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家伙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在整个斯顿布奇,肮脏混乱,再灿烂的阳光也无法完全照亮,每一个角落都被阴影和臭气笼罩的阿德拉旧街市场,或许是最没有秘密的地方。

    居住在这里的人熟悉每一个旧的和新的邻居。薄薄的木板基本隔绝不了任何声音,从随意一条不是路的路上走过,两边都会有一双双淡漠又警醒的眼睛在盯着你。街头一对小夫妻半夜的争吵,天没亮时走街串巷的鱼贩都能清清楚楚地知道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而如果有人试图把这里当成密会之地,无论他或她把自己包裹得多么严实,当他们从街头走到结尾,关于他们是谁,黑色斗篷下怎样一张面孔,到哪里去见什么人,说了些什么事……都已经传得尽人皆知。

    但那并不意味着这里的人不能保守秘密。

    如果你熟悉这个地方,如果你是这里那些身份低下,每日为生存而辛苦挣扎的人们所信任的人,每一个人都会如在神前发过誓的圣职者一样牢牢地守住你任何的秘密。城市的守军,牧师或圣骑士,贵族,王族……都别想从他们嘴里挖出一个字来。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

    老乔伊晃晃悠悠地钻进旧街市场的小巷子里的时候,两边随随便便地搭建起来的、简陋破败的木楼上,面无表情的人们各自干着自己的事,甚至没人多看他一眼——但从这一刻开始,这里所有的眼睛都是他的眼睛。

    乔伊照例提着几根肉肠。他稍稍瘦了一些,原本浑圆的肚子微微塌了下来,脸上依旧挂着平常那一幅微醺的恍笑,浑浊的双眼黯淡无光。像是随时都会晕乎乎地栽倒在地,却能在蛛网一般的巷道里转来转去,准确地找到他的目的地。

    没牙酒馆。

    就算是旧街市场这样的地方也是有酒馆的,酒馆里甚至不只有低劣的麦酒,也有各种贵族的餐桌上都少见的、走私来的好酒,每到夜晚总是人满为患。没人在乎酒馆这奇怪的名字,也没人在乎酒馆的老板曾经——也依然是旧街市场唯一的牙医。

    切利?普雷斯。他不要钱。但他唯一拿手的“治疗方法”,也不过是用最干脆利落的方法拔掉病人烂得无可救药的牙,并且保证你不会因为失血或感染而死。

    乔伊晃进酒馆时。里面的人不多。毕竟现在还是下午,大多数人还没有结束一天的工作,待在这里的基本都是无事可做也无处可去的人,其中有一大半从早上开始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烂泥一眼瘫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切利的女儿贝瑞亚像往常一样坐在柜台里,蜡黄的脸上挂着不耐烦的神情。毫无必要地用抹布使劲儿擦着手里粗糙的木质酒杯……那抹布脏得让人宁愿她没擦。

    她瞥了乔伊一眼,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便不再理会,仍由老酒鬼顺着柜台边老旧的木梯晃晃悠悠地走了上去。

    上楼……再下楼,顺着狭窄的楼梯和过道七拐八拐。老人的目光从原本该有人把守的地方滑过去,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那当然已经毫无必要,即使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有人知道他们聚在这里……也不会有人还关心他们这群快要入土的人能干出些什么来。

    最后钻进去的那道门,门边刻着一个小小的徽记。像骑士的纹章一般刻得端正又精致……但老乔伊并没有多看它一眼。

    他来得算晚,房间里却也只稀稀拉拉坐了不到十个人。这个原本是冒险者公会秘密据点的地方布置得跟没牙酒馆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坐在柜台后面的是跟他女儿一样满脸不耐烦的切利?普雷斯本人。

    乔伊把肉肠扔在柜台上,在距离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打量着房间里的老家伙们,恍惚间仍能看到他们年轻时的样子——年轻,强壮,充满活力,虽然并非每一个人都能称得上是最优秀的冒险者,却也都有自己的一手绝活儿……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像他一样,相信“冒险者”这个称呼所代表的不该是肆无忌惮的掠夺,唯利是图的“任务”……哪怕如今他们都白了头发或索性秃了头,变了形的身材再也看不出从前的样子,有些东西,总归是不变的。

    在他解散了整个公会之后,有所眷念的人仍旧时不时来这里聚一聚,喝个酒,聊聊天……只不过,人总是越来越少。

    有些人离开了斯顿布奇……有些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几个月前的瘟疫带走了他们两个老朋友,也并没有人表示过多的悲伤。他们都已经老了……而人总是要死的。

    但有些人却并不该死——至少不该自己去寻死。那也是他们今晚聚在这里的原因。

    夏雷尔?昆茨失踪了……而谁都猜得到他会去干什么。

    一个多月前,夏雷尔的小儿子艾顿被嘉德?卡洛斯砍了头。

    这的确令人悲伤……但他们也无可奈何——艾顿无可置疑地是在洛克堡的密道里被抓到的,许多人可以证明这一点。那个长得挺可爱的小伙儿继承了父亲的“职业”——他是个小有名气的盗贼,热衷于从贵族和富商们的家里偷出些并没有太大价值、却很难拿到的东西。对他而言,这大概算是种挑战或冒险,但在洛克堡里闹鬼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摸进那个守卫森严的地方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即使没有被强加在他身上的“杀死雷奥哈德?博弗德的凶手”这样的罪名,他多半也是必死无疑。

    何况嘉德?卡洛斯下手极其干脆,他们根本没有一点暗中斡旋的时间。

    夏雷尔几乎为此发了疯……那当然可以理解。艾顿是他最小的儿子,也是他所有子女中最像他的那一个。

    如果他试图为自己的儿子洗脱“杀人凶手”这个罪名,甚至向为了驱散谣言而污蔑艾顿的嘉德复仇,坐在这里的人大概都会毫不犹豫地帮助他……但夏雷尔却坚持声称艾顿是完全无辜的。

    “他是胆儿大,但他不傻!他不会非得选在这种时候去钻洛克堡那些该死的密道!”

    这句话他在这里吼了许多次——他们却也一次又一次地确认。艾顿确确实实是被嘉德和他手下的骑士们在密道里追了好半天才堵死在某个角落里拖出来的……儿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有人事先抓走了艾顿,硬把他扔进了密道。

    他们倒是有找到相反的证据——艾顿在那之前曾经得意洋洋地对他喜欢的女孩儿说过,他准备干笔大的。

    夏雷尔不相信这些,无论如何都不肯信。

    “我会找到证据扔在你们这些没了牙的老家伙们面前!”

    ——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时扔下的最后一句话。

    现在,这些“老家伙”们最担心的是,他到底打算到哪里。用什么方法去寻找“证据”。

    “我已经打听了好几圈儿……那家伙毫无疑问是钻进了洛克堡。”

    米勒的声音飘进老乔伊的耳朵里。

    好一会儿没人吭声……也没人问米勒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如果他这么说了……那事情必然就是这样。

    洛克堡黑暗的密道里有无数冤魂。如果夏雷尔成为其中的一个,他们很可能连他的尸骨都找不到。

    “奥利的儿子还在洛克堡吧?”有人开口问道。

    “在……可他能做的有限。他混到现在的位置不容易,不一定愿意冒险……这可有可能搭上他自己的命。”

    又是好一阵儿的沉默。最后。终于有人问道:“能不能找艾伦帮个忙?……我们可没少帮他的忙。”

    艾伦?卡沃……他事实上也帮不了什么忙,真正能帮上忙的,是艾伦的朋友——斯科特?克利瑟斯,被太后茉伊拉所信任的。伟大的耐瑟斯的圣者。

    就算他说自己想进洛克堡的密道里随便晃悠一下,茉伊拉大概也不会拒绝。毕竟,她都已经为了开放了三重塔。

    可是……他们真的还能够相信斯科特吗?

    “我会尽快给艾伦传个信儿。”乔伊平静地开口,并没有说出他的疑虑。

    .

    老乔伊的家在斯顿布奇西南的灰袍巷,门从来是不锁的——反正里面既没有钱。也没有什么秘密。

    推门而入时乔伊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但当他踩着吱吱嘎嘎的木梯走回楼上自己的房间时,却本能地感觉到了某种……危险。

    某种强大的力量让他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那是魔法的力量。他不是法师也不是牧师,只是个纯粹的战士。但曾经的经历让他对这个十分敏感。

    他没有停下脚步,甚至都没有放缓一点……他原本就已经走得够慢。

    那么强大的力量可以轻易碾碎他这样一个连剑都已经挥不动的老头子,所以……逃跑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平静地推开自己的房门。

    没有什么攻击或陷阱……昏暗的光线中,一个男人向他转过身来。

    老乔伊难得惊讶地眨了眨眼,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那是斯科特?克利瑟斯。

    “乔伊?迪里安大人。”

    被尊为圣者的男人带着敬意向他低头,“我听过许多你的故事。”

    “……叫我乔伊吧,否则我只能叫你‘圣者大人’了。”乔伊笑了笑,“听说你不大喜欢这个称呼。”

    他知道自己表现得不算十分客气和友好……尽管需要他的帮助,但他对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人,充满无数疑问。

    “是不怎么喜欢。”斯科特坦率地回答,“您也可以叫我斯科特。”

    他通透的浅蓝色眼睛在阴影中都像宝石一样似乎微微发着光……就这么看着他,会让人觉得自己的怀疑都毫无理由。

    “那么,斯科特……”再次开口时,老乔伊的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许多,“你总不会是来找我这个糟老头子听故事的吧?”

    “……不。”斯科特认真地回答,“艾伦告诉我,在任何情况之下,您都是值得信任的,所以……我需要您的帮助。”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