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亡者,王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这里是他的坟墓,也是他的宫殿。

    亡灵走在笔直的通道之中,每一步都沉重而缓慢。他知道他的猎物无法逃脱——他们或许在他的视线之外,却仍在他的掌握之内。

    他的头上没有王冠,他身边没有骑士……但他依旧是王。

    他挥剑砍断又一条拦在他腿前的细丝。那像是由某种金属制成的东西颜色暗沉,几乎看不见,却柔韧得足够切入盔甲,切断血肉。

    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但他痛恨这种卑劣的手段,他会杀掉那个贼,就像杀掉那个圣骑士和那个背叛他的女人一样。

    阿格尼丝,阿格尼丝,她的双眼依旧如此迷人,却已经无法在他心中激起一点波澜。

    他能感觉到的只有愤怒——愤怒,仇恨,他冰冷又炽热的力量之源。

    他停了下来。阿格尼丝就站在他不远处,黑发散乱地披在肩头,安静又无辜地睁大双眼,看起来楚楚可怜,又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狡黠。

    “安特。”她轻声呼唤,就像他正逐渐遗忘的许多个夜晚。

    他向前迈步,毫不留情地挥出巨剑——那在他活着的时候几乎挥舞不了几下的武器,此刻轻得像一柄精灵铸造的细剑。

    巨剑带起呼啸的风声,阿格尼丝的幻影随风而散。

    亡灵低头看向他的双腿——当然啦,另一个陷阱,真实的铁链和法术制造的黑色触手盘绕在他的双腿上,如果除此之外它们还能造成什么伤害……他并没有感觉到。

    他动弹不得,但并不惊慌,也没有恐惧。他知道这些束缚困不了他多久,触手会变成黑烟,铁链会锈成灰……

    没有什么能伤害到他,包括刺向他后脑的匕首和砍向他脖子的长剑。

    他随手格开了长剑,那力道弱得简直像个婴儿

    匕首则近乎无声地没入了他的后脑。

    一柄不错的魔法匕首,它的力量几乎让他感觉到一点麻痒——魔法是好东西,是他活着的时候没能掌握的力量。但现在……现在他就是魔法本身。

    他缓缓拔下了匕首。它曾经的光芒已经完全消失,黯淡地躺在他的手心像一根生锈的铁钉。

    圣骑士的目光从匕首上掠过,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是的……你应该感到恐惧。

    他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无形的绳索将那个曾经当面质疑他、斥责他的,胆大包天的家伙拖到他身边。

    他掐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挣扎中感觉到那层薄薄的皮肤之下,温暖流动的血液……但他的身体里是空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供他吸取。

    几乎是空的。

    残存的生命仿佛一点微弱的火苗。在他的手中奄奄一息,却顽强地不肯熄灭。

    有一种力量……一种熟悉的力量在对抗着他,但他还来不及分辨,圣骑士的长剑砍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一直没有放开自己的剑,但这一剑造成的伤害即便对一个活人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它只割出了一条浅浅的伤口,却成功地激怒了亡灵。

    他收紧手指,打算用另一种方法解决掉这个不知死活的圣骑士。

    然后眼前突然光芒一闪。

    .

    突然间爆发的白光在所有人眼中留下一片黑影。阿格尼丝扭开头,低低地咒骂了一声,被迫停止了还没有施展出来的法术。

    她怀疑这个法术能有多大用处——她也怀疑他们的“计划”能有什么结果。

    不过那也已经无所谓了,机会稍纵即逝。计划已经失败……她还是想想怎么逃走比较实在。

    眨眼间,白光消失了……通道里却多了一个人。

    阿格尼丝无声地长吐了一口气,开始悄悄地向后退去——她想现在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了。

    .

    亡灵扔下了菲利?泽里。

    他不得不扔下,可以驱散亡灵的神圣法术对他并没有用处,随之而来的另一柄长剑却能够轻易砍断他的手臂。

    那不痛……但断掉的手臂是没有办法再长出来的,无论他是死是活都一样。这对他或许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他还是希望能保持这个身体的完整。

    那让他感觉自己还像是个人。

    他张开嘴,青灰色的嘴唇微微扭曲,许久不曾发出一点声音的喉咙里咯咯作响,半晌才挤出一个破碎不堪的名字:

    “斯科特……克利瑟斯。”

    眼前是昔日并肩而战的好友。祭坛上苍白的尸体,自火焰中归来的圣者……他的罪恶之始和他最终的救赎。

    斯科特正用一种带着惊讶、厌恶与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那是他无法忍受的目光。

    “安特。”斯科特平静地开口,“看看你变成了什么?”

    “我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

    他也同样无法忍受自己的声音——嘶哑,刺耳。像是钝刀切割着粗糙的岩石。但他要让他知道,他不怕他……不再有恐惧,不再有愧疚。他已经死了。死亡抹消了一切,他不再欠他任何东西。

    “我可以成为你……”他伸手指向斯科特,“而你……会成为我……”

    你会尝到我经历过的所有痛苦与屈辱,在无尽的黑暗中徘徊挣扎。永远得不到解脱。

    他得到了承诺……但他或许说得太多了。

    亡灵在不能无视的警告中向后退去,裂开的唇边挂着僵硬而狰狞的笑意。

    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

    斯科特站在那里没动。

    他没办法把那张肿胀发青,却依旧满是恨意的面孔从脑子里抹掉……也没办法对那些意义不明的话语置若罔闻。

    不……他想他或许是明白的。

    “……你不去追他吗?”

    有人在黑暗中问道。

    斯科特回头看了看那个干瘦的老人。

    “夏雷尔?昆茨?”他问。

    老人眯起眼看他,点了点头:“老乔伊找上你了?”

    斯科特没有回答,俯身去看菲利。

    菲利原本倒在那里像条被扔上岸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动也不能动,却在他的手快要落到他身上的时候突然挣扎起来,拼命地想要避开。

    斯科特愣了一下。他想到过菲利会对他有些愤怒……但应该也还不至于到宁死也不需要他帮助的地步?

    “别碰我。”菲利终于挤出一句话,那虚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下一刻就要断气。

    “你最好还是别碰他。”夏雷尔慢悠悠地走到了斯科特身边,“我碰过他一下——很短的一下,那感觉可不太妙。虽然如果没有那一下的话,他大概已经死了。”

    斯科特微微皱眉。

    “你听说过影魅吗?”夏雷尔说,“那种黑影一样的怪物会吸走一个活物身上所有的温暖……吸走全部的生命,直到它的猎物变成一具**的干尸,这样它才能得到足够的力量存在下去——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

    “……去你妈的!”菲利粗鲁地骂道,然后开始翻着白眼抽气。

    斯科特摇摇头,不由分说地伸手把他拖了起来,试图扶着他靠墙而坐。

    他抓住了菲利的手臂,隔着内侧的锁甲他都能感觉到蒸腾而出的汗气……转瞬间,一丝寒意渗进了皮肤。

    他停了一下,身体微微一颤,真实地体会到了夏雷尔刚刚所说的“那种感觉”。

    温度和力量都被一丝丝地抽走,仿佛坠进了冰冷的湖水之中……但他简直有点享受这种感觉。

    他体内几乎每时每刻像有火焰在燃烧,在他尽量避免使用法术之后更是如此,但现在,那些火焰弱了下去……

    他猛地松开了手。

    “告诉你了。”夏雷尔平静地说。

    斯科特不安地紧盯着菲利的脸,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菲利也正用一种古怪的神情瞪着他,像是他突然长出了满口尖牙和一脸的鳞片,让斯科特差点忍不住去摸自己的脸。

    “你觉得怎样?”他忐忑地问道。

    “我觉得有人把岩浆灌到了我血管里。”菲利有点恍惚地回答,“不过,嗯,我挺好的,就像刚刚洗了个热水澡那么好。”

    他甚至轻易地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活动着手臂,时不时地看斯科特一眼,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停。

    “……妈的。”片刻之后,他低下头,重重地将长剑插回剑鞘,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沮丧……甚至一丝恐慌:“我不会真的变成什么怪物了吧?”

    “我送你回水神神殿。”斯科特说,并没有给他什么无意义的安慰,“修安大人会知道的。”

    “莉迪亚也在这里。”菲利低声告诉他,“至少曾经在这里。她碰了我一下,用她的手或其他什么见鬼的玩意儿……”

    “我会找到她的。”

    “……还有阿格尼丝!”菲利向四周张望,“该死……她跑了!”

    “早就说过你可以叫我‘阿格尼丝’,那比什么一本正经的‘莫里斯伯爵夫人’要好听多了。”

    阿格尼丝懒洋洋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她抱着双臂从藏身之处慢吞吞地晃了过来,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我原本的确是想跑来着……但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比伟大的圣者身边更安全呢?”

    伟大的圣者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向夏雷尔点了点头:“我想你比我更熟悉这里的路。”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菲利忍不住问道。

    “……坟墓。”斯科特低声回答。

    夏雷尔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