竟不过是个人类……没人能一直承受这样的压力。如果他开始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那或许并不完全是他的错。”

    他十分勉强地对菲利笑了笑:“我知道你并没有原谅他。”

    菲利垂下头,没有否认。

    事实上,他那么不假思索地答应与肖恩对练,甚至完全没有去考虑斯科特为什么会一直避免这么做……多少是想趁机发泄一下。

    “所以你觉得这是我们的错?”他有些沮丧地反问,不得不承认那听起来很有道理。

    “我不知道……所有人都相信他,依靠他,那样的信任当然是有理由的,但当信任变成了一种习惯,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如果我们不曾那样绝对忠实地执行他所有的命令,不去问,不去想,不去思考那到底是对是错,即使感觉到有什么问题也从不敢说出口……或许事情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斯科特低声回答。

    菲利有些茫然。回想起来,似乎是这样,但是……

    “但是圣者大人也没有阻止过他啊!”他脱口道。

    并不是想推脱责任……好吧,或许也算是推脱责任,但人们有可能会质疑一个开始独断专行的圣骑士团团长,却不会质疑一位已经活了两百多岁的,无可置疑的圣者。

    斯科特的目光闪烁了一下,迅速垂向地面——而菲利十分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最好还是现在就告诉我!”他恼怒地说,“我的头差点就被砍成了两半,至少今天,我有权不那么通情达理!”

    “……但这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斯科特迟疑地开口。

    “你不说怎么知道?!”菲利暴躁地低吼,“让我更不能接受的是你擅自判断我能接受什么又不能接受什么……我又不是你养大的——就算是伊斯也受不了这个吧?!”

    斯科特的脸色变了。

    菲利稍稍有些后悔——他不知道这兄弟俩出了什么问题,但显然不是什么小问题……他不是故意要提到那条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冰龙的……

    “所以……你能够接受‘费利西蒂并不是真正的圣者’吗?”

    斯科特低低的声音如雷般在他耳边炸响。(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